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李沙:日在汉东番外

Work Text:

  《绝密:关于李达康解锁了一个什么样的沙瑞金》
  
  李达康心心念念的反攻大业,在一个阳光明媚、让人一见之下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一个“日”字的日子里实现了!
  
  说来这事拖到现在得怪沙瑞金,当初李省长强烈要求为什么不能换角色:自己解锁沙瑞金、沙瑞金解锁场景卡。可是沙瑞金套路深,他在发现之后,在一个李达康毫无防备的场合意味深长问道:“达康啊,你说是艹一个省委书记让你愉快,还是艹一个ZZ局委员+省委书记让你愉快。”
  
  他问得很快,李达康回答的更快,说的都是心里话啊:那当然是后一个!
  
  沙瑞金于是握住了李达康的手:达康同志我也这么觉得,所以,你还是等着吧。然后不等李达康提出反对意见表示他们需要为党和人民负责所以沙李配这个情况还得持续下去。
  
  老李就这么因为一句话白白的被“解锁”了两年多,期间的艰辛困苦、哭着求饶等等不足为外人道,而在两年之后因为汉东卓越的GDP和环境绿化以及良好的人文环境,沙瑞金同志在运动会荣升ZZ局委员。
  
  老沙同志还在喜怒不形于色,坐在台下的李达康散会之后已经恨不能跳着飘出大会堂了,主席台前两排的某几位心中嘀咕:没想到这种“政治联姻”还能有真心啊,啧啧,难得呀!
  
  而其他党内同志就比较云里雾里:听说汉东两位搭配的不错,感情相处甚好工作也很合拍,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包括沙瑞金在内都以为李达康是在为沙瑞金高兴,沙书记自己毕竟早就将那句话忘在脑后了。而李达康高兴的缘由有二,其一是汉东的成绩得到了回报,二是……嘿嘿嘿哈哈哈,沙瑞金同志你该履新诺言了哈哈哈哈哈。
  
  沙瑞金后背一凉,似乎要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李达康还记得现在开会期间,不要着急,要有耐心。于是他一直等到了会议结束,沙瑞金的包机载着李达康一起回去了,瑞金书记曰:正好为组织省下头等舱的机票钱。
  
  他还记得“组织”给他的反馈:福利?不不不,瑞金同志,公务员福利只有那些……不不不,你和李达康同志的辛苦和贡献我们都是知道的,好吧……那这样吧比如现在开会你们一起参加,你可以让李达康同志蹭飞机啊!
  
  沙瑞金扯扯嘴角,本来就可以好么。
  
  李达康选了一个周末,做好了一切准备,等到结束本季度视察的沙瑞金回到京州,就邀请他喝了一杯。疲倦之下,沙瑞金很快微醺,战斗力从碾压→战五渣。李省长看着脸色泛红,自动自发脱衣服去洗澡打算睡觉的沙瑞金,极力克制寄几不要露出猥琐的笑容。
  
  人体润滑剂、避孕套各种,已经悄悄放在了枕头底下,李达康溜进了浴室,将他亲爱的沙书记推到了洗漱台上。
  
  老沙还没反应过来:“达康,你要干嘛?”
  
  老李笑嘻嘻:“干你呗。”
  
  沙瑞金清醒了:你!
  
  李省长迅速按住沙瑞金的手,自己的手指从肩膀一直滑到胸肌慢慢揉捏:“你忘了自己说的话了?艹谁更有成就感来着?”
  
  沙瑞金酒醒了,他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有时候人记性太好也不是好事,就没法赖过去。
  
  沙书记想起这两年,他和他的达康同志东行西进南征北战,上过救灾现场、森林火灾、直升机、公务机等等,差点被不明真相的同志当成“纵欲过度”还被人语重心长的告诫:注意身体!
  
  而李达康也从最初的“性奋的要求一次又一次增加GDP”变成了“节制而可持续”“我是一条死鱼你随意”以及“为了国家人家含着眼泪也要艹到底”……
  
  算了,李达康高兴就好,沙瑞金深呼吸,双手撑在墙壁上,自豹自弃:“随你了。”
  
  呦吼!
  
  李达康愉快的吹响了口哨,别说他家老沙这身材真不是吹的!平时只能看到正面感想还没那么深,现在前后打量一下,比例匀称、宽肩细腰长腿翘臀。李省长沉迷的趴在平滑的后背上,手上揉捏对方饱满的胸肌,愉悦度爆表!
  
  他揉捏着沙瑞金的腰,下面做好了扩张还趁着这个机会拍了几下过过手瘾:放松啊瑞金同志!
  
  沙瑞金努力调动肌肉,既然答应了李达康随他去,那就要言出必行。可是李达康又不高兴了,凭什么只能他死鱼状都要被艹的哭出来,沙瑞金却只是呼吸紊乱!
  
  我们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李省长想化身打桩机,可是也要承认,客观条件制约了他。于是李达康从对方的身体里撤退,扣着沙瑞金的手腕把人从浴室推回了床上。
  
  既然体力受限,狗官老李决定走心理攻势路线,在他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在老沙的全力配合下,羞耻play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李省长的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甚至他哄骗半睡半醒的沙瑞金说出了:躺平任搞也不错这种话。李达康希望以后再接再厉,现在就可以休息了。
  
  然后他就错过了,沙瑞金在他入睡之后,看着他一脸欣慰的笑容,拍拍他满足的脸,做了个口型:洗干净等着吧。
  
  -----------------------------------------------------------------
  
  李达康光着跑下了床,这让被领带将手腕绑在床头的沙瑞金睁大了眼睛,前一秒他还沉浸在欲望之中,下一秒他下边还竖着和空气打招呼,李达康他跑了!
  
  干什么去了这是,沙瑞金在浴室里已经射了一次,他脑子晕乎乎的没法判断这究竟是李达康玩情趣还是李达康他不行了?
  
  然后他绝望的发现,显然这两年被操来操去的生活给李达康积攒了很多经验值,比如现在,李达康拎着一瓶橄榄油进门了……“你拿这玩意干什么?”沙瑞金语气里满满的不敢置信。
  
  李达康笑了,笑的老沙头发都要立起来:“你忘了去年某次在草原,你没带润滑剂结果那酥油给我……让你感受一下嘛。”
  
  我谢谢你哟,沙瑞金终于觉得自己将自己推进了一个不太妙的境地,李达康这显然是打算大干特干。他看着李达康一脸兴高采烈,最后还是没挣扎下去,总是那啥老李是不太公平,我们还是要追求公平的。
  
  然后他就惊了,李达康你可真是出息了!他家老李把橄榄油顺着瓶口倒在了他的身上,李达康的手覆在沙瑞金身上抚摸,橄榄油、健美的躯体和因为紧张而肌肉隆起的姿态,完美。
  
  此时此刻,沙书记就一个想法,我药丸!
  
  李达康将油脂涂遍沙瑞金全身,然后从肩胛骨开始亲吻他,手里也没忘了手感绝佳的胸肌。白斩鸡最喜欢的就是对方的胸肌,现在终于能够好好赏玩,李达康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呢。
  
  蜜色肌肤上的红点被李达康揉揉捏捏,还直接上嘴轻咬,很久以前他就知道这是沙瑞金的敏感点。很快,他亲爱的瑞金同志有了反应,沙瑞金的全身都绷紧了,声音颤抖:“达康、达康你够了。”
  
  李达看同志严肃的看向沙瑞金:“尚未成功、仍需努力。瑞金同志,不能半途而废啊。”他顺着身体曲线向下亲吻,刻意绕过了已经抬头的性器,轻轻揉捏下面的囊袋:“看看,多漂亮的身体啊。”
  
  “你当初那么高兴和我滚床单是不是因为我身材好?”沙瑞金突然想到了这个重要问题。
  
  李达康狠狠的在大腿内侧咬了一口,然后和沙瑞金对视:“条件之一吧,我就没犹豫。如果是老高有这样的肌肉,那我肯定得犹豫一下,哪怕为了GDP。我怕是朵食人花啊!”
  
  手指插入了身后的入口,全身泛起一层红色以及散发着油脂光芒的沙瑞金大腿绷紧,口中还是发出了呻吟。他只希望李达康能像他一样小心点,他也不想以为这事病假……老脸呐。
  
  “不要了呗。”李达康理直气壮的用手指抽插,感受着对方的紧致和热度,他做好了功课,仔细研究了一下无射精高潮。看看我可真是个负责任的好人,李达康从来如此,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他们在一起好几年,对方想什么已经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沙瑞金好不惊讶,一边低音炮压着声音控制自己生理反应的声音,一边告诉李达康,你可千万小心点。
  
  李达康看着自己的杰作,床单上落得都是油脂,他将沙瑞金翻过来,看着流畅的线条从腰开始收然后有画出来的圆,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手,抽了上去。
  
  沙瑞金真的有点不高兴了:“你干什么呢?!”
  
  “感觉不好吗?”李达康已经看见对方很有反应嘛,于是他又抽了几巴掌,直到臀部肌肉全部泛起红色,他轻轻地触碰沙瑞金的前端。
  
  老沙没出息的射了,真是吃枣药丸,被人艹有一点不太好,身体在对方的控制之中,沙瑞金深呼吸,他发誓就这么一回。
  
  李达康覆在他的身上,又觉得看不到沙瑞金的反应很遗憾,他又让人转过来将这双长腿推高,扶着自己插进了梦寐以求的地方。他慢慢的进去,试图将这场性爱变成一场仪式,他进入了沙瑞金,这个人是他的。
  
  身体被打开是一种很玄妙的体验,沙瑞金终于体会到了,他似乎可以理解李达康所说过的“我们合为一体”。
  
  化身打桩机显然不现实,李达康将沙瑞金的推的更高,老沙觉得这大概就是报应来了,他怎么对李达康,李达康要报复啊。
  
  李达康整个人都在他家老沙的两腿间,整个人恨不能覆在对方身上,慢慢的调整位置,看着沙瑞金如何被他艹的眉毛皱起、脸色既痛苦又愉快,身体为他而打开,整个人都随着李达康的动作而反应。
  
  李达康成就感MAX,他尽情地在这具身体上释放自己,看着这个一向作为自己最可靠伙伴的人如何沉迷在欲望之下。他解开领带,带着这双腿屈膝侧卧,沙瑞金沉浮之间握住李达康的手,他们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沙瑞金感到李达康顶弄着他身体里最敏感的地方,他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这种快感近乎可怖,快感让他想射,却什么都射不出来。他试图放开李达康去解放自己,却被老李将手打开。

  李达康态度坚决,不许碰。沙瑞金闭上眼睛,任由李达康咬住自己的肩膀,揉着他们交合的地方,然后

  一同迎来了【生命的大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