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善言辞

Chapter Text

Token Black大概是南方公园里最富有的孩子。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家不会像其他90%的人一样,一旦发财了就炫富或者用钱去做一些邪恶的勾当,他们的儿子也不会这么做。他们就是这样,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Craig也习惯了,习惯了做朋友当中最贫穷的那个。他并不怎么在意这个。他只是对Token终于不再为所有东西付钱而感到高兴,因为Craig就对那么一件事深恶痛绝——施舍。而Clyde每一次都大方接受Token的慷慨,所以这个黑人男孩也并没有显得那么自作多情。

 

 

大部分时候,Craig能够忘记他到底多有钱,但每当到了这时,当他站在Black家的豪宅前时,Craig就想起来了。Token早就告诉了他一条通过安保系统的路径,那一大片经过精心修剪的草坪广阔平静,其中还有蜿蜒的小径和华丽的喷泉。在此刻的夜幕之下,万物静谧,每一个呼吸都能听见。Craig用Token给他的密码通过大门,沿着路向前走。这条路,穿过整齐的树丛和石像,这一切总是令Craig感到自己的渺小。不知为何,但每次都感到如此。

 

 

当几只看门狗警戒起来时,Craig朝它们挥了挥手,随后便意识到朝狗狗挥手的举动有多傻。即便如此,它们轻轻打了几下响鼻,似乎确认了他的身份,接着就低下头继续打起瞌睡。它们和他挺熟的,毕竟,他算是住在这儿。

 

 

Craig没有走前门,而走了一道他知道密码的侧门,他溜进门后环顾四周。时间是不早了,但也并不是太晚。他还能听到Token的父母在另一个房间里聊天,开怀大笑。屋里还放着古典音乐,多么惬意啊,有时候他甚至会感到嫉妒。

 

 

但这种苦涩的时刻总会过去。关上身后的门,Craig经过熊熊燃烧着的壁炉,走向地下室。其实这不算是个地下室,因为这里面很舒适。Clyde瞎扯淡的声音映衬在电子游戏的背景音中,Craig感到了些许放松。这才是他的归属。而不是那个令他窒息的家,不,Craig属于这儿,在这儿他不需要在乎任何事。

 

 

漫步走下楼梯,温暖的灯光和Clyde的声音迎向Craig,Clyde正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大碗爆米花。“我不是偏心什么的,Token,这真的是史上最棒的游戏!”他用力锤了一下身边的坐垫,还弄撒了点儿爆米花。

 

 

“我发誓,”坐在吧台边上研究数学的黑小子咕哝着,资料摊开在桌上。“如果你再说一个和游戏相关的字,我就再也不让你玩了。”

 

 

挑起一边的眉毛,Craig及时地插入话题,“顺便把那碗爆米花也没收了吧,大家都知道有食物在的时候Clyde会有多激动。”Clyde气愤地嚎叫着,他转过头,看到Craig站在楼梯上时,他的恼怒立刻消散了。

 

 

“CRAAAIIIIGG!”Clyde欢呼起来,嚼了一半的爆米花掉落在沙发上。“你终于来了!”

 

 

“当然了,你个傻逼,”Craig对这个傻乎乎的男孩说道,还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不来了吗?”走下楼梯,来到Token的地下室里,Craig随意地把背包扔在墙边后,就缓步走向Token坐着的地方。

 

 

“说真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Token说,他的眼睛在黏在作业上。他瞧也不瞧地伸手向前,摸索到一罐汽水递给Craig,Craig接过。“你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我还以为你一整天都要无视我们,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Craig才没有无视我们,”Clyde澄清着,又回到他的游戏里。“他喜欢和我们一起玩,他不会无视我们的。”

 

 

“你想多了,”Craig轻哼了一声,这让Clyde发出了一声难过的哀怨,当然了,他是装的,但还是很烦人。打开汽水的拉环,Craig靠着柜台说:“Token,我得声明一下,我并没有心不在焉。我很好。”这完全是放屁,但Craig有时会流利地说一些屁话。

 

 

“如果你没事的话,为什么一放学你就直接回家了?”Clyde问道,抓起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要和某人打架的,还记得吗?你不能就这样走了,Craig。当你说好要和别人打架的时候,你从来不会就这样走掉。”

 

 

关于Tweek的念头开始冒泡,占据了他整个心绪,Craig的表情黯了一分。“我没有要和谁打架,都是Cartman在搞鬼。”听了这话,Token好奇地抬起头来,铅笔一下下地敲在头侧,好像这是这一天下来最有趣的事情。

 

 

“但是你还是得和他打,对吧?”Token说,“和Tweek是吧,每个人都这么说。”Craig转身怒视着他旁边这个男孩,努力不去回想他向Cartman答应的事。他就不该答应的,但现在的问题是,Tweek大概做好准备要和他打了,所以他不能选择不,这说不过去。

 

 

“对啊,”Craig面无表情地确认了,让自己的眼神缓和下来,看似无异于平常。“我要和Tweek打。”在那么多个月的注视之后,他将要去伤害他。Tweek不该被如此对待,但他找不到其他方法。这不过是一场架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噢,老兄,”Clyde在座位上蹦蹦跳跳地说,“那将会是一场史诗级的场面,你绝对会让他一败涂地!我敢说他怕死你了,兄弟,他今天放学后就直接溜走了。”Craig愣了一会儿,才消化了这个信息,然后点了点头。这是当然了,因为他自己走了,所以Tweek也紧随其后。关于Tweek说他坏话这件事完全就是Cartman胡说八道,压根不存在的。

 

 

我真的不想这么做……“当然了,我同意,”Craig耸了个肩,含糊地说道,“我一直都在和别人打架,这次也没什么好小题大做地。”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关心这件事?我和Tweek之间有什么东西让大家大伙儿那么感兴趣的吗?抿了一口汽水,Craig恍惚地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祈祷着他的大脑不再用各种问题对他狂轰乱炸。

 

 

“这可是你和Tweek啊!”Clyde突然大叫,抛下他的游戏,蹲坐在沙发靠背上,好转过来看向Craig和Token。“我说,没错,你的确一直都在和别人打架,你揍了成堆的人了,他们中有些人甚至和我们都不同级,但这次不一样!这可是你,Craig,而另一个人,是Tweek。”

 

 

“这他妈说明了什么?”Craig很不耐烦,Clyde一谈到这件事情的那股兴奋劲儿让他很恼火。他难道看不出来我对这件事很不爽吗?“你说的话狗屁不通。”

 

 

尽力压抑住他莫名的兴奋,Clyde组织了一下语言,终于说出了他的道理,”好吧,是这样的。你啊,看起来挺吓唬人的,对吧?你长得很高,也很壮,对吧?你一直有一股压抑住的怒火。”通过他的叙述,Craig觉得他该是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来想这事儿。

 

 

“而Tweek,”Token接住话茬儿,Craig倒是蛮惊讶的,“和你完全相反。他个子矮,情绪反复无常,惧怕一切事物。所以当听说他想要和你打架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他比较难以预料,他的抽搐还有突然的爆发让他看起来其实有点危险。”

 

 

真的吗?Token也琢磨过这件事?真他妈的……“搞什么?”Craig用他一贯单调的语调问道,“这是我听过最傻逼的事情了。”我还以为至少Token是靠谱的,但现在他可能也疯了。全世界的人都疯了吗?

 

 

“事实上,这说得通啊,Craig,”Clyde一副看穿一切的样子,又抓起一把爆米花吃了起来。“我的意思是,Tweek和你看起来就像那种,要么如胶似漆地黏在一起,要么一点即爆的关系。”他咧着嘴笑了,好像为自己和这番话感到很自豪的样子。“你自己没发觉吗,Craig?你可是一直都在盯着Tweek看。”

 

 

“我没有,”低声咆哮着,即便他知道反驳毫无意义。“还有,为什么我们会黏在一起?”他不满地转过头,不再看Token和Clyde。然而,他的大脑一直在运转着,那一幕在他脑海里一边又一边地回放。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盯着Tweek看的原因吗?因为他们对彼此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吗?

 

 

仅仅是这个念头就让他头皮发麻。他才没有被任何人吸引,甚至是Tweek。但他把Tweek当作一个例外的事实把他自己吓坏了,这让他无法去思考其他事。但他们说的对,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会一点即爆的。我知道我会,我想Tweek也一样。Tweek的眼神流透露了一些东西,透露了他的愤怒以及他想要打。

 

 

但他不想这样。老实说,Craig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因为他需要一个朋友,”Token一语中的,耸了耸肩又继续做起了他的数学作业,“你也需要一些你真正在乎的东西。”这句话让Craig迅速地转向他,充满疑惑。“怎么了?”Token头也不抬地问道,“别告诉我你已经有了在乎的人,我不信。你对任何事情都毫不在乎,而这样,Craig Tucker,是不正常的。”

 

 

“你以为你是谁啊,”Craig问,他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心理治疗师吗?”他不喜欢Token纠正他时的那种表情,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好像在盘算着Craig的大脑在想写什么,他不喜欢这样。然而,Token在他愿意的时候,一直很有洞察力。

 

 

“不,我很确定我想学理工科,”Token终于回应了,好似在认真回答Craig的问题。Craig盯着这个黑人男孩看了一会儿,便甩了甩头,试图把这些奇怪的想法甩出他的大脑。

 

 

“Craig,你不必慌张,”Clyde开心地说到,“因为你要和他打架了,你讨厌他,对吧?”他咧着嘴笑着,好像他知道Craig在想什么。“我觉得,很明显你讨厌他。Cartman和他的朋友很肯定你们俩想要打架。”

 

 

“那个死胖子知道个屁,”Craig说,面无表情地看着Clyde,“他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但老兄,他这个人烂透了,我讨厌他。”

 

 

“我们都讨厌他,”Clyde同意地点点头,“但他安排了这场好戏,到时候会很精彩!你一点都不兴奋吗,Craig,你就要把Tweek揍一顿了。”我才不兴奋,Craig想要如是大叫出来,他的大脑就要爆炸了。我只是想弄明白为什么我不能把他赶出我的脑海!

 

 

“我会的,”Craig说,当他想象着青一块紫一块的Tweek乞求自己停下的画面时,他感到沉重的感觉落在肩上。但这时,另一个场景出现了,Tweek挡下了他的攻击,以他两倍的速度报以还击,脸颊上依旧挂了彩,那双绿到不可思议的眼睛里布满疯狂。Craig不禁打了个哆嗦,他又说道:“但是我觉得Tweek可能比你们想的还要危险。”

 

 

“你没准儿还真说对了,”Token边说着,边在他的作业上写着。“Tweek看起来破坏力很大的样子,这场硬仗你可能会比以往费劲儿。”

 

 

“不可能,老兄,Tweek是个懦夫,”Clyde摇头反驳道,“他有自己的阴影,大家一直以来都在欺负他,而他一向逆来顺受的!”Craig的手握紧了汽水罐,发出咯咯的声响,这让Token的注意力又回到了Craig身上。

 

 

这个男孩谨慎地说:“你说的对,Clyde,他的确总是被欺负。Cartman就老在欺负他,不是吗?”听到这话,Craig的怒火涌上心头。他莫名其妙地产生一股破坏的欲望。令他感到沮丧的是,Token一直看着他,好像他要做出什么决定一样。“他那些伤就是这么来的,对吗?”他是在等着我做出什么反应吗?

 

 

“噢,老兄,当然了!”Clyde哼哼着,双眼瞪大,“你应该也瞧到了吧,Cartman在更衣室里给他弄的那些伤,他把他推倒在那些长凳上,每次他的衬衫掀起时你都看得到。那些伤很大很丑。”他的语气并没有很激动,但对Craig来说,他讲起Tweek受伤的事情时的那股劲儿绝对太过了。

 

 

“真想有个人来阻止他,”Token说道,视线从Craig转移到Clyde,“Cartman总是处处针对他,这太欺负人了。”Craig能够感受到血液在他的四肢涌动,让他想要破坏,但他仅仅只是目视着前方。这他妈的根本不重要,他无法阻止Cartman而他也不想阻止,对吧?他一点儿也不关心Tweek。所以他才会让自己卷入和这个男孩的斗殴中,因为他不关心。

 

 

“他有朋友吗?”Clyde边大声咀嚼着他的爆米花,边问道,每一声咀嚼声都让Craig的焦虑增加一分。“我只看到过Kenny和他说过话,我觉得Kenny也是在欺负他。毕竟,谁会想要和他这样的人说话啊?”

 

 

“他就是个怪胎,”Token赞同,“他老是抽搐啊之类的。”谁他妈在意这个?Craig想大叫一声。谁他妈在意他在课堂上的抽搐和尖叫,以及那双四处张望的大眼睛?谁他妈在意他边抓头发边喊着外星人?他根本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难怪没人喜欢他,”Clyde摇了摇头。“我说,看看你自己,Craig,你一整个学年的时间都在盯着他看,而你现在就想要和他打架了。你还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他就已经让你不爽了!”

 

 

“他才没有让我不爽。”Craig轻声说着,这些字句不经意间就跑出了他的嘴巴,它们是如此自然地淌过他的舌头。一切都昭然若揭了,为什么每个人都想错了现在的情况?甚至是Token,那个经常能看透Craig的Token都认为他讨厌Tweek。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愚蠢!?

 

 

“什么?”Clyde问道,疑惑地歪着头。Clyde以及刚刚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让他心烦意乱,Craig发着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滚开。”他骂道,他毫无波澜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了一点变化,“为什么你们要讨论这个?有人得他妈地让Cartman为无缘无故地欺负Tweek付出代价,你们俩不该拿这种事当玩笑。”

 

 

“我们可没有——”Clyde慢慢说着,皱紧眉头。

 

 

“这他妈的不重要!”Craig冲着沙发上的男孩大声说道,“我明天会去和Tweek打的,所以他妈的你们都给我闭嘴吧!我又不会和他做朋友,是他自己把一切都搞砸的,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和一个怪胎做朋友。”他粗重的喘息让在场的人都噤声了,但他不在乎,他只是再也忍受不了他们说的这些屁话。他觉得自己 怒火攻心,但他现在所做的,就是把本该发泄在Tweek身上的怒火撒在了Token和Clyde身上。

 

 

Token看着他,缓慢地眨了两下眼睛,又转过身去做他的作业。“或许你就不该和他打,Craig。”盯着说话的男孩,Craig的怒火渐渐消退,表情也回归平常。“你可能真的会打死他。”他以为Token听到了他说的话,但或许又没有。

 

 

于是Craig深呼了一口气,说:“对,没准我会的。”而他讨厌自己,因为到了最后关头,他真的只能这么做。“我不能取消这个约,他们会说我是娘们儿。”

 

 

“这是Cartman,Stan和Kyle,你能指望他们做什么?”Clyde嗤之以鼻。“再说了,你之前也从来没有打死过谁啊。去和Tweek打吧,你知道你是想的,对吗?我说,不打就没劲了。”说完,Clyde就转过身抓起他的游戏手柄继续打起了游戏,好像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一样。“这场架可能都不会超过一分钟。”

 

 

终于找了个高脚凳坐下,Craig转身面向吧台。“可能吧。”Craig仰头一口气喝掉了剩下的汽水,“啪”地一声把汽水罐放在大理石台面上。而且,我也不会撑过一分钟,他想。Craig闭上眼睛,脑袋倒在手臂上,呆在这儿比呆在家里还糟糕。

 

 

在这片静默中,Craig的思绪又脱离了他的控制。他无法克制地想着Tweek,这个让他心乱不已的罪魁祸首。突然,他想起了Token说过的一句话—— 需要一些 你真正在 乎的东西 。他不确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需要去在乎别人?所有人都让他恼火。

 

 

Tweek只是一个消遣,好让他坐在这个四年级的教室里而感到没那么无聊。他不该和他说话,他不该反复想着他脸上的伤痕,他更不该在想到Cartman给Tweek带来那么多痛苦时,感到义愤。一切都该是有缘有故,而事实并非如此,他受够了。

 

 

他才不在乎Tweek,他也不想去在乎Tweek。为什么要去在乎一个原本就糟糕透了的人?为什么非得去和Tweek打一场他自己都不情愿的架?他本该是漠不关心的,但最近他似乎对此事关心了太多。

 

 

至少到了明天,这一切就结束了,他麻木地如是想着,转过头两眼无神地看着Token做他的作业。如果他让Tweek受伤了,那么他得去消化随之而来的愧疚。如果他根本不出手,那么他就得忍受之后那些无可避免的侮辱的谩骂。Craig真是受够了。

 

 

但他就是不能把Tweek赶出他的脑海。

 

 

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