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卫宫饭是好文明

Chapter Text

那是一条黑色的全身围裙,肩带和腰带可以调节。

是在切嗣做饭时不小心泼了自己一身油后,前来拜访的大河送过来的。

“切嗣桑,以后要记得穿这个哦。”

率直的单马尾女孩子给切嗣套上这块可靠的布料,踮着脚调节肩带的长度,拉过系带在中年人的腰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切嗣桑的腰可真细啊。”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后大河的脸上泛起了一点可疑的红晕。切嗣摸了摸她的头,配合着孩子们期待的目光,原地转了一圈向他们展示这条新的围裙。

“很适合老爹。”

小士郎的评价让大河骄傲地扬起了头:“哼哼,这可是我精心挑选的!”

 

——于是那晚他们吃到了煎蛋。蛋黄都破了,还有点焦,但至少可以入口,主厨也没有再惹出什么烧掉厨房的乱子。

 

++++++++++

 

这条围裙再次出现在大河眼前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小士郎举着锅铲,踩着凳子才能勉强够到灶台。虽然已经把背带调到了最短,围裙还是差一点就拖到地上。

“想给切嗣桑做好吃的?”

小小只的男孩子默不作声地点头。

“哎,士郎还真是贤惠呢——”

大河郑重其事地叉腰。

“那我也来帮忙好了。”

 

——在她不小心捏碎第二个鸡蛋后士郎把她赶走了。

 

++++++++++

 

固执的学妹终于获准进入厨房。她挽起衣袖,准备清洗刚刚买来的蔬菜。

士郎下意识地动了动右手,又一次意识到自己右臂行动不便的事实后,改用左手将挂在钩子上的围裙取下递了过去。

樱缺乏表情的端正面孔上出现了一点慌乱:“可,可以吗?”

“嗯。防止弄脏衣服。”

在士郎的全程指导下,她手忙脚乱地完成了第一顿晚餐。

 

——他们渐渐熟悉起来的同时,她的厨艺也好起来了。

 

++++++++++

 

起居室里的Saber抿了一口热茶,视线从电视屏幕转向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朴素的黑色围裙,后背上两根交叉的系带,腰上打一个蝴蝶结。只要一会,就会有食物的香气从灶台间飘出。

今天士郎又会做什么好吃的呢?

总之,米饭至少要三碗。

——她这样想着, 又喝下一口茶。

 

++++++++++

 

“远坂,果然还是我来……”

“卫—宫—君——?”赤色的恶魔微笑着眯起眼来,“发烧刚好的病人请乖乖呆着休息哦?允许你留在起居室已经是很大的纵容了哦?再多嘴一句就给我回卧室躺着哦?”

士郎苦着脸缩回被炉,彻底放弃了捍卫厨房使用权。

“士郎也真是,非要在这时候惹凛生气。来,张嘴,啊——”

看着士郎顺从地叼走递到嘴边的那瓣橘子,伊莉雅开心地点头:“嗯嗯,乖孩子。”

“Archer?来帮我切一下葱。”

“等,等一下,这种事就不用——”

制止的话还没说完英灵就坦荡地进了厨房。他回头时那个嘲讽的笑肯定不是错觉。士郎叹气:唯独不想在这家伙面前露出弱点啊……

“你可以用那边挂着的围裙。”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情愿地出了声,“虽然是英灵,常服弄脏了也很麻烦吧。”

“果然总是关心些无谓的小事呢,卫宫士郎。”

“你少啰嗦!”

“好了Archer,快点干活。”

“除了切葱外还要做什么?”

 

——虽然很不甘心,那天的晚餐味道其实非常好。

 

+++++++++

 

“好的,接下来……”

对着案板上堆积的原材料满意地点头,士郎取下挂着的围裙。

“……嗯?”

平素合身的围裙,现在套上却松松垮垮的。他回忆起上一个穿上它的人,忍不住撇了撇嘴。

“还真高啊,那家伙……”

肩带需要调短很大一截。他将腰部的系带束好。

“我早晚也会长到那么高的。嗯。”

这种自言自语绝对不能让人听到。

 

——今天的早饭,也要认真对待呢。

Chapter Text


“来啊Tiger!干杯!”
“再来再来!咕嘟咕嘟……哈……唔……呼……”
Lancer眼疾手快地接下倾斜的空杯,“啊,大姐倒下了呢。”
这是当然的吧。士郎腹诽。
数量惊人的易拉罐都已清空,一瓶白酒早就见底。意犹未尽的Lancer启开硕果仅存的烧酒,举起来对着瓶嘴豪爽地灌下一半。
“啊,啊,还没喝够呢。”
“不要仗着英灵不会醉就欺负人啊。”
时针马上就要走到11。士郎认命地叹气,开始处理散落一地的啤酒罐。
“所以说你,真不打算回去了?”
“小子,你的‘一宿一饭之恩’,现在才完成了一半哦。”
“真是强词夺理,收留你只会变成‘农夫和蛇’这种展开吧……客房倒是有,洗澡水也是现成的,但是换洗衣服要怎么办,我家可没有适合你尺寸的睡衣……”
碎碎念的家庭煮夫将易拉罐码成整齐的一堆,Lancer若有所思地打量他,又仰头灌下一口烧酒,等士郎膝行到自己身侧,冷不防地一把拎起他的领口。
“干什……”
少年受惊抬起的头颈正好迎上Lancer凑近的嘴唇。
起居室响起哗啦啦的金属音,桌上的啤酒罐被士郎失手再次打翻一地。醇厚的酒液淌下咽喉,在粘膜间留下辛辣的刺痛。Lancer湿热的舌尖在口中灵活弹动,像一尾有体温的鱼。
“唔!……”
根本无法挣脱。推拒的手腕被轻易压制。Lancer的手掌按在士郎后脑上牢牢扣紧,牙尖轻咬着少年的下唇。猛犬猩红的双眼眯起,饶有兴味地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这是贿赂。怎么样,今晚就让我住下吧?”
他用舌尖舔舐嘴唇和犬齿的场景实在是……太犯规了。终于被放开的士郎晃了晃头,驱散一阵不单单出于酒精效力的晕眩。
“士郎?我洗好澡了。”
“Saber你来得正好。”士郎慌忙恢复正坐,“藤姐喝醉了,得麻烦同是女生的你安置一下……”
对Master红透的耳尖感到疑惑,Saber锐利的碧眸扫过一旁若无其事的Lancer。
“Lancer,你教唆士郎喝酒了?”
Lancer高举酒瓶,将最后一点滴下的烧酒用舌头接住卷进喉咙,满意地咂嘴,“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骑士王大人。一小口也没什么关系吧?”
Saber死死盯着对方,“士郎,如果Lancer有什么异常行为——”
“我知道我知道的。Saber,藤姐这边……”
“士郎不需要插手,我自己来就好。”
嘿咻。娇小的少女毫不费力地对大河施展了公主抱。
“还是以前的客房?”已经不是第一次承担这种工作,Saber驾轻就熟。
“对的,麻烦你了。”
“那Lancer……”
“交给我就好。”
“嗯。浴缸里已经放好热水了。”
“辛苦你啦Saber。”
少女骑士的足音消失在走廊里。士郎叹了口气,头顶忽然一沉。
“所以,浴室在哪呢?”
Lancer的下巴毫不客气地压上士郎乱翘的短发,双臂交叉将他整个上身卡在胸前。从者的胸肌紧贴着士郎的后背,隆起的肌肉在脊柱两侧烙下异样的感触,士郎努力不去注意那两小点柔软蹭过肩胛带来的一阵酥麻。
“……放开啦,我带你去。”
“不—要——”
拖长的音节,温暖的吐息中夹杂着酒精味。Lancer耍赖般地依旧压在自己身上。
脸上发烧什么的一定是因为那口酒。自我安慰着,士郎又叹了口气,艰难地拖着任性的客人向浴室走去。


+++++++

“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别张嘴,会流进去的。”
苦着一张脸,士郎吐出沾上舌头的一点发涩的洗发露。Lancer的手指在发间……这种手法,与其称作揉搓不如叫成抓挠,士郎如无凭依的水草一般被他摇得晃来晃去。
“来,低下头——”
听从他的指示士郎顺从地弯下脖子,让兜头而下的温水把泡沫冲洗干净。
“接下来是后背。”
“……哇!你轻点!”
“抱歉抱歉。真是,小子你的身板也太不经折腾。”
“请凯尔特大英雄有点身为英灵的自觉。”
所以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嘴上说着要报恩,结果不单洗碗,现在还帮自己洗澡……Lancer手指上的枪茧在后背摩擦出粗粝的刺痛,士郎努力稳住身形。
“好了。”
终于结束了吗……士郎如释重负地站起身来,却发现Lancer背对着自己摆好了架势。
“……干什么?”
“礼尚往来。”Lancer非常自然,“帮我洗咯。”
“……”
缠绕指腹的长发是海的颜色,洗发露的泡泡就是波浪间挑起的白沫。在力道适中的揉搓中Lancer满意地眯起眼来。他的皮肤白到发亮,像一尾鳞片反射月光的大鱼。
“要冲了哦。”
“哦。”
温热的水流将头发冲洗干净,Lancer满意地大声叹气,出乎意料地甩起头来。
“……喂不要乱动啊!”
“抱歉抱歉。原先在泳池泡习惯了。”
这是在给什么大型犬洗澡吗……将一缕蓝色的发丝从脸上摘下,士郎抹了一把沾到睫毛上的水滴。
接下来是后背。
过于白皙的皮肤在指掌间弹动,揉搓时会引发明显的红晕。士郎不自觉地放轻了力道。
“用点力啊。”
“是是。”
实在是……富有魅力的结实躯体。酒精和蒸汽令人迷糊,士郎的脸颊发热,不知为何回忆起了Lancer的胸肌紧贴脊背的触感。
“……唔。”
鼻端是Lancer身上淡淡的海腥味。不明的渴望冲撞着平素坚守的理智,鬼使神差地,士郎的胳膊从Lancer的腋下穿过搂了上去,双手兜住胸肌,试探着捏了两下。
——手感饱满,和想象中一样好。刚产生这种感想,士郎的手腕就被掐住了。
“小子,你什么意思。”
士郎忽然回神:“……不是!那个,我……”
“哎呀哎呀,既然是你先开始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等等!呜哇!?”
被按在浴室的墙壁上,力量和体格的差别让士郎完全无法反抗。挣扎中打滑的手掌抹掉了一旁镜面上覆盖的热气,将自己涨红的脸映了出来。士郎吓得闭紧眼睛。
Lancer轻轻咬着他的耳朵,抓着少年的手腕,把士郎颤抖的指尖按在自己胸口。
“喜欢吗?那就摸个够吧。”
“不对!我……呜……”
身体非常自然地为对方敞开。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如此熟悉……放弃抵抗的少年小声呜咽着,自觉承受起撩拨带来的恶果。

++++++++++

“啊,果然做完之后再泡澡是最舒服的。”
“……能不能先拔出来……”
士郎沙哑的抱怨淹没在激起的水花里。Lancer坏笑着动了动腰,他就涨红着脸不再作声了。
高潮的余韵如同温水般没过全身。作为一天的结束,这种感觉,意外地不坏呢。

++++++++++

“好紧啊。”
没带换洗衣服的Lancer扯着衣领抱怨。士郎无奈地盯着他身上自己快被撑裂的T恤,尤其是呼之欲出的胸口和凸起的两点:“到底吃什么长这么大的……”
Lancer笑了起来,“多线鱼,秋刀鱼,红金眼鲷,比目鱼,天然真鲷,实在不行还有便宜又好吃的鲑鱼……以后多多照顾生意哦!”
“好好好,下次要记得给折扣哦,鱼店的小哥。”

++++++++++

卫宫家的灯火熄灭了。
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

 

 End

 

 

一点碎碎念
设定承接枪士文《残留之物》(抱歉我还没写完)
虽然是FHA背景下的记忆大洗牌,但毕竟之前在真实时间线和Lancer酱酱酿酿过很多次,所以这个士郎……很乖。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