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李毅的五感失了四感。这对一个仇家到处都是的人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一个时辰以前,李毅刚躲过一波追杀,正要逃脱之际,被人撒了一脸药粉。虽说李毅江湖经验丰富躲了过去,但免不了吸入一些粉尘。他心知此物必定是毒药,此刻恋战必会丧命,不如趁对方不备,赶快逃出去。
很快药粉的威力就显现了出来。
先是失去了嗅觉,再是听不见声音,再然后李毅发现自己发不出声来。万幸,在他躲入一间民宅的那刻,他的眼睛才彻底失明。
李毅站起来慢慢摸索前进,一路跌跌撞撞,还好触感仍在,不至于太惨。
他先是摸到了一个坛子,里面装的液体微凉。李毅一路奔跑,早就万分口渴,心中向屋子主人道歉后就喝了起来。
没了味觉,李毅自然只当坛子里的是水,一口气喝了小半坛。喝完后他才发现不对劲,肚子如同被火烧一般,整个人都热了起来,额头上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他甚少喝酒,过去锦衣卫的兄弟们喝酒的时候,只有他一人默默饮茶,还被笑话像个读书人。如今一喝酒,方知此物威力惊人。李毅不懂,为了解热摸索着去冲了个澡,一冷一热,便发了烧。
也是李毅今日运气不好,先是被人追杀,再是躲进了这间屋子。他要是进了寻常人家的家中,坛里装的必然是水,可偏偏他进的这间屋子,是四大名捕中追命崔略商新买的私宅。此人生性最好喝酒,李毅与他是熟识,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他疲累不堪,一头栽倒在主人的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衣衫不整,头发还湿淋淋地滴着水。
追命回家后便是看到这样一幅景象。他不可置信着朝思暮想的人侧躺在自己的床上,有些怀疑的摇了摇手中的酒壶。
这是刚才在路上,一位姓端的道长给他的,说是能让人美梦成真。追命对这怪力乱神之事一向不喜,只是看在道士可怜的份上才收了这就。这下,他不信也得信了。
对着熟睡的李毅,追命满心以为这是醉酒后的一个梦,手上开始胡来了起来。
赤裸的他把人抱在怀中,十指紧扣,如同面对最稀世的宝物一般,轻啄他的脸颊,吻住他的双唇感受那份柔软。
李毅悠悠转醒,四感全无让他本能地对外界警惕起来,感觉到有人在对他行非礼之事,反手就是一掌,却又在触到对方肩头的时候生生地收回了掌力。
是他!李毅心中百感交集,由他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追命与李毅幼年同为孤儿,那年小追命头一回见小李毅,追着他喊了一天的毅姐姐,被生气的小李毅推倒在了地上,树枝划破薄薄的衣物,在肩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小李毅吓得直哭,小追命拍拍身上的土爬起来,露出一排白牙齿,笑得像个傻瓜说:“姐姐别哭,我没事。”
后来青梅竹马长大了一些,一个被锦衣卫挑去培养,一个被神侯府收去当徒弟,就这么生生地分离了。
分开那天,少年追命当着少年李毅的面,在当年的伤口上又划了几刀,写成一个李字。李毅被他近乎自残的行为吓到,双眼含泪去替他包扎。
追命却趁李毅靠近的时候,飞快地亲了他一口:“毅姐姐,你等我,好不好。”
李毅低着头,闷声说到:“我不是姐姐。”
追命抱住李毅:“你就是我的毅姐姐。”
再然后,神侯府和六扇门再无了往来,两人渐渐断了联系。
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追命还是对自己念念不忘。这份情,就在今天还了吧。
思及此,李毅也就不再挣扎。
追命感受到李毅的顺从,对这是一个梦的感觉更是深信不疑。如果这不是梦,毅姐姐怎么会如此乖顺听话,如果不是梦,毅姐姐怎么会这么长时间不发一声。追命愈发小心翼翼起来,生怕惊醒这个梦。
李毅常年习武,身形纤长,更是一丝赘肉都没有。追命从领口探进去,青年干净紧实的肌肤实在让人爱不释手,蜜一样的色泽更是引诱着他去尝一尝香甜滋味。
感觉到怀中的李毅越来越紧张,双眼写满迷茫,表情却又乖巧异常,追命忍不住更用力地抱住了他,紧紧拥在怀里。
“别醒来,不要戳破我的梦。”追命在李毅耳边呢喃,慢慢将他放倒在床上,唇齿啃咬着他胸前的红豆。在从未有过的刺激之下,李毅无法发出声音,全身颤栗了起来,像一只小猫儿被人挠了下巴似的轻轻扭动。
追命的手越来越往下探,摸到了李毅腿间垂软的小东西,撸动了几下便半硬了起来。李毅的要害被追命握住,无力地推了他几下想阻止追命继续。忽然李毅感觉到自己的性器被包裹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李毅露出了羞涩的表情,艳红飞了满脸。
追命在用嘴给他……
李毅更加不知所措了,性器被模拟交欢一样在追命的口中进进出出,腿间被不断吮吸,快感让他无法自持,在追命口中射了出来。
追命把李毅的精华抹在李毅的股缝间,手指缓缓地进出。等李毅能习惯三指的时候,腿间已是滑腻一片,任追命采摘。
追命的粗大早在亲吻的时候就开始忍耐了,时机一成熟就挺身而入,进入到最深处,发出了满足的闷哼。他在李毅的红豆上不断舔舐,直到它变得红肿敏感,身下的动作也不停,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想要把李毅彻彻底底地占有。
李毅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声音已经恢复了,口中发出的是甜腻的声音,和他平日的样子完全不同。追命感受到李毅的情动,奖赏似的吻上了他。两人唇齿相接,拉出一段淫靡的银丝。
李毅的手揽住追命的脖子,双腿环在他的腰际。这样四肢全缠在了追命身上的姿势让追命能更深入。这份迎合,显然是尝到了快乐的滋味。
一丝淡淡的石楠香味进入李毅的鼻子,他能闻到了。随着石楠的味道越来越浓烈,李毅才反应过来这哪是石楠,这是欢好的味道,是自己的味道。
追命无师自通,不自觉地用上了许多自己都没发现的技巧,一一用在了李毅身上。追命的粗长被李毅紧紧地吸着,而穴中的热流更是泡得追命舒服无比。追命忍不住在李毅体内射了。
李毅被微凉液体一激,也射了出来,“嗯啊”的呻吟无比清晰地传入李毅耳中。难以想象这是自己发出的声音,李毅鸵鸟一样得把头深深埋在追命胸膛里。五感只留视觉还未回复,李毅听着追命的心跳声,身体越来越酥……
不知高潮了几次,追命李毅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日李毅率先醒来,眼神已经回复情明。追命的床上狼藉一片,地上的衣服也散落一地。两人胡来了整整一晚,李毅又害羞了起来。趁追命醒来之前,李毅赶忙收拾了自己的衣服逃走,寻了个小河流清洗自己,怕追命醒来看见,自己就再走不了了。
当追命看见满床的米清液,只当自己的春梦太过真实。他认命得摇摇头,去收拾床铺。在床脚,他拾到一块刻着“毅“字的玉佩。追命如获至宝,小心地贴身收藏了起来。
春梦,并非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