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鬼父·baby you don't have to rush

Chapter Text

“你不要饮料什么吗?”

 

“不用,……我想也许我们等会儿会不方便喝东西。”他微笑,就这么直直落落的说出来了,晚上的露天汽车影院是个带有特定挑逗意味的意象,这是一场约会,它需要一个充满荷尔蒙的罗曼蒂克式的结尾,他肯定Thranduil也是这么打算的。

 

男人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Thranduil熟练的打方向盘,汽车平稳的拐进观影区,影院的停车场很小很旧,他们只在检票处小窗口里看到一个服务人员,他不知道在纽约还残存着这种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古董。Legolas有些紧张,在黑夜里封闭的车厢是极适合偷情的地方,而现在的时机也很适合——约会后的一场与爱情有关的老电影,在他们喝过酒有点微醺的时候。他不是不可以和Thranduil做那种事情,也无所谓在车里做,他的确是第一次,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他可以把第一次给Thranduil,而且他也足够大了,他的身体已经成熟到足够承受与男人性交。只是他觉得还欠缺一点什么,他和Thranduil不应该太快,他觉得他们应该再交往一段时间,或者说他想再享受一会儿和Thranduil交往的过程。

 

“你想多了,”男人偏头向他微笑,Thranduil过了一会儿才答话,好像他刚才一直在思考自己该怎么回答。“我只想单纯的带你看场电影而已,不会对你做什么。”发着蓝光的银幕是黑夜停车场里唯一的照明物,Thranduil手腕上的表链闪着亮亮的蓝色的光,他轻车熟路把他的迈巴赫62s开到离银幕很远的一小块高坡上来,Thranduil息掉火,他们的视野前是零零散散的停在前面的几辆车,它们关上车灯,像是早就停在那里等着电影开始。

 

“你经常来这里吗?”

 

这里像是很久前繁华喧嚷,而今冷清破落的旅游小镇,它藏在城市内核不知名的盲区里,Thranduil开着车窗,Legolas能听见大海浮在空气里的的轰鸣声。

 

“以前是,现在偶尔想起来也会来。”

 

Legolas望着他,Thranduil关掉车灯,点燃一根烟夹在手指间,Thranduil的手指修长,骨骼坚硬,他想那时因为Thranduil经常握枪的原因。

 

“一个人?”他问男人。

 

Thranduil缓缓吸了一口烟,男人有那么一刻闭上眼睛,暗暗的蓝光下Legolas看得清他脸上的每一道皱纹,平常那些皱纹常常会被白天的日光隐藏,但在暗光下它们显露出来。

 

“不是。”Thranduil说,他的声音轻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车厢里有一股胡桃木和紫檀的香味,混合着皮革和烟草的味道,豪车里都会有这样一种闻起来舒适安宁的味道。Legolas知道以自己的家常打扮待在Thranduil的迈巴赫里很掉价,他穿了整整一个夏天的旧牛仔裤,还有减价的T恤衫,不过这样的他和着装不凡的Thranduil却可以亲密自然的在人来人往的街头牵手,接吻。

 

和Thranduil接吻是件很美妙的事情,他爱这个比他大将近三十岁的高大俊美的男人,当他踮起脚来,将自己柔软的双唇贴到对方嘴唇上时,Thranduil会用他有力的臂膀紧紧抱住他,他会嗅到对方身上科隆水的味道。男人的吻是热切的,渴望的,这让他感觉自己被需要。

 

Thranduil的所有用品都是简朴舒服却极其昂贵,他的高调很含蓄,这让他有种绅士的气质。大多数时候他是温文尔雅的,但有些时候他是张狂的,肆无忌惮的,这符合他原本的身份。他带着穿着球鞋和T恤的少年在米其林星级酒店的顶层包厢共进晚餐,但是Legolas不喜欢那里压抑的氛围,他拉着Thranduil去晚风吹拂的码头,坐在海岸边喝罐装啤酒,而不是水晶杯里的马提尼。

 

当他和Thranduil单独在一起时,他会感觉到自己离一个“人”如此之近,Thranduil似乎也在吸引着他再接近一点。

 

Thranduil就像王子一样完美又迷人。

 

银幕突然由蓝色变成黑色,接着红色的电影出品公司的标志出现在银幕上。

 

“为什么没有声音?”少年不解的发问。

 

男人笑了,“你先把车窗关上来,”Thranduil俯下身摆弄着中控台的收音机调频道,银幕上开始闪现主演的名字,白色的圆体字,与默片时期的影片如出一辙。字幕昏暗的光映衬着Thranduil手指鲜明骨节的轮廓,食指上白宝石戒指是边缘是亮闪闪的。男人仿佛变戏法一样,不知道Thranduil的手指按了哪一个机关,然后车内音响播放出电影片头有些惊悚的配乐。

 

“这不是爱情电影?”Legolas有一点吃惊和奇怪,他看到电影海报时以为这是部传统的罗曼蒂克。

 

“严格意义上,不全是……它是犯罪题材。”

 

主演的名字消下去了,电影的名字出现:《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 》

 

那确实像一个犯罪电影的名字,Legolas来了兴趣,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认真的看电影。银幕上一个风尘仆仆的男子进到一家加油站餐馆,坐下来向老板点餐:加两个鸡蛋的牛排,橙汁和薯条......影片有种模糊的胶粒感,女演员的金发是过时的发式,配乐听起来也有些古怪,他感觉这应该是几十年前的一部电影。

 

“这应该是你年轻时候的电影吧......”Legolas皱着眉问,不过他的眼睛依旧盯着银幕。

 

“还要再早一点,1981年的电影。”

 

“那反正差不多啦,老头儿——”少年毫不客气的嘲弄他的继父,Legolas冲Thranduil咧着嘴笑,这种时候Thranduil是不会生气的,因为他知道Legolas喜欢他比他大的这个事实,这让少年可以再他面前自然而然的作出小孩子的任性姿态,也可以让他毫无羁绊的去爱护Legolas。

 

【“你妻子?”男人有些惊讶,他的眼睛久久停留在后厨忙碌的女人身上。“每周八美金,管吃管住。”丈夫敲着柜台,喋喋不休的絮语着......】

 

少年感觉到电影里的内容有点微妙,Legolas有一点不安,“你看过这个电影吗?”

 

“没有。”男人回答。

 

他们停车的地方很偏远,周围没有别的车,影院里仅停着七八辆车,他能看到那些轿车反光的车顶,像海边反光的贝壳。Legolas的目光落到一辆老式的敞篷轿车上,一对情侣将脸无限贴近对方,旁若无人的接吻,一亮一闪的灯光照在他们迷乱的脸上。

 

【“克拉,”妻子微笑,她对男人说:“你可以叫我克拉。”】

 

Legolas把目光从那对情侣身上移开,他偷偷看了Thranduil一眼,暗光下男人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他或许没有发现少年偷偷的观望,也没看到银幕前亲热的情侣。

 

【“你应该结婚,男人需要一个家庭。”丈夫醉醺醺的领男人上楼,男人经过狭窄的门廊时蹭过妻子的臀部,妻子停下来与男人对视......“克拉!拿酒来——”丈夫在屋子里吆喝。】

 

他开始感觉到双颊发烧,Legolas绷紧身体,狭小的车厢让他觉得憋闷。局促的空间让他感到紧张和恐惧,与Thranduil同处一室,却什么也不做——Thranduil是不是也像他一样感到不自在?他们承受的忍耐之苦远甚于银幕上的那对眉目传情的秘密情人,他们的感情和渴望也远甚于电影里的那对情人,Legolas想起他们曾在酒店地板上失败的尝试:Thranduil终于除了拥吻外对他做了其他更进一步的亲密举动,但当他的继父为他脱掉衣服后他却停下了......

 

“你太小了,”Thranduil微笑着摇头,“我们不应该这么做。”

 

他仿佛嗅到小小的车厢里逐渐充满像汽油般暴烈的荷尔蒙,Legolas攥紧汗津津的衣角,他的心跳如体温般炽烈,他屏息等待着,激烈的吻戏或者床戏,当银幕里的情欲溢进车内,引燃饥渴的肉体。

 

他居然在期待,害怕却又期待着。

 

【男人面带微妙的笑容走进厨房,“他进城买零部件了。”妻子抬头望见离开的客人,“你把门锁了?”她质问他,男人看着女人喃喃道:“我想是的......”】

 

Thranduil暗暗看了一眼手表,电影已经进行了大概一刻钟。

 

【妻子走到门前望着客人离去的身影,她两手插着腰:“到手的钱就这么没了!对啊,反正不是你的钱。”窗口的自然光照在女人美丽的胸部。妻子命令男人打开门,男人突然扑过去抱住她。】

 

女人拼命反抗着,男人尝试亲吻她,她用双手推开他的脸.....

 

Legolas感觉到口舌发干,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女人的反抗变弱了,男人趁势抱紧她,女人半闭着眼睛与男人相吻,但接着她推开男人。当男人再次抱住她时她再次挣扎,男人滑到她身下活动着,女人仰起头闭上眼睛,她停下反抗,表情变得享受......

 

少年的呼吸变得沉重,Legolas感觉到下身的衣料变紧。影片里女人惬意的呻吟在车厢里晕开,他不自觉的加紧双腿,一只手滑到两腿间的夹缝里,握紧大腿内侧裤子的面料,手心的汗水把面料濡湿。

 

Thranduil察觉到少年反常的反应,“Legolas?”

 

少年惊慌的转过头来,男人在夜光里如墨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双眼,Legolas微启的双唇轻轻喘息着,那像是诱惑,或者邀请。总之,Thranduil凑过去吻住Legolas的嘴唇,他的一只手握住少年那只放在两腿之间的小手。

 

【情人将妻子裙摆撩起,他把她抱到面板上,当他想爬到女人身上时女人突然用力把他推开:“等一会儿,”她将面板上的面团和面包扔到地上。“come on,”妻子仰面半躺,邀请着情人。】

 

他嗅到Thranduil身上清清淡淡的香水味,他品尝着Thranduil唇舌间残存的回味甘甜的酒精。Thranduil的金发遮住了他的视线,Legolas索性闭上双眼。男人的吻很温柔,Thranduil保持着亲吻的轻柔,并不急于加深它的热烈程度。Legolas抬起另一只手捧住Thranduil的脸,有些不满的想加深那个吻,Thranduil反而放开Legolas的双唇,只在那对水润的唇瓣上蜻蜓点水般的轻触,发出一点甜腻的唇瓣交触的声响。

 

这个吻好似一小口泉水,只能润喉,却不能解渴。

 

与上半身吻的轻柔不同,Thranduil在他身下的动作焦躁而冒进,他的大手用力揉捏着少年大腿内侧柔软的皮肉,手指顺着牛仔裤的内裤缝向上滑,他解开牛仔裤上缘的扣子,拉开拉链。他将手伸进少年的内裤里,握住Legolas青稚的茎身。少年的身体突然战栗,Legolas发出一声隐忍的低吟,他下意识的勾起腿蹭着他的腰,Legolas的小手隔着裤子的面料握住了他的大手。

 

【情人挑开妻子的吊袜带,抚摸女人的大腿,女人握住男人的手,将男人的手引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男人的手揉着女人的私处......情人向前爬了一点,妻子于是低头解开男人的腰带。】

 

一吻完毕后Thranduil从Legolas身上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的手指依然停留在Legolas双腿间的敏感地带揉弄,少年那里初显现的绒毛蹭着他手心的肌肤,他感觉到对方柔嫩的阴茎在他的指间挺立起来,他的食指尖绕着那个小巧的龟头打转,少年分泌出的清液濡湿了他的指尖。

 

“痒......”Legolas曲起的双腿绞紧,他美丽的头颅无力的垂下,可惜黑暗里他无法看到Legolas潮红的脸颊。

 

他被少年打湿的指尖继续向下探索,少年的身体内侧高温又湿软,他的指尖沿着会阴线向下......Legolas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女人翻身坐到男人的身上,疯狂的骑,她解开衣服,男人的双手握住她的双乳。】

 

Legolas猝不及防的高声尖叫,少年的身体软了下来。

 

他听到电影混着女人呻吟的像是交响乐的背景音乐,当它走向高潮时戛然而止,就像烟花绽放后空中黑烟消散。当他再次睁开双眼,银幕上已经换了个场景。结束了吧,他想......

 

——但是Thranduil用行动告诉他,他们才刚开始。

 

Thranduil很突然的扳起他的脸再次吻他,男人接下来的动作狂乱而急躁,他给予了Legolas刚才渴求的热吻,Thranduil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跨坐到Legolas的副驾驶上,他的双手迅速又利落的脱掉Legolas的裤子,少年惊慌的意识到自己的下半身在一瞬间裸露在空气中。男人的指尖是湿漉漉的,滑过赤裸的身体时在肌肤上留下亮晶晶的水痕。还没等Legolas反应过来,他的继父已经撩开了他的上衣,他的手指摸到了他的乳尖。Thranduil宽大的身形伏在少年上方,他就是Legolas的整个世界,Legolas看到的只有他。

 

顷刻间Legolas的身体几乎完整的展露在Thranduil眼前,在此期间,处于震惊和恐慌之中的Legolas并没有反抗,Thranduil的做法吓到他了。直到他意识到他身下的座椅靠背急速下放,他平躺在他的继父身下,而Thranduil挺直了身子,抬起他光裸的双腿,分开它们......Legolas几乎是本能的立刻从椅背上坐起来,推开Thranduil。

 

男人十分暴躁的又把他压回椅子上,“不......等一下Thran......”不是这样的,这样太快了,他想让他慢一点,等他跟上他,然后他会给他想要的。

 

然而接着Legolas感觉到头皮揪心的剧痛,“哈,”他急促的抽气,一点眼泪盈上眼眶。Thranduil薅住他的一把头发,逼着他仰头看着他。

 

Thranduil手上的动作很粗暴,他薅他头发的力气很大,就像男人对待那些欠债不还的老赖,Thranduil抓住他们的头发,把来福枪抵在他们嘴里。

 

“告诉我,你要我。”男人的气息吐在他唇间,Thranduil的眼睛盯着他,男人的身体遮住银幕的光线,居高临下的将他笼罩在黑暗下。

 

他听到他尖细的声音在颤抖:“是......我要你Thranduil.”

 

【......女人弯腰给猫倒牛奶,她的臀部撅起来,情人从女人身后抱住她,他亲吻她:“我知道你在想念我。”】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停下来了,Legolas抬手抚摸Thranduil的脸侧。“我想触摸到你。”他喃喃道,他的继父笑了,男人于是动手解开自己衬衣的扣子。男人精壮的带着疤痕的胸膛展现在他面前,Thranduil握住脸侧的那只小手,牵着Legolas向下,引导少年触摸自己的欲望。Legolas大胆的握住他烧的火热的茎身,他大大的敞开双腿,将继父粗大的龟头对准自己的穴口,浅浅的插进去一点。

 

小穴立即条件反射似得向外推挤着异物,Thranduil握着Legolas的手,将那只小手安放在少年自己的入口处,而他的武器就抵在黑暗里Legolas食指和中指间的穴口,“感受我,”他说,Thranduil架起Legolas修长的双腿,就着已经进去的一点,顺势一鼓作气完全插进去。

 

在黑暗里Legolas苍白而纤细的手指很显眼,他的茎身蹭过少年温凉的手指,进入高热的肉体中——他只要看到Legolas下身这副冲击感十足的画面,下体便更加涨的发痛。

 

Legolas咬着唇,发出类似垂死小动物那样痛苦的闷哼,他纤细的双臂紧紧的箍住Thranduil的腰,少年流着泪,睁着大眼睛深情的凝视身上的男人。

 

“你动啊Thran,你可以动了。”他刚进去Legolas便轻轻的催促道。

 

他才十四岁,他才是第一次。Thranduil只知道Legolas现在应该很疼,不过他并不了解那种疼,他猜想那也许会是女孩破处时那种疼法。但他作为施加给Legolas痛苦的一方,他只能感受到身下人身体的颤抖和凌乱局促的呼吸。阴影下Legolas的长睫毛不停抖动着,沾着银色的泪珠,Thranduil没有立刻动作,他亲吻少年的耳尖,咬着他耳骨上的金属耳钉:“再等一会儿,你需要适应我,亲爱的。”

 

【“克拉……”丈夫的呼喊从楼上传来,妻子推开情人,后退几步,脸上带着微笑。】

 

黑暗里他低头亲吻少年的额头,Legolas的金发在电影银幕发出的暗光下显现着类似银线的光泽,他的脸部轮廓很柔美,眼睛是亮晶晶的,小巧的嘴巴处在暗影之中。少年滚烫柔软的娇小身躯贴着他的胸膛,他温热湿软的内里紧紧的包裹着他。

 

他好美,好年轻——Thranduil暗自感叹,Legolas的皮肤像乳皮般柔嫩细滑,他好怕自己弄破了这个娇嫩的洋娃娃。

 

Legolas的额头抵住Thranduil的肩膀,他的双腿微微夹紧了一点,他敏感的阴茎感受到甬道的缩紧,他在催促他。

 

【喝过酒的丈夫眯着眼躺在床上,用胖乎乎的脚揉着妻子的胸。“脚……美丽的脚,”他用希腊语教着妻子,“你说‘脚’,克拉。”】

 

他感受到男人忍受,积蓄已久的热情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Thranduil的动作拉扯着过度撕开的穴口,那很疼,他下意识的要抓紧什么东西转嫁他的痛楚,黑暗里他摸到了Thranduil的金发,他将那缕凉凉的发丝攥在手心里。

 

他不知道Thranduil现在的与他交合的动作算不算是激烈,会有比他们现在的频率更汹涌澎湃的性交吗?他像刚才电影里的女人一样手臂紧紧扣住男人的肩膀,在男人身上忘情的起伏,身体在男人的冲撞里一下一下的向前耸动——那种原始的,兽性的耸动。Thranduil像雄性猫科动物对待雌性一样,两手固定住他的腰,嘴巴咬着他的耳朵。

 

他们像发情的动物那样交媾,Thranduil在他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感觉很清晰,男人进去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一个硬硬的异物顶在他里面,当他抽出的时候,刚才被男人撑得满满的甬道无奈的收缩,他就觉得里面痒痒的。在男人有力的抽插里他确实体验到一种奇怪的快乐,这种感觉让他既羞耻又兴奋,原来性爱感受起来是这个样子——他明白过来为什么人们称它为“禁果”了,它像毒品一样让人沉沦其中不能自拔,在象牙塔里发散着灿烂的诱人的光芒。

 

【情人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他把纸牌一张张的向马桶扔,妻子走进来,她夹着香烟:“需要陪伴吗?”】

 

Legolas的意识开始淡薄,他躺着身可以看到全景天窗外被城市灯光映成暗红色的夜空,一只树枝在黑夜里摇晃,也可能是车在黑夜里摇晃。

 

他的大脑里充斥着Thranduil粗重的喘息,他们连接处肉体相互撞击的闷声,还有电影里人物散乱的只言片语。他的身体摇晃着承接男人的冲撞,好似在海浪里随波漂流,Thranduil就是席卷他的海,滚烫的海。

 

海……他想起他们方才在海边的吻,清凉的海风吹到车里来变得炽热。

 

【妻子在夜晚穿着睡衣敲响情人的屋门,她哭泣着,“他想要我生孩子,我该怎么办……”】

 

Thranduil把他的臀部抬起来,他突然间进得很深,Legolas忍不住叫出声来,他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嘴巴。

 

Thranduil强硬的掰开少年的手:“我想听你的声音,叫出来,宝贝。”Thranduil的声音很温柔,身下的动作却不温柔。

 

Legolas现在还不会,或者不习惯用声音来表达他的感受。他想到电影里妻子与情人偷情时的浪叫,他感到羞耻于发出那样的声音。但Thranduil却显然不允许Legolas有一点不尽他心意的地方,他的动作开始变得残暴,他掰开少年雪白的大腿,掐他,咬他的皮肉。男人不顾及少年的感受,肆意妄为的疯狂撞击怀里娇小少年稚嫩的穴道,他不管Legolas能不能受得了,一味地往最里面最深最脆弱的地方冲撞。他把Legolas弄得很痛,痛到他无法忍受,Legolas哭喊了出来。

 

“对,就是这样,你做的很好。”Thranduil喘着气微笑道,在Legolas汗湿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奖励性质的吻。少年呜咽着,“Thranduil……”他可怜兮兮的喊着他的名字。

 

Thranduil并没有因为Legolas的几声痛吟而放松攻势,他想听到Legolas的更多呻吟。当他再次毫不怜惜的侵入身下柔软的身体时,他如愿听到Legolas动人的,带着哭腔的呻吟。他努力用他身下的侵犯伤害怀里的少年,而少年却加倍柔情的抱紧他,心甘情愿的忍受痛楚。

 

“放心,不用收敛,没人会听见,”他安慰着Legolas,“我爱你的声音。”

 

【丈夫好无防备的走进浴室,走进情人设好的谋杀陷阱中……】

 

Legolas渐渐学会了在男人进入自己时发出能取悦男人的绵软的呻吟,Thranduil的动作随之变得柔和了许多,他们渐入佳境,忘我的沉浸于这原始的,快乐的,单纯为满足欲望的动物性的交配行为。

 

他们持续这样激烈的交合,忘掉时间的存在,银幕里的剧情在无声无息间走向高潮。

 

【……情人拿起榔头砸向昏在方向盘上的丈夫,女人毫发无损的从车里走下来,情人扔掉榔头,揪过女人对着她拳打脚踢,女人的脸上挂了彩。“这是你为车祸付出的代价。”情人说,然后妻子缓缓躺倒在地上,男人将手伸到女人风衣下摆,脱掉她小巧的三角内裤……】

 

月黑风高夜,情人和妻子在野外的公路边疯狂的做爱。

 

“射进来——”少年尖叫,他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他后背的皮肉 ,Thranduil一直伏在Legolas身上,车里空间狭小,他直不起身来。

 

不过在车里做爱的感觉的确美妙,男人想。

 

Legolas后背汗湿了的皮肤贴在真皮座椅上,车里很热,但Thranduil的皮肤比车内的空气更加灼热,男人的汗水滴到了他的锁骨上,Thranduil身上浓烈的雄性味道包围着他,Legolas迷醉的闭上眼睛,他感觉自己要昏过去了。

 

“我爱你,”当Thranduil释放在他身体里时Legolas听到自己对Thranduil说,他的声音仿佛飘在灵魂之外,模模糊糊的,他自己也听不太清。

 

“闭上眼睛吧,”像是身处梦境,那个男声像是在他耳边,又像是飘在天上,催眠一般的。

 

“你可以睡一会儿,我带你回家,”Thranduil在少年耳畔轻轻的说,他的声音低沉,温和,像父亲对孩子的语气那样。男人从少年湿滑的下身退出来,他看见少年乖巧的闭上了双眼,车内昏暗的人造灯光照着少年美丽的裸体。

 

他感觉到一个柔软的温热的唇落在他的嘴唇上,那时Legolas对着迷幻一夜的最后的清楚的记忆。

 

————————

【Thranduil】

他把Legolas带回他妻子的公寓,公寓楼的楼道昏暗老旧,没有电梯,楼道里散发着一股霉味。他极少到妻子的地方来,那个女人除了与他有婚姻关系外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他还是留着妻子公寓的钥匙。

他敲门,但是没有人应。妻子很有可能不在家,但是他抱着Legolas,没办法找钥匙开门。

然而门并没有锁,他打开门,房间里一片漆黑,弥漫着一股酒精,女人香水和一般旅馆房间特有的令人恶心的味道。他听见妻子房间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床板的吱呀声,这一切在他开门进屋的时候并没有停下来,他听见妻子气息不稳的声音:“没事,那是我儿子……”

他希望Legolas是睡着的。

Thranduil皱了皱眉头,这正是为什么他不常来Kate家的原因。房间照旧很乱,女人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他踢开挡在他脚下的香槟瓶,摸着黑抱着Legolas回他的房间。

男孩的房间同外面不同,简单又整洁。他把Legolas放到他自己的床上,给他脱掉衣服和鞋袜,盖上被子。Thranduil做完这些后起身准备离开,他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但是Legolas突然睁开了眼睛,他一直在装睡。少年拉住了Thranduil的衣袖,“别走……今晚留下来。”Legolas的声音有点哑。

隔壁妻子的房间发出的呻吟声清晰可闻,Legolas往下拽着他,Thranduil不得不弯下腰来,Legolas的手臂和吻缠了上去。

“不行,亲爱的。”他温柔的挣脱开少年缠绵不已的吻,他知道Legolas为什么会这么做。“乖,你不能太任性……你母亲会发现我的。”

少年听话的放开了他,Legolas低着头沉默不语,他看起来有些失落。Thranduil跪在床边,捧起Legolas的小脸,Legolas漂亮的蓝色眼睛里好像带着泪,“我明天早上来送你上学好吗?”他安慰男孩。

Legolas乖巧的点了点头,“那你再亲我一下好不好,就是一个晚安吻而已。”

Legolas那种楚楚可怜像小孩子一样的声音很软很可爱,他冲他微笑,在少年的额头轻轻的亲吻:

“晚安,我爱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