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还债系列 80粉点梗】木马

Work Text:

王天风一下子就心软了便由着他抱着。
于是乎,抱都抱了,他便纵容了学生急切的吻。这个不似以往温柔的吻,让他丢了魂,软了腰。
明台的舌扫荡过他口腔里的每一寸,王天风受不住的红了眼眶,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划过性感的喉结,在一丝不苟的衬衣上晕开暧昧的痕迹。
“呜,明台······”好不容易得了一点喘息的机会,还没等王天风一句话说完呢,明台火急火燎的就开始扯他的衣服。“你······”王天风虽然疑惑学生今天的急切,但倒也没反抗,纵容的被学生扒了个精光。
“哼,嗯······”唇齿划过皮肤的触感异常强烈,在湿濡到达敏感的腰窝的时候,王天风猛地拉长了声线。

“明台,够了。”王天风僵直了整个身体,明台流连于他的腿间。可王天风觉得那根不是舔舐,简直就是啃咬。幼嫩敏感的器官上坚硬牙齿游过带来无比强烈的刺激和欲望,王天风此时就像被雄狮按在爪下的小野猫,逗弄一番然后吃干抹净。
王天风屏气凝神,这种命根子掌握在别人“口中”的感受似乎没有以往那么美妙,他甚至担心明台突然发狠把它一口咬断怎么办?
这时锐利的犬牙突然移开,被厮磨已久的皮肤暂得解放,王天风这才发现他的性器早已硬的发疼。
明台抬起头笑得邪气,这笑容甚至让王天风莫名的有些慌张,以至于他乖乖地遵从了明台的指令。
现在,王天风被牢牢拷在刑讯室的椅子上不得动弹,上身赤裸下身却穿戴整齐,王天风垂着头一动不动,那个人还没来。
突然,刑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王天风的视线便全部被那人吸引。
锃亮的军靴,笔直的军裤,一丝不苟的风纪扣,还有若隐若现的滚动的喉结,散发着禁欲又诱人的美感。

王天风看着他手上的马鞭,咽了咽口水。

明台在王天风面前站定,王天风垂着头,视线里只有明台干净的鞋面,于是王天风抬起头,带着一丝审视带着一丝赏识甚至带着一丝贪婪地看着这样的明台。
明台似乎对于老师这样的反应感到十分的满意,轻笑一声,右手轻轻垂下,手上的马鞭搭在王天风的颈侧,看着王天风面上难得的一丝慌张,明台故意低下头,硬挺的鼻梁已经触碰到王天风的耳廓,朝着偷偷红了的耳朵又喷了一口热气,压低了声音,问:“说,谁派你来的?”
王天风一点也不否认明台对他的诱惑力, 他很清楚这样严谨的军装的包裹下是一具能让他欲仙欲死的躯体,同时他也知道:游戏开始了。他的这位学生优秀又出格,疯起来也是什么都不顾的,平日里两人玩的一些小游戏也是对极了他的胃口。在明台狂猛的抽插里,王天风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自己的抱负,忘记自己身上所肩负的重任,忘记厚重的家国情怀,就像风暴中破浪前行的巨轮贪恋一时的阳光,就像马不停蹄的革命家偷得清闲坐下喝一壶清茶。
所以王天风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既紧张又带着一些期望。
“是你带我来的。”王天风一秒就进入了角色。
明台听了倒是冷笑了一声,站直了身子右手漫不经心的一挥。“啪——”一声鞭子险险擦着王天风的脸沉重的打在地上,划过空气带起的尖利气流刮的王天风脸颊生疼,可见明台这一下力道之大。
“你处心积虑的进来,到底要得到什么?”明台看得出王天风的紧张,故意慢悠悠的语调又问了一句,压迫感甚重。
王天风不搭话。
明台阴阴的笑了,突然上前一步抓住王天风的头发将他的脑袋粗暴的提起来,看着面前人吃痛而皱起的眉眼,明台慢慢的,慢慢的说:“密码是什么?”
王天风倔强的瞪着他,狠狠地吐出一句:“无可奉告。”
所有的对话都是上周刑讯课上他和明台所发生的,现在角色互换了,由王天风说出这一句,他竟突然觉得心虚和悲哀。一份完整的有关死间计划的文件,现在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他办公室的抽屉里,不久后的将来……王天风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想象。
明台不知道老师这样丰富的内心活动。他在王天风微微颤动的眼神中解开了他的衣扣。
年轻人的手指带着点点凉意点缀在他的胸膛,这样的凉却又带起了翻滚的热意,仅仅是手指的触碰,就已经让他胸口的红果诚实的挺立。
“老师倒是兴奋。”他从学生的语调里听出了一点嘲讽。
明台一点点扯开王天风的衣襟,手上的鞭子顺着肌理一寸一寸的划过紧实的胸膛,不紧不慢的按在一颗肿胀的红豆上缓缓的摩擦。
充血的敏感处胀的发疼,偏偏又被粗砺的马鞭一下一下的磨,磨得好像要起了火。王天风咬住嘴唇,但控制不住鼻子里冒出的粗喘。
明台歪头看着这样的王天风。“不出声是吗?那老师您可要撑住了。”说完拽下手上的皮手套,捏开王天风的嘴塞了进去。
皮革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并不美妙,王天风有些不适,但明台紧接着的威胁让他乖乖咬紧了口中的物件。
突然,他右边的乳珠被鞭子极快的击打了一下,瞬间的痛感化成电流冲到大脑,王天风终于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呜——”
明台满意的一笑,一把扯掉了王天风的皮带,放出了早已昂扬的欲望。
“老师,忍住啊。要是手套掉出来了,那可就怪不得学生我了。”
王天风把牙关要紧了些,但是……
“呜!——”王天风猛的挺起身子,叼着那副手套,头难耐的左右摇晃。明台手上的马鞭无比细致的照顾到他昂扬的每一个角落,一上一下,皮革和皮肤摩擦好像起了火,王天风的耳边嗡嗡作响,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下身被摩擦带来的巨大刺激不断冲击着他的神经。随着明台动作的持续,王天风鼻腔里的呻吟愈发甜腻,终于,在明台将马鞭抵上顶端的小孔并深入挑逗的时候,王天风终是坚持不住全线崩溃,大片生理泪水顺着嫣红的眼尾滚落,手脚剧烈挣动起来,他发出一声绝望的哭叫,白液喷出的瞬间黑色的手套终于掉落。
等到王天风从高潮的失神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明台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地上的黑色手套。
王天风有点胆怯,瘫在椅子上偷偷拿眼瞥明台。明台倒是发现了他的视线,目光从地上移开,笑着解开了将王天风牢牢绑在椅子上的皮手铐,替他揉了揉磨得出了红痕的手腕,不理会王天风哀求的目光,手一抄将人横抱起来。
“老师,接下来咱们换个地方。”
因为高潮手软脚软的王天风被黑布蒙住了眼睛,只觉得自己被学生带到了另一个房间,他的双手被拉高,交叉缚在悬挂在天花板的软绳上,他的双脚,被引导着踩上一块貌似是木板的地方,王天风好奇的用了点力一踩,没想到连带着整个身子都晃动起来。明台伸手帮他稳定住身子,“乖一点,老师。”
王天风咬咬嘴唇,视野被剥夺让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直觉此刻似乎很丢人。
他感觉一个东西抵住了他禁闭的后穴,紧接着他的身体不自觉的弹跳了一下——明台的手指探了进来。
在王天风压抑的喘息声中,明台完成了扩张,接着,一切来自年轻人的热度都离开了,他在慌忙之中寻求学生的温度,直到明台的手再一次触碰了他的肌肤,一个坚硬的东西抵在后穴蓄势待发。
明台摘掉了黑布,明台只开了一盏小小的昏黄的灯,所以王天风只花了一些时间适应屋里的光线。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困窘:他双手被缚,仅脚尖能着地的立在巨大的木马上,后头一个狰狞粗大的按摩棒紧紧抵着他,仅看一眼可怖的形状就让他心里发憷。
“老师,咱们来玩个游戏吧。”明台站在前面不怀好意的笑着。

“玩······什么?”王天风听见自己这样问。
明台又是神秘一笑,伸手一把握住王天风的昂扬上下套弄了起来。
“哈······啊!······你做什么?”王天风脚一蹬,骤然泄出一声呻吟。
很快他就知道了为什么。
明台并没有将他的手死死绑在绳子上,而是系了个活结握在他手心里,性器受了刺激,他的身子一软,活结就松开一些,人也就下坠几分。而后穴处的那一个按摩棒,也正是等着这个机会,好一点一点钻进他的体内。现在,圆形的头部已经破开穴口浅浅探入一小部分,后穴被撑开的不适感吓得他赶紧使力阻止自己继续下坠。而卡在后面的按摩棒随着呼吸的小小颤动也在传播细小的电流。王天风深吸一口气,试图平息自己紊乱的呼吸。

显然明台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呜!你、给我······停下!”王天风认定这坏学生就是故意不想让自己好过,甚至又近了一步叼住他胸前的乳珠廝咬,害得他手软脚软,身体控制不住不停下滑,眼看那狰狞的巨兽已经被他吞入小半了。

带他继续将按摩棒无力吞入时,他发现自己的脚尖已经足以支撑自己的身体不再下滑。王天风松了一口气,尽管他此时的姿势有多么狼狈。
他抬眼看向明台,却发现明台手中的鞭子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展开,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隐隐的不安。
“啪——”他眼睁睁的看着学生手上的鞭子像毒蛇吐信一样凶猛的朝他窜来,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结果并没有落在身上火辣辣的触感,倒是一阵天旋地转,明台将鞭子狠狠抽在了木马上,木马被这力道带的前后摇晃起来。王天风惊呼一声倒在木马上,为了稳住身形不得不紧紧抱住木马粗大的脖子。这一倒一抱可还好,王天风直接将那按摩棒坐到了底,膨大的头部狠狠擦过前列腺,就像闪电劈开脑袋,王天风根本发不出声音只是眼眶里的泪飙出来流了满脸。
“噢!”明台觉得很惊喜,平时就算再怎么激烈想让他这个倔强的老师哭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他上前一步欣赏王天风难得的红眼眶。
王天风觉得难为情极了,平时端着师长的架子,无论明台玩得多疯多狠他都死要面子的憋着不让自己太过狼狈,今天这幅放浪模样是把脸都丢到十万八千里去了。“你给我滚。”王天风尾音还带着哭腔,有气无力的命令明台。
明台倒是笑得越发开心,还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老师叫学生滚,学生自然不敢不从。只是……”明台闲庭信步绕到王天风身后,伸手若有若无的扫过被按摩棒撑得打开的粉嫩穴口,“老师您这张嘴说得好像不是这个啊。”
王天风狠狠倒吸一口气明台的手指触上皮肤的一瞬间,他竟发现身体深处涌起层层叠叠对学生的渴望,胡思乱想间,没发现学生已经坐上木马将他从身后揽进怀里。 湿热的呼吸喷进耳廓,色情的舔了一下泛红的耳垂,手上不老实的揉捏起人胸前的敏感,王天风所有的退路全被堵死,无处可逃。“老师,在想什么?”
王天风猛然回神,一把拍掉胸前作乱的手,慢慢抬起臀部试图将按摩棒从体内抽离。明台任由他动作,甚至于饶有兴致的紧盯那紧致的嫩红小穴一点一点将深黑狰狞的按摩棒吐出的过程。就在王天风就剩下一个圆形的头部就可以脱离按摩棒制造的窘境的时候,就像一只看着老鼠从臂弯中试图逃离的猫,明台伸手抚上王天风的敏感的腰窝。
王天风一颤,停止了动作,他维持着这样一个尴尬无措的姿势,被动的接受明台在腰上的种种抚弄,在他终于忍受不住想要挣脱的时候,明台箍在他腰上的手一使劲,即将出笼的野兽就这样毫不留情的钻回了他的体内。
“啊——”这次比之前都要刺激,全根钻入的按摩棒直冲那敏感点顶去,帮身上的凸起擦过内壁好像要起了火,王天风腰一挺就又要释放。可身后的罪魁祸首突然伸出了一只手将那排泄的小孔紧紧堵住。
后穴痉挛的快感,再加上前端无法发泄的痛苦,王天风崩溃的哭叫出声:“你放开!放开……”
谁知明台非但不放开,腰一使劲,木马又重新摇晃起来,于是乎,深深插在后头的按摩棒换着各种刁钻的角度拨弄着王天风的敏感点,太过强烈的刺激让王天风不自觉的剧烈挣动起来,这一动又加剧了他的快感。在王天风越来越惨烈的哭叫声和无数声“求你”中,明台终于大发慈悲的松开手吻上了王天风……

后接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