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洪周】英雄06

Work Text:

马柯帮着洪少秋把周凯驾进房间后就走了,离开的时候带走了洪少秋的手机,一步三回头。但无奈是周凯赶他走的,他不走不行。洪少秋当然不留,大嘴巴再多说两句,虽然国安公安锁定贩毒团伙的工作会轻松很多,但周凯的老底怕是也会抖落个干净。他不想把这个让他莫名欣赏的毛茸茸关进去,那些行当是违法,却也当真是合情。

周凯在马柯关上门的那一刻整个人软倒在洪少秋的怀里。

【去洗洗?】洪少秋只觉得口干舌燥。他自认从不好男色,怀里的这个人跟他曾经接触过的男妓也完全不一样,没一点魅惑或者柔弱的架势,就算此刻倒下了,雄性特征也绝对不容忽视。但此刻,洪少秋的雄性特征更不容忽视……他动情了,心理上,以及身理上。

他从没这么感激过自己平时认真跟着队里的小年轻一起锻炼,周凯人高马大,支撑住当真并不容易。不愧是岛国,浴室里都有…充足的可供挂靠的把手。周凯勉强抓住,整个人歪靠在墙壁上,让洪少秋能尽可能轻松些得帮他扯下身上衣料。但这件工作还是挺困难的——周凯的两条大长腿此刻剪刀一样绞在一起,扯下一众布料当真遇到了挺大阻力,拉到膝弯便再难下去。洪少秋蹲下去,想帮人把脚抬起来,使不上劲,此刻抬头想喊人尽量抬脚,正好对上了周凯腿间那丛毛茸茸。

【帮我放水,我自己洗。】周凯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洪少秋愣了片刻站起来,按人吩咐转头去忙活,转身之前还是看到了那人脸上的红云。水汽渐渐升腾,那团云也飘到了洪少秋脸上越聚越浓。

周凯入水那刻眼神已经恢复了清冷,两只手紧紧扣住浴缸边沿,修长的指间都泛了白。衣服都是人扒的,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看了个完全,他也确实不必再遮着掩着,大大方方得坐在了浴缸里。那药的效力似乎不止在下半身,此刻他上身半露水外,平时跑船时候风吹雨打可以用粗糙来形容的皮肤此刻敏感到能感受到水波微微荡漾带来的异常。每一寸皮肤都在叫嚣着渴望被触摸,就像下身无论前后都咆哮着想要被抚慰。他使劲得深呼吸,可胸腔每一次起伏都只会让他努力留住的清醒更远一分。

洪少秋想现在就扑过去帮忙,他确实不好男色,可对生理常识的了解也不会比浴缸里那个克制的人少,有些事,就算是用手,自我满足也不方便。可眼看那人忍得辛苦,他知道那人的骄傲,怎么都开不了劝说的口。【我把杯子放在这里,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就打碎它吧。我在外面等着。】洗手池的玻璃杯都是成双成对的,他随手捡了一只放到浴缸边,把淋浴头递过去以后不多看不多说转身就走。周凯动动嘴唇想拒绝,可牙缝稍松就有呻吟要溢出来,只能把声音都憋回去。

洪少秋在洗浴间门口坐下了。浴室里的水声不响,想来淋浴头是放进了浴缸的水里;里面那人不知道在做什么,是还坚持挺坐着,还是已经歪道了……他闭上眼睛描画着浴室里可能的景象,不想过去两人的交手,不想未来两人的关系,只专注此刻。命运这个玩意从来不讲道理,他莫名其妙就是喜欢里面这个人,骄傲倔强的性格、毛糙可爱的外形、矫健灵活的身手,他都喜欢。若要在一起,从前和以后的阻碍不用仔细想都不会少,但至少此刻如果这个人需要他,他的职业或者信仰或者随便什么东西都不能阻止他。

什么都不可以。

玻璃的破碎声就在这一刻传出来。他有片刻的担心是自己幻听,可肢体先于思想给了动作,跳起来冲进去的身手比以往实施强行破门追凶的时候还矫健。

不是幻听。

浴缸边一地狼藉,水已经满溢出来,破碎的玻璃在浅浅的水渍里闪着光。那人一只胳膊垂在浴缸外,小麦色的皮肤被白净的浴缸衬托得更显深邃。那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磕在浴缸沿上隐去了表情,修长的脖颈倒是没藏,一个好看的弧度弯下去,荡漾的水里两条长腿紧紧绞着,淋浴头也被绞在大腿根部,随着人每一次尽量放轻的呼吸无法抑制得颤抖。

到宾馆路上架起来走路都困难的那个人,被公主抱起来也并不让人觉得吃力。

【我只用手,好不好?】把人在床上俯卧位放好后,洪少秋极力让自己冷静得发问。

他没等到回复。趴着的那人在每次呼吸里煎熬,咬紧牙关的动作深刻到面部两侧肌肉都是紧绷的。床头柜里的陈列没让他失望,润滑和塑胶制品一应俱全。坐在浴室门口的时候他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真正探进去的时候却完全没有预想中可能会有的抵触情绪。搅弄的动作开始是生涩的,没两下却也找到了差不多正确的方式。另一只本来扶住人劲瘦腰际的手也摸到了人身前,尽力套弄。

触到一处凸起的时候,一声被咬碎了的呻吟还是从周凯嘴里溢了出来。

那头汗湿了的发艰难的扬起,平时习惯了斜挑痞笑的唇半张半合,别扭得回头姿势里艰难发音。

洪少秋凑过去。

断断续续、颠三倒四、残破狰狞的,不过是他的名字。

【周凯你,你现在不清醒。药力过去你会不会……】身下的叫嚣一直试图盖过理智,洪少秋还在努力克制。

身下本是卧趴的那人翻过来,一双被情欲折磨得近乎失神的眼睛里已显红色,就那么直勾勾得看着他。

【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洪…少…秋……】那双眼睛就算痛苦失神也是亮的,洪少秋如愿在一片浅红的雾气里看到了自己也被情欲磨得有些失焦的眸子。

那就这样吧。药力退了以后怨也好恨也好,药力退了就好。

让那双圆眼睛彻底被水淹没的时候,洪少秋也一遍一遍喊着周凯的名字。

幸好是你,幸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