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人节奇妙物语

Chapter Text

1.
门响的时候迪克甚至懒得抬头。现在是星期三早晨六点一刻,布鲁德海文还没有从昨天的夜生活里睡醒。只有一个人会此刻出现在这个小公寓里——
“早啊。”门口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紧接着迪克的门被“砰”地一声踹上。
迪克有点心疼,把脸从麦片碗里抬起来。“早……请不要拿我的门撒气。”
青年一身紧身的黑色西装,领结松松挂着,一脸不爽地站在迪克的门廊兼客厅兼餐厅里。
“你这破门早该换新的了。”
“用你扭屁股赚来的小费吗,杰森?因为据我所知,布鲁德海文警察局短期内还没有给我涨工资的计划。”
杰森哼了一声,“闭嘴吧,迪基鸟。照照镜子,你敢说格雷森警官的制服诱惑没对布鲁德海文街头犯罪率有所贡献吗?”
迪克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杰森是迪克的室友。几个月前,他在布鲁德海文的韦恩酒店找了一份做夜场安保兼服务生的工作。杰森身材很好,裹进量体剪裁的工作制服里,自然少不了被夜场酒吧里喝得醉醺醺的各路有钱太太们(和老爷们)调戏一把。对此杰森已经从最开始的愤怒抓狂变得放弃反抗了——要知道,韦恩集团旗下连锁酒店可是整个布鲁德海文最高档的娱乐业设施,能来这里消费的有钱人小费都给得极为大方。
迪克每次看到杰森从工作服(有时甚至是腰带)里掏出一把十至一百美元不等的皱巴巴钞票来,都觉得舍友根本就是去卖屁股了。
杰森突然说,“我今天要提早上班。”
“哦。”
“因为今天是情人节。”
“哦,好吧。”
“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
杰森沉默地看着迪克,过了一会儿说,“我说你,多久没上过床了?”
“干、干嘛!”迪克差点把嘴里的麦片喷出来。
“看你一脸萎靡的样子就知道很久没有了,”杰森嘿了一声,“年轻人性生活不规律对身体不好啊。”
“管好你自己吧。”迪克嘟囔着咽下嘴里的麦片,假装不在意地移开目光。
只有很少人知道迪克是gay。杰森就是其中之一。分手时面无表情地说着“我怀疑你不是直男”的迪克最后一任女朋友也算是其中之一。而迪克从那之后就陷入了漫长的空窗期。所以杰森说得对,迪克已经很久没上床了。
倒不是说迪克无法接受性向的转变。他尝试过去约会,一夜情——他只要穿上小半个码的牛仔裤去随便哪个酒吧坐十五分钟就能找到不错的床伴。性爱的感觉很好,像是发泄,或是慰藉……哪怕只是在酒吧卫生间或陌生公寓房间里的短暂温存。但那感觉永远不够。永远有某种缺失,某种偏离。迪克知道自己需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所以哪怕在情人节这种全人类都在疯狂散发多巴胺味道的时刻里,迪克只打算一个人过了。
可是杰森,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可以恰到好处地折磨室友的话题,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你知道吗,我昨天刚听别人说,我们酒店,有不少客人叫MB哦,就在我工作的夜场酒吧……嘿,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哈哈,哈哈哈……”
“你自己卖屁股还不够吗,打算开始介绍别人卖屁股了?!”
杰森甚至都懒得还嘴了,他的眼里甚至开始闪现一丝兴奋的光芒。“迪克,虽然我不常这么说,但你是个好室友。”
“……”迪克瞬间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我要给你一个礼物。今天警局下班后等我。”
“我能拒绝吗。”迪克不死心地挣扎。
“不能。”杰森不假思索地说,自以为迷人地冲迪克一个飞吻,“情人节快乐。”

2.
迪克接下来的一天就在与节日气氛极其不符的惴惴不安中度过。巡逻时随处可见的巧克力广告、心形气球和红到扎眼的玫瑰花,都在提醒着他稍后那份诡异的“情人节”礼物。
不知道现在换室友还来得及吗……迪克一边想着,一边对着被开罚单的布鲁德海文市民露出勉强的职业性微笑。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小片儿警换上简单便装悄悄摸到警局后门。
结果迎面看见杰森跨在摩托上等着他。
迪克扭头就跑。
杰森在他身后大喊:“迪克!我是为了你好!长期没有性生活会——”
迪克头皮都炸了,飞奔过来捂他的嘴,“操你的杰森!”
杰森挣开,斜眼看着对方涨红的脸,“别害羞,迪基鸟。过了今天晚上,你就会感激我的。”
“我对此表示严重怀疑。”迪克叹了口气,认命地跨上车座,“到底要去哪?”
“你还记得我在圣诞节派对上抽奖中的员工福利吗,韦恩酒店主席套房的一晚使用权?”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
“我怎么会捡免费东西送你!套房今晚是你的没错,但我的礼物在套房里。”
“等等……”
等等,等等,等等……迪克的脑子里啪地一声闪过白色的电流。性生活,酒店套房,花了钱的……再加上今天早晨杰森说过的……
——操,杰森不会真的给他找了个MB吧!
迪克只来得及张大嘴巴,杰森的摩托就擦着地面冲了出去。
“杰、杰森!——”

3.
到了酒店地下停车场,杰森刚停车,迪克就急忙跳下来,拿出非常严肃的语气说,“我不要去,杰森,我是认真的。”
杰森看了他一眼,“妈的,真啰嗦。有胆子在合租的客厅沙发下面藏好几本猛男封面,这种时候居然纯情起来了……”
“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
“我什么时候发现的不重要,”杰森一手拎起摩托头盔,一手勾着迪克肩膀朝电梯口走去,“重要的是,你已经来了。更重要的是,我的钱已经付了,这种东西真是好贵的……咳,反正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能接受呢?”
迪克还沉浸在色情杂志收藏被舍友发现的窘迫中,无言以对。
——而且他真的,真的说不出口“我知道你请了MB给我开荤很感谢你但我恐怕无法享受”这种话。想想就觉得很悲哀,自己作为同性恋就是这样吧,不能放松下来单纯地享受做爱的过程,只是抱着不切实际的过高期待和幻想,这种想法要是被杰森知道了恐怕要被嘲笑一辈子。
两人正往前走着,前面拐角处突然走出来一个低头摆弄手机的男孩,和只顾着说话的杰森撞到了一起。
“喂,小心啊。”杰森被撞得歪了一下,皱着眉嘟囔着走开。
“先生,”男孩在他身后喊了一声, “你的东西掉了。”
杰森回头,看到对方伸手递过来一张卡片样子的东西。
“哦,是我的,谢了!”杰森拿过卡片,顺手塞到迪克衬衣口袋里。
“差点忘了。你的房卡!”
话音落下,迪克被一把推进了装饰豪华、四面都是玻璃镜面的电梯里。
“玩得开心。”
“不,杰森——”迪克在电梯门缓缓合起的镜面上看见自己欲哭无泪的脸。

4.
他的Plan A是到酒店楼下的酒吧坐一晚。但,不论是他的穿着打扮还是游魂一样的气质都和这种纸醉金迷的消费场所太格格不入了。这让迪克哪怕是缩在角落里也还是吸引了很多陌生人好奇的目光。而且,酒水单上用烫金花体字印着的价格,未免太贵了吧……迪克点了最普通的啤酒拿在手上,半杯之后就决定还是硬着头皮去房间看看情况。
——杰森和他都是没什么存款的年轻人。会到这种场所来做生意的MB……对杰森来说应该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一想到每月初都会做财务预算(并真的执行)的青年会为了他买这种奢侈的“礼物”,迪克就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万一杰森发现自己让他付出去的钱白白打了水漂,恐怕会非常生气。
所以¬四十一分钟后,用一杯昂贵啤酒做了心理建设的格雷森先生捏着那张印着“1901”数字的房卡来到了写有1901号的黑色大门前。数字是和酒水单上一样微微凸起的烫金花体字,在走廊暖黄色灯光下闪着暗暗的光。
有钱人的消费品真是精致啊。但买来的东西本质并不会因为价格高昂而有什么不同,比如刚刚那杯啤酒,或者门后的这个人……
“呼——”迪克蹭了蹭手掌心里的汗,深呼吸,刷卡。
咔哒一声,门开了。
里面就像迪克预想的一样,灯火通明,

5.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之前。地下停车场里和杰森撞到一起的人拿出电话。
“德雷克。”
“人接到了。”
“房卡?”
“房卡已经送到了。”
“让他们上来吧。”
“他们对于选在情人节这天商业会谈可是非常有意见,你最好——”
“你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晚上放个假吧,别玩得太过,公司没给你的屁股上保险。”
“达米安——你@#¥%&*”
达米安关掉笔记本上的通讯工具,站起来走到吧台挑了一瓶酒。
他今天早晨从韦恩集团总部所在的哥谭市飞到布鲁德海文,来之前不小心看到了这次同行的公司副总,提摩西德雷克,在看到2月14日当天工作行程安排时愁眉苦脸的表情。
——因为什么?情人节吗?
啧。幼稚。情人节什么的,不过是商家借着爱情的旗号哄骗人们打开钱包的营销骗局。把心思放在这种东西上面,可能是闲到无所事事。达米安带着韦恩集团副总和几个助理从落地后就马不停蹄地去谈最新的投资项目,直到傍晚回到酒店,还要在这里见合作伙伴。因为对方对韦恩集团旗下娱乐业也非常有兴趣,再加上韦恩酒店的顶层套房配备了专门会客用的书房,所以这次非正式谈话的地点就定在达米安住的顶层套房了。
看财经新闻、回工作邮件,时间过去了半小时,还是不见人来。达米安敲着吧台的大理石桌面、刚要掏出电话时,门开了。门口是个T恤衬衣牛仔裤的陌生青年,握着门把手往房间里面打量。
“你好。你是——”
对方的目光猛然转向他,一秒钟的目光相接就让青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呃——”他张了张嘴,又闭上,很慌张地带上身后的门。
达米安没有动,盯着他打量。这个人显然不是酒店服务人员,也绝对不是他要等的商业伙伴的助理之类。衣服单薄,没有武器,神色慌张行为莽撞。不管他是谁,都不是能在这个两人独处的空间里对达米安造成物理性质的威胁的人。
如果在平时,达米安一定会避免在这种无关紧要的闲杂人员身上浪费时间。
但他现在等的人迟迟不来,手头也暂时没有其他工作,正需要找点什么来打发时间。更何况……这个男人长得很漂亮。
作为从小在纸醉金迷的哥谭市长大的韦恩集团继承人,上流社会的青年才俊,达米安见过的模特演员、男男女女无数,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人不多,能够算得上漂亮的男人更是没有。但眼前就算一个。不管是脸,身材,还是气质,都恰到好处地合他心意。
达米安的注意力从对方刘海阴影下的睫毛向下到领口露出的一截锁骨,再到舒展的肩膀手臂线条,再向下到牛仔裤和衬衣下摆勾勒出的暧昧弧度……目光里多了一丝玩味的神色。
“你是谁?”
这次对方看着脚下的地毯,老实地回答道,“……我叫理查德格雷森。”
“OK,格雷森。”达米安拿起酒杯,走到客厅沙发坐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你想要什么?”
那个人四肢僵直地戳在门厅的一小片儿地毯上,一副随时要夺门而逃的样子。“我,呃,不用了,在这里就好……”
达米安皱起眉,嗤笑一声。这个人莫名其妙跑到自己眼前,但又不肯对视不肯交流,他以为自己面对的是谁,“主动来找我的人可是你,不过来的话就请离开吧。”
“对不起,我……”
“你害怕什么?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
男人抬起头看着他,“对、对不起但是我、我不想跟你做爱。”
达米安愣住了,神色复杂地看着他。
这个情人节的夜晚,看来要比他想象得更加有趣。

6.
杰森陶德真是一个洞察力敏锐的人。
这就是迪克在见到房间里另一个人时的第一反应。所以迪克突然说不出刚才想好的台词来了。
——因为杰森找来的这个人,根本就是完全符合了他对同性的所有喜好,并且大大超出。这个人,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不动声色地,高大的身躯,仿佛被太阳神亲吻过一般的小麦色皮肤,微微皱着眉的傲慢,带着少年人的张狂鲜明和成年人的城府深沉。迪克进来之前做好了看到一个衣衫暴露甚至是带妆的瘦弱男孩的准备,没想到这个人一身西装领带的样子完全可以去拍杂志封面,这种倒错的感觉更让这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色情。
也许是精神紧张了太久,迪克竟然在这对视的短暂瞬间里有了一种仿佛亲密的错觉。
如果能够在正常的情况下认识就好了。不过,他至少知道今后的春梦里会出现怎样的脸了。
一边尴尬到头顶冒烟一边勉强讲出了自己不想要做爱后,迪克偷眼看看对方,对方都是一副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没有。
对面的达米安在他视线看不见的地方用拇指敲着另一只手的指节。本来以为是为了爬上他床而欲擒故纵的新招数,结果,这个男人竟然搞不清楚状况地拿错了房卡还把他当作了MB。自己刚才竟然对着这种有眼无珠的笨蛋动心。该死。
达米安冷笑一声。这种张了一张无害好人脸的变态还是把他玩弄到乱七八糟,狠狠羞辱一顿扔出房间让他出丑好了。
“我要去打电话。”
“啊?哦好。”迪克暗暗高兴,应该是请示一下上面的人就可以了吧。本来以为是很棘手很强硬的人竟然出乎意料地好说话。幸运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给自己退款。
达米安去洗手间给助理交代了情况,回来客厅竟然看见那个叫格雷森的笨蛋居然开始悠哉地欣赏起房间里摆的雕塑。他勾了勾嘴角,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
“格雷森。”
达米安在格雷森吓得要跳起来的一瞬间按住他的肩膀,俯身靠在他耳边说,“你在害怕什么?”
突然贴近的体温和对方意有所指的语气都让迪克不由自主想要后退。
“……没什么。没有,没害怕。”
“没必要对我撒谎。”
“……”
达米安按着他肩膀的手一使力,食指隔着衬衣点了点动脉的位置,“心跳得这么快,不敢看我不看靠近,还说不害怕。”
迪克不知道对方此刻打定主意要耍他了,只是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
“先生,我要走了……”杰森陶德比眼前这个人好应付一百倍。
“我知道了。你不是害怕,是兴奋。”迪克能感觉到身后的人又向前靠了靠,但偏偏没有真的贴上去,像是亲密更像是无声的压迫,“还是说,你是那种害怕时就容易兴奋起来的类型。”
他再迟钝也该听出这意思了。迪克浑身一激灵,又为了这话里的暗示而双膝发软。
一瞬间像是被按下了开关似的,顶层套房、情人节、高大帅气的陌生男人,奢侈的,浪漫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这个隐秘的暗示。如同梦一般的完美“礼物”就在离他身后二厘米远的地方,带着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和从见面起就毫不掩饰的侵略气息,只要伸出手就能……
他说的没有错,迪克是有些害怕,更有些慌乱,但是心里越慌,心跳的越快,被点燃的欲望就烧得越厉害。
迪克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吞咽唾沫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达米安轻笑一声。张了这样的脸还要出来找MB挨操的,果然是那种得不到满足的受虐体质,两句话就被撩拨得走不动了。
他偏过头用嘴唇点了点红透的耳朵尖,“是第一次吗?”
“找MB,是第一次。”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还带着一点情欲的沙哑。
男人的双手从肩头沿着手臂一寸寸摸过去,最后抓紧迪克的手腕,换上一种命令的口吻说,“把裤子解开。”
迪克被摸得浑身颤抖。听了这句话头皮直接炸开了,“不,别在这里……”
“想留下来和我一起吗,那就必须听我的话。”
双手被拉到牛仔裤腰带上,迪克照他说得做,很羞耻地瑟缩着上半身,哆哆嗦嗦解开腰带,露出一角白色的内裤。
“行了吗,去,去卧室……”
“现在,自慰给我看。”
手被半强迫地塞进内裤里。紧张,刺激,震惊,又兴奋到不知所错,所有陌生又熟悉的情绪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将迪克淹没,他低头看着,急剧地咽了几口唾沫,颤抖着抓住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像个变态一样,被明显小自己好几岁的年轻男人用几句话玩弄,轻易地屈服……迪克越想脸上越烧的厉害。
达米安眯眼看着他的侧脸,紧紧抿住的嘴唇,双眼低垂,一副拼命隐忍的表情,灯光下的眼角眉梢都因为羞耻染上了一片绯红,显出一种诱人却不自知的风情。达米安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心里痒痒的,想要狠狠惩罚这个男人,不是为了他冒犯自己,而是为了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迪克的手还在自己的裤子里按部就班地动作着,他的速度很慢,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只有腰会不时颤抖。但达米安还是像受了蛊惑似的,在他耳边吹着气说“要不要我来帮你?”接着不等对方回答就开始胡乱揉捏起迪克的胸膛,腰,大腿和屁股。被一个人晾了半天的迪克几乎是立刻就本能地贴在达米安怀里,像受惊的动物一样,别摸到哪里都会敏感地扭动。身体的手感好到不可思议,而且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做过了。达米安心里莫名觉得满意,手上更用力地把迪克勒进怀里,让他扭动的腰肢和挺起的胸膛都挣不开自己的禁锢。
当迪克忍耐不住地发出急促的呻吟时,达米安想都没想就低头吻住了他微张的嘴唇。
一个很长的吻,两个人都有些不可自控。达米安冲动地舔吻到最深处,而迪克只是软软地打开嘴唇,配合达米安肆无忌惮的掠夺。达米安焦躁起来,吮吸舔弄的声音变大,夹杂着迪克从嗓子里发出的无意义的哼声,就像他的人一样温柔隐忍,但又带着忍耐不住的放荡。
“Fuck。”达米安退开一点,迪克还张着嘴巴露出一点没来得及缩回去的舌尖,下巴上全是两个人亮晶晶的口水。“格雷森……抱歉不能让你走了。” 迪克已经迷乱,看着近在咫尺的墨绿色瞳仁,像被食肉动物盯住而不敢动弹的猎物。
两个人磕磕绊绊地倒在沙发后背上,达米安用手隔着裤子揉弄迪克硬挺的阴茎,一条腿挤进迪克双腿间,一下一下往他下体上顶,没一会儿迪克就受不了了。“不,不,求你了……”他胡乱摇头,呻吟声毫无预兆地拔高,浑身哆嗦着射了出来。内裤里的手沾满了黏腻的液体。
“呼……呼……”达米安看了一会儿他高潮后失神的脸,凑上去吮了吮嘴角。手从早就敞开的衬衣下摆伸进去,手背划过凹陷的腰窝,轻轻一拉,牛仔裤就掉了下来,露出饱满挺翘的屁股。迪克显然感觉到对方的动作,趴在沙发后背上缩了一下。达米安以为他又要说不做了要走了。但迪克只呆呆地“啊”了一声,“没带换洗的内裤……”
达米安觉得好笑,又觉得下面硬得等不了了,一把拽下内裤, “那就别穿了。”诱人的腰臀和大腿完全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带着刚才留下的红痕,仿佛被情欲催熟了的果实待人采摘。迪克来不及说话就被扛起来,接着被达米安压着陷进一堆软绵绵的枕头中间,他听话地仰面躺好,胳膊软软地抱着对方的脖子。
光线昏暗的卧室地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投在纱帘上,形成一个暧昧的图腾。
“分开腿,格雷森”达米安舔吻他的锁骨,蹭着他胸口,声音沙哑,压抑而蛊惑,他的绿眼睛在阴影里变成幽深的墨绿,像甜蜜而罪恶的欲望深渊,“……为我分开腿。”迪克闷哼一声,顺从地挪动瘫软的膝盖,让达米安把一只手滑进双腿间的阴影里。
“啊……”
手指很长,毫不怜惜地抚摸会阴到臀缝,让迪克自己的精液把那里弄得湿漉漉的。滚烫的唇舌落在他敏感的肚脐,小腹,然后是大腿根部,他被吻了也被折磨了漫长的一会儿然后忍不住小声求饶,“上帝啊,求你……”他的声音那么轻,差不多只有自己能听见。
他的上帝听见了他,直起上半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叫我达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