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q
q
q
q
q
qq
q
q
q
q
刘沙往浴桶里倒完最后一桶热水,试了试水温,朝靠在躺椅上翘着二郎腿照镜子的人喊:“帮主,水行了。”
至尊宝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摸着脸上浓密的胡子,终于下定决心,既然晶晶姑娘不喜欢毛发茂盛的人,那他就把浑身上下多余的毛全都剃掉!
放下铜镜走到浴桶边,脱了外衫,刘沙立刻接过来挂在一旁的架子上。
接着将上衣扒下来,露出精瘦的胸膛。
“帮主您身材好好棒啊~”刘沙一如既往的露出痴迷仰慕的捧心表情。
“那用你说,”至尊宝轻笑一声,解腰带的手突然一顿,转头皱眉看着他,“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一会儿帮您搓澡按摩啊~”刘沙一双小眼睛不灵不灵的眨着,食指中指像两条腿一样攀上至尊宝裸露的肩。
至尊宝浑身鸡皮疙瘩紧急集合,甩开肩膀上的爪子,反手一巴掌将人扇得转了半圈,紧接着补了一脚把人踹到门上,“滚出去!”
刘沙跌跌撞撞的出去了,至尊宝嫌恶地抖抖肩,把裤子褪了,踢掉鞋袜跨进浴桶里。
“嗯啊~~~”身子浸入热水里,舒服得让人叹息出声。
刘沙这人恶心了点,动不动就对他又亲又搂的,但还算是忠心耿耿的。那个二当家朱八就不是了,阳奉阴违心口不一……算了算了,他心思简单直白,向来懒得计较盘算,还是想想怎么攻略晶晶姑娘吧~
……
朱八经过的时候,见刘沙坐在帮主卧房门前的台阶上拄着下巴满脸郁闷。
“你在这儿干嘛,帮主呢?”
“里边洗澡呢。”
“洗澡?这大白天的洗什么澡啊?”朱八眼珠子转了转,趴到窗边撩起帘子偷偷往里看。
“二当家你——”刘沙上来拦他。
“嘘……”朱八急忙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要乱喊。
“你干嘛偷看帮主洗澡!”刘沙小声斥责他。
“好好的突然洗什么澡啊,帮主肯定是有事!”看看这家伙有什么计划,好方便自己挖坑陷害他。
“可是……”刘沙还想辩驳,在朱八威胁的眼神下噤了声。
看了一会儿,发现至尊宝真的只是在单纯的洗澡。不,一边洗澡还在一边剃毛。把身上除了头发的地方全都刮得光溜溜的跟煮熟剥皮的鸡蛋似的。
朱八哼了一声,一个山贼头子又不是富家少爷,又是打扮又是洗澡,娘们叽叽的,这种人竟然一出现夺了他的帮主之位?
虽然心里鄙夷着,视线却没法从那人光溜溜的身上移开了。
他们山贼当久了满脑子都是酒肉财色,自打这家伙来五岳山当上大王之后,就明令禁止所有山贼不准强抢良家妇女,不准欺老劫贫。
春三十娘和白晶晶两个大美女整日在山寨乱晃,却是能看不能吃,他们早就憋的欲/火难耐了。
至尊宝身材高挑却瘦削,宽肩窄腰,水汽氤氲中模糊的轮廓比那些正值年华的女郎也不差。
至尊宝处理好上身,把腿抬起来搭在浴桶沿上准备刮毛。
朱八看见那条长腿,鼻子里突然一热,急忙拿手捂上。
“那个、帮主,身材还不错啊。”朱八假咳一声,语气轻松状似不经意道。
“嗯……不错……”刘沙已经看呆了,目不转睛盯着房间里的人,慢慢的说。
“诶,干不干?”朱八见他没有反应,一把将帘子放下,在刘沙气恼开口之前又问他一遍,“敢不敢干?”
“干什么?”刘沙皱眉看他。
朱八下巴指了指窗户里,“你装什么蒜,裤子都快顶破了。”
刘沙顺着他视线朝自己胯/下看去,两腿之间高高凸起着,急忙拿手挡住,慌张道:“你不想活了,那可是帮主!”
“帮主怎么了?他不让我们找女人,自己泡妞泡的倒是开心,我们的问题不该让他解决?”
“可是……”
“你他妈天天跟着他跟傻了吧!烧杀抢掠咱们什么没干过?现在叽叽歪歪的……”朱八不耐烦道,“干不干,错过这次就再没机会了。”
“怎么、怎么干?”刘沙声音有些颤抖。
“我这里有十香软骨散,现在吹进去,不用一盏茶的时间他就……”朱八邪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斗壶,这迷药本来是对付春三十娘的,他给私藏下来了。
香烟从窗口飘进来,和室内氤氲的水汽混合在一起。
……...
至尊宝洗着洗着身子越来越乏,靠在浴桶沿上昏昏欲睡,只当是泡水泡舒服了犯困。
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一道声音:“帮主,水都凉了,您是出来呢,还是我再帮您加点热水呢?”
至尊宝猛地睁开眼,见刘沙趴在浴桶边上目光痴迷的看着他,皱皱眉抬脚要踹,腿沉的抬不起来,只好开口骂他:“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我们这不是看看帮主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又有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至尊宝猛然回头,见朱八站在他身后笑得意味不明。
朱八近距离看着至尊宝的脸,原来那一脸浓密的毛发遮掩下的眉眼这么好看。
两道英挺剑眉下那黑白分明清澈的一双眼该是无辜的,可偏偏因为眼尾勾着的纹路显出几丝妖娆来。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轮廓,两瓣形状好看的薄唇。
比寨子里那两位蛇蝎美人一点不差啊。
“我洗澡用你们帮什么忙,赶紧滚!”至尊宝想从浴桶里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手脚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和刚来山寨被朱八下药时感觉十分相似。
“你、我……你给我下药?!”
“帮主刮毛干什么?”朱八不答,看见放在一旁的剃刀,又看见地上那一堆毛发,“这光溜溜的不是诱惑我们犯罪么……”
一边说手指还一边摸上至尊宝熟鸡蛋似的皮肤。
“你手拿开!干什么!”
“水这么冷了,还是把帮主弄出来吧。”刘沙咽了咽唾沫,他确实是关心至尊宝的身体。
“也好。”朱八双手从至尊宝腋下穿过,把他架起来和刘沙一起将至尊宝抬到床上。
至尊宝挣扎着:“你们、别碰我!放开...”
“诶帮主,你没有刮干净啊,这里。”
至尊宝被迫靠在朱八怀里,顺着他的手看去,见他指着自己胯下的毛发,立刻想曲起腿来,却被按住动弹不得。
“我来替帮主弄干净吧。”朱八拿来剃刀,在至尊宝胯/下比划着。
“滚开!”
“帮主别乱动,这刀这么锋利,小心伤到哪儿就不好了。”朱八意味深长的威胁着。
至尊宝感觉到冰凉的刀刃紧贴着自己命根子,不得不咬牙停止挣扎,恼怒的诅咒他们。
“刘沙,等什么呢。”
刘沙被朱八提醒,才回过神来,纠结万分的看着至尊宝,“帮主,我们会让你舒服的。”
“你要干什么?!喂……刘沙!你……”
五岳山来往的都是些商人旅客,粗糙汉子居多,女人稀罕,他们也劫过那些富商带的小倌来泄欲,知道该怎么弄。
刘沙跪坐在至尊宝两腿之间,抬起他一条腿,把手指含湿了往他/股//间探去。
“呃……你……变态、把你的手拿开!”至尊宝顾不上剃刀的威胁又开始挣扎。
“帮主,我好喜欢你……”刘沙一边给他扩**一边顺着他的腿从脚踝吻到大腿根部。
“我要杀了唔唔唔……”
朱八看着嘴被堵上的呜呜闷叫的人,面不改色地:“再喊,把弟兄们都招来看见帮主这副模样,怕是会生吃了你。”
“帮主别怕、我们不会弄疼你的。”刘沙像哄小孩似的哄他。
“唔唔唔唔唔——”
“这么磨叽,好了没有!”朱八推开刘沙,探手试了试刚显湿/软的入口,还是紧窄,但他等不及了。
“我先上了。”朱八见刘沙犹豫不决的样子,不耐烦的踹开他,掐住那细的过分的腰提起来往自己硬/~挺的物件上慢慢按下去。
“唔!!唔唔唔!”
巨/物挤开那圈/肌/肉一寸寸沉入//体内,至尊宝挣扎着,身体被撑开的痛楚传来。
“帮主真是、太棒了……”朱八喘着气夸赞一句,按着他的胯/挺/动起来。
“唔唔唔……”至尊宝被巨大的刺/激/逼/得眼眶通红,水汪汪的沾湿了睫毛,看着好不让人心疼。
“帮主,我来侍候你。”刘沙扶着他的大腿,面带虔诚,俯身含住被剃了毛光溜溜的可爱性/亓……
…………
晚饭时间,三个当家的都不见人影。
人们去请帮主,刚敲门就被里面二当家和三当家给轰走了。
“诶,三个当家的在里边做什么?饭也不吃。”
“这咱上哪儿知道去,赶紧回去吃饭了,对了,还得给那两位姑娘送饭。”
“你们说那两位姑娘是不是要当咱压寨夫人的?”
人们议论声远了,室内。
“帮主这么漂亮,我们山寨哪还用找什么压寨夫人。”
“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啊啊啊啊……”

=================

晚上,师徒四人找了片空地歇下。
猪八戒看着猴子靠在巨石上,身段轮廓养眼得很,忍不住凑过去。
“大师兄啊,你说你这一身毛多碍观瞻,不如把它们剃了?”
“你有病吧老子是猴子当然长一身毛啊!你这猪耳朵这么难看怎么不割了啊?”猴子扯着猪的耳朵冷笑。
“诶诶疼疼疼师父师父!!!”
“悟空啊你怎么又欺负师弟为师不是跟你讲过我们这一路上困难重重妖魔横行你们兄弟之间要相互扶持团结友爱不然是走不到西天的你身为大师兄更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啊俗话说这个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为师不是给你们讲过那个故事吗……”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孙悟空放开猪捂着耳朵跑开。
“悟空你不要每次为师跟你讲道理就这种态度啊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要静下心来听为师给你讲啊我们去西天呢不止是求取西经回来普度众生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这一路上修行的过程啊这个修行啊首先就是要……”唐僧絮絮叨叨的追着猴子远了。
“你现在还敢对他有心思。”沙僧平静的开口。
猪八戒放下揉耳朵的手,冷哼了一声,“你没有?”
“他对自己是至尊宝时候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了。”沙僧避开他的反问,看着远处纠缠的两人。
“也好啊,至少他忘了那个女人。至少他现在跟我们在一起。”猪八戒忽然笑笑,“幸亏他忘了,不然咱俩早没命了。”
“所以二师兄还是别动什么歪心思了,免得惹来灾祸。”
“呵,”猪八戒把目光从远处的人影移到沙僧脸上,笑得意味深长,“要是再有机会,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