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善言辞

Chapter Text

Craig很冷。

 

大概是Cartman故意羞辱他,Craig现在只穿着一条内裤。但真正让他觉得冷的原因不是这个,不,不是的。

 

这股凉意是由心而发的,从他的胸腔向四肢蔓延,直至手指和脚趾头。他的每一寸肌肤都麻木了,毫无生气。他觉得自己像是死了,站在Cartman旁边,等着Tweek出现。他来早了,因为他坐立不安。

 

说真的,他坐如针毡,昨天晚上他甚至无法入睡。他盯着天花板发呆,他的思绪如漩涡一般,而漩涡的中心就是Tweek,这让他感到更加沮丧和悲哀。这好像成为了这几天的主题了,沮丧和悲哀。而今天,他终于要和Tweek打一架,把这些情绪都释放出来。这或许不是个健康的解决方法,见鬼的,这可能压根就不理智,但他再也不管了。

 

Cartman似乎并不在意Craig在做什么,他只是一直在和Kenny打电话,而Craig对此也没有什么兴趣。“不,听着,Kenny,你得到场,听到了吗?这会很精彩的,老兄,你可不能错过了。”暂停了一会儿,他又说:“你他妈为什么现在会在上手工课,快走啊,Kenny。”

 

Craig很熟练地无视着Cartman,他的注意力全都用在放松自己的肌肉上。他觉得自己现在快要疯了,但他可不打算表现出来。去他妈的,他能管的住自己,他可不是Tweek。

 

Tweek,这个轻易就引起他的兴趣,并在这几个月里牢牢抓住他注意力的一直抖个不停的生物。喝过量的咖啡,喊着有吃人的外星人的Tweek;扯着头发,用那双充满希望的绿色大眼睛看向Craig的Tweek;把Craig的大脑搅得一团糟,颠覆了他所有认知的Tweek。

 

即将成为他的对手的,Tweek。

 

Criag握紧了拳头,又松开。

 

“我说,去你妈的,Kenny。”Cartman咕咕哝哝地终于挂掉了电话,“天啊,真是个混蛋。”Craig没搭理他,他正忙着克制住扯下帽檐遮住额头的冲动。他得一动不动地站着,他得证明他控制得了自己。但不论他做什么,他的表情还是不对劲,他看上去太愤怒了。

 

“你知道要做什么,对吧,Craig?”Cartman看着他,问道,“用你昨天学到的压制他,但也别忘了揍他几拳。”说到这他激动地笑了出来。“这会很酷的,伙计,你会把Tweek干翻。”

 

“话别说死了,死胖子。”Craig抬起头,看到Stan和Kyle正向他走来。但他对这俩个人一点都不感冒,一点都不,他的视线聚焦在跟着他们的男孩身上。

 

他们给他披着一件很蠢的袍子,金色和红色相间,毫无疑问这比Craig穿着的暖和多了。他低垂着头,双脚不安地来回踱步。Craig可以看到他手上戴着的拳击手套,即便这是他们能找到的最小的手套,相较于戴着它们的男孩来说还是大的有些滑稽了。帽子遮住了他的脸,只有几缕金发从帽檐下钻出来,他的抽动也被掩盖在袍子下。

 

Craig感到他的心脏又漏跳了一拍。一瞬间,他想推开周围的人,走上前去告诉Tweek他其实不想打,告诉他他们可以直接回家,不用理会其他人。但随后他又想起了昨日的恐惧,他尝试伸出的手就这么被拒绝了,而他的茫然也随之转为更深的沮丧。这不公平。

 

当他们站出来后,Stan粗暴地推了一把Tweek的肩膀,Tweek磕磕绊绊地往前走。而在Craig的脑海里升起了想要把Stan从Tweek身边推开的冲动,但这只会给他那道好不容易建起的愤恨之墙上凿开个窟窿。

 

 

“噢,我好怕哟,”Cartman贱嗖嗖地说道,朝着他们嬉笑着。Craig将他们一概屏蔽掉,不搭理他们,他就这样看着Tweek,等待着。

 

 

Tweek十分缓慢地抬起了头,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空洞、毫无生气,这让Craig十分震惊。接着,这个男孩和他对视了,那双黯淡的绿眼睛牢牢地抓住了他。突然,那双眼睛迸发出了光芒,Craig为之一怔。抿紧嘴唇,Tweek抬起下巴一脸坚决地瞪着Craig,这让Craig呼吸一停。

 

 

没有丝毫犹豫,他也看向Tweek。这股劲昨天哪去了?在我最想看到它的时候哪去了?为什么现在来了?

 

 

记起昨天脑海中挥之不去的Tweek的画面,Craig感受到更多的丑恶的愤怒又探出了头。他看到了一个怪物,对不对?艹,那我就给他看看真正的怪物是什么样的。尽管Kyle,Stan和Cartman还在吵个不停,Craig依旧盯着Tweek,不愿示弱。

 

他的不安消退了,他要宰了这个金毛的疯子。

 

 

突然间,一阵嘈杂的声音渐渐变大,是孩子们一窝蜂地涌向他们。他们正说着这件事,Cragi隐约能听到。他听到有人说着什么 他很肯定这个人一定是Clyde。他待会儿就要为此揍他一顿,又或许他不会这么做。

 

 

尽管越来越多的孩子围在他们周围,包括他们年级的以及其他年级的,Craig也没有退怯。他已经准备好了,Tweek也同样如此。除此之外的一切事物都不重要了。

 

 

“好了,”Stan突然大声说道,周围的孩子们都安静了下来。他环顾四周,保证所有人都在听他说话。“终于来到这个时刻了。”Craig微微分开的双脚,而Tweek深呼吸后打了个哆嗦。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要来了,他们准备多日就是为了这一刻。

 

Cartman走近了,对Craig说:“你知道你要做什么吧,你绝对会赢的。”Craig点了一下头,注意力依旧在Tweek身上。

 

 

当Stan给他脱下袍子后,Tweek抽动地更加厉害了。决心依旧,但当这个男孩站在那儿地时候,Craig能看到他孱弱的四肢中那股力量。他身上只穿着一条拳击裤,和他的袍子一样红黄相间。他全身都布满了伤痕,黄的,黑的,蓝紫色的。Craig绷紧了下巴。Tweek抽动着,嘴巴隐藏在一片阴影中,他这副样子,Craig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害怕,不情愿,沮丧的样子。

 

 

Kyle靠近了说:“记住了,Tweek,打狠点,攻下盘。 这建议不错,Craig不得不承认,但他一点都不怵。他现在已经麻木了。这股遍及全身的寒冷已经冰封了他的血液,让他感觉皮囊下的自己已经死了。

 

 

“呃呃呃,”Tweek叫嚷着举起拳头,蓄势待发。他踮着脚左右跳着,Craig分不清这是他平日里的那种抽搐还是因为紧张。别拖了,放马过来吧。

 

 

“这时你得凶狠起来,Tweek。”Kyle说着,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Craig讨厌看到这样的场景,讨厌看到Tweek被Stan和Kyle这样唆使,他甚至愤怒到难以相信这样的想法。

 

 

“啊!”Tweek剧烈地抽了一下,之后绷紧了脸,他像一只小狗一样前后摆着头,似乎要把脑海中不必要的想法甩开。“凶狠,呃呃呃,”他微微颤抖着。

 

 

Cartman装模做样地走近Craig,在他耳边装设弄鬼道:“龙的精神就在你手中。”我才不要什么龙的精神,在我揍你之前闭嘴吧。但他并没有说出来,而只是纂紧了拳头。“Hurshar kashurshar. Hurlong churshar,懂了吗?”Cartman说。

 

 

“知道了。”Craig心不在焉地回答,根本不理会Cartman。他只是在引起他朋友的注意,而我要做的只是盯住Tweek。这很简单,毕竟他之前不就一直在盯着Tweek吗?天啊,我真希望有一天我能明白这是为什么。他转念又把这个想法抛掷脑后了。专注。

 

不满于他的敷衍,Cartman吼道:“现在,你给我听好了!Hurshar kashurshar!懂了吗?!”别冲着我的耳朵大喊大叫。“我说真的,Hurlong kepur shung kwong!”

 

 

为了让Cartman不再烦他,Craig赶紧说:“知道啦,知道啦!”Cartman这下终于走开,把空间留给Craig。

 

 

再一次,一切又回归沉静。Craig向前一步,面带不愠。Tweek也站出来面对他,大眼睛轻微眯了起来。这时好像这世界上其他的东西都不存在了一样,Craig全部能想到的只是眼前站着的这个金发的男孩。他比黑发的Craig矮小多了,但Craig绝不会因为这个就认为他是弱小的。此时此刻,他看上去就像一只狮子。

 

 

“啊啊啊。”一串声音从Tweek口中溢出,但这串声音与平时不同,它们听起来像是嚎叫。没准是Craig出现了幻觉,但整个世界都慢了下来,只剩下他和Tweek在一个泡泡里。受够了逃避,受够了伪装。

 

 

放松姿势,调整一番,Craig扭了扭脖子,放松紧绷着的压力。颈椎关节的声响好似还有回音,但说不定是他的幻听。终于,他和Tweek没能逃过这一遭,他们就要一战了。所有堆积着的压力与紧张,终于到达了宣泄的出口。这是不是Cartman他们一手安排的已经不重要了,Craig是出于自己的原因打这一架。

 

 

原因是他受够了Tweek的神经质,原因是他受够了自己的迷茫,原因是他周围所有的事情都在驱使他这么做,原因是……

 

 

这一刻,他突然醒悟,最终,他并不明白原因到底是什么。

 

 

Tweek发出了又一声低嚎,抽搐了一下。

 

 

Craig竖起了他的中指,微微昂头,摆出一副挑衅的样子。来啊,你个抽搐的小混蛋,让我见识一下你多厉害。

 

 

Stan走到他们一侧,分别举起他们的一只胳膊。“你准备好了吗,Tweek?”小金毛点了一下头,表情变得怒不可遏。“你准备好了吗,Craig?”忍住想要朝Stan竖中指的冲动,Craig也点了点头。Stan后退一步大喊着:“让我们开始吧!”

 

 

过了一阵,他们俩人都没有动,接着Tweek突然发出一声嚎叫,向前冲去。就这样,战斗开始了。这一瞬间,Craig脑海里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了,他甚至看不清这个小金毛的动作,他实在是太快了。抬起胳膊,Craig试图挡下冲着他脸来的这一击,再把Tweek推开。

 

 

在地上滑行了一段后,Tweek大叫了一声:“你这个混蛋!”接着再次出击。这一次,他瞄准了Craig不设防之处,这一拳用了他所有的力气。接住了这一拳,也接不住他伤人的话。

 

 

Craig低吼着将Tweek绊倒在地,然后压住他。“你总是疑神疑鬼,以至于你看不穿自己的幻觉!”他喊道,之后稍稍后仰躲过Tweek试图砸向他脸的一拳。而后出拳打向Tweek的胸骨,好像要把空气打出他的胸口一样。

 

 

Tweek一脸愤怒地抬头看着他,一副受伤地样子大喊着:“如果不是你总是用那种想杀了我的目光看我,那我也不会当真!”胳膊挣开,Tweek一拳砸在Craig的下巴上,让他从他身上跌了下去。重新找到平衡后,Craig吐出口腔里的一口血。

 

 

“你又不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什么!”Craig大喊回去。他不确定Tweek是否能听到,周围孩子的欢呼声实在是太大。顾不上了,他再次走近Tweek,用手肘给了他一下。Tweek踉跄着躲开,又还了一击在Craig的肋骨上,Craig摇摇晃晃地避开了。

 

 

在他们四周,Craig隐约听到孩子们在喊他们的名字,给他们鼓劲。但他并不是很确定,血液冲击着他的耳朵。一把抓住Tweek,Craig用膝盖猛顶他的胃部,快把小金毛肺部的气体都顶出来了。但好像他的攻击伤害并没有维持多久,Tweek利用他们的距离踹向了Craig的膝盖。

 

 

“我当然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Tweek气喘吁吁地说,尽管他们的打斗已经偏离了他们的初衷,“根本没有人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场打斗是为了什么并不重要,人群在躁动着,贪婪地嚎叫着想要看到更多血。何乐而不为呢,Tweek的话语更是刺激着他这么做。

 

 

“行,或许你他妈的应该问出来!”再次把Tweek掀翻在地,俩人都在冰冷的地面上翻滚了起来,期间还不停企图给对方来几拳。Tweek有好几下都打在了他的脸上,有一拳重到绝对能留下个黑眼圈。但他一点儿都不在乎,而是继续还击,怒不可遏。Tweek的话语刺伤了他的心,他选择压住那股痛感,把注意力都放在身上那些实在的疼痛上。

 

 

“或许你就不应该老盯着我!”Tweek回道,奋力地迅速站稳,踢向Craig的肋骨。Craig滚离他,一跃而起扑向Tweek。他们现在在上家政课的那栋楼外,Craig花了半秒钟反应过来他们跑了有多远,而后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Tweek身上。

 

 

“或许你该来和我谈谈!”Craig还嘴,他的拳头猛敲了一下Tweek的脑袋,揍歪了他的脖子。他们周围的孩子还在高声欢呼着,但Craig听不见他们的声音,而如果Tweek能听到,他也不关心他们说什么。事实上,这个小金毛正皱起脸跳向Craig。

 

 

“我没法和你说话!”Tweek喘着粗气,声音嘶哑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吧,我也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Craig说着,大口地喘着气。正准备把Tweek扳倒时,Craig突然反应过来Tweek刚刚说了什么,便停下了动作。与此同时,Tweek打向Craig肚子的动作也僵住了,但他的惯性让他们靠在了一起。

 

 

不假思索地,Craig顺势将额头倚在Tweek的额头上,用轻得只有这个小金毛能听到的声音说:“你总是个例外。”

 

 

这时候,Tweek气喘吁吁地靠着Craig,睁大双眼看向这个男孩。在一片宁静中,四周的嘈杂滤进了Craig的大脑。

 

 

“上啊,Tweek!揍他!”是Kyle,但他的声音听起来扭曲了,Craig的注意力立刻回到Tweek身上,他听到Tweek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好像Craig打碎了他身体里的什么东西一样。“快揍他啊!”

 

 

“快啊,Tweek!”Stan高喊也高喊着,“快揍他!”但Tweek并没有在听,出于Craig预料地,Tweek的脸因为疼痛皱成了一团,上面还写满了愤怒与沮丧。

 

 

“我才不想当那个例外呢,Craig,”Tweek费劲地呼出一口气,“我想要你把我当个人对待!我想要你像对其他人那样对我!”

 

 

尽管Kyle还在叫唤着他,Craig依旧痛苦地低语道:“你脸上的那些伤让我想杀了Cartman,我他妈还怎么能像对其他人那样对你?!”

 

 

Tweek睁大了眼睛,问:“什么?”

 

 

Craig想重复一遍刚刚说的话,但他脱口而出的却是:“F**k you!”

 

 

Tweek眯起眼睛发出“啊啊啊啊啊”地大叫着,然后冲向Craig打在他的嘴巴上。让自己的怒气再次翻涌起来,Craig的拳头砸在了Tweek的脸颊上,他们又回到了战斗状态。俩人扭打成一团,打得不可开交。

 

 

滑梯倒塌的时候Craig差点没被砸到,从承重杆下爬出来,他在扬起的灰尘中寻找着Tweek。看到那具布满青紫的躯体时, Criag一跃而上再次出击。

 

 

他们越来越靠近上手工课的那栋建筑,但没人关心这个。人群的欢呼声还未停,他们高喊着讥讽和谩骂。而Craig的注意只在Tweek身上。“我讨厌你!”他大喊着,声音却被淹没在其他孩子中。“我讨厌你,讨厌你的神经质,还有你那张该死的脸和那双眼睛。”

 

 

“我讨厌你总是面无表情,我只想看你笑哪怕一次!”随着一声愤怒的大叫,Tweek冲向Craig,那股冲力把他们俩人都冲了起来。Craig的后脑勺撞向窗户时,响彻起玻璃破裂的声响,他们就这样摔进了窗户里。他看到碎玻璃割伤了Tweek的脸和胳膊,也能感受到自己也被划伤了。想起三年级时发生的那件事,Graig低吼着扭转了位置,所以在着地时他压在了Tweek身上,而不是反过来。

 

 

“怎么回——?”正个Tweek你一拳我一拳地缠斗着,Craig听到有人在大叫。男孩从他身下挣脱出来,朝着他的肚子踹了一脚,把他送向一个机械旁。Craig从齿间吐出一口血,一把举起Tweek将他扔向带有锯齿的桌子。

 

 

Tweek一拳打中Craig的耳朵,在快要失聪前,他听到有人大叫: “别在这捣乱!”打斗变得更激烈,Craig一把将Tweek推向一把高脚凳,他似乎还有印象之前Kenny还站在这上面。撞到凳子后,Tweek迅速站起身一拳挥向Craig的肋骨。

 

 

“别在这捣乱!”注意到这个男孩的动作不如之前那么准确并且有些摇晃,Craig抓住机会将他推到他们身后的锯齿上。Tweek发出了如他往常那样的嚎叫,他报复似的把Craig甩向第二个锯齿。

 

 

当两个机器都掉落时,场面一片混乱,他们周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中。Craig牢牢抓住Tweek,俩人撞倒了一个工具箱,他朝着男孩的耳朵大喊:“你现在看清我了吗,Tweek,你看到我是个怎样的怪物了吗!”

 

 

Tweek挣开他,摇摇晃晃地退后,深深吸气,“你不是怪物,如果你是的话,那么我也是。”Tweek举起发抖的胳膊,一下打中了Craig的下巴。这一瞬间,他的眼睛突然发现Craig的身后是什么,惊恐的表情爬上了他的脸。

 

 

趁着Tweek不备,Craig集起他最后的力气将Tweek甩在他们身后的墙上。当金发男孩的头颅碰到墙灰时,Craig看到他的绿眼睛上翻,失去了意识。摇晃着后退一步,Craig的现实感也在渐渐褪去,他看着自己做了什么,看着这个和他打架的男孩。

 

 

如果你是的话,那么我也是。随着Tweek的话语掠过他的脑海,黑发男孩感到膝盖一软,无法再支撑他的身体。倒下的那刻,Craig还在想,他说这话是当真的吗?他向前倒下,脑袋撞在混凝土地板上,终于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