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高兰log

Chapter Text

一层又一层的窗帘遮住阳光,公寓里的空气冰冷沉寂像是深海底部不流动的水,皮肤一旦离开贪恋交缠的他人身体与垃圾食品的热量立即颤栗发抖,不想醒来,不想离开,扔在老旧开裂的木地板上的弹簧床垫和羽绒被就是永恒的理想乡。

男人修长的手臂从被窝里伸出来去够地上昨天吃了一半的披萨和炸鸡堡,柔软的被褥像是波浪一样拱起,紫色的头发刚从里面钻出来一半,又被另一条结实的手臂裹住拉了回去。咕叽咕叽的水声,甜蜜的淫靡的刻意交织的亲吻声。羽绒被波涛翻滚,好像一个人抱住另一个人压了上去。有人忍不住低低地笑,不一会就变成了呻吟。

多么令人贪恋的地界。狭小的房间,包围着他们的黑暗与冰冷,以及更为狭小的,只能容纳一人的怀抱,看不清面目却能感受到体温的恋人,黏黏糊糊的皮肤触感与亲吻。吃美味的现代垃圾食品,做爱,在精疲力尽的高潮之后昏睡过去,隔绝太阳,隔绝世界,模糊时间,如此日复一日。

是黑洞啊,这所公寓是业,简陋狭窄的黑暗房间是囚禁从者的漩涡,食物与性爱的慵懒和满足感是令灵基变质的黑泥。那又如何,为何要去在意。阴茎和精液已经足以填满内心的空洞,两个人的距离是负的二十五厘米,再不用从对彼此的追逐中寻求满足的代餐。

是真的心满意足。

高文。含着微笑的柔软放荡的声音叫他的名字。这并非骑士的名号,堕落变质的从者也已经配不上英灵,兰斯洛特呼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高文回答他,他们就像小情侣发腻那样甜甜蜜蜜,毫无意义。高文,兰斯洛特,兰斯洛特,高文。

扣在他手心缓慢抚摸的指尖上带着微弱的电,他的舌尖好似含着蜜糖。兰斯洛特侧过头,伸出舌尖,变着花样品咂他的下唇。高文反身压过来,分开兰斯洛特的双腿将他的膝盖向上推,他的性器抵在惯熟情事的翕动着的柔软穴口上,兰斯洛特的阴茎顶着他的小腹,灼热、坚硬,他沁满汗水的大腿紧紧地夹在高文腰上。

“嗯……哈哈……”

从闷哼到喘息着的柔软呻吟,开合的湿润嘴唇下面像是从朱红浆果中流出的甜浆。高文低头吮吸,耸动起腰,让欲望在他紧致顺服的肉体里面出入。兰斯洛特的呼吸急促,弓起的脚掌踩着高文的小腿,脚趾蜷曲。他有力的手臂环抱住高文的肩膀。

“好……好满啊……高文……”

曾经是骑士的低沉声音,如今像是放荡的娼妓一样说着不知廉耻的淫语。兰斯洛特抱紧他,摇动着腰身,抛却了一切束缚的声音沉醉于欲念,轻而易举就意乱情迷。“好涨……压到里面了……好舒服……嗯?……”

高文堵上他的嘴唇,掐住他的气管。那就像是信号,兰斯洛特环抱住他肩头的手臂滑下来,柔顺地摊开在身体两旁,他一动不动地让高文掐紧脖子,水晶一样的紫色眼睛在黑暗当中闪烁着昏暗而满足的光。高文呼哧呼哧地哈着气,向下冲刺着发泄爱情与暴力的欲望,铁一样的手指和阴茎,深深地陷进那因为窒息而痉挛起来的身体,看着他眼神当中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下去。

他将冰冷的种子射进兰斯洛特的身体里,他令人憎恨的恋人像是尸体一样顺从、任人摆布地躺在他的身体下面。就算这样也是甜蜜的,兰斯洛特微微张开的嘴唇上挂着虚幻的微笑。

高文抽身出来,大口喘息着坐到一旁。太阳的烈火被他用来点燃便利店的便宜香烟,晦暗的火光在漆黑当中若隐若现。他伸出手摸索着,抚摸上兰斯洛特的脖颈,慢慢地揉着他淤青的伤痕。

兰斯洛特呛咳起来,慢慢抬起冰冷无力的手指,搭上高文的手,拉开他的拇指,将虎口卡在自己的咽喉之上。

“……别走,高文。”

他的声音嘶哑,仿佛是梦呓一样,满足地叹息着。

“……你没法离开这里的……”

不再是骑士,不再是侍奉主君的剑,不再是为拯救人理而战的有用之身。这就是化为废柴的英灵的末路吗?恶魔来到迦勒底张贴他的招租海报,花里胡哨的喷绘上写着小川高级单间公寓,情侣们的快乐房间。从者一个接一个前来讨伐,却都仿佛被吸入黑泥一样了无痕迹。兰斯洛特原以为在公寓门后等待着他的会是燃烧的落日一样憎恨的目光,又或是来自黑骑士的疯狂,然而这里都没有,只有黑暗的房间,柔软的床,垃圾食品、饮料和香烟,以及他的情人。

这里有温柔的狂暴的残忍的性爱,他无法舍弃的爱情,他心心念念渴求的惩罚。

变质的灵基催生的不是憎恨和疯狂。他们的憎恨和疯狂来得天经地义,理所应当。隐藏在灵基深处的黑色水面下的残渣,是培育了憎恨,又被憎恨所抽空的爱恋。

“抱我,高文。”他用嘶咳着的声音再一次提出要求。“爱我吧,高文。杀了我也好,吃掉我也好。你和我一样无法离开这里的,这就是变质的我们想要得到的一切。”

汗液和精液的气味,以及甜蜜的亲吻水声再一次充满了黑暗的房间。高文说了什么,兰斯洛特轻轻地笑,他还在咳嗽,笑声的末尾就变成被淹没的鼻音。这里是暗沼的最深处,是距离被正义和羞耻之心打破大门只有一步之遥的隐秘房间。兰斯洛特抱着高文,将头埋在他满是汗水的结实胸肌上,满足地呼吸着男人情欲的气息。高文亲吻着他的头发,手掌揉捏着兰斯洛特瘦削的腰。短暂的中场休息恢复体力,两个人争先恐后地等待着再来一次。

啊啊,在御主和玛修打进来之前暂且快乐地堕落下去吧,即使是联动活动,今天也不想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