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凌李】一百公分的距离 15可能是有点甜蜜的小困扰

Work Text:

Warning:
*师生关系,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所以OOC有,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谨慎入内。

 

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把我所有都献给你….爱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李熏然—

 

15

不算太昏暗的房里热气沸腾。

在凌远轻柔却急躁的吻之下,招架不住忽快忽慢亲吻速度而闭上了眼睛,低沉压抑的喘息从李熏然美好的唇里吐出。

什么经验都没有的他多少有些慌张,双臂缠上凌远的肩头,可手指慌张着不知道是该阻挡凌远的动作,还是应该迎合他。

自他们开始同居后,两人的关系就有了一大跃进,可是在怎么样亲吻触碰,两人的接触始终都只是点到为止,李熏然给他暗示过不少次,其实他已经准备好了,但无论他们多么亲热缠绵,事实是凌远却连把他扒光都没有过。

可今天不一样,平时总是只有亲亲摸摸抱抱,偶尔也许用手解决他的需求,平常那个看似完全不懂李熏然暗示的凌远,今天就像是要把李熏然吞进肚子里一样,睡前不知道怎么了,就抓住洗完澡的李熏然亲个没完。

迟钝如没有这种经验的李熏然都感觉到今天不一样,他全身上下被手抚过的地方正火热的烧着麻着,从他的腿到他的腰一路往上去,大脑接到与恋人肌肤之亲的快感,让李熏然把身体往他手上送去,希望他接触的面积可以再多一点,在多摸他一些。

说真的凌远早就看懂了李熏然丢过来的暗示,面对一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小情人,凌远可以算的上是经验丰富,他接收到了李熏然总是蹭在他身边的动作,说真的他何尝不想与再进一步?

但是他只是隔着衣服,亲亲他、摸摸他,却不再进一步,绝对不是他不想,他是怕他一下手,就再也没有停止的那一天,而每碰他一次,他就知道他自己的欲望埋的多深。

他不想吓到他,但是今天,他又在一次打破了自己对自己的认识,凌远觉得自己幼稚的可怕。

 

现在等于是他们校医教授的凌远,每周最少都有一天会看到李熏然。

这天上完课之后,凌远被校长给叫了过去,跟他商量在正职导师回来前,想让凌远破例给即将毕业的学生们上一堂专业课。

就是这个回程的时候,他恰巧看见了在训练场上的李熏然。

凌远早就知道李熏然是这群新生中最好看的,他意识到情人眼里出西施、爱情使人盲目都是真的,因为这么一大片的学生里,他居然真的一眼就只看见李熏然。

训练场上的李熏然换上训练专门的衣服,稍微贴身的上衣,把他精瘦却看得出锻炼线条的身材表现得极好,他在家里没有穿过那样的衣服,虽然他偶尔会摸摸他,对他的身体极为了解,可视觉冲击终究不同。

不仅是身段好的他,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见阳光下,李熏然笑得那么灿烂的样子,这纯情与性感的冲突却融合得这么好。

他知道当警察是李熏然的梦想,可是他不知道原来一个梦想,可以把他的小情人衬托的的那么耀眼,他的笑跟他的神情,还有他整个人都是充满朝气跟能量。

凌远觉得他当初跟李熏然在一起,真的他做过最正确的决定了。

可是后来想想,既然他隔着这么远都看见了,那在他身边的李熏然的同学肯定也看见了。

李熏然出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进来,新生的致词是他代表,本来就已经够引人注意的了,他爱笑又亲和的个性再加上他那张脸蛋大眼睛高鼻梁,讨喜的微翘嘴角,称得上是非常俊俏。

其实凌远也知道李熏然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很受欢迎,可是之后经过他不经意的观察,他才发现李熏然的受欢迎,超过了他的预想程度。

他是真的在吃醋,他从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吃这么大的醋,所以他有那么点失控了。

但他们之间还有个小小的问题困扰着他。

 

把李熏然被他吻的湿润又红肿的唇给放开,感受到他的吐息,他差点就在李熏然的脖子上烙下几个吻痕,但想一想又觉得不好,就把他推倒后往上拉开他的衣服,转往把吻痕印在他的腹下。

正当他觉得气氛正好,想突破的更往下的时候。

「嗯、老师…」凌远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这就是他们巨大的障碍。

 

虽然平常不会,但是这种时候李熏然总会习惯性的冒出这个称呼,每每他满身热火都会被这个词硬生生的给挡下来,明明李熏然就是一个成年人,可是他的大眼睛闪着闪着喊他老师,他都觉得自己在犯罪。

「你明天还要上课…」帮他把衣服拉好,他往上去给了他一个吻,这时候他也忘记他刚刚为什么这么急躁了。

「等等、」

正当他想起身的时候,李熏然拉住了他,力气大的把凌远给往下扯回来,可是跟手上的力量不同的是,李熏然皱眉的看他。

凌远知道他的意思,也知道他说不出口,所以他只是亲亲他的鼻尖,然后贴着他的唇用低沉的声音压抑着自己。

「再过一阵子吧,还太早了。」

「啊…?」

李熏然终于忍受不了。

他无法接受凌远只是亲亲他摸摸他,难道他对凌远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吗? 这不可能吧,如果说之前有那种困扰,可是在凌远无缘无故的把他差点办了后,他确定他对凌远还是有吸引力的。

他明明白白的感受到了,他两离的那么近,身体紧紧贴着对方,他完全感受的到凌远对他的满满欲望,那不是性冷感,那是甚么阻碍着他们这一步?

柏拉图式的爱情很美好,但是李熏然也是一个热血沸腾的男儿身,他都还没有任何经验呢,至少也让他吃过一次之后在禁欲吧!?

 

总是想很多的李熏然同学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他只是不可控的想起今天他在学校听见的那些对话。

他记得今天在训练场的时候,他下了球场到一旁,刚好听见几个女孩在对话。

「你说他不跟你做…做那件事情?」
主诉的那位女同学好像有些泄气「对啊,明明感情都很好,亲了也摸了,可是他就是不做最后一步!」

这个情况不就跟自己相同吗? 李熏然简直是天真的就把这个模式套到他跟凌远身上,不自觉的他就靠过去了一点。

「是不是他不行啊?」
「不是…」
「那是怎么?」

那个女同学有些委屈「他说他喜欢我的样子,在他心里我就是他以前认识那个纯情的少女,所以他没办法看到我另一个样子,所以…」
「所以?!」

「所以他决定跟我分开。」

先不管其他的同学到底甚么反应,总之偷听的李熏然是愣住了,他觉得大事不妙。

 

卧室里面,凌远摸摸他的头就走出了房间去。

想起这段对话的李熏然看着他的背影,内心一阵恐惧,该不会凌远也觉得他总归是他的学生,从头到尾没把他当成恋人在看待,最后发现自己无法突破这心房吧?

那他们最后不会也走向分手吧? 这样可不行! 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凌远追到手了,怎么能让他跑掉?

 

李熏然起身跟了出去,刚好看见凌远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大冰水,回头看他的时候把杯子给放下,里面冰况碰撞的声音极响。

「怎么了?」

他走了过去,在他身前严肃的看他「这样是不行的!」

「啊? 喔、熏然…?」凌远都还没搞清楚甚么不行,就被李熏然推倒在椅子上。

跨上他身上,李熏然捧着他的脸就吻了下去,跨间的感觉很清晰,凌远明明对他很有欲望,他不能让他随意喊停了。

他所有的招数都是师从凌远,吻他的方式也是,唇舌彼此纠缠跟追逐,浓厚的呼吸与节奏重新带起,最后居然让李熏然出师了,他伸出舌尖来从凌远的唇上,舔到了嘴角,在那留下了一些湿润。

 

本来一切都很安好,凌远是这么想的。

可是再看见李熏然吻完他后,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着他羞涩又甜甜的笑,这一切就都变了,这个帅小孩是真的不知道他忍的有多辛苦是吧?

已经到头了,李熏然使命的诱惑他,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调皮的小舌头,舔去了嘴边微微溢出的水亮,也彻底舔掉了凌远的压抑。

凌远把李熏然从椅子上抓到了餐桌,把本来就穿不多的李熏然衣服整个扯开来,手掌从腿摸上了臀缝滑了进去,李熏然没有换过来这个节奏,狠狠的喘了一口气。

「啊哈…等等…」

因为体能训练而线条分明的腿凌远摸得出来,已经在他的触碰下颤抖,以医生的天性来说,李熏然的身体是比例完美又健康的身体,但以情人的天性来说。

他任何地方、任何动作,都是极限。

双腿忍不住打颤,衣服被高高拉起卡在胸上,凌远的舌头湿软的从他的肚脐舔上了乳尖,没有被这样摸过的李熏然,完全不知道跟恋人肌肤相亲的快感是这样极致。

虽然被抢夺了主权有些慌张,可李熏然并不后悔,被喜欢的人碰触的感觉是这样好,他双手轻轻抓住了在他胸前的头,慢慢把他提上来,看见了意乱情迷的凌远,找到了他的吻。

他还能记得,他搬进来后的某一天,凌远第一次抚摸过他的身体直他到高潮的时候,他自己是甚么样子,那次他们没有做到最后,但是他知道真的要做到最后是怎么样的。

他为此找过不少数据,甚至在心里大义的愿意献上自己,不委屈凌远当下面那个,可是当凌远温热勃发的探进他身体里时,他还是忍不住夹紧了。
李熏然倒抽一口气的声音太大,凌远在心里骂自己太过着急。

「是、是不是疼?」

虽然被狠狠夹紧的凌医生,差点就要发疯了,各种意义上的发疯。

「还是,不免强,下次也行…」

凌远熟知身体的构造,基本上,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弄痛他,可是毕竟每个人的身体不一样,所以他还是担心会给李熏然的第一次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他宁愿忍。

「嗯…不、不会…只是你要慢点…慢点…」李熏然没生过孩子,也没那个机会生孩子,但是他看过纪录片,他觉得他现在喘的节奏就像是要生了,立刻马上的!

凌远看他的脸色不太好,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脸「那你吸口气,大口一点…」

「嗯…老、」

「嘘!」

眼看在李熏然要喊出那个名词之前,凌远吻住了他,并且让他不要说话,他现在还没完全进去,他可不想卡在这里不上不下的。

他把额头靠在李熏然的胸前「我们得想办法把这个称呼改掉了…」

 

而这一瞬间,李熏然稍微恢复的意识里,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们总是点到为止了。

他们互相接吻过、抚摸过,每每到头却都没有做到最后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该死的称呼,这个让凌远心里总是心虚的称呼。

因为他自身改不过来的习惯,喊比他年长的凌远这个称呼,差点扼杀了他半辈子的幸福。

他把凌远撑在他头旁边的手给抓起来,贴上了自己温热的脸颊,感受凌远的拇指抚过他的嘴唇,他在上头轻轻舔了一口。

「哥…嗯…慢点….」

凌远要炸了。

可恶的李熏然,这个勾引人却毫不自知的小恶魔,他刚刚喊自己甚么? 他是怎么样才能想到这个该死的称呼?

「啊哈、啊…啊哥….」

如凌远所自信的,他很了解身体的构造,根本要不了多久就找到让李熏然上天的位置,急躁的抽动中感受到李熏然配合着他的扭动。

他当时还分神想了几秒,他真的觉得他的人生会毁在这个小孩身上。

「熏然…」

「啊….啊….?」迷蒙中睁开双眼,眼角还带着高潮引起的泪花,那双眼睛,简直让人疯狂,在好久之后,都是凌远最喜欢的。

「你真的糟糕了。」

「哈啊…嗯…?」

现在还是一脸天真无邪,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甚么事情,可是就是这样的他才更能勾起凌远的欲望,他觉得他自己也糟糕了。

「啊啊嗯、啊、啊….嗯…哥…」

他想把他操哭,让他在自己身下高潮一波接一波,想让他香甜的唾液从嘴边留下,他会把他舔起,然后吻的声音啧啧作响,他要看见李熏然红透的脸,跟诚实的讨要快感的身体。

忍耐了太久,他觉得他浪费了太多大好时光,他得补回来。

 

---

那之后的某天早餐,李熏然面无表情的把花椰菜夹进凌远的碗里,然后正大光明的偷走他的炸猪排以表报复。

还是在屁股垫着超厚的垫子吃饭时。

在开荤之后,他们把家里的家具都玩了一遍。

要李熏然说,凌远简直丧心病狂了,比如他去拿衣服丢进洗衣机,然后就插腰站在那儿玩手机,结果他们大医生就过来把他的裤子给扒了。

在不然,他站在窗户前讲电话,讲到一半,凌远就凑了过来,抱着他亲到他挂上电话,然后在这个不算高的楼层,落地窗前,把他给办到腿软。

无数次奇怪的时机跟场合后,李熏然已经都要习惯了,可是他根本不想习惯啊,说好得柏拉图式呢?

可是面对李熏然故意的怒气,凌远只是笑笑的,把自己剩下的炸猪排通通夹到他碗里,换回所有他不喜欢吃的花椰菜。

所以李熏然最终还是败在他那个,贴心又帅气到不行的恋人的手里。

 

反正凌远吃李熏然就饱了,哪里还需要炸猪排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