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另一种结局(十二年番外)

Chapter Text

“幸运儿。”
当卡尔抱着昏迷不醒的“布鲁斯”走进布鲁斯的房间时,男人的目光马上转到他怀中那个同位体身上。
“不知道该感谢谁,这家伙既没有落在南极,也没有落在北极,更没落在犯罪巷……最近的平行宇宙都不安宁哈?”
看着表情凝重的布鲁斯,卡尔开始有些不由自主地紧张,他马上把怀中的男人放在那张床上,看着布鲁斯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自己的同位体。
“如果他真是幸运儿就好了。”
布鲁斯轻轻把那只手抓在手里,把那衣袖向上叠起,便看见那同位体消瘦的手臂和伤痕累累的手腕——那些伤痕是永久性的。
“是的……我觉得他几乎比你轻一倍……”
卡尔的手指绞在一起,表情看起来似乎十分抱歉。
“他在来我们的世界之前受到过追击,还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他脖子上的新伤还在流血……他现在需要救治,”布鲁斯冷静地说着,从床边站起,“你要给他做一个检查,确定他的情况。”

检查的结果让卡尔和布鲁斯都沉默不语——情况糟糕极了,布鲁斯这位可怜的同位体不知道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他身上有超过一百处永久性的伤,包括十几处骨伤,消化系统很糟糕,免疫能力也很差,并且还患有轻微的贫血,然而已经给这么糟糕的身体雪上加霜了。
更糟糕的是,布鲁斯发现他有很多器官都是移植的。
昏迷的人醒来时,看见他们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准确地说是看到卡尔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目光躲闪着,直到布鲁斯轻轻用酒精棉给他擦了一下。
“布……韦恩……我可以叫你韦恩吗?”
卡尔试探地问着,看见布鲁斯把针剂推进同位体的血管——那皮肤上到处都是针孔,甚至连血管都被扎得更突出了。
床上的男人点点头,卡尔猜想他一定已经大概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一个不属于他们世界的布鲁斯来到了他们的世界。
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健康,疲惫而且虚弱,甚至不反对布鲁斯为他注射一些镇静剂类的东西——老实说那一点也不像布鲁斯。
“你经历过一场战斗。”
“……”
“关于你的伤……我们最好谈论一下?方便治疗。”
“……”
“只是说话应该不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
布鲁斯回过头,和卡尔对视。
显然,站在一旁的男人也同样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躺在床上的同位体一言不发,甚至拒绝和他们有目光接触,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奇怪。
“那好吧,你的情况不太好,可能需要一点小手术,在那之前你要睡一会儿,不会令你觉得很疼的。”
出乎意料,韦恩躺在床上艰难地点点头——似乎更抗拒此时此刻正折磨他的伤痛而不是被注射麻醉剂。
他没有花多久就又在药力作用下沉沉睡去,睡颜却出乎意料地还是有些痛苦
“他经历了什么?”
布鲁斯盯着那张苍白的脸,皱起了眉头。
“我去准备一些吃的。”
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响起,布鲁斯也没有阻拦。
想必这些情景引起了卡尔的不适吧。

布鲁斯尽力了,他从未这么认真地处理打斗造成的伤口,结束他的小手术时,他摇了铃铛,告诉卡尔准备属于这个可怜的病人的营养餐。
韦恩在醒来时有点惊讶,也许是因为他没有看见他的同位体,也或许是因为他看见卡尔正坐在他面前,身旁的架子上放了餐盘,食物的香气飘进他的鼻孔。
他看着卡尔,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卡尔能看出那目光中有或多或少的恐惧。
“布鲁斯在——蝙蝠洞里,如果你需要他过来的话……”
卡尔局促不安地看着床上的男人,心想也许自己并不该贸然地坐在他面前,即使那是布鲁斯要他做的。
韦恩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食物的香味多少唤醒了他的一点点食欲,让他暂时忘记了刚刚的担忧。
长期以来一直拖着糟糕的身体,只是因为家人和孩子们不得不坚持下去,尽管健康总是看起来遥不可及,终究情况还是有所改观。
在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正在应付一场席卷哥谭的骚乱,那时他的卡尔尊重了他的意愿,没有插手,但他却在恍惚之间来到了这个世界。
在看到卡尔的那一刻,他是本能地紧张的。
那即使换做是他的卡尔,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就像是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尽管他的卡尔曾经因此安慰过他很多次。
在做过那么多过分的事之后。
对于卡尔送到面前的一勺麦片粥,韦恩没有很抗拒,他把嘴唇轻轻贴在勺子上,然后以极慢的速度吃了一小口——甚至没能吃光一勺的分量。
卡尔能看得出他有吞咽困难,只是那么一点,却忍不住连眉毛都皱起来——看起来韦恩也不是很喜欢那味道。
“有点苦。”
他看见卡尔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甚至自己亲自尝了一点,然后表情更加疑惑。
“我放了糖的……我知道不管是哪个你都喜欢吃甜食。”
“不……不是因为那些。”
韦恩吃力地从咽喉挤出一丝声音来。
“是因为我的味觉……”男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看起来十分无奈,“我在一个月前彻底失去了对甜味的感觉,但对于苦味……”
“我很抱歉,里面的确有你需要服用的药物,我觉得这样会比较……容易一些。”
“不必抱歉。”
韦恩又艰难地说了一句,他看上去状态似乎好了一点点,甚至又从容吃进了卡尔喂给他的食物。
卡尔有几次欲言又止一般,但仍然没能开口问他。
他很想知道韦恩到底经历了什么,更重要的是——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他造成的吗?那实在也太过分,也太糟糕了。
韦恩尽量吃掉了卡尔准备的一小份食物,考虑到他的消化能力已经很弱了,食物的分量本身没有很多。
“你完全吃不出它的味道吗?”
卡尔有些遗憾地用叉子喂给他最后一点奶油点心,看见韦恩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我仍然喜欢它的口感。”
“布鲁斯也许会有办法的。”
男人没再搭腔,只是有些疲惫似的微微闭上眼睛,在那时卡尔体贴地为他拉上被子,虚掩上房间的窗户。
“谢谢。”
韦恩露出一个有点勉强的笑容,却很快就沉沉睡去了,没能看见卡尔突然有些发红的面颊。
他悄悄离开了医疗间,轻轻关好门。
“不客气。”
他轻声低语着,往从前韦恩庄园通往蝙蝠洞的机关走廊去了。
布鲁斯们都多少有些相似之处呢。

韦恩觉得这个世界的故事一定和自己的世界截然不同,但又有些说不出的古怪,那古怪之处让他有些不太敢仔细追究。
这个卡尔某些方面很像是克拉克肯特,但是他确定卡尔绝不是克拉克,并且,这个卡尔和布鲁斯之间似乎维持着一种不太舒服的关系。
他有些太拘谨了,那可不像是克拉克肯特,那人的性格和一条雪橇犬一样活泼。
他对布鲁斯韦恩几乎言听计从,或者……布鲁斯似乎一直在下命令一般,这让韦恩有些紧张,但幸好的是他能够从新闻中了解到世界并未由什么人统治,反派也一如从前一样肆虐。
不过,布鲁斯和自己一样,对于家务一窍不通,所以这些日子都是卡尔在照顾他。
对于卡尔的本能恐惧在减少。
有时,卡尔会安静地坐在他旁边,然后他们两三个钟头都不会说什么话,只是安静地坐着,也许各自在想什么,也许只是在看着窗外庄园的园艺发呆。
卡尔很享受这段时间,他的布鲁斯至今仍然有着做不完的工作,能够和韦恩相安无事地独处是很不错的事。
今天卡尔喂他吃了早饭,也仍然像往常一样坐在他旁边,把他昨天要求的书带给他看。
“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早餐有点甜?”
卡尔突然打断了他的阅读,看起来似乎有些高兴的样子。
他看见韦恩似乎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从书页间抬起头来,露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好像是有点。”
“那就是了,我和布鲁斯搞清楚了怎么恢复你的味觉——它果然有用。”
卡尔的脸颊上泛起兴奋的红光,他拘谨地笑着,轻轻向韦恩点头,似乎是想要表示他可以继续做他想做的事了。
韦恩有些迷惑地看着他,却让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眨着眼睛,目光闪烁着躲开韦恩的视线。
“在我的记忆里,卡尔只有在突然犯了一个很尴尬的错误时才会这样。”
“也许不是卡尔,克拉克……才会这样。”
男人小声地说着,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偷看韦恩的表情——苍白的脸上疑惑的神情却是越来越凝重了。
“你让我……想起他。”
韦恩说着,却又突然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卡尔便立刻把床头的呼吸管拿来,小心安放在韦恩的鼻子里,在几声咳嗽之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你呢?是卡尔做了这些吗?”
苍白的男人把目光转到他脸上,他们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这像是一场沉默的博弈,看上去谁也不打算先认输,然后松口。
“太难了……我不想说那些事。”
卡尔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笑着看向韦恩。
“我也……不想。”
韦恩也放松下来,他们对视了一会儿。
“该水疗了,韦恩。”
卡尔转移了视线,他有点不忍心看到韦恩突然变得有些恐惧的目光。

韦恩停止呻吟的时候,有些不安心地回头看了卡尔一眼。
男人报以询问的目光,他就马上慌乱地移开视线,心里却又放心下来,甚至连水流流过私密部位的感觉都不能改变那种放心的感觉。
他总是无法抑制住因为适当的快感呻吟的行为,卡尔会用合适的水流清洗他的私处,辅佐以某种很柔软的东西,慢慢按摩他的后穴和里面的一段肠道——那算是一种安慰他的方式,布鲁斯本人也并不介意。
在那之后,卡尔把一些包好的药物塞进他的后穴——那才是整个水疗的目的,韦恩会度过一段有点煎熬的时间,直到那些药物彻底融化,被身体吸收。
和之前一样,在卡尔抱他出来的时候,有些失禁,幸好的是卡尔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尴尬不已,倒是很轻车熟路地拿起水管给他冲洗干净。
韦恩用胳膊挡住了自己的脸,听到卡尔的脚步声——他们离开浴室了。

“他睡了。”
卡尔看着布鲁斯,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告诉他,直到看见布鲁斯点点头,才放心地轻轻开门,让布鲁斯进门观察韦恩的情况。
韦恩的头歪向一边,平缓地呼吸着,他的眉毛仍然有些皱起,但看上去比他还清醒时的神色安稳了很多。
布鲁斯似乎放下心来,没有再靠近安睡的韦恩,只是让卡尔把室温略微调高,就安静地离开了房间。
卡尔却受到了一点点启示。

“是的……我可不可以,和你交换记忆?”
韦恩呆呆地看着卡尔又习惯性地把两只手绞在一起,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卡尔会突然向他提出这个要求……这听起来很大胆,甚至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恐惧感。
“我没有别的意思……”卡尔的神色似乎比韦恩更加慌张,他不由自主地环顾四周,声音也有些发颤,“只是……你也问过我的,只是我们都觉得那太难以启齿了。”
“你看起来很紧张。”
“是……是的……”卡尔似乎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不管答不答应,能不能……别告诉布鲁斯这件事?”
“你害怕他。”
“就……就像你害怕卡尔……一样。”
卡尔的回答让韦恩有些意外,他诧异地看着已经垂下头的男人,一直到那人又重新整顿了心情,抬起头来直视他。
“我答应你。”
韦恩看见卡尔有些感激地看着他,突然心中有些想了解事实的欲望,似乎好奇心和自己的身体一样复苏了。
“也许这会解决我们俩的问题。”
韦恩说着,看着卡尔略有些惊喜地把一个圆形的机器递给他。
“布鲁斯昨晚没睡好,今天他会赖床到下午的,我们趁现在吧。”

刚摘下机器时,卡尔慌张地环顾四周,最后的目光落在同样也已经摘下机器的韦恩脸上——男人看上去又苍白了一点点。
“你还好吗?”
他率先开口,眼泪已经溢出眼眶。
“我……现在很好……我知道我可以……活下来。”
韦恩抿着嘴唇,笑容却完全没有红色的润泽,脸颊看起来死气沉沉的。
“他们让你太累了。”
“可是我不能……”韦恩的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但他看上去并无如同卡尔一般的悲伤感,“莱拉……达米安……他们都不希望我死,我最怕看见她哭了……”
“所以我说你太辛苦了。”
“布鲁斯韦恩的字典里没有简单……”韦恩艰难地喘息了两下,直到卡尔把呼吸管插回他的鼻孔,“你不也是……在把他的生活料理好之前,你不会离开的。”
“我永远也料理不好他的生活,”卡尔突然笑了一下,为韦恩拉好被子,“就像我永远也不可能离开他一样。”
“你说到关键处了……即使是我也……”
“但你现在更需要休息。”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