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论百灵鸟的饲喂方法

Work Text:

【空军组】论百灵鸟的饲喂方法

Farrier/Collins Reggie/Steven Ronald/Steven

主要写兄弟Collins和Steven

BUG满天飞

标题和内容基本没半点关系

----------------------

01.

“弟弟,你胖了。”这是Collins见到Steven说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则是:“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02.

为了把事情表述得更清楚,我们最好把时间调回两个小时之前。

Reginald Kray和Ronald Kray最大的爱好可能就是和平谈判,当然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大不了,一言不合,就关上门打一架,对吧。

此时此刻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在某位不速之客一脚踹开酒吧大门,慢悠悠走进来的时候。

Collins身穿皇家空军的正式制服,逆着光站在门口,他蓝色的眼珠来回扫视一圈,视线最终落在了吧台前坐在一起的Kray兄弟身上。

“下午好,Kray先生和Kray先生,”Collins打了个招呼,“听说你们囚禁了我的弟弟?”

他的声音不高,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酒吧内的空气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Reggie放下雪茄,Ronald卷起袖子,手下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酒吧的木门又一次被人踹开,发出巨大的声响,Farrier穿着皮夹克大步迈进,并肩站在Collins身边,他用充满威胁的语调指名道姓:“Kray先生,听说你们绑架了Steven Morrissey。”

这是一个陈述句。

空气更加凝固了。

酒吧的木门在背后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

手下齐齐看向Ronald,Ronald目光转向Reggie,Reggie看了一眼Ronald。

和军人打架是不理智的,是不靠谱的,是会惹祸上身的,更何况还是两个。

毕竟,Kray兄弟最大的爱好,是和平谈判。

03.

他们开车去Steven的公寓,Reggie、Ronald、Collins坐一辆车,Farrier坐另外一辆车。

在Collins背后,Kray兄弟飞快地无声地交流了想法。

Reggie瞥了一眼Ronald——当初你把他带回来怎么不调查一下他的身份!

Ronald擦了擦眼镜——哥,那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Reggie摆弄打火机——这下我们惹上大麻烦了。

Ronald露出手表——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我长。

Reggie敲了敲把手——谁让你总用那些玩具,他不喜欢你。

Ronald倒出两片药——可你也把他折腾得看了很久的医生。

Reggie轻咳一声——不说这个。

Ronald活动手指——怎么解决?

车已经停了,Reggie打开门下了车,把手里的打火机扔进垃圾桶——放弃他吧。

04.

其实说Kray兄弟囚禁了Steven,也并不是全部的事实,至少,那些已经是过去式。

Reggie敲Steven房门的时候,Steven正在睡觉。

他昨晚和乐队演出到半夜一点钟,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换了衣服倒头便呼呼大睡。梦里他的话筒变成了一个三米高的巨大怪物,正在冲他发出刺耳的嚎叫——写不出新歌就别想通过我这关!!!!

Steven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声音是从房门那里过来的。

估计是哪个Kray找他,Steven心里想,不用理他们。于是他一把拽过枕头盖在脑袋上,决定把梦做下去,但是敲门的声音更大了。

去他妈的Reggie。

Steven彻底醒了过来,他缩进被子里不愿动弹,大脑里有根神经还在隐隐作痛。

去他妈的Ronald。

房间的门被打开了,Steven看也没看,气冲冲地把枕头丢过去,“我在睡觉!!!有事情等我醒来再说不行吗!!!Mr.Kray!!!!!”

但回应他的却是意料之外的声音,“弟弟。”那个声音叫道。

Steven一时愣住,他依旧窝在被子里,身体维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变。

一瞬间仿佛闸门开启,触动了他某个尘封而久远的记忆,这个称呼牵扯着过去岁月中层层叠叠的画面倾泻而来,郁郁葱葱,铺天盖地。

我还在做梦吗?Steven想,我一定是在做梦。

Steven悄悄伸出手,把被子往下拽了拽,露出半个脑袋,探寻似的看向外面。

Collins被他这幅模样逗笑了,他走上前去,半蹲下身,揉了揉Steven的卷发,“弟弟。”

长达十多年的分别,没想到重逢竟是这样的场面,Collins的眼睛很快湿润了,他张了张嘴,脑海中闪过无数句想说的话,最后他说:“弟弟,你胖了。”

“你也是,哥哥。”Steven毫不留情地还嘴,然后他抱住Collins。

05.

“所以,你们什么时候结婚?”Collins问。

他们五个人围在桌子前,Collins提问,Farrier围观,Reggie震惊,Ronald平淡地回答道:“明天。”

Steven还是很困,他揉揉耳朵,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一定还在做梦。

06.

Steven原本并不姓Morrissey。

他们童年时期,那时候他们还是一家人,生活在苏格兰的一个城市里。城市不远处,骑自行车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有一个军用机场,那是一战遗留下的产物。

那时候战争已经离他们很遥远了,和平成为了当下存在的现实,人人都生活在安居乐业的美梦里。机场虽然依旧在运转,但也渐渐疏于打理,没人会在乎是不是有个小男孩经常偷偷溜进去,仅仅是为了坐在草地上看侦察机腾空而起。

Collins不在家的时候,Steven总能在这里找到他。

那天依旧如此。那是一个好天气,太阳很高云层单薄,Collins穿着一条背带裤坐在空地上,那条背带裤已经洗过很次了,很多地方都掉了颜色。Collins摘下毡帽放在一边,旁边是一本封面老旧《空战武器鉴赏指南》,微风吹过来,书页唰啦啦地响,他金黄色的头发也随之微微摆动,在阳光下闪耀着好看的光泽。

Steven从一人高的灌木丛中钻出来找到他,“Collins。”他叫了他一声,然后坐在旁边。

“下午好。”Collins被阳光晒得很舒服,他懒洋洋地回应。

Steven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他看了一眼Collins又很快收回来,黑色的卷发垂下来,很好地掩饰了他略显焦灼的神色,Collins递给他一块奶糖,他接过来剥开包装扔进嘴里。

“Collins。”Steven含着奶糖,又叫了一声。

Collins这才发现弟弟的不对劲,他问道:“发生了什么,Steven?”

“爸爸说,我们……”

他们的对话突然被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他们眼前,不远的机场上,一架双翼战斗机启动,滑行,拔地而起,周围的空气被猛烈搅动起来,Collins赶忙按住他的书本和帽子。

“你说什么——”Collins没去注意飞机,他看着Steven,在巨大的轰鸣中大声喊。

Steven就这么盯着他的哥哥,愣了两秒钟,然后鬼使神差地,他伸出手,捂住了Collins的耳朵。

世界瞬间陷入寂静。

Collins看着Steven的嘴巴,在他眼前一张一合,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只有耳膜深处的自己的心跳声,随着血液流动的Steven的脉搏声,嘈杂嗡鸣,却又无比清晰。

07.

“爸爸说,我们要分开住了。”

Steven搬走的那天,Collins独自一人躲在自家的阁楼上。

“你怎么不去送送他呢?”那时候,他的妈妈问。

“那样Steven就能留下来吗?”Collins反问,他的妈妈不做声了。

08.

大概是由于双胞胎的缘故,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争吵大约只有几次。

印象最深的那次,起因是什么,Collins记不清了。他那天从学校回到家,爸爸妈妈都不在,他放下书包,煎了蛋和培根,又切了几片面包,挤上番茄酱。Steven吃饭的时候一直在说话,他和Collis说他们的同学,说Collins的飞机模型,说自己写的文字,最后Steven提到城里最近有乐队演出,问Collins愿不愿意陪他去。

Collins本来心里装着事,被Steven吵得更是头痛,于是他发怒喊道:“行了闭嘴吧Steven!吃完饭去做你的功课好吗!”

看到Collins这样子,Steven马上闭嘴不言。他沉默地吃完了饭,转身上楼回了卧室。

Collins没想到自己竟然和弟弟发了脾气,这实在不应该。天呐,他想,Steven现在一定很委屈。他洗碗餐具,擦了地板,又在楼下来来回回转了三个圈,还是决定到楼上去和Steven道个歉。

Steven听见门开的声音,他停下写字的笔,头也没抬地问:“发生了什么?”

“我很抱歉Steven,”Collins垂着头说,“刚刚我不应该和你发脾气,我今天有些……心情不是很好。”

“我知道,Collins,我知道,”Steven看着他,说,“所以我问你发生了什么?”

这个回答实在出乎Collins的意料,他坐在Steven的床上,揉揉鼻子又傻乎乎地笑起来:“哦,没,现在没事了。我是说,谢谢你。”

大概是Collins的情绪变化来的太快,Steven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下意识地用笔帽戳着下巴,又一次问道:“晚上城里有乐队演出,要去看吗?”

那时距离他们上一次相见已经很久了,漫长的时光使他承受了大量的记忆,从而把那段短促的童年记忆挤到了模糊不清的角落里。

Collins并不习惯沉湎于过去,但偶尔回忆一下也不是件坏事。尽管图景破碎,灰尘累积,对Steven的思念也总能给他温暖,能在无数个浴血长空的战争中坠着他,使他不至于朝天空飞得太远。

这是Farrier永远无法带给他的庇佑与锁链。

09.

教堂里已经坐满了人,Kray兄弟在里面等待着。

Collins细心地为Steven戴上胸针,又整了整他的衣领,把他不听话的卷发压了又压。他昨天晚上还拉着Farrier到酒吧喝酒,说了很多他们童年的事情,这些记忆在十四岁那年戛然而止。

他们共同降临在这世上,携手成长,跌跌撞撞,猝然分离,流光瞬息,十年五载,杳无音讯,漫长的时间和遥远的距离横亘在他们面前,他不知他们还有几次再见的机会,也不知他们还有多少相处的时间。

Collins的视线从Steven的眉梢扫到衣角,他仍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他说,然而最终他只是轻轻搂住Steven,他双生的弟弟。

“我为你骄傲。”Collins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