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入魔

Work Text:

“孙悟空,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有机会逃出去?”那声音带着邪魅,带着得意。
“有本事放了我光明正大的打一架!”孙悟空挣扎着,朝虚空怒吼。
“能把你擒住也算是我的本事,”那声音嗤笑一声,“大圣爷,比起打架,你还是省着力气应付这个吧。”
“什么?”孙悟空看着场景变幻,自己身处一个芝兰暖室内,隔着一层帐子那边的人影有些眼熟。
“……师父?”孙悟空皱着眉,不确定的喊了一声。帐子被人掀开了,唐三藏看到斜躺在床上的人瞳孔骤缩。
见到确实是唐三藏,孙悟空松了一口气,但立刻又锁起眉来,他身体被限制住,动动手指都十分艰难,更别说救两人出去。
“师父你别担心,”孙悟空一边试图挣扎一边说,“我马上想办法……”
但他很快发现和尚不对劲。
唐三藏浑身散发着炽热的气息,似乎是听不见他说话,一双向来清明平静的眼眸中两团混沌,迷茫又隐隐不安。
“师父?师父你能听见我吗?”
唐三藏确实听不见,他身体里有股难耐的燥热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念着清心咒也没有用,这时他被引导着撩开帐子,看见歪在床上门户大开的孙悟空。
“他能让你解脱。”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呢喃。
“罪过,罪过!”唐三藏清醒了些,那可是他的徒弟。
……那是他的徒弟。
那是他……肖想已久的大徒弟。
“你想要他,他就在你面前…”那声音持续蛊惑着。
“师父!”孙悟空大声喊他。
“脱下他的虎皮裙,下面藏着宝贝呢……”
唐三藏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向孙悟空腰间,猴子急了,“唐三藏!”
虎皮群带着裤子一起被拽了下来,唐三藏看着孙悟空胯下眼睛睁大了些。
“把上衣也脱了……好好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布料敞开,胸腹处毛发稀疏,皮肤是粉白的,胸膛缀着两颗朱果,在冷空气的刺激下凸起。
“喜欢吗,摸一摸。”
孙悟空看着僧人的手往自己胸前探来,“唐三藏,你干什么!嗯……放手!”拨惯佛珠的手指该死的灵活,虽然未做过此事,也无师自通。让那两枚小巧可爱的果实在他揉捏提拉间胀大变红。
“你都把他摸硬了,真是个淫/荡的小猴子。”那声音调笑着,一个混沌的人形出现在唐三藏背后,手伸到前面抓住他的手臂,往下带到孙悟空小腹上,“摸一摸这里,看他多兴奋,他想要你。”
“死秃驴你快清醒过来……呜……放手!别碰那里!”
微凉的手指圈住性/丌套弄着,真是要了命了。
“用力些,再快点。”
唐三藏依言加快了速度,孙悟空的呻/吟声也收不住了,“死秃驴、快、快住手啊……哈……不要……嗯——”
白浊喷薄而出,有几滴甚至溅到唐三藏脸上,说不出来的淫/靡。
孙悟空喘息着,眼角湿润泛红。
“现在看一看他后面,把他的腿分开……看看那个淫/荡的小洞……”
唐三藏把孙悟空的大腿分开,看着藏匿于股间的隐秘/穴/口,睁大了眼露出些惊艳的神色来,让孙悟空顿时羞愤欲死。
“死秃驴你看什么看,快放开我!”
“你知道该怎么做。”那声音在耳边蛊惑,“操哭他,来啊,你想这么做的……”
唐三藏抬着他的大腿,单手解下腰带,憋闷许久的巨物立刻昂扬出现。
“对,就是这样,对准那个骚/嘴儿,”淫/荡/露骨的话刺激着唐三藏,让他血气大涌,“捅进去!”
身体立刻随着那个声音的指令照做了。
“呃啊……死秃驴!!”
唐三藏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最敏感的部位被温暖缠绵的包裹着吮吸着,每一个毛孔都沉浸在极乐之中。
“动一动……他是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
唐三藏挺腰缓缓撞击着,摩擦的快感让他战栗,插干得越来越重。
“唐三藏,你快停下、哈……别、别动了……停!停啊!”
唐三藏红着眼,掐着孙悟空的大腿只顾上挺腰撞击,汗珠随着两人剧烈的运动甩落,交合处水声粘腻。
“轻点、轻点师父……”孙悟空几乎带上求饶,“太深了……啊……我受、受不住了师父……”
唐三藏狠狠地顶了几下,埋进深处爆发出来,白浊从两人连接处挤出,衬得那圈含着巨物的红肿肌肉更加鲜艳。
“自家大徒弟的味道,如何?”
唐三藏正喘息间,那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唐三藏猛然清醒过来,发觉处境之后顿时如堕冰窟。
他……他都做了什么!
徒弟一塌糊涂地躺在他身下,他的孽物还埋在他体内。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唐三藏脸色惨白,忙要起身,忽然被人按住动弹不得。
“真是一场好戏,没想到堂堂圣僧竟然对自己徒儿破戒,好戏,好戏。”
那模糊人形终于清晰了,是个红发白面的俊人,雌雄莫辨。
他正笑间,已经昏迷的孙悟空突然发作,一伸手狠准的掐住他的脖子,缓缓睁开璀璨清明的金瞳。
“看戏看的这么开心,是不是该买个票?”孙悟空冷冷道,还未等那妖辨别,手上发力结果了那他的性命。
场景迅速崩塌,两人又回到他们栖身住宿的破庙中。
“悟空……”
唐三藏放下手,睁开眼去唤他,发现孙悟空早已疲惫地昏睡过去。
————————————
翌日。
唐三藏坐起身,见孙悟空靠在门口,黎明光晕下的轮廓很是瘦削。
唐三藏走过去:“悟空你……还好吧?”
孙悟空扭过脸来:“嗯?我没事,我皮糙肉厚的。”
唐三藏见他这无所谓的样子,莫名心里一阵堵闷,恢复了平日端庄圣僧的模样,“为师被那心魔所摄,失了本心才做出这荒唐事,此番……辛苦你了。”
言下之意,这一切都是意外。
孙悟空脸色一僵,扯出个不自然的笑来,“师父说哪里话,是我保护不力才让你被那魔头控制。……不早了,我去叫他们起来,准备收拾上路吧。”
“好。”
唐三藏欲言又止,佛珠在掌心硌得疼。
他又多破了一戒,出家人不打诳语,他若果真是佛心坚定,又怎会被心魔所扰。
唐三藏啊。
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