Actions

Work Header

【授翻】伤痕塑我(铸我王座)

Chapter Text

炼狱岛
2008

Oliver在悬崖上看到了一艘船停在海岸上,有些黑影正在登岸,他快速的跳过倒下的树木,弯腰跑过低垂的树枝。他对这座岛和它的地形了如指掌,知道如何最快的到达海滩。从东拼西凑做成的箭袋中拿出一支箭,他不知道登陆的人是敌是友,但这无关紧要。他们能让他离开这座该死的岛。
没有突然出现在那些人面前,他到达海滩后用巨石和浮木隐藏自己。他用最艰难的方式学会了不要相信任何人。
将箭搭在弓上,她的弓,他矮身看着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从小艇中走出。女人一身黑色衣服,墨染一样的头发柔顺的垂在橄榄色的面颊边,肯定是头领。她很自信,他能很轻易的看到她腰带上有一把刀,从她走路的姿势来看,还有一把藏在靴子里。
男人呈扇形散开,她说了一个命令,但他不懂那种语言。
他在岛上的时候学会了一些中文和毛利语,在将自己的父亲、姚飞和朋友们埋葬在离飞机不远的地方后,他只剩下这些回忆。他还会一些西班牙语,但他不知道女人用的是什么语言。
一个男人开始走向他藏身的位置,Oliver站起来,拉紧弓弦,用箭对着他们。
男人停住了,但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开始好奇和愉悦。
男人和女人说的是一种语言,他的同伴们开始走向前给他帮忙,但在女人摇头后停下了。男人又说了什么,Oliver被头发遮挡的眼睛眯了起来。
“如果你们不用英语,那我们就很难交流,”Oliver大声说,手指依然紧握着弓弦。“现在,你们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女人走向前,笑了,站在Oliver面前的男人听从女性头领的话,慢慢退了回去。
“我们听到流言,一个叫Ivo的人来到这座岛寻找一个已经被遗忘的日本项目,”头领平静的说,她的英语几乎完美,语句中还带着一点美妙的抑扬顿挫。“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确定他没有成功找到或是重新启动这个项目。”
“你们已经晚了三个月,”Oliver看着女人,她的姿势和看他的方式,都让他想到了自己失去的朋友们。“Ivo已经死了,坏疸。而且你没有回答我的另一个问题,你们到底是谁?”
女人笑了,黑色的眼睛被骄傲点亮。
“我是Nyssa,Ra's al Ghul之女,恶魔的继承者。”
Oliver眨眨眼,在被Fyers抓住的时候,他听过那些Ra's al Ghul的传说,大部分是来自Wintergreen。对他来说就像是鬼故事,一个男人号令一支刺客军队,全世界的罪犯听到他都会心惊胆战,仿佛他是一个用来吓唬新人的恶魔。
他的脸上一定是露出了痕迹,Nyssa笑得更开心了。
“你听过我父亲。”
Oliver慢慢点头。“鬼故事。”
“我向你保证,他是真的。”她慢慢走近。“你是谁?如果你不是Ivo的人,那你为什么在这里?这座岛本该人迹罕至。”
Oliver在想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她对他坦诚相告,所以尽管他还不信任她,还是回答了她。
“Oliver Queen,一年前漂流到了这里。”
“一年?”Nyssa皱了皱眉。“你活了下来?”
“有人帮了我。”
她看着他肩膀上裸露出来的伤疤,那是姚飞给他的见面礼,然后她看着他的脸。“然而不足以让你逃出这座岛。”
“没有那么幸运。”
Nyssa点点头,看了看他的弓。“你是会使用这种武器,还只是用来吓吓人?”
“我不知道,”Oliver耸耸肩。“但我将箭射进一个男人的喉咙,就在我们现在站的距离,还有六个Ivo的手下,在他们知道我的位置之前。所以你告诉我,我是真的有两下子还是非常幸运?”
Nyssa又笑了。
“你的指导者在附近隐藏着?如果必要的话就会朝我们射箭?”
“没有。”
“他们没有藏起来,还是不准备…”
“她已经…去世了。”
沉默了一会儿,Nyssa点点头。
“我知道了,很…抱歉。看来你才刚刚失去她。”
所以她听出了他的愧疚和愤怒,这并不意外,因为当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找不到人练习隐藏情绪。大多数时候他都欺骗自己说没事。Shado的死、Slade的死不再萦绕着他。看了Nyssa一会儿,他慢慢放下弓,也松开了弦,将箭放下。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小艇和远方的船,然后又看着Nyssa。
“你能带我离开么?”
“你想留在这里么?”
Oliver颤抖了一下,他想说不,但他还能去哪里?他不能回家,不是现在,因为他所做的那些事,因为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杀手。他的灵魂已经染黑,他不能将黑暗带回星城,也不能让他所爱的人呆在他身边,因为他现在就像是一个等待释放的野兽。
“我…无处可去。”
“没有家?没有亲人?”
“我…不能回去。我…已经不是那个离开时候的我了,再也不是了。”
Nyssa看了他一会儿,和身边的人说了什么,那人点头回到小艇中,拿出了无线电联络他们的船。
“我们可以带你回到陆地,”Nyssa说。“然后你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Oliver眨眨眼,对她的提议很惊讶,但这是个机会,很可能是他未来很久以内唯一一个离开这座被诅咒的岛的机会,所以即使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她,还是决定听从Nyssa的建议,不再呆在这座除了磨难什么都没有的岛上。他慢慢点头。
他在Slade的飞机边拿起寥寥无几的东西,放在一个旧箱子里,回到了海滩。小艇从海滩向Nyssa的船行进过程中,他的胃一直在翻搅,但好在他不是生病了。上船后他在甲板上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安置了下来,后背倚在栏杆上,看着船员们做自己的工作。他打了一会儿瞌睡,然后有人轻轻摇着他的肩膀,他本能的猛然出手。
因为疲惫,他没有发挥很好,马上发现自己被Nyssa钉在了地上,她的刀就在他的喉咙上。
“你有点本事,”她慢慢收回自己的刀。“也有心,可惜它没有更精炼。”
她回身,Oliver回到了自己坐着的地方。
“我的…朋友们…想教我,我学会了一点,足够生存了。”
Nyssa将刀入鞘。“你可以学到更多,变得更强、更快、更好。”
“怎么学?”
“你可以跟我走,我可以带你去见我父亲,他会教你。”
Oliver呼出一口气。“我只想…”
“什么?”Nyssa摇头。“你已经承认说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回家了,因为你的行为,你为了生存下去已经被污染了。而且你在炼狱岛上一年,你的家人肯定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在给你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一个有目标的生活。”
“什么目标?”
“维护正义,平衡世界。刺客联盟的存在是为了维护秩序。”
Oliver皱眉。
“是说…你们会保护无辜的人?惩罚那些堕落的人?”
Nyssa点头。“这不是你想要的么,Oliver?”
他皱眉,父亲的遗言浮上心头。
我不是你想象中的我,我没能拯救我们的城市,我失败了。回到家,修正我的错误。
他的父亲让他、恳求他让世界变得更好。Robert所说的只是星城,但Oliver在炼狱岛的时光,让他看清了世界上满是污秽和人面兽心的堕落者。只拯救星城已经不够。它会一次又一次的堕落下去,因为整个世界就是堕落的。但Nyssa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改变世界。即使是很小的改变,也许有一天他能够回家,真正实现父亲的愿望。
在Nyssa的注视下,他缓缓点头。“对,这就是我想要的。”
Nyssa微笑。“那我会带你去见我父亲,他会决定你是否值得。”
她起身,就像影子一样离开,Oliver转头看向夜晚的无尽黑暗。
坐在那儿,一个单词浮上心头。他清晰的听到三种不同的声音,属于三个被他埋葬在炼狱岛上的人。
Shengcun。
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