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要说话

Chapter Text

01

 

深色的海面铺满白色的月光

我出神望着海心不知飞哪去

 

柯林斯趴在落地窗前。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渐渐下起了雨。开始是几颗雨滴,后来雨点越来越密集,砸在他面前的玻璃上。雨幕很快令窗外的景色变得模糊。依稀中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大都行色匆匆地赶路或者避雨去了。偶尔有一辆汽车闪着车灯疾驰而过,溅起一片水花。

 

“下雨了,今晚就不要回去了。”法瑞尔凑到柯林斯的耳旁柔声说道。他的胳膊死死地箍着柯林斯的腰,另一只手将他按在玻璃上,汗津津的两具肉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与轻柔的话语完全相反的是下身凶狠的操干。法瑞尔大开大合地顶弄,每一次抽出都将阴茎几乎全部抽离那个被撑到极限的洞口,又在下一次狠狠地全部捣进去,毫不留情地顶向身下人体内那个敏感的凸起,期望能引起他又一次失控的尖叫。可是柯林斯只是无声地张大了嘴巴,手按在玻璃上,指节变得发白。他拼命喘着粗气,犹如一条溺水的鱼。这里是十九楼,窗外只有雾蒙蒙的黑夜。虽然柯林斯知道不会有人看见,但羞耻心还是令他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体内的凶器仿佛又涨大了几分,他觉得自己快要到极限了。

“呜……”他发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身后的顶弄下变得更加支离破碎。但法瑞尔听了一会儿,才发现他在反复说着一个词。

“No……”

 

法瑞尔没有再说话,只是继续在他肠道内狠狠地搅动,伸过一只手揉揉他乱糟糟的头顶,又拨开他脖颈边汗津津的发尾,指腹在那里白皙细嫩的皮肤上来回抚摸。

那里是颈动脉,被他略微带有老茧的指腹摩擦,柯林斯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下子就绷紧了,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那里的血管在突突跳动。他会亲过来吗?他甚至以为法瑞尔下一秒就会亲下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在做爱中做过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他们只是炮友罢了,对于他们的关系而言这或许真的太暧昧了。

看着柯林斯平时白皙的皮肤变得通红,法瑞尔迷恋地抚摸着,感受着那一小块皮肤上异样的温度。他喜欢看平时彬彬有礼的柯林斯为他变得失去控制。但意识到柯林斯突如其来的僵硬,他最终还是放开了那里。

 

法瑞尔刚刚已经在里面射过一次了,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肠液被新的抽插带出来,在穴口泛起细细的白沫。他的手摸到了柯林斯的身前,在胸前的硬粒上抚摸揉搓,接着一路向下,手掌摩擦过柯林斯身前的皮肤,然后一把抓住柯林斯的阴茎撸动。柯林斯今天也射了不止一次了,金色的毛发上还残留着自己的液体。高潮后的余韵与冰凉的玻璃质感令他浑身微微颤抖。法瑞尔这时突然架起他的双腿挂在自己腿上,将他悬空地钉在了落地窗上,然后猛地一顶。

“啊——”柯林斯的大腿被这个姿势拉扯到了极致,后穴完全地暴露出来,重力使这个进入极深且重。他终于失控地尖叫了起来,浑身开始剧烈痉挛,身前的阴茎抖了抖,又吐出一波近乎透明的液体——他已经射不出什么了。

柯林斯看着玻璃上映出的两个人的倒影,法瑞尔粗壮的胳膊架着自己,纹身在他身上张牙舞爪,粗大的性器在自己股间野蛮地进出。他白天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早就一团糟,湿漉漉地贴在脑门上,嘴唇被自己咬破了一个口子。他忍不住扬起头,露出好看的下颚曲线,眼睛里饱含着抑制不住的情欲,呼吸都带着色情的意味,眼睛下面似乎还挂着泪痕。他今天又哭了?应该是吧,毕竟法瑞尔每次不把他干哭绝不会罢休。

真是该死的淫糜,他痛恨看到这样的自己。

但是法瑞尔应该很满意。他轻笑了一下,动作终于变得轻柔了一点,头深深埋在柯林斯背后的肩胛骨中,快速地抽插了最后几下,发出几声沉重的喘息,射出了最后一波。

 

柯林斯瘫软地倒在地上。法瑞尔将他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拉开大腿,观察着那个被过度使用的入口。柯林斯的小穴色泽嫣红,内壁的软肉被操得外翻了出来。那里略微有些肿了,肌肉无力地一开一合,刚刚射进去的精液缓缓流了出来。法瑞尔伸入两根手指进入搅动,更多浓白的精液流了出来,滴在床单上。

柯林斯一动不动,任凭法瑞尔对他做着这样的事情。法瑞尔一次比一次凶狠,最近每次做完后柯林斯都会陷入一段短时间的眩晕,甚至昏厥。但是一旦他缓过来,就会立即挣扎着爬起来清理掉身上的痕迹,然后坚持回家。

 

浴室中水流哗哗作响,柯林斯整个人都隐没在雾气里,法瑞尔只能看见一个倔强的背影,看着他低头吃力地把手指伸进自己后穴,让自己刚刚射进去的精液顺着水流流出来。他很多次这个时候又挤进去,不由分说地把他压在浴室的墙壁上又干上一轮,但他现在只想抱抱他。

可是他不能。

 

“外面雨很大,今晚还是不要回去了吧。”法瑞尔说。

“不,我明天还要上班……”一个毫不意外的答案。

“你是为我上班,我可以允许你请假。”

“……不行。”

 

他讨厌我,法瑞尔不可抑制地想着。

他想起那天的情景。

 

“法瑞尔先生,我现在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可不可以当那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良久的沉默后是他自己的回答。

“我可以给你这个工作机会。但是有一个要求,我希望维持我们那天的关系。或者说,这是我对你额外的工作要求。”

 

法瑞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当时要这么说,他本来兴冲冲地想表白,柯林斯刚刚那一句犹如冷水泼在他的头上,等他反应过来话已经说出口了。他以为自己搞砸了,但是面前的男孩还是点了头。或者说他最终还是将事情搞砸了。他们维持着这样一个奇异的关系,他抓住了柯林斯,但是柯林斯却讨厌自己,痛恨这样的关系。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柯林斯擦干身体,穿戴整齐,突然开口说:“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谢谢你,我……自己打车吧。”

……

“我给你叫一辆吧,毕竟你是在服务于我。”

听到这话柯林斯的头垂了下去,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那好吧。”

 

他拿起自己的所有东西,站在门口。

“再见,法瑞尔先生。”

然后门轻轻地关上了。

 

02

我不知该 躲哪里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还要从头说起。

 

当时柯林斯还是个急着找工作的大学生,有一天突然鬼差神使地打开了一个很久以前注册完就忘记的约炮软件,就收到了一个约会信息。也许是对方的照片符合了他的喜好,也许是他已经快要绝望了,抱着打一炮就离开伦敦的想法接受了对方的约会申请。那个晚上度过得很愉快,对方温柔体贴,器大活好,甚至表现出很喜欢他想要发展发展的意思。但是柯林斯并没有同样的打算,一来他几乎快要放弃找工作,打算再失败就离开伦敦,二来他也不想和约炮软件上认识的人交往。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就趁机溜了,没有留给对方任何联系方式,还直接删除了那个软件。

 

但事情总是这么巧,接下来一天他去参加他的最后一场面试——一个公司老总的秘书岗位,刚坐下就看见了前天那个人的脸。

柯林斯全程都没敢怎么抬头,完全不知道当时都说了些什么。他以为这次肯定没戏了,回老家的车票都买好了,突然接到电话,他被录用了。

 

虽然知道这份工作带来的麻烦可能不小,但是找到工作的愿望战胜了一切,而且这份工作薪水不低,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法瑞尔给他开出了比预期更高的工资,他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更加卖力工作,以求对得起这份薪水,生怕有什么蛛丝马迹落在别人眼里,让人看出他们之间的猫腻。

 

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他们维持着这样的关系也有大半年了。柯林斯不再是那个吃着泡面皱着眉头缩在椅子里上网找招聘信息的大学生,如今他的衣柜里也有了不少还算得过去的衣服,西装笔挺地跟着法瑞尔出入各种场合。

 

当然也少不了双腿大张地被他扯着领带干。

 

法瑞尔并不爱他,柯林斯这么觉得。也许开始有点喜欢,但是现在也没有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法瑞尔要提出那个条件,或许是为了羞辱他,因为当场落跑伤害了他的自尊心。法瑞尔喜欢的应该只是他在床上的表现,他总是很淫荡。他痛恨自己敏感的身体,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一旦他想忍住,法瑞尔就会变着花样用力狠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他当然不爱我,柯林斯摇摇头。

他们很少接吻,做爱的时候从不温存。也许他就把自己当成一个买回来的性玩具吧。

 

他们在法瑞尔家中做爱后法瑞尔经常让他留下,柯林斯每次都拒绝了。一来他不希望被同事看到他们早上一起上班,二来这也是他能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了。

 

柯林斯回到家中重重地倒在床上,时间已经是深夜了,第二天还有繁重的工作,来不及想太多,很快他就陷入了沉沉的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