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善言辞

Chapter Text

最近,Tweek快要疯了,他这几天除了发疯好像就没做什么其他事。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为什么他们要这样说?为什么他要朝我皱眉?噢天啊,压力太大了!Tweek蜷缩在墙边,用力扯着头发,还小心翼翼地避开插座以免自己触电了。他真的感觉到有几缕头发被扯离了头皮。但这不重要,只要这能让他冷静下来就行。

 

他从来没有招惹过Stan或者Kyle,为什么他们要说他是捣蛋鬼?当然了,他的确一直在抽搐、情绪不稳定并且经常弄出大动静,他已经很努力控制自己别这样了,但他从来没有给别人惹过麻烦啊!这不公平!现在老师该盯上他了,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因为他们决定去找Craig的茬。

 

我会死的,这次他真的会杀了我。为什么我要去看他的眼睛? 但其实,当他们说Craig是最调皮的捣蛋鬼时,Tweek就是控制不住向他看去。他只是很快地瞥了一眼,就想看看Craig的反应。然而Craig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向老师比了个中指然后如往常一样看向了Tweek。

 

为什么他总是要看向他?为什么他看着Tweek就像在期待着他做些什么一样?他造了哪门子孽要遭这份罪?!

 

他朝我皱眉了,他一定是想杀了我!他会把我的脑袋按倒电锯上,我要死了!他会用螺丝刀把我的眼珠子挖出来然后吃下去,再把我扔给我床底下的那群怪兽。我会被吃掉的!

 

发出一声惊恐的哀嚎,Tweek强迫自己压低视线。他心底很想抬起头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但他不能这么做。他能感受到Craig正在盯着他看,很可能在计划着怎么杀了他比较好。他到底做了什么?他只是看了一眼Craig,这有什么错吗?可能他真的错了却还没有意识到。但他之前也和Craig对视过,那之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为什么这一次他就令这个危险的男孩感到不悦了?

 

Tweek猛地抬起头,好像就期待着Craig笼罩在他上方,但他看到那个黑发男孩正用力地瞪着他旁边的那箱子木屑时,他布满惊慌的双眼睁大了。妈的!他在琢磨着要怎么杀了我!意识到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卫,Tweek疯狂地在周围寻找着能用以防卫自己工具。

 

好像这真的管用一样,不论我做什么他都会杀了我!即便是吃人肉的外星人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他!尽管如此,他还是拿起了身边的一个危险的机器,紧紧握在手里,却并未发现上面有个按钮。这时这个机器突然动了起来,像地狱深渊的怪兽一样超他吼叫。噢,耶稣啊,操!“啊!”他跳了起来,颤颤巍巍的手终于在快要握不住这个机器前松开了上面的按钮。

 

“嘿,Tweek。”

 

Tweek吓了一跳,惊叫着迅速转过身来面向声源。他现在不想应付这个,但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选择的余地。站在他面前的,是Kyle和Stan,俩人脸上是一模一样的严肃表情。妈的,我到底做了什么!?他不喜欢Cartman一伙儿,即使是这两个人他也喜欢不起来。他们也和Cartman一样坏,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不是每次都能意识到自己在做坏事。剧烈地抖动着,Tweek后退了一步,但愿他们不要靠得那么近。快停下来……

 

“老兄,”Stan挑着眉开口了。“Craig盯上你了。”一听到这个名字,Tweek的视线浮起来看向教室那头的Craig。那个男孩正瞪着Cartman,脸上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他想打架,”Stan直白地继续说道。

 

等等,什么?!放下手中的磨砂机,Tweek不禁惊叫出声,手指头又埋进了发丛里。“他当真吗?!”不不不,这压力太大了。Tweek早就知道Craig出于某些原因对他很恼火,但是为什么他会想要打架?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杀了他?为什么要这样拖着折磨他?或许他想当众羞辱我……Tweek这样想着,恐惧涌上心头。

 

但是等等,Stan和Kyle什么时候和他说过话?当Tweek确定Craig没在看着他时,他时不时地就瞥他两眼,而Stan和Kyle几分钟前在和Cartman说话,而不是和Craig。再说了,当Craig决定要和谁打架时,什么时候需要一个传话筒了?更加用力地拉扯了一下头发,Tweek喃喃自语着。这根本没道理啊!

 

看着他一头雾水的样子,Stan热忱地点头说道,“对啊,他被你气得不行。”抬眼看向Craig,当他发现那个男孩正瞪着他时,他尖叫了一声,松开了头发。不!上帝啊,为什么?!他看上去并不像生气了,只是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但这对Tweek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真是太可怕了,Tweek颤抖得更加厉害。他不想对付这个,他根本对付不来!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啊?

 

“所以,你会迎战吗?”Stan突然问道。

 

所以他们其实不是来提醒他的,不,他们是想让他和Craig打架!Tweek甩了甩头,咬住嘴唇不让尖叫声跑出来,他粗声问道,“为什么?”他并不强壮,他不是打架的料。他只是一个神经兮兮的怪人!如果他要和Craig打架,他绝对会被打死。而如果他自己现在不想找死的话,他最后的下场还指不定呢。

 

好像这是个显而易见的答案一样,Kyle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老兄,”他说,听起来很恼火一样。“因为你得捍卫你自己啊!”Tweek什么时候捍卫过自己了?他们以为他是谁啊?他的脸颊上还留着被Cartman推到柜子上撞出的淤青呢,上帝啊!当时他们就在旁边看着!他不是一个会反抗的人,即便这意味着会继续受欺负。

 

“那么,你到底打不打?”Kyle不达目的不罢休。噢,上帝啊,好有压力!抬眼,他再次看向了Craig,但这次男孩正怒视着Cartman,一副很想揍他的样子。这一幕看起来很滑稽,因为和Craig比起来,Cartman真是太矮了。他们确定他生气的对象是我吗?我倒觉得他气的是Cartman,而不是我。

 

Tweek就快笑起来了,但他无法将他的嘴唇弯成微笑的弧度。

 

接着,一个恐怖的念头一闪而过。除非他是在和Cartman谈论我?耶稣啊,要是他在和Cartman谋划着怎么杀了我怎么办!那将会是场噩梦,学校里最令人畏惧的两个人,在策划怎么杀了他,这真是太糟了!但是Craig为什么会想杀了他啊?Tweek甚至都没有和他说过话!“不——他、他看上去不像想和我打架的样子!”Tweek对那两个男孩说道,并尝试捋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又瞥了一眼Craig,Tweek看到他正想朝自己走来,但是被Cartman阻止了。哦,天啊,没准他们说的是真的。没准他真的想和我打架。接着,好像为了证明这一点一样,那个黑发男孩向Tweek竖起了中指,怒火仿佛在他身上燃烧着。Tweek所祈祷着的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暴力,现在正朝他而来。

这一刻,好似碰触了什么开关一样,Tweek的大脑一片空白。

 

“瞧啊,你看到了?”Kyle指着问道,“他刚才冲你比了中指。”

 

同时,某种感觉在Tweek腹中冒泡。这是个自己绝对没有招惹过的人,而现在这个人却冲自己比中指还想和自己打一架。Craig的怒视中有一样东西让Tweek心中充满了一种过去从未体验过的情绪。愤怒。不,他不会再颤抖或躲藏,如果Craig想要泻一通火,那么作为回敬,他要发一场疯。去他妈的Criag Tucker,去他妈的蓝眼睛黑头发,还有他那个盯着他看的臭习惯。去他妈的!

 

愤怒让他的脸皱成一团,他把头甩向一边,怒气冲冲地说,“嘎!真是个混蛋!”我真的这么说了Craig吗?真的!他对Tweek很生气而这个金发男孩根本没有招惹过他。这不公平。Tweek可以接受被欺负,可以忍受被推倒被嘲笑,但是让Craig Tucker,这个从来没有取笑过他的人来讨厌他,这真的太过分了。

 

就算他会被碾压也没关系,至少Tweek不会像懦夫一样畏畏缩缩。这一次,他要捍卫自己。他要向Craig证明,就因为那个黑发男孩认为他可以一直盯着自己看,但这也不代表Tweek会一直漠然忍受他的行为。

 

“他真的把你搞怒了,老兄,”Stan向一脸愤怒的Craig吹了个口哨。攥紧了双拳,Tweek颤抖着回瞪了Craig,直到Stan和Kyle走近了,挡住他的视线。

 

看不到Craig的怒视,Tweek感觉到一丝力量溜走了,不安乘虚而入。“为什么?”他责问着,疑惑地张开双臂。当Stan和Kyle面面相觑时,Tweek近乎哀求着,“我做了什么!?”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但他就是想不出来。如果Craig想要打架,那么他会奉陪到底!但是失去了Craig笼罩在他身上的怒火,Tweek又感到很无力。

 

噢,上帝,他会杀了我的。

 

“那么,”Kyle悠闲地说着,好像他们在谈论天气而不是Tweek的早逝。“你同意在放学后和他打架咯?”噢,糟了,我该说什么?他得下定决心,但他其实不想这么做。Craig会杀了他,而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孩想杀了他。他会俯视着Tweek,然后在这个金发男孩脸上砸一拳。如果我死了有人会在意吗?

 

所以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回击,对吗?“我想是的,”他回答,颤抖着,一脸惊恐地来回看Kyle和Stan。好像他还有其他出路一样。如果他真的有,那么他也看不到,而这只会把他吓得半死。他还不想死,他也不想和Craig打架。

 

但是这两者必须有所取舍,他不想死。

 

“太好了!”Stan喜笑颜开,好像终于听到了正确答案。天啊,为什么他们对此那么开心!?“到时见。”再没有多余的话,两人走回到Cartman那边。混蛋,Tweek赌气地骂道,在他们走后也不敢再抬头看。如果他抬头,他会看到Craig,而他不想再和他有视线接触。这是在是太恐怖了。

 

所以他在墙角蜷缩起来,双手抱头,好像这样就会好受一点。这自然没有让他好受一点,反倒还增加了他的焦虑。这不是他的错,他什么都没干。这一切都蠢到家了!要是Craig压根就不想和他打呢?要是这一切都是Cartman编造出来的好让Craig认为Tweek很讨厌他而事实并非如此呢?他们不会这么做的,对吗?

 

话又说回来了,这毕竟是Cartman一伙人。如果要说谁会做这样的事情,那么一定就是他们了。所以或许Craig被灌输了错误的想法,而Tweek还是可以和他解释说自己并没有做任何会损害他的事情。你真的认为你能和一个那样的怪物讲道理吗?上帝啊,他很可能当场就惊恐致死。他无计可施,束手无策。

 

出于某些原因,Tweek感到很悲惨。他其实一点儿都不想和Craig打架。不仅仅因为这个男孩很可怕,还因为他一直以来对Craig有点仰慕。这个黑发男孩是Tweek绝不会成为的那种人,冷静,专注,对周遭很漠然。他在课堂上对老师们竖中指,不惧后果,为所欲为。这样的他甚至有些迷人。

 

而Tweek和这些特质根本沾不上边。他是个老是抽搐个不停,惊慌失措又很无助的渺小的人。当压力过大的时候,他会在课堂上惊叫,用脑袋撞课桌。这还不算完,他的外形也很糟糕,乱糟糟的头发,抽搐的身形,惨白的皮肤。他一文不名,而Craig其实很完美。这太不公平了!

 

尽管如此,他一直幻想着没准儿哪一天Craig会不再那样盯着他看,而是上来和他说话。因为换作普通人都会这么做,对吗?Craig和他这个怪人不一样,所以他会做普通人做的事,比如和Tweek说话而不是老盯着他。他会说嗨,然后Tweek会受到惊吓,但是Craig并不会在意这个,Craig对任何事情都毫不在意。接着,他会问这个金发男孩问题,Tweek会回答,然后Craig就会觉得Tweek还行,毕竟他从来没有欺负过Tweek,所以他应该也不会讨厌他,对吧?

 

虽然Tweek总是担心Craig会杀了他,但在内心深处,他知道这个黑发男孩不会真的这么做。或者至少,他之前并不想这么做。

 

这一切都是那么愚蠢,但Tweek本来也很蠢,所以这倒说得通。他并没有很渴望一个朋友,但如果他不用总是孓然一人,不用总是担心被Cartman和他的朋友欺负,不用总是成为其他孩子的猎物,那就好了。或许如果他身边有一个像Craig这样的人,他就会安全多了。

 

然而,Craig现在想和我打架,还可能会杀了我。他从来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他也从未有机会去了解Craig是不是想杀了他,而现在,他即将永远失去这个机会。机会早已错失,而这都是Cartman的错。

 

突然之间,铃响了,吓得他从那恐惧的沉思中清醒过来。随着一声尖叫,Tweek一跃而起,在Adler老师阻止之前,一股脑儿地冲出了教室。他得离开这里。我现在要去Craig打架,我必须要和他打这场架。Tweek惊恐万分地凝视着操场,用力甩头。我一点都不想这样。

 

然而,尽管如此,他发现自己就像一个走向刑场的人一样,一步步向前走去。如果他真的会死的话,那不如早点给他个痛快吧。这让他的胃紧张到痉挛,但这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了。他会被揍个半死,但那又如何?这事迟早都会发生,他无法摆脱。

 

颤抖着,Tweek疯狂四处寻找着Cartman和他的那些朋友,但哪儿都找不到。老师可能还没放他们下课。但其他的孩子涌出校门时,Tweek就在一旁看着,琢磨着想走但又不确定到底该怎么做。Tweek低下头,来回倒换着脚。他甚至不知道怎么打架,他能怎么做?

 

站在Craig面前,等死,就是这样了吧。

 

一只手碰了碰他的肩膀。

 

“啊!耶稣啊!”Tweek向后跳去,转过身,几乎要当场晕倒。是他,是Craig。他轻微皱眉,好像很专注。他会杀了我的,我就要死了。不住地颤抖着,Tweek又后退了一步,想要逃跑但他知道自己跑不远。为什么他要这样看着我的脸,他在想什么?!

 

Craig的手移动了,Tweek迅速后退,很确定那一击会紧随而来。奇怪的是,并没有。那个男孩只是指着他的侧脸,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那个淤青,”他轻轻说道,用他那一贯低沉的、让Tweek永远也忘不了的嗓音。“是锁柜,对吧?”

 

他是在问我这个淤青从哪来的?用力吞咽了一口口水,Tweek强迫自己解冻,颤抖着点了点头。在Craig的审视下,他感受到了那道伤痕的抽痛。这不正是他想打我的部位吗?为什么他还不动手?

 

“是谁推的你?”Craig放下手,言简意赅地问道。Tweek在这个男孩地俯视下感到更加地渺小,他真的很高,很吓人。他怎么真的我是被人推地,他当时又不在场?有人告诉他的吗?但是那样他不就知道是谁干的了吗?啊,我好混乱啊!

 

但是Craig问了他问题,他不敢不回答,尤其是在这个黑发男孩表现出一种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漠然的表情时。于是他强迫他不怎么配合的喉咙张开,好让他能说话。用力地颤抖着,Tweek终于说了出来,“是C-Cartman。”他一说出口,他们周围的空气就变暗了。

 

那专注的表情转变为一脸怒容,Craig看向别处。“我要回家了。”说着,他朝Tweek比了个中指,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动作了。他走了,留下Tweek一个人在后面定定地看着他。操,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死了吗?我还活着吗?

 

不,他没死,他还在呼吸。他挺过来了,Tweek挺过来了。他根本就不用和Craig打,他安然无恙。另外,这个男孩看起来根本就没在生他的气。他显然是在为什么事情生气,他也问了一些奇怪的问题,但这没关系。Tweek还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

 

看到其他人开始涌出这栋楼房,Tweek跳了起来。我得离开这里!如果Cartman 和他那群朋友看到他,他们也会让他和别人打架的。他身边孤立无援,他会被揍得很惨。所以比起冒这个险,Tweek感谢了神力饶他一命,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学校。

 

谁知道呢,没准儿Craig根本就不讨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