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特殊命令

Work Text:

徐宏被他身旁的动静吵醒。
严格来说这次任务行动还没有结束,在这种特殊的场合睡着是极其不合时宜且业余的,可持久的紧绷作战和放肆的性事让肾上腺激素一直处于高峰值的爆破手暂时地陷入了昏眠。
徐宏相信自己并没有睡太久,再睁开眼时他依然感觉自己性致勃勃。
这个灰土层积的小房间被用家具封死了所有的门窗,把屋子里三个alpha爆炸开的信息素牢牢地困在这个幽暗狭窄的空间里,他的队长正被年轻的狙击手面朝下按倒在铺在地上的作战服上,隐没在臀间的阴茎凶狠地撞击着,像是从没间断的沙哑呻吟让徐宏迅速清醒并兴奋起来,他希望自己没有错过太多。

 

这次的任务是前往东南亚的一个小村城解救被恐怖组织围困在化工厂的中国籍工人。
主狙顾顺负责掩护队长杨锐进入关押人质的车间并帮助他逃离,副队长徐宏则负责和机枪手在制定的营救路线制造机会扫清障碍。行动直至人质从车间出来被等候在预定位置的队员载走都很顺利,可队内通讯却因不明因素被切断,顾顺也发现队长杨锐迟迟没有出现在预定的撤退视野中。
徐宏那边也遇到特殊情况,他在一个有毒化学物质的存放区发现了两枚被启动的炸弹,即便不能得知该有毒物质具体是什么,徐宏也明白毒气爆炸蔓延的后果影响远比普通的火药要恶劣。在发现联系不上队长后,他当机立断让队员们带着人质出城,勉强找来防毒面罩试图拆弹。
顾顺待在原地解决掉队长下令死守区域的最后一个敌人,通讯依然没有恢复,视野里出现拆完弹来找交通工具的徐宏。犹豫片刻后他小心地离开了制高点,确认过车间外并无敌人后迅速闪进,在徐宏的枪口对准他时快速地开口,“是我,顾顺。”
“队长一直没有出来。”
他们小心地绕过地上的尸体,警觉地给没死透的补上两枪,终于他们在车间的办公室地面发现了杨锐。那里看起来发生了一场激战,徐宏谨慎地检查过办公室内敌人的尸体,顾顺捞起昏迷的杨锐,发现他浑身发烫,身边还有被砸得粉碎的笔记本电脑和残余着不明液体的针管。
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徐宏检查过外边的车,无一不被破坏了油箱,而他们失去了和其余队友和军舰的联系。
他们三个人被困在了作战区,其中还有一个人状态不明神志不清。
在侦查过这里没有活口后,他们带着昏迷状态的杨锐找到了车间后边的一间比较隐蔽的员工宿舍,他们本想在楼里搜寻可用的通讯设备,可杨锐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要糟糕的多。

 

顾顺最先发现杨锐的信息素变了。
长时间的战斗让提前服用的信息素稳定剂失效了大半,房间里净是他辛辣的薄荷味和徐宏浓烈炽热的焚烬味,他在徐宏翻找桌柜时把杨锐放到墙边的单人床上,敏锐地察觉到属于队长的木质香味惨进了陌生的味道。
顾顺倾身解开队长严实的衣领欲作进一步确认,不料被一把揽住脖颈带进一个粗暴的吻里。年轻的狙击手被突然扑面而来的热气和唇边濡湿的触感吓得一愣,手足无措间又被一把推倒在地。
床上的人难耐地挣扎着,像是跟身上的衣物有血海深仇似的,满脸通红,紧皱着眉吐出模糊的字眼。
“药……妈的……热…好热……”
边上两人都在心里迅速地过滤着解决情形的办法,但在杨锐的信息素包围下又都在反应过来前齐齐走到了床边。
两个刚经历了战斗的alpha背对着门窗泄入微弱的光,俯视着终于成功解开裤腰带的杨锐。徐宏不确定alpha队长被用了什么药,他所熟悉的沉稳的松木气味夹杂上干燥的橘皮甘香,那最好只是普通的激素干扰剂,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硬汉队长此时闻起来像个香甜的omega。
杨锐闭着眼,手脚并用地蹭下了碍事的裤子,手隔着灰色三角裤抓住挺起的阴茎。他也许意识到自己举动的荒唐,请求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但自渎的动作却矛盾地诚实大胆。
“徐宏……顾顺……帮帮我……”
徐宏希望自己能冷静下来,然而他的目光被死死地粘在杨锐身上,饥饿感死死扼住他的咽喉,无法自控地施展开侵略性的信息素。他知道身边的狙击手也是如此。
断断续续的喘息在不算开阔的空间里立体清晰,手最稳的狙击手手心冒汗,不自觉地攥住手边的衣料,他压低了嗓子,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情欲和忍耐, “副队,现在该怎么做?”
徐宏沉着脸咽下了犹豫,解开厚重的作战服,任由平日味道还算温和的信息素烧成呛鼻的烈火,转身堵住了窄小房间的门窗。
“执行队长命令。”

顾顺还穿着作战服下被汗浸湿的背心,裤子也仅仅解开到露出性器的程度,而他怀里要小一号的人连袜子都没剩,浑身汗津津的像是抓不住的鱼,所以顾顺把他掐着腰固定在怀里,大力地捣开对他自由开放的肉穴。
一队拥有许多传说的队长是个身材娇小的alpha,在见识过杨锐在战场上的本事前顾顺心底对杨锐还抱有一丝揶揄的态度。几场行动下来,他对这个队长的能力心服口服,敬佩之外还生出越来越浓烈的好奇。
那种好奇在此刻变成探索杨锐身体的欲火。
在收到命令后的下一秒顾顺就扑向了杨锐。
他干脆利落地解开队长和自己身上厚重的作战服,扯下皱巴巴黏糊的内裤带着那人的手加速套弄起来,徐宏坐到杨锐身后彻底剥光他身上的衣物,耳边男人的喘息呻吟声是生疏而陌生的,但这完全不阻碍爆破手和狙击手兴奋勃起,他们保持着职业习惯的快节奏,效率极高地进入状态。
汗和血顺着四只手的指尖在不算细腻的皮肤上留下划痕,两人手中的躯体散发着不正常的热度。徐宏的手顺着结实精瘦的背部向下,用比平日按摩更为色情的力度按过每一节脊椎骨,顾顺跃跃欲试地擒住喘息不止的嘴,坏心眼地用虎牙轻磨起人湿润的下唇。他们很快就让夹在中间的队长在混乱中射了第一次。
顺理成章的亲吻和爱抚后,他们在扩张这一步犯了难。
被扭着腰纠缠的顾顺也没舍得直接操进去,只能死憋着用杨锐刚射出的一点精液反复摩擦干燥的肛口。徐宏把桌子床铺翻了个遍只找到了一个状似凡士林的小罐子,他眯起大眼死盯着密密麻麻的外文,在其中抠出了类似cream的字眼便果断地挖了一大块往被揉得发红的臀缝抹。
那或许真的是凡士林,膏状物在动作下熔成软腻的液体,两人迫不及待地往紧翘的臀间塞进两根手指。
爆破手和狙击手简单地交换了眼神,徐宏转过杨锐的头把人拉进窒息的亲吻中,顾顺小心地把性器埋进说不上扩张充分的肉穴里。
被亲吻的人喉间发出难耐的呻吟,顾顺舒爽得头皮发麻,用仅剩的一点自制力小幅度的进出,直到温热的肠肉彻底吸纳了他便开始大力抽送。
那边徐宏被有力的臂箍住脖子热情回应,顾顺心里不是滋味,肆无忌惮地散开辛辣的信息素,伸手弹了弹暴露在空气中的乳尖,身下人抗拒地躲过他的指尖,肠肉却热情地缩合着,顾顺像是又发现了什么大宝藏,两只手下流地捏住挺立的乳尖往外扯弄。
刺激下杨锐放开了徐宏,空出嘴不住地叫唤起始作俑者的名字,“呃哈……顾顺……”
这听着可和平时命令中的点名不一样。
顾顺满意地加快身下的动作,故意盯着人半眯着的眼,伸出舌舔了舔被掐得有些肿的乳珠,然后含在嘴里像是糖果一样,犯规的虎牙若有若无地磨过。
长期在外执行任务的铁血alpha性经验少得可怜,更不可能经历过这个,他没想过自己不仅能被下属轻易操开,还跟那些敏感的omega一样喜欢被玩弄奶子,他无法控制地绞紧体内的阴茎,呼吸急促像是搁浅一样陷进身后的怀抱。
徐宏安静地跟着顾顺的节奏抚慰怀中人,如果杨锐足够清醒,他会意识到自己的爆破手此时有多危险。
杨锐尖叫着射出第二次,侥幸从狙击手的枪下挣脱,却被伺机已久的爆破手抓着臀肉迅速钉在腿间,把硬了许久的肉棍塞了进去。
顾顺也不恼,他懒洋洋地圈着自己还没有释放的勃起,饶有兴趣地打量起被操得七荤八素的杨锐。顾顺失神地评价着这场性事的离谱,蛟龙一队队长部署下令时威严的脸被他和徐宏强制染上了渴求和欲望的色彩,竟也一点都不违和。
不甘于只是视奸,他被黄色废料占满的大脑指使他掐着杨锐的下巴,扶着阴茎向前蹭了蹭人迷茫眯起的眼角,“报告队长,狙击手顾顺请求征用您的嘴。”
顶端滑到杨锐闭不上的嘴边,耐心地画起圈,“杨锐,张嘴”,他压低了声音蛊惑道,“舔舔它。”
杨锐身后的徐宏也停下了动作,没有阻止胆大包天的狙击手逾越的举动。他看到他的队长伸出了舌,甚至挂上一条发亮的银丝,缓慢犹豫地舔上了巨大阴茎的头部。
空气中的信息素浓郁得几乎可以成型。
顾顺欣赏了几秒杨锐舔棒棒糖似的乖巧模样,不由分说地闯进张开的嘴里,没等杨锐适应就开始抽插起来,他的队长竟然知道要包起牙齿,嘴里的软舌无师自通地在被挤满的口腔余隙中舔着粗壮的柱身。
徐宏反剪起杨锐的双手,两人一前一后火力全开的操弄着中间的人的两张嘴,顾顺在杨锐摇着头又次射出来时放过了他,徐宏毫不客气地射在里边,发出压抑的低吼。
顾顺闭上眼操着自己的拳头射出第一次,他对接下来的交合充满了荒唐的期待。

 

顾顺余光见中场休息的副队长醒了过来,笑着捞起队长瘫倒在地的上身对着撑起身的徐宏,加快手中套弄的速度,身下的撞击越发凶狠,嘴里低吼着杨锐的名字将精液喷射在抽挛的内壁上。
杨锐已经射不出什么东西了,阴茎可怜地抖出一些稀薄的精水。
徐宏接过湿漉漉的队长,抵着额头静静地等还在高潮余韵中的人睁开眼。
“徐宏?”
“嗯,是我。”
他亲了亲杨锐眼角边的生理性泪水,阴茎轻易地整根没入,顾顺在人背后留下密密麻麻的啃咬和舔吻,又领着他们的队长赴下一个情欲战场。
他们都已经熟悉起这一屋交织的信息素,松木燃烧成炽热的灰,橘甘缠上清凉的薄荷,可徐宏和顾顺都意识到这样没完没了的性爱不是办法,夹在他俩中间的杨锐依然浑身发烫,信息素里陌生的甘甜越来越浓,被操得晕乎乎的人带着哭腔却又依赖地吞吐着两个alpha的名字,即便是射了好几次却还是不满足地攀着他俩。
突然,他撞到了一块更为柔软的壁肉,徐宏不可思议地撑开了软肉间堪堪裂开的缝隙,一直都很温顺的人猛得弹了起来,大力地往后挣。
脑子里在一瞬间闪过无数的想法和对策,但马上徐宏就放弃了思考,他不想知道为什么alpha体内退化的生殖腔会张开,他只知道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继续交媾下去他的队长很有可能会脱水休克。
徐宏把被刺激得颤栗不止的杨锐翻过身,把人卡成一个不易挣扎的姿势。
“顾顺,抓住他。”
“放松,杨锐,让我进去。”
爆破手坚定地往alpha脆弱敏感的生殖腔挤进了顶端,手伸向前揉弄已经被亵玩得通红的胸部,贴在人耳边几乎是哄骗地低语,“欣欣,乖,张开它,乖......”
那处柔软得像是春泥一样的肉极为缓慢地张合着,努力地缠上他的肉刃,他的队长从不对战场上的困境逃避妥协,徐宏露出了长久以来的第一个笑。
顾顺不明就里地执行了副队长的命令,在副队长奇怪的话语和队长奇怪的反应中得出了一个奇怪却合理的猜测,那个奇异的想法让他的阴茎疼痛。
他用在黑暗中依然视力极好的眼看着面前被泪洗过的脸,用想象力补充着眼眶的红,一只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用想象力描摹里头被粗大阴茎贯穿的生殖腔。
顾顺怕杨锐真的喘不过气来,只是贴着他的另一边脸,小兽一样不停地舔舐他的嘴角,“队长,为我们张开它...”
终于没入那个神秘的腔体后三人都松了一口气,那股甜香已经完全盖过原属于杨锐的松木香,徐宏红着眼往里抽送着,凭借着本能在成结后狠狠地叼住队长脆弱的后颈,即使他不确定那个不属于alpha的腺体是否真的存在。
标记让alpha爆破手升起可怖的满足感,他迷恋地舔了舔渗出血丝的牙印,带着结在生殖腔中进出,在杨锐无力的呼喊中完成最后的射精。

 

在杨锐以为自己要昏过去时他被扶正了脸,嘴角被轻啄,一对虎牙在眼前闪,他被拉到另一人大腿上,身体再次被粗大贯穿,直抵生殖腔。
“队长,到我咯。”
杨锐浑身卷上了徐宏温暖燃烧的气息,由内而外像是个有待采摘熟透的果实,刺激着顾顺越发狠地操弄新鲜湿润的腔体。
杨锐在被咬住后颈后清醒了许多,神智回笼地消化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害臊于方才那些疯狂的交合,鼻间是自己融合了自家副队的味道,发软的手搂住自家狙击手的脖子,认命地钻进alpha的肩窝小声地催促。
“顾顺...”
“快一点。”
顾顺勾起嘴角亲了亲汗湿的头发,快意和爱恋在他的心中迅速膨胀,“是,队长。”
巨大的结再次卡住生殖腔口,杨锐摊在狙击手怀里,顺从地接受绵长的吻,在被精液浇灌时侧过头露出已经有一个牙印的后颈。
顾顺咬了下去,甚至仔细地选择了一个他认为好看的位置。

 

徐宏用床上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单被裹起累得昏昏欲睡的队长,甩给顾顺一条碎布,示意还沉浸在满足感里的狙击手擦干净队长乱七八糟的下体。
他和顾顺的任务并没有结束。
他们还要想办法出去,想办法联系到队友和军舰。
他们还要带他们的爱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