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另一种结局(主线番外)

Chapter Text

他悠悠地睁开眼睛,沉睡的神经也被腿肌上的剧痛唤醒。
他受了重伤,而现在——他又回到原点了,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一切,他又一次落入卡尔的手中。
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执迷,不仅仅是因为卡尔,还是因为……素未谋面的女儿,思念让他越来越难以忍受了。
康斯坦丁救了他一命,却仍然留下了他一身的病痛,仅仅是对那些斑驳的伤口进行修复就花掉了大量的时间。
芭芭拉的坚持让他最终老老实实坐在轮椅上,每天按时吃饭,睡觉,在医生的帮助下复健。
他成功了,花了一年的时间,他重新恢复如常。
望着腹部多出的那一道触目惊心的刀口,他却怅然若失。
女儿,女儿……
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开始侵蚀他的内心,她长什么样了?她会叫爸爸了吗?有没有得病?卡尔会照顾孩子吗?
他终于忍不住做了一件蠢事。
他想偷偷来看一眼她就走,如果有可能——把孩子带走,可惜的是他马上就落进卡尔的陷阱里了。
没错,有了牵挂的蝙蝠侠,真是弱得不堪一击。
已经不再流血了,可是撕心裂肺的疼痛一点都没有减轻,布鲁斯在手里摆弄着小巧的金属钩子——只要两分钟,他就可以挣脱手上的束缚。
直到房间的门毫无预兆地打开,随之而来的是婴儿的哭泣声。
卡尔把啼哭的女婴轻轻放在一旁的床上,就走过来把他一把拎起来,无视他因为极度痛苦咬紧的牙关。
一切能帮助他逃出这个房间的东西都被搜走了,卡尔连一个金属片也没给他留下,剥光了他浑身的衣服,只换上了一套极薄的病号服。
房间再度被锁死,布鲁斯的注意力却全都转移到大哭不止的女婴身上。
他犹豫了一下,坐上床,开始查看女婴的身体。
可能是本能起了作用,很快布鲁斯就发现——怀里的孩子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饿了。
他焦虑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越发不知所措。

卡尔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有五个钟头了。
他动动手指头,就调出了布鲁斯房间的监控——正和预计的一样,现在布鲁斯正抱着莱拉,为她喂奶。
莱拉,曾经在那个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的梦境中出现过的他的女儿。
监控里安静的布鲁斯却突然发出吃痛的呻吟,把女婴从自己的乳房上拉开,当然,女婴也马上就开始嚎啕大哭。
布鲁斯则捂着乳头吸气——眼尖的卡尔就马上注意到那乳头原来是被女婴咬出血了。
布鲁斯看着大哭不止的女儿,叹了口气。
他甚至还不知道她叫什么,现在却连填饱她的肚子都这么困难。
开门的声音吓得他浑身都打了个激灵,卡尔径直走进来,从他手里夺走了嚎哭不止的女婴。
“不……别……她还没……”
“但你根本喂不饱她。”
卡尔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咄咄逼人,他把女孩放在一边的婴儿车里。
布鲁斯不确定的眼神扫过卡尔的脸,不消片刻就意识到卡尔叵测的居心,本能地收紧病号服,藏住他已经有些鼓胀的双乳。
“不,你不能……”
顷刻之间,他已经倒在了卡尔身下,那双有力的大手正牢牢抓住他的手腕。
“你这混蛋……孩子……不……”
“你想饿死她吗?”
卡尔不客气地质问着,一边毫不客气地把他的两只手牢牢绑住。
“放开我……克拉克……”
“呵,你已经试过这句话对我的效果如何了。”
那人轻佻地说着,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掀开他的衣服,在他的乳房上抓了一把,如愿以偿地得到他吃痛的吸气声。
他本该猜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喔。”
被迫大开双腿,布鲁斯强忍着强烈的耻辱感,感觉到卡尔略微粗糙的手指纹理碾压过自己的私处——不仅仅是曾多次遭遇侵犯的后穴,还有那个一直以来都让他感到难以启齿的生殖口。
“恢复得还不错。”
那手指危险地在他的生殖口边缘轻轻抠了两下,带着一点点小小的惊叹抹出一点白浊。
“积了这么多还忍着?要难怪你分泌不出奶水了。”
布鲁斯听着卡尔羞辱一般的话语,却绝望地在话音未落之时就感觉到生殖口一阵熟悉的疼痛——仍旧是那根巨物要塞进这可怜的小口里。
事到如今,劝阻还是恳求都已经变得毫无用处了。

布鲁斯不知道卡尔在他身上尽情放纵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被来来回回地翻了多少个身,摆了多少种体位。
床单上都是各式体液,唯独没有属于卡尔的——那男人才不会容许他漏出一点点自己射进去的精液。
他的胸前是一片赤红——那是卡尔要他乳交后留下的痕迹,布鲁斯模模糊糊地记得卡尔后来只要稍微用一点力,就有奶水流到那根不知疲倦的性器上。
他的双唇也红肿着,充斥着施暴的痕迹,糟糕的下体被干得几乎合不上,若不是卡尔那句“如果敢漏出来就要你尝尝后果”,他绝不会费力地为了维持两个穴口的紧致用力收紧臀部。
至于他的臀部,也已经被打肿成艳红色,仿佛随时都会流血一样。
卡尔终于满足地叹了口气,把性器从布鲁斯的身体里抽出来,却仍然逼迫他撅起屁股。
布鲁斯的腿几乎就要瘫软下去,却被卡尔捞起来,扔在地上,冰冷的地板刺激得他的臀部一阵疼痛。
那只手一点也不懂得留情,狠狠在他胸上抓了一把,乳汁马上就喷得到处都是,连空气中都充斥着乳汁的香气。
“这不是起效了吗?你就是需要足够的外界刺激。”
体内属于卡尔的精液终于泄了出来,卡尔却又对此不以为意了——他只是拦腰拎起已经浑身瘫软的布鲁斯,转身走进了浴室。
下体的两个穴口都被塞入了喷头,布鲁斯的身体颤抖着,呻吟着听见卡尔恶作剧满足一般的笑声。
“调……调小一点……求你……”
他听见了身后男人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却马上感觉到更强的水流喷进体内。
“如何?还要再调吗?”
“不……不用了……”
他呜咽着,声音变得越发细碎弱小了。
等他被重新穿上病号服,放在换了新床单的床上时,他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脚腕上被冰冷的东西锁住,同时被放在自己身旁的女婴轻车熟路地爬上自己的身体,继续吸食他的乳汁。

他成了卡尔的囚徒——毫无疑问。
而他的同盟们试图营救他,却没有一次成功。
一开始,莱拉几乎整天整天地和他待在一起,他教会了她最基本的单词,看着她从歪歪扭扭的婴儿步渐渐变成精力充沛的小跑。
卡尔告诉他,莱拉的哺乳期有三年。
他默许了——也许地球和氪星混血的孩子就是天生特殊呢,一定是的。
尽管如此,当卡尔从他身边抱走一岁半的莱拉时,他还是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
“她天生就是个公主,你天生就是块贱肉。”
日复一日,卡尔一边羞辱他,一边榨取他的乳汁,又绝不肯放弃蹂躏他身体的绝佳机会。
他的身体开始产生条件反射,卡尔却美其名曰——丰美多汁。
他都忍耐下来,只因为每次卡尔都能挤出一大瓶乳汁——那是莱拉一天的食物。
“不想被她看到你这个样子就乖乖产奶。”
卡尔一边在他身后粗暴地抽插着,一边威胁地在他耳边说着,用力挤压他的乳房。
没有任何办法,布鲁斯只能把哽咽的声音吞咽下去,即使是屈辱的泪水也快要流尽了。
直到某一天,他突然眼前一花,就昏死过去。
醒来时,卡尔在他面前,脸色有些难看。
“你连奶牛都做不好。”
他麻木地在脑中算了一下——莱拉已经过了三岁快半年了。
他的嘴唇翕动着,想告诉卡尔哺乳期早就过了。
但卡尔没有给他那个机会,他只是站起身来,扬长而去了。

一天,两天,卡尔似乎把他遗忘了一般,没有给他任何食物和水。
他的嘴唇干裂,身体虚弱,但他迫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一切都在卡尔再次推开房间的门时戛然而止了。
那人的笑容充满了恶意,他不紧不慢地把一只杯子放在他眼前——那正是他自己的乳汁。
“不喝的话,你会死的。”
卡尔看着布鲁斯悲愤的表情,并无其他表示。
他很清楚布鲁斯的性格,那样宁折不弯的人,总是需要花更多心思驯服。
他的坚持正如卡尔预期的那样——在莱拉的笑声和哭泣中土崩瓦解,苦熬了两天后,布鲁斯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不忍,他跪在卡尔面前,以最卑微的姿态,将那瓶乳汁一饮而尽。
卡尔志得意满的笑声让他愤怒,虚弱让他甚至无法攥紧拳头,但他已经计划好了如何出逃。

他穿着单薄的病号服,怀中是因为恐惧嚎啕大哭的莱拉——他为了这次准备了一个多月。
他用尽浑身的力气在寒冷的冰面上奔跑——他的脚早已麻木,极端的寒冷使他产生了错觉,他感觉自己光裸的双脚仿佛已经被滚烫的铁水融化了一般。
疼痛到麻木。
他脚下一空,猛地摔在冰面上,竟将那处脆弱的冰面砸穿,他落进了寒冷刺骨的冰水。
莱拉的哭声震得他耳膜发疼,他高举的双手拼尽全力把那孩子安然无恙地放在冰面上。
他扶着身旁的冰面,眼前的景象最终还是越来越模糊,直至变为一片虚空。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固定在一堆奇形怪状的机器中间,四周都昏暗得难以辨认。
他试图发声,却赫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在发出声音,疑惑很快被彻骨的剧痛盖过,他在惊惧之中听见了残忍的低语。
“好柔韧的声带。”
“是啊。”
“他醒了呢。”
“难得一见的实验体——马上就开始应激反应实验如何?”
“好极了。”
他的呼吸开始加速,顾不得咽喉部位的剧烈疼痛,他感觉到几根针头毫不留情地扎进他的身体。
完蛋了。
他想着,内心已经近乎绝望。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