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譚趙庄季 賭秒18

Work Text:

18

「你开枪吧。」

没想到僵持的结过就是谭宗明只是把枪丢到了地上,然后两手一摊,随赵启平怎么处置。

「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 」
「那你就开枪,我不会反抗。」
「上头给我48小时除掉你,你不死就是我死! 我当然会开枪!」
「所以你要杀我就动手!」
「你是在可怜我吗谭宗明? 我让你把枪举起来!」

看着谭宗明的神情,赵启平试图找出一丝除了放弃以外,不同的情绪,什么都好,只要不是他现在表现出来的这样就行!

「我是绝对不会杀你的。」可是谭宗明摇摇头,垂下肩膀,盯着赵启平的表情还有些怜爱、有些遗憾,复杂的,找不到一点反抗的意思。

他不懂谭宗明现在说这些话又是甚么意思?

「我爱你…所以我下不了手。」

赵启平今天已经受够了,丈夫就是他多年来的对手,上头又要他48小内带着他的命回复,不管对方是谁,踏进这个门之前他都做好心理准备要对方的命了! 可是他现在却说他下不了手?

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不是很难看,因为谭宗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决定不让他这样继续看着自己丢脸的表情,赵启平往他那里移动,然后用枪托猛敲了谭宗明一下。

那一下力道很大,大的他被打偏过了头。

看着谭宗明真的一点都没有要还手的样子,他居然生气极了。

他觉得自己像傻子,所以他也把枪丢了就上手狠狠的揍眼前的男人。

“我原本觉得我早早准备好戒指,对我们两的关系来说还太早,但是这世界的意外无时不刻都在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也是。”

不知道哪里来的无名火,他把谭宗明推倒了在地上,拳拳毫不留情的落在他身上的时候,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脑海中却浮现了谭宗明求婚时说的话。

“我已经准备好了,要跟你一起生活。”

他当初是真的想要跟这个人结婚,是为了他才一头热的栽进婚姻里,他甚至天真的以为,他可以跟一般人一样,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所以就是在他以为两人的婚姻要陷入僵局时,他也从不曾想过要离婚,他一分一秒都不曾想过要离开这个男人! 可是他居然是他多年来的对手? 是他一次次的阻饶自己的任务,是他把自己派出去的弟兄都通通剿灭!

他承认谭宗明是个厉害的男人,可是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对于他来说肯定也是这样的! 他派出来的人也都死在了自己的任务之下,他的兄弟们一样为了他们的争斗而死,谭宗明应该也要很恨他! 他应该也要想杀了他才对!

“我不想错过你,你…要跟我结婚吗?”

原本以为自己的过去黑暗不堪,总有一天这些秘密被他知道了之后,他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他会离开这个他以为只是的单纯医生,他会…

「你这个混蛋!」

可是他下不了手,可是他却说,他爱我。

最后一拳砸在谭宗明的脸上,那个满是伤痕的谭宗明,却在此刻抬起手来。

他擦的不是自己嘴角流出的血,而是赵启平脸上不知不觉落下的泪。

「别哭,我舍不得…」

舍不得? 那个在船上开了自己一枪的男人,现在是在说甚么屁话? 可是为什么他的眼光那么真诚? 让我找到一点他说谎的证据都好,为什么找不到?

为什么下不了手? 谭宗明宁愿被他杀也不愿伤害他,即使他们两个婚约是建立在欺骗下,可是感情是真的。

两把被丢在一旁的枪已经说明了一切,就算眼前的是对手,可也是自己真心实意爱过的人,是自己打算牵手走一辈子的人。

拉起谭宗明的领子,赵启平几乎要撞上他一样的吻他。

知道对方心情的谭宗明也终于放下心来,他坐起身来,把满脸泪痕的赵启平紧紧抱在怀里,这么多年来,终于再次的像当初结婚时那样热烈。

 

--------

 

「嗯、」

这时他们是这些年来第一次看清对方,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可不管过多久,好像始终都是第一次见面的那样,双眼相对就迸出火花。

他们互相拉扯着对方,一直到双双倒在客厅的那张沙发上,那张他们买来就是打算在上面滚三圈的沙发。

没有调情慢慢脱掉对方衣服的兴致,谭宗明几乎是用扯的把赵启平的贴腿裤给脱下来,随即又举起双手,让底下的人帮他把身上已经没那么整齐的西装衬衫给脱了。

赵启平的腿踩着他的大腿一路到腹前,最后勾起在了他腰后,他便随着那纤瘦却有力的脚踝往上摸到了腿间,抓起底下人已经勃起的肉茎毫不犹豫就放入嘴里。

「啊、哈….」

这么久没有肌肤之亲,原本以为应该会有些许陌生的尴尬,可是赵启平是在谭宗明碰到自己后,就全然放开了。

原本没去注意到的,但他手上摸枪留下的薄茧撩拨着他的皮肤,渗透一股情欲到他的骨随,谭宗明依然记得他身上的敏感点在哪里,并且手所到之处,到处点火,烧的他快要体无完肤。

面对赵启平已经燃烧的欲望,谭宗明在心里咒骂,他们平时没有这种习惯,现在他都想不起来上一次用的润滑剂放在哪里,套子又在哪? 就算真的找到了可能也不能用了!

「啊啊、啊哈….嗯….」

不过谭宗明很快的找到了方法,他托起赵启平的翘臀,拨开了两团手感极佳的臀肉,就从那儿一路舔往囊袋,来回刺激下,果然久未开荤的身体就自动的分泌该有的体液。

探进手指,发现里头紧致的如第一次他们做的时候,可是他还是能准确的想起三年前的回忆,那个能让伴侣爽到失神的位置他不可能会忘记。

赵启平从脚趾到腿根都在颤抖,他不知道谭宗明到底在磨蹭甚么,所以他伸出手来扯掉了他的皮带,急吼吼的拉开他的裤头,那里明明也已经蓄势待发了。

「别急…那么久没做,会疼的..」谭宗明当然是顾虑到了赵启平的状况,不然他也是忍的不行,他都担心他一进去就会忍不住射在里面。

从刚刚到现在,眼前的男人极尽呵护他都感受到了,但是他也很清楚,现在的状况,还真的不是轻轻痛一下就能解决的,他全身都疼,需要谭宗明好好的爱他、浇灌他。

「疼一点也没关系,我已经…等的够久了。」

他知道赵启平的意思,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他们已经刻意忽略彼此三年了,赵启平想要一点清醒的疼痛,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梦,他是真的在他眼前的人。

于是他狠心进入到底,甚至没有等他习惯了就开始抽动,拉开衣服,唇舌在他身上游移,细细数过他这些年都没机会看过的,赵启平身上的伤痕,还有他的肩膀,是自己留下的枪伤。

他抬起赵启平的腰,想让他们彼此更加贴近,听着他毫不掩饰的呻吟,嘴里亲吻着那还透着血水的肩膀纱布,他这才终于感觉到,他这一生的爱又回到了他的身边,好险没丢,他还紧紧抓着。

「谭、谭宗明….啊….」

在快到到达顶峰前,像是离开水里的鱼,赵启平拱起身体大口的喘气,他想说些甚么,可是被顶弄的节奏打乱气息,最后还是只能喊着谭宗明的名字,却一句都没说出口。

「我知道…」

可谭宗明却知道他想说甚么,他一直都知道,所以他堵住了赵启平的嘴,把原本就已经气息混乱的赵启平弄得更加缺氧。

既然呼吸不到空气,那就跟我一起堕落,我们谁也不要从这深渊里逃开了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