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未完舞曲【宰夏 X英佑 】«METHOD»

Chapter Text

一出成功的话剧,不在于提高演员的知名度,而是在于如何让演员在剧内成长。——李宰夏

 

到底,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李宰夏呢?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也许是李宰夏展示他演技瞬间。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已经深深被你迷住了!」

也许是被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瞳孔吸引。

「你怎能怀疑我不爱你!」

无论多少遍听到这句台词,英佑的心不由得一阵悸动。

最初自己就是被宰夏的演技所慑服,一头札进话剧的世界。研究剧本、阅读有关演技的书籍、甚至一字一句的背诵名言,全都是为了得到宰夏的认同而已。

「对不起,像小孩一样乱来。」

第一次落泪,是因为宰夏的演技。

「没办法,我们都迫不得已。」

第二次落泪,是因为英佑的执着。

 

第二场公演

「哥,吻我吧。」

望着眼眶发红的英佑,宰夏的心抽痛起来,一手将他拽进怀里。

「Singer......」宰夏贪恋着英佑的气息,像是要把他揉碎似的,拥入自己的怀中。

此刻,他是爱着Singer的Walter。

「不!」宰夏用尽全身力气推开英佑。

下一秒,他顿时变成那个假装爱Singer的Mark。

「哥,为什么?」

宰夏哥,真的那么讨厌我,即使在话剧中也不愿意吻我.....

「不,Singer。」宰夏抓着英佑的双手,抚摸自己那张带岁月痕迹的脸庞。

「你忘了吗?这双眼是怎样凝视你,这张嘴是怎样深情的吻着你,怎样说着爱你的语言。」宰夏轻吻英佑的指尖,把脸埋进英佑的掌心,湿润的呼吸拂上他的指腹。

此时,英佑的脑海浮现的是宰夏在画室吻他时,最初带点迟疑,然后沉溺在其中的疯狂模样。

「我怎可能不爱你呢.....」

宰夏在英佑耳畔低喃,沿着他漂亮的颈项轻吮,略带恶意地在锁骨留下齿印。宰夏挡在英佑的前面,这些细微的动作观众都看不到。

「哥⋯⋯」英佑颤抖,没想到宰夏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出这样大胆的举动。

话剧里应该是Mark推开Singer,用尽全身气力拒绝Singer的亲近,而不是这样渴求着Singer。

宰夏哥,又把现实和话剧混淆了吗?

是宰夏哥在渴求我吗?

「哥,你爱我便吻我吧。」英佑攀附宰夏的颈项,灼热的呼吸拂拭他的脸颊。

「Singer,只有吻不足以表示我对你的爱。」宰夏粗糙的指头拭擦英佑的唇线。

「我的全部都是属于你的。」宰夏凝视英佑,在他的手背烙下一吻。

「Walter……」

「可是,为什么你会忘记了你最爱的人呢?」宰夏伏在英佑的肩上,他的泪水濡湿了他。

英佑不禁感叹宰夏的演技,每一场的细节都有不同的变化。上一场他被诱导去吻他,而这次他郄抱着他哭了。

果然,话剧比想象中有趣。

「哥,我没忘记。」英佑轻搂宰夏的背脊。

「但是你却忘记了......你最爱人是我。所以我把Clare杀了, 将你困在这里,让你重新记起你最爱是我。」英佑捧起宰夏的脸庞,脸上浮现扭曲的笑容。

「不……Clare!」宰夏猛力推开英佑嘶叫。

灯光一暗,这出剧落幕了。

 

「熙媛,我回来了。」宰夏的声音在偌大的客厅回响。

「对了,熙媛这两天参加画展都不回来了。」盯着茶几上的宣传单张,蓦然想起今天早上熙媛跟他提过出门的事情。

「英佑……」宰夏抓抓头发,陷进沙发里,英佑秀丽的脸在脑海浮现。

今天演出过后,当门外的帷幕一落下,英佑随即搂着宰夏的颈项深吻。

「!」

宰夏被英佑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凝,只能任由他吻着自己。

待他回过神来,英佑已经不在化妆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