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善言辞

Chapter Text

“这就是扯淡!”他的手指埋在他的帽子和王冠下,紧紧拉扯着头发,“这就是扯淡。”

他周围传来一声叹息,“我知道,但是你不能总是为这个烦心,坏事难免发生嘛。”

“不,Stan,我不能不烦心!”Kyle大吼着,视线从他的战术板上移开,而看向那个靠在树干上的黑发男孩。“这就是扯淡!”他再次重复着这一个小时以来他说了不下100次的话。“而扯淡的事情并不是难免发生,是有人计划着让它发生的。”

“老兄,这没那么糟,”Stan耸着肩膀说道。Kyle实在想不通,这个嘴唇破了,胳膊上还有好几处醒目伤口的人怎么说得出这番话来。“我们只是输了一场战役。”

“这就够扯淡了!”Kyle大声说着,双手在空中挥动。

真的,他应该在室内。他们都应该在室内,换下衣服,然后上床睡觉,更重要的是,忘记这件糟心事。但是,随着已经落山的太阳离他们远去,只留下一片大树要塞的阴影时,事情开始变得荒谬了。他们现在还坐在这儿,Stan以他以往的姿势靠着树,Kyle的怒火有增无减,正弯着腰在手绘的南方公园地图上把东西挪来挪去。

至少Stan今晚留下来了,Kyle也丝毫没有掩饰这个事实让他感到稍微好受了点。尽管他现在怒火中烧,但Stan的存在通常都会让他感觉好些。即便在此刻并不是那么管用,Kyle也不会去抱怨。就算现在这个红毛心情很糟糕,但这也不是Stan的错。

“他们赢得合情合理,”Stan对Kyle说,而这正是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话,“我们没有带上足够多的士兵,也没有带上等级足够高的战士。Cartman打败了我们。但总还会有下一次机会。”

有时候,Kyle恨死了Stan决定在这时候讲道理。“他们才不是赢得合情合理!”男孩大声说道,一只手在桌缘上捏紧了,“我们原本十拿九稳了,就凭借你带的那些兵力。我的安排完美无缺,那个死胖子根本不可能会打败我们!”

视线再次在板子上来回游移,Kyle咬紧了牙。“你不能随便找个时间增加新的职业!或者让那些对游戏的设定根本还没有搞清楚的人上战场。这太扯了!”

“这并没有违反规则,”Stan耸了耸肩说道。在晚间的微风中,他围在身上的披风飘动着,让这一幕看起来像出戏剧。“我是说,我们增加精灵治疗师时也挺随意的,这说明Cartman也可以这么做。”他说得有道理,但Kyle感到自己的身体要被怒火点燃了。

“我们才不是随意加的!”Kyle攥紧双拳争辩道,“我们是根据规则来做的,而且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才把他们送上战场的!教士可不是人类可以成为的职业之一!他们只能是勇士,法师,盗贼还有犹太人。”他大声说着,还没有原谅Cartman把这个职业丢进一个幻想游戏中。“教士可不在这份名单上!”

“那你呢?”Stan朝Kyle的方向伸出手,问道,“你有一个特殊的职业,老兄。”为什么你就不能偶尔别那么理智?!为什么你就只有在为了自己图方便的时候才不讲道理?

“是Cartman让我当一个高等犹太精灵的,又不是我自己选的!”Kyle大吼着,越来越气愤。“这完全就是扯淡!他故意这样搞我!”

“老兄,他一直这样针对你的,”Stan提醒Kyle,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再说了,一开始就加入这个游戏的很多人都有特权。Butters是唯一的圣骑士,Cartman是巫师。Kenny还是公主呢,这哪里算是一个职业?Jimmy还是个吟游诗人呢!”

“Jimmy还没有选边站队呢,”Kyle提醒着Stan,“我们在选边之前就选好了特殊的职业了!”

“这不在规则里面。”Stan固执地说。噢,我的天啊,为什么他要为那个死胖子说话?他明明是和我一边的,不是吗?Kyle不禁对他那冷静的好战性生起气来。他只是想要男孩在这一件事上赞同他,但不,很显然这要求太多了。

“那这样就不算扯淡了吗?!”Kyle咆哮着,“他故意在我们进攻之前要了一个教士,好去治疗他那些受伤的士兵们,而不用遵守任何角色规定!”

“但现在有了教士的规定了。”Stan说道,伸出手平复他的怒意。“行了,我们下次会赢的。”

“这还是很扯!”Kyle说,砸了一下桌子,桌面上的标记都飞了起来。“这整件事都是瞎扯淡,而我受够了,Stan,我受够了你老是为那个混蛋说话。”脸色被怒火烧成红色,他怒吼着:“我受够了!我受够了这些破事!这些规则,打斗,职业,这整个游戏,全都是扯淡,我恨死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玩这样傻的一个游戏,而所有的一切都是扯淡!”

Stan的脸色凝固了。“你不是说真的,对吗?”他问道,他那双棕色的眼睛睁大了。他看上去像是被Kyle刺伤了,而这让红发男孩的怒火散去一些。“没准是呢,”Kyle还是低声说了出来,呼吸沉重,愤怒还在他的大脑中蔓延。

好像是瞬间感受到他情绪中的变化,Stan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叹息,从墙上撑起身子。他走向Kyle,从上到下地看了看男孩,安静地说:“不,你不是说真的。”在这个夜晚,这个Kyle第一次感到所有的愤怒和懊恼突然间倾泄得一干二净,只留下疲惫。

想都没想地,Kyle让他的脑袋靠在Stan棕色的长袍上,他的皇冠和帽子被碰掉了也毫不在意。随着皇冠帽子滚落到地上,男孩闭上了眼睛,把脸埋在Stan的胸口,让另一个男孩的存在将他的怒火平息。慢慢地,他紧绷的肩膀开始舒展,他的整个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Stan总是能对他有这样的影响,在别的东西好不管用时总是能让他冷静下来。Stan的双手轻轻拂过他脖子后边的红色卷发,Kyle发出了介于遗憾的牢骚和全然疲倦的叹息间的声音。每到这种时候,他总是十分感激这个黑发男孩选择和他一边,而不是Cartman。如果没有他在身边,我很可能会疯掉。

“你说得对,”他咕哝着,声音被有些模糊,“我不是真的讨厌这个游戏,这也不是扯淡。”Stan没有说话,只是揉乱了Kyle的头发,缓慢而冷静的呼吸着,而这些正是Kyle所需要他做的。“我只是太气了,我喜欢这个游戏。我气的是像死胖子那样的人都能想出那样的点子,但这不是这扯淡。”

在灰尘和树叶的香气中呼吸着,这是Stan每次在结束了一天的游戏后都能闻到的味道。Kyle又说道:“而我其实也没有因为Cartman不让我加入他那边而特别生气。我是说,总有人要当敌对放的,我不认为我会在Cartman手下干多长时间。如果事情真的这么发生了,我会疯的。”

“老兄,我也很高兴我们不是和他一边的,”Stan热忱地赞同道,这句话在Kyle听来有些奇怪的布满。“Cartman的阵容糟糕透顶,当一个精灵比当一个人类酷多了。再说了,我们最后一定会赢的,所以我比较喜欢能赢的一边。”这让Kyle轻声笑了起来。

Kyle终于站直身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卷发,抬眼看向正冲自己微笑的Stan。“我们会赢的,”他坚定地说,然后四处找他之前弄掉的帽子。幸好我们没有表现出来,不然Cartman就永远不会闭嘴了。他没有取笑我们的时候就已经够混蛋了。“Cartman会被收拾一顿的,他活该。”

“那是肯定的,老兄,”Stan肯定道。男孩在地上了摸索了一阵子,而后站直了,往Kyle的脑袋上戴了什么东西。伸手摸了摸,Kyle笑了,他调整了自己的帽子然后摆弄起皇冠。“Cartman有多少教士根本不重要。”

“尽管这还是很扯,”Kyle小声说着,但语气中没有之前那样的火气了。“我还是无法相信他居然可以玩这种花招,但我想最后会没事的。”他或许不太喜欢这样,但Stan其实说得对。这并没有违反规则,Cartman也不可能提前知道他们会袭击,而如果他去问Token,男孩也告诉他自己很想加入游戏。这一切都是巧合。

低头若有所思地看向游戏板,Stan花了点工夫重新把东西摆好,然后慢慢地说:“你知道,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列入规则里。”

“Stan,我们不会搞出一条龙的。”Kyle转动了下眼珠,对他说道。黑发的男孩已经问了好几次他们能不能加入一个神话生物了,但每次Kyle都否决了他,设想了一下有一条龙的话就太不公平了,而且如果他们有了一条龙,那么Carmtn肯定也想要一条。

“不,不是这个,”Stan说道,挥走Kyle的警告,“我是想说,这游戏还算早呢,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规则。”他现在咧着嘴笑着,Kyle感受到一丝兴奋。“此刻没有人在玩这个游戏,因为所有人都得回家,但是有任何规则规定我们不能在晚上玩吗?”

Kyle皱了皱眉,缓慢地说:“不,没有。但是为什么我们要在晚上玩呢,老兄?没人和我们一起玩。”即便他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点子,但他还是想知道Stan究竟想说什么。这暗含着什么不同的东西,要Kyle来说,Stan那些可能是蠢到家的点子也往往是最棒最有趣的。

Stan转身面向他,他脸上得意的表情轻易就让Kyle兴奋起来。“但这并不违反规则,也就是说,夜袭,尽管无人看守。”听了他这话,Kyle的思维开始运作。这听起来很有趣……

“你的建议是?”Kyle好奇地问道,一只手神伸向他一直以来用作武器的高尔夫球棒。大笑着,Stan把手伸向战术板,拿起他自己的标记和Kyle的。

“我是说,严格来说这并不违反规则,也就是说,就算趁着晚上无人看守夺回真理之杖也是可以的。”把两个标记挪到Kupa Keep,Stan漫不经心地说:“我说,如果没有违反规则,那么这不是很酷吗?”

“这完全就是瞎扯淡,”Kyle抽了口气,为Stan的鬼点子震惊。发出一声惊喜的笑声,他再次说道:“这完全就是扯淡!”

冲他笑着,Stan耸了耸肩膀说:“对啊,如果他们要跟我们来那么扯的,我们为什么不还以颜色呢。我们会拿到真理之杖,然后就可以向Cartman耀武扬威了。”

勉强站起身子,Kyle说:“这只能成功一次,定下规则的人们不会让这样的事再次发生。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即便他对此有些异议,但他也和Stan一样兴奋。在其他众多原因中,这就是他和这个黑发男孩是最要好的朋友的一个原因。因为Kyle绝不能单凭自己想出那么不切实际的计划。

“老兄,如果我们不这么做,你可以打赌Cartman最后也会做这样的事的,”Stan说道,这让Kyle更加肯定了他想要将这个计划进行到底。任何一个使用Cartman或许已经想到但尚未实施的,见不得光的肮脏手段的机会,都是Kyle蓝图中的好时机。再说了,还有Stan那样冲他笑着,他怎么样都说不出不字。

“你说得对。而且根据规则,真理之杖一定是在外面,因为你不能把它放在房间里之类的。”Kyle赞同道,拉直了他的衣袍,推开椅子。走到平台边缘,从这儿,他能看到Kupa Keep的塔楼,男孩接着说:“你知道吗,如果Cartman要这么玩,那么我们也来。我受够了他总是扯出这样那样的东西还说这没问题因为没有违反规则。让我们去夺回真理之杖吧。”

“走吧。”Stan附和。转而面向男孩,Kyle走过他身侧,用上许多散落的梯子和木板往下爬。经过他们的堡垒上不同高度的空荡荡的小帐篷时,Kyle想到,不论Cartman未来会使出什么手段,他们都会有更好的策略和生存机会。Stan是对的,他们会赢的。

去他的Cartman。

当他的脚踏在地面上时,Kyle小心翼翼地不弄出太大动静。尽管他的妈妈并不在意他那么晚了还在后院里,但如果她发现他溜出去了还是会担心。落在他身侧,Stan轻碰着他的胳膊,这个小动作让Kyle心头绽放出一股暖意。我真幸运有Stan这样的朋友,尽管他有时候挺离谱的。

“走吧,我们像平时攻击时那样潜入吧。”Stan小声地说着,走到Kyle前头。跟在他的勇士后面,Kyle悄悄踩过落满树叶的地面,走向栅栏的洞口。Stan先钻了过去,再转过身来帮Kyle处理他松开的难免被碎木渣勾住的衣摆。

他们一离开后院,整个世界都陷入深邃的黑暗中。Kyle还挺喜欢这样的,走在Stan身边,伴随他们的只有回忆和照在路上的月光。他们一如既往地在走路时挨得非常近。虽然红发的男孩不是很确定他们这个习惯时从哪来的,但他还挺喜欢的。Stan总是在身边的感觉,总是准备好跳出来维护他或让他冷静的感觉,让Kyle很安心。

有时候,他想Stan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感觉。每当这样的时候,每当他们在一片静谧中俩独处时,Kyle很确定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Craig和他的朋友们加入游戏了还是很酷的,”Stan说着,他的脚步声几不可闻。“虽然这个局势挺糟糕的,我一直都盼着他们加入呢。”

“对啊,”Kyle点头赞同道,想起了他的士兵们对那几个男孩的形容,“要我说,我还挺惊讶Craig选了盗贼的,但我想这真的很难说,对吧?”他的衣袍拖在地上,像涟漪般一阵一阵地发出细微地沙沙声。

Stan想了一会儿才说:“对啊。我真的以为他会选勇士的,鉴于他的既往。他会是一个很棒的战士,但可能他有自己的原因吧。”他沉默了一会,沉吟道:“那Tweek呢?”

Kyle听到这笑出了声,尽管他试图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声音。“噢,我的天啊,我看了那些视频至少有5遍,他看着真的太好笑了。”这倒是真的,虽然Tweek是另一边的,而且还造成了不小的破坏,Kyle还是忍不住觉得这件事很好笑,“他是什么来着,野蛮人?”

“是啊,老兄,我很肯定。野蛮的狂战士之类的。”Stan耸了耸肩膀,好像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一样。“我说,这只是勇士这个职业的一种微小变种,所以我觉得还是可以的,但是Kyle,你真该看看那个战漆。说真的,这是我一整天看到最棒的东西了。”Kyle不得不赞同,虽然他当时并不在场。

“他们老在说他全程都在尖叫,”Kyle面带笑容地说,他的肩膀靠着Stan的肩膀上下抖动,“对了,为什么我们让他和Craig打架的时候没有让他这样?他绝对会狠狠教训一顿Craig。你看到Connor了吗?他脑袋上的伤真是难以置信。”

“这我就不知道了,”Stan咕哝着,摇了摇头,“我想我们只是不走运。我完全可以赢下那次打赌的。Tweek把Craig打穿窗户了,记得吗?”

“Stan,我真的绝对不会忘记,”Kyle说,而后陷入了那俩人那场架的回想中。那真是有趣,他从来没有如此在乎过一场架的后果怎样,除非那关乎他自己的输赢,但现在他在想着这个,他得承认这整件事最后得走向非常奇怪。“你知道的,”他开口了,皱着眉,“这很奇怪,Craig和Tweek现在看起来像是好朋友了。”

尽管在黑暗中Kyle看不清Stan的表情,但他知道男孩也在皱眉。“他们是朋友,不是吗?”牙齿咔嚓咬紧,Stan耸了耸肩膀。“我不知道,我猜测鉴于我们编造了大部分事情,他们并没有讨厌对方还是说得通的,但是这还是很奇怪。他们现在根本就是形影不离。”

Stan说得对,从他们都返校后,Kyle从未见过Tweek和Craig分开过。“还记得Craig揍Cartman吗?”Kyle缓慢问了出来,边说着记忆边浮上脑海。

沉吟了一会儿,Stan说:“呃,记得。那真是太精彩了,我不说假的。”

“你记得Craig对Tweek说了什么吗?”Kyle问着,艰难回忆着Craig那时大声说的话。在那时,他正要溜走,担心因为自己也策划了那次打架而成为Craig下一个修理的对象,但现在,他真希望能想起Craig说了什么。

“好像是他这么做是因为Cartman对Tweek一直很混蛋之类的,”Stan说,听起来若有所思。他们俩都沉默了一阵子。Kyle想在着Craig在Tweek身边的举动,几乎是保护性的,好像他的工作就是保护那个男孩周全,这让他皱起了眉。

“我在琢磨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终于说了,但老实说,他并不在乎。Stan的肩膀再次曾到他的,而这些想法从Kyle的大脑中抽离了,留下一片空白。

“我不懂了,老兄,我想他们就是朋友。”摇了摇头,Stan补充道:“我说他们俩都疯了,但的确,他们是朋友。”决定认同Stan的说话,Kyle耸了耸肩膀,把他的视线移到不远的前方,不再好奇这个话题了。

到了Cartman后院的边上,Stan带路走到栅栏的断裂处。四下一片安静,Kyle抬头扫了一眼Cartman的房子,满意地发现厨房里没人。如果他们还没睡觉,那Cartman很可能在看电视。他根本不会听到我们。跟上Stan招呼他的动作,Kyle溜进了Kupa Keep。

他很久都没有回到这里了,自从这个游戏开始以来。他从未离开自己的堡垒来加入对Cartman王国的攻击,而最近的两次进攻他都让Stan操刀了。再说了,随着这个游戏的发展,他觉得Cartman会趁他们不备偷偷把人送到他的王国里的几率越来越大。在未来,一定会有他要参加的战役,但并不是现在。

就他上次所见,这个王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他之前通过一段视频见过,但与亲眼所见还是有不同的。Kyle轻轻跟在Stan身后,把面前的景象尽收眼底,在心里构思着下一次发起进攻时会面临什么问题。

Stan一言不发地领着Kyle来到胶合板做成地塔后方,走向用作城堡正殿的帐篷。提起沉重的材料,Stan招呼着Kyle进去,而后放下帘子悄悄跟上。

里面的火炬已经熄灭,Kyle依稀记得那光亮照亮整个房间的情形。瘆人的黑暗维持了一阵后,Stan拿出他的手机按亮了屏幕,用这微弱的光在屋子里照明。这不会让别人发现他们的存在,也足够他们看清。

把一个看起来像是半兽人充气娃娃的东西推到一边,Kyle微微提起他的袍子好踏上帐篷里由箱子组成的阶梯。环顾四周,男孩看到了远远比不上他的战略地图,还有那个王座,老实说还挺令人印象深刻的,即便他很想讨厌这东西。最后,他的双眼发现了他在寻找的东西。

“真理之杖,”Stan吸了口气,将他的手机举高让基座被照亮。走向前,小心翼翼地不被乱扔在地上的垃圾绊倒,Kyle伸出手,小心地将这充满力量的物件拔出它的位置。虽然他知道这并不是真正能控制宇宙,有时候,他还是会遐想。在这时候,趁着夜深人静,只靠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和Stan的陪伴,从Cartman的地方偷走真理之杖,Kyle就要相信它真的充满魔力了。

“我们都挺离谱的,”Kyle回答着,笑着叹了一口气。他全身都在激动地沸腾着。他朝Stan咧嘴一笑,而Stan也回了他一个。终于,我们将了Cartman一军!

接着,一个声音让他的血液都冷了。

那个轻轻的、幽幽的,用戴着手套的手鼓掌的声音。

他和Stan都转过身面向声音的来源,一把火炬熊熊燃烧着,Kyle发现他正和Kenny面对面,或者因为他的穿着该说是Kenny公主。他那愚蠢的辫子已经放了下来,而他真的脱下了他的外套,以便能穿下裙子也不让假发看起来很滑稽,但这全都不重要,因为Kyle所能想到的就是——妈的。

“瞧瞧你们俩,”Kenny轻声说道,那轻柔的语调当真听起来像个女孩。“趁着夜深人静来到这里,一声不响地偷走真理之杖。为什么,因为一旦告诉别人他们就会说你们破坏规则了!”

把真理之杖塞进他的衣袍中,Kyle举起他的高尔夫球棒,做好战斗的姿态。“我们才没有破坏规则,”他从牙关中挤出一句话给Kenny,“别妄想阻止我们,McComrmick女士,现在是我们两个对你一个,我们会赢的。”

“阻止你们?!”Kenny窃笑了一下,把金色的秀发甩到肩膀后面。在火炬的光下,他的裙摆闪烁着光芒,“噢,高贵的犹太精灵王,我只不过是在纠结要不要我亲自把真理之杖献给你呢。”

这让Kyle的所有战意烟消云散,缓缓放下他的武器,张着嘴,红发男孩一时找不到词汇。谢天谢地,Stan替他找了些,“现在是怎样?”他问道,语调也有些不敢相信。

Kenny转了转眼珠子,“拜托,这真的算是一个问题吗?”摇着脑袋,男孩飘到两个僵住的精灵面前,眼睛危险地闪烁着。“我说了我会给你真理之杖!”

“为什么?”Kyle问道,心里琢磨着这会不会是个拖延时间等到人类出现的计策,“这可是背叛!”

“人类,精灵,是同样的东西,”Kenny说着,挥了挥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朝Kyle眨了眨眼睛,他走近了震惊的男孩,微微前倾身子直到他们快要鼻子碰鼻子。“我只不过是想要事情有趣一点,Klye,你真的要和我争这个吗?”

用剑面将男孩推开,Stan说:“这是什么意思?你才是那个选择和人类一边的人!如果你要背叛他们,你不妨——”

公主摇了摇头,低声轻语:“你们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他摆摆手,笑了笑。“现在走吧,我给你们,大概……20分钟的时间,然后我会去告诉Cartman你们的法力太强了,我无法保护真理之杖。”

即便他很想知道之后将要发生什么,但Kyle还是后撤,伸手拉住Stan的手腕将他拉走了。“我会查清楚你在打什么算盘的,Kenny,”Kyle撂下话,讨厌自己任由打扮成小妞的Kenny控制了,但却找不到其他出路。

Kenny窃笑着熄灭了火炬,他们又回到了黑暗中。“记住这是McCormick女士给你们的人情。”

Kyle不敢再待下去,抓紧时间掀开帐篷的幕帘,和Stan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