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通空(乱来番外)

Work Text:

啧啧水声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格外清晰,通臂让孙悟空坐在他大腿上,一边接吻一边上下抚摩孙悟空的敏感处,刺激的他发出重重的鼻音。
胸前的粉粒儿已经被通臂玩肿了,敏感的很,稍微碰一碰都是难耐的刺麻。孙悟空抓住他的手腕不让他再摸,又扯着他到下面去放到自己的凸起上,挺了挺胯。通臂会意,把两人的性器拢到一起套弄起来。
孙悟空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听得通臂下身一热,扯着孙悟空后脑勺的软毛把两人嘴唇分开。
刚进入状态,孙悟空无意识的追逐着通臂的唇,却被后者躲开,孙悟空睁开眼朝他投去疑惑不满的目光,通臂笑着又啄了他一口,“这么喜欢啊,等有时间我们亲一天行不行?”
孙悟空脸一热,使劲推了他一把。
“乖,先办正事,掉过头去。”
通臂让孙悟空掉个头儿趴在他身上,掀开浴巾,挺翘的两瓣肉就跟长熟的桃子似的呈在他眼前。常年不见光的皮肤白嫩软滑,上边隐约还交错着一道道没完全褪去的鞭痕,莫名就勾起人的施虐感。通臂一手抓住一瓣用力揉捏,藏在缝里的小口若隐若现。
孙悟空塌下腰,不自觉把臀往后送了送。
“舒服么?”通臂看着那两团肉被自己揉的泛红发烫,忍不住低头咬了一口。
孙悟空嘶了一口气,伸手挡住后面,“疼……”
通臂松开口,伸舌头在那齿痕上用力舔舐着。
“别、别舔了……”孙悟空又想伸手阻拦,手臂被反折到背后按住,只好把臀抬高了露出下面湿哒哒的肉/棍,“弄弄这儿,好难受……”
通臂看他那棍儿翘的都贴着肚子了,笑着骂了句真tm骚,孙悟空耳尖儿通红假装没听见。
通臂抓着他的性器撸了一通,连带着下面小巧的囊袋也很好的照顾到了,孙悟空让他弄得舒服,忍不住轻轻晃着胯在他手心里蹭,顶端吐出的透明黏液弄湿了通臂一手。
“你也给帮我啊。”通臂不急着让他身寸出来,毕竟后戏还长着呢。
通臂停了手,孙悟空自己蹭就乏味许多,只好不情不愿的去扯通臂的腰带。
孙悟空拉开裤链,就看见内裤兜着粗长的形状。通臂配合着抬腰让他把自己的裤子褪下,孙悟空咽了咽口水,把裤沿扒下来,里面蛰伏的巨物猛地弹出来拍在他脸上。
孙悟空皱了皱眉,看那粗长的肉棍子示威似的朝他立着,不知怎么想的就曲起手指,用平时跟哥哥们玩弹脑门的力度使劲弹了它头部一下。通臂没料到他突来这一手,一声惨叫憋在口中,把舌尖儿都咬破了。孙悟空噗嗤笑出来,臀上就被通臂狠狠的甩了几巴掌:“老子抽死你信不信!”
“啊、啊……哈哈,我错了……”孙悟空一边笑一边护住屁股,“别打了,别打了……”
“以后可不敢这么玩了,废了怎么办?”通臂严肃的警告他。
孙悟空敷衍应着,伸手揉了揉充血肿胀的蘑菇头,就见它立刻恢复了精神,比刚刚还涨大一圈。
“用嘴含进去,快点。”通臂挺挺胯,蹭过孙悟空的嘴唇。
孙悟空两只手抓住根部,试探着张嘴把头部吞进去。
“深一点,舌头动一动……”通臂挺起腰来。
“唔唔……”孙悟空捶着他的大腿示意他别动。嘴里塞的满满的,哪有舌头活动的地方啊。
“不行,”孙悟空把那东西吐出来,嘴角牵出一丝透明的黏液,“我用手给你弄吧?”
“随你吧。”通臂有些郁闷,暗暗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要在孙悟空嘴里来一炮。
孙悟空只会上下撸,通臂索性就不再管他,专心对付起眼前这盘鲜桃来。跳d盒里有一管红色的油膏,通臂在手指上沾了点,揉揉紧闭的小穴口,孙悟空立刻收紧臀肌夹住他的手指。
通臂拍了拍他:“急什么。”
孙悟空脸一热,强迫自己放松身子,长腿分开夹在通臂两侧。
通臂把穴口揉开了,挤了半管油膏进去,软膏很快被体内高温融化,渗入黏膜然后发烫起来。
通臂挤进一根手指缓缓抠弄,里面紧致高温的肉壁碾压着,有了润滑不至于艰涩,但绝对不像是能容纳他的地方。
“放松。”通臂哄着他,“咬这么紧,又不是不给你吃。”
“你还做不做了,磨磨唧唧的!”孙悟空愤愤地瞪着通臂,这家伙分明知道自己身体敏感的厉害,还要说这种话来臊他。
通臂笑了笑不再逗他,抽插了几回就又添进一根,把穴口往两边扒开。
“别扯裂了……”
通臂拍开他的手:“再挡一下我就把你的手拷起来。”
“你!”孙悟空的怒骂被体内猛地一捅给截断了,通臂两根手指在他里面翻搅着,并着药膏的作用,刺激着肠壁分泌出液体,出入间带着些津津的水声。
孙悟空被他单用手指就插的浑身颤抖:“慢点,慢点……啊!那里……”
“怎么了?”通臂指尖绕着他前列腺的位置画圈。
“就是那里,用力点,哈、不要磨……再快……”
“光用手指就这么爽啊?”通臂把手指抽了出去。
穴口蠕动着,失了填充的地方格外空虚,又因为那药油变得灼热瘙痒,恨不得有什么蹭一蹭挠一挠才好。
孙悟空扭过头去看他,眼里湿漉漉的,“通臂……”
“嗯?”
“你那个,弄得里面好痒……”
“那用这个止止痒怎么样?既然是配套的,应该用起来很舒服吧?”通臂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粉红色的小东西,孙悟空眨眨眼看清了,不就是刚刚那个跳d吗……
“滚开!你要是敢……呃啊……”
布满软刺的球形玩具被抵在穴口处,稍稍用力就陷进去小半个,最宽的地方卡住进不去。
软刺扎着穴口的嫩肉,却不深入,引的里面的躁动更甚。
“塞不进去,”通臂轻轻抚摸着他紧绷的脊背,“你想就这么咬着吗?”
“拿开啊…”孙悟空伸手去扯,却被通臂抓住手,带着他把那个跳d往里推去。
“啊啊啊不要住手住手!!!!”
通臂看着那个鲜艳的小玩具完全没入孙悟空体内,穴口又紧紧闭上,不满的蠕动几下,挂着被挤出来的黏液像是流了口水。
“怎么样,还痒不痒?”
最宽的地方撑开进去的时候猛疼了一下,但跳d上的软刺在滑进去的时候刮过瘙痒的内壁,又让他爽的不行。
现在它卡在一处不动,只是涨涨的,刚刚缓解了一点的地方又更加难耐起来。
“难受……”
“马上就不难受了。”
通臂话音刚落,孙悟空就觉出体内的小东西开始震动起来。
“呃啊……这个在动?!”
“怎么样?好像还可以快一点。”通臂把档位推到顶。
“嗯……”孙悟空拱起身子来,捂着小腹喘气,“在里面……太快了……哈、不行……”
跳d刚好停在那一点,疣刺扎进软肉里疯狂搅动着,快感尖锐强烈地顺着脊椎传到头皮炸开。
“啊,可以调频率力度,可以定时,还能变大啊?这么厉害。”
“通臂,我快要……嗯……”孙悟空绞紧双腿,小腹一抽一抽的。
通臂故意不理会在他身上扭动的人,一边拿着包装盒看使用功能,一边按遥控上的按钮:“空啊,咱设一个快跳一分钟慢跳十分钟的模式怎么样?”
通臂正“专心”研究,忽然胸前一热,低头看见那一滩白浊时皱了皱眉。
“竟然被玩具弄射了?”通臂用手指抹了一把黏白揉进孙悟空后穴里,内壁火热缠绵,在高潮余韵中抽搐着。
孙悟空喘着,像是从蒸笼里出来一样,浑身通红布着汗,不自觉晃着身子配合他手指的挑逗。
“这么爽的吗。”通臂另一只手拉开抽屉翻找着其他的玩具。
“你自己试试不呃、不就知道了。”
“你试就好了。”
话音刚落,孙悟空就觉出体内的手指抽了出去。身后一阵窸窣声,他转头去看的时候,通臂刚好拆完了那个水晶震x棒的包装打开开关。
“你!”孙悟空语噎,瞪大眼看着通臂手里那个嗡嗡震动的猥琐物件。
“你平时都玩这么大的?”
“不是、你别……通臂!”孙悟空刚想爬开就被通臂拽回来锁住,体内缓慢了频率的跳d震得他浑身发软,挣扎不开只得无奈怒骂。
“插进去喽?”
“滚!嗯……住手!那个、里面还有……”
凉冰冰的柱形抵住入口,慢慢破开那圈肌肉捅进去,嗡嗡震着像个活物在往里钻一般,顶着跳d越来越深,让孙悟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松松,一会儿方便我进去。”通臂喉结上下滚了滚,睁大眼盯着按x棒进入的地方,透过水晶硅胶能看见里面被牵动的鲜红的嫩肉。
孙悟空额头抵着床急促喘着,用气音要求:“拿出去、凉死了……”
“啧,忘记先加热了,忍忍吧,一会儿就暖了。”通臂握着把手缓缓抽插。
孙悟空挣扎不开,忽然被他抵住敏感处开大了频率,呜的闷哼一声咬住身下的被褥。
体内的物件果真很快就升温了,熨帖着内壁按摩,孙悟空咬着被子的闷哼声也渐渐变了调。
“这玩意儿插的舒服还是我插的舒服?”通臂见他表情隐忍又享受,心里泛起一阵微妙的酸味,忍不住开口问。
“……”
通臂见他不吭声,把档位又往前推了一格。
“唔唔唔——”孙悟空猛得弹了一下,像煎锅里的鱼似的身子胡乱挣扎扭动,想甩脱体内那个大幅度摆动的玩具。
吐出咬在嘴里被褥:“不嗯、肠子要……烂了……停下……停下……”
通臂看着鲜红的嫩肉被假阳具疯狂翻搅着,舔舔嘴唇眉间多了些忍耐的神色。
“要换我来吗?”
“……拿走……拿走这个!”孙悟空嘴硬着,不说要他,只是喊着把那该死的玩具拿走。
“求我啊。”
“求你妈……啊!”
“别再……操……呃——”
“……受不了了……”
“哥……”
孙悟空颤巍巍叫了声哥,通臂脸上一阵热流冲上颠顶,像被泼了黑狗血要化形似的,眼里瞬间充血变红。一把扯出那个硅胶玩具随手扔了,扶着自己胀痛已久的性器用力捣了进去。
“啊呜——”孙悟空被他撞的一头栽进被褥里,叫声都变成呜呜嗯嗯的闷哼。
通臂发狠猛操了一阵,才算回过味儿来。心里被孙悟空那声哥叫的甜滋滋的,放缓了频率慢慢磨着,俯下身子趴在孙悟空耳边调笑:“你他妈见谁都叫哥,老子不稀罕……叫声老公来听听。”
孙悟空猛得扬起头来:“叫你麻痹!你放开我!老子让你叫祖宗!”
通臂眉梢一抖,眯了眯眼。
下一刻。
“……啊!太大力了!不要……我操……呃、轻点、轻点啊啊啊!”孙悟空被他猛地掀翻,抓住两条腿对折压在头两侧狠狠操干起来。
通臂跟上足了发条的似的狠干了一阵,见孙悟空老二一跳一跳像是要出精了,才猛地慢了下来。
孙悟空胸膛剧烈起伏着,通臂压着他俯身吮走了他的眼泪,于是视线就清楚了——孙悟空能清楚的看见被他狠狠弹过的粗长肉柱在身下捅进拔出的形状,这样的视觉冲击让他浑身一阵过电似的酥麻。
通臂见他一脸看懵了的表情不禁乐了,故意放慢速度,性器缓缓熨过软滑的内壁,破开一层层欲拒还迎的软肉,拔出的时候也有嫩肉裹在柱身上,再缠绵不舍的分开。
“厉不厉害?”
孙悟空惊醒抬眼,对上通臂戏谑的目光,顿时一阵羞臊撇过脸去。
“水儿真多,这么骚呢?”通臂故意把肉穴捣出水声。
“滚!”孙悟空红着脸怒骂,“都是你流的!你他妈才骚!”
“是是是,都是我的,再亲一个。”通臂俯身咬住孙悟空的嘴唇,下身再次加快频率撞得孙悟空发出含混的呜声。等把那两片薄唇亲得红肿了,通臂又往下啃噬他的下巴脖颈,孙悟空真是个宝贝,浑身上下没有不敏感的地方,撩一撩哪儿整个身子都是一阵战栗紧绷,连带着咬着他的地方都绞紧了像是要吸人魂儿似的。

他们两个在床上扑腾的起劲,孙悟空忽然猛地横起手臂将通臂格开。通臂一皱眉,不满的揉了揉被撞疼的胸口,刚想发问就听见门外院子里传来一阵粗犷的喊声:“老七——”
“我四哥。”孙悟空眼神闪烁。
“怕什么,我可是老爷子认许的姑爷了。”通臂缓缓动着腰。
孙悟空睨了他一眼:“够胆子你就试试。”
通臂被他那一眼瞥的气血上涌,抓着他的大腿狠狠往里一捅,孙悟空瞪大眼偏头一口咬在通臂撑在他头侧的手腕上:“唔!!”
门被咚咚的砸了两下:“老七啊?”
通臂撞的又快又重,孙悟空忍不住松开他,用口型无声的要求,“停下……”
通臂扯开嘴角笑了笑,同样用口型回他:“不要。”
“老七?”门把手小幅度动了动,显然是外面有人在转,“什么时候还学会锁门了?”
孙悟空吊着一颗心,生怕他四哥一个不小心把门把手掰了或者直接撞开门进来,那样他跟通臂都会死的很惨。
“老七你在不在啊!”门外的人重重的拍了几下,显然已经不耐了,孙悟空正想着是不是应一声,忽然听见外面传来白禹祁的声音:“四哥。”
“六儿,见老七了吗?这么久不回去,二哥让我来看看。”
“他……嗯,送通臂回万妖会了。”
“啊?都不说一声就走啦?”
“通臂喝醉了,小七说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就送回去了。”
“噢,”左驼沉吟片刻,“你说老七真看上通臂那小子啦?”
白禹祁一挑眉,心说废话要不还留他活到现在?至于喜欢到什么程度,那就不得而知了。
门外的声音窸窸窣窣的远了,通臂笑道:“白六爷真够义气。”
孙悟空翻了个白眼。
通臂呵呵笑着:“咱俩像不像淫书里写的,风流小姐引着情郎到闺房里偷情?
“诶这么一想,你刚刚叫我哥也没错,其实是想叫情哥哥吧?”
“那你就先这么叫着,等咱办了事儿就得改口叫老公了啊……”
孙悟空忍无可忍一巴掌呼过去:“你他妈能不能闭嘴好好操!”
_

等两人总算渐渐停歇下来,床上地上已经一片狼藉。通臂想搂着孙悟空多温存一会儿,被一脚踹开。
“你赶紧滚吧,”孙悟空挂了电话,扭头赶通臂,“这么晚了。”
刚刚他哥都打电话问回不回来吃饭了——还以为他在外面呢。
“急什么啊。”通臂一丝不挂,手支着头躺在旁边眼神上下打量着他,“我帮你收拾完了再走。”
孙悟空冷笑:“你他妈再不滚,一会儿被逮着就走不了了。”
通臂后脊梁一麻,尴尬笑笑:“你家大人确实利害,那我先溜了?”
孙悟空鄙夷:“滚吧滚吧。”
通臂麻利的穿好衣服,看着床上的人忽然猛地压上来。孙悟空以为他又要干什么,刚想动手,通臂就抢先在他额头上啄了一下,笑的眼睛弯弯的:“等我跟菩爷商量好就定亲?”
“……”孙悟空语噎,瞪了他片刻,“滚吧你赶紧!”
通臂走到门口,不舍地看着他几秒,叹了口气走了。孙悟空按了按胸口,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胸腔里翻腾的厉害。
_

“吃完就溜啊?”
通臂刚踏出孙悟空的房门几步,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他汗毛一竖。
面不改色的转过身来,见白禹祁抱着手臂靠在树下。
“白六爷……”通臂干笑几声,“方才谢过六爷了。”
“只是口头一句谢就算完了?”
“……六爷想要什么答谢?”通臂一挑眉,孙悟空这几个哥哥果然没有好应付的,这白六刚刚酒桌上不开口,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捉奸现场,还不得狠狠宰他一笔。
“别紧张,我对你没兴趣。”白禹祁慢悠悠走过来,一双桃花眼并不锋利,却也像是能直直看进人心底似的,“你们俩走到这个地步,我也是出了力的,我只有孙悟空这一个弟弟,不希望是自己看走了眼。他在家里没受过委屈,若你以后敢负了他,我不会让你死的很痛快。”
通臂严肃了脸色:“我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的。”
“行,走吧。”白禹祁指了一个方向,“走西侧门。”
“多谢。”
_

目送着通臂消失在回廊处,白禹祁周身摄人的气场疏忽消散了,快步走进孙悟空房里。
白禹祁看着一屋子狼藉惊叹了一声,地板上扔着的水晶按x棒还在震动着,表面裹着一层黏液反射着淫靡的光。
“我靠,这可是限量进口货,让你们当一次性玩具玩呢?”白禹祁皱了皱眉有点心疼,“小七呀?”
浴室的门掩着,白禹祁推门进去,见孙悟空正跪在地毯上,一手扶着浴缸边缘一手伸进下面。
“我操那小子吃完都不管帮你弄干净的?”白禹祁突然出声让孙悟空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捂着私处恼怒,“谁让你进来的!”
“不是说让你灌个肠就干净了吗,来来哥帮你弄。”白禹祁不由分说撸袖子就要过来,孙悟空抓起一个橡皮鸭子砸他,“滚!”
“你这臭小子,我送你那玩具你不说谢谢也就罢了……”
“你他妈还敢说!”孙悟空恨不得咬死他,“你那个破玩意儿……在……在里面……”
孙悟空脸爆红:“在里面弄不出来了!”
白禹祁:“……啊?”
_

坤鹏:“六儿,跟小七闹别扭了?”
“没、没啊。”
“那我刚刚过来,见他门外钉了个牌儿写着……白禹祁和狗不得入内?”
“呵呵,闹呢,闹着玩呢……”白禹祁扶了扶墨镜挡住眼圈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