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高兰log

Chapter Text

血凝结在鼻腔里面,凝结在剑和盔甲的缝隙之间。从背后传来拖拽着沉重铠甲走路的声音,每一步都黏糊糊的,咯吱作响。啊,兰斯洛特卿,你还站在这里啊。男人的声音像是隐藏在盔甲后面,带着铁的晦暗回声,和一点讥嘲似的口吻。

他回过头去,原以为那一定是阿格规文。不算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太阳,浸满了血迹的披风在他身后铺展开来,落日烈火一样的余晖照在金色的头发上,男人的脸被阴影所模糊。

不会再背叛吗,兰斯洛特?高文走近来,在阴影中朝他伸出手。为什么选择和我们站在一边?真的能够做到不再背叛吗?从黑影当中,可以看到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担心我再次背叛的话,就请在这里杀了我吧。兰斯洛特说。他以坦然而磊落的态度说出这样的话,微微低下头去,调转阿隆戴特,反握剑柄,诚恳地,向着黑影中的男人交出自己的剑。

或许是因为英灵座的选择有所偏好吧,此时此地的兰斯洛特,有着一张湖中少年似的纯真剔透的脸。即使他低下头,蹙起眉毛,站在曾经的圆桌同胞们的尸体和鲜血之中,那干净的脸庞,也还没有被愧疚和痛悔的阴霾覆盖。黑影再次发出小声的、带着鼻音的嗤笑,他又走近了一步,恳切地握住兰斯洛特的手。

即使是我,也是会有所成长的啊。他的声音里似乎始终带着淡淡的揶揄。反省自己的错误,抛却生前的不成熟,即使无法弥补过去的遗恨,也要以此为鉴,采取更好的行动。那样才能称得上是英灵,对吧?

又或者,仅仅是将这奇迹一般的第二次的人生,虚掷给无可转圜的,前生的爱憎。

高文脱下了手套,他的双手交握住兰斯洛特的手指、盔甲和剑柄。他的手冷得像铁,腥气像血,兰斯洛特低头看见那黑影,被高文握住的地方,仿佛铁锈一般的灰烬遗落在他的手上。

即使如此。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嘲笑,又像是叹息,黑影染上了兰斯洛特的肩,环住他的脖颈。他顺从地垂下头,让对方把他拉进怀抱里去,高文冰冷的气息拂过他的耳垂,长久的哭泣之后靠着冰冷墓碑昏沉入睡的记忆,忽然地浮现在兰斯洛特的皮肤上,让他打了个寒颤。

高文……

高文抬起头亲吻了他,舌头探入口腔,吮吸唾液,啃噬黏膜,交换鲜血的深深亲吻,将铁锈和灰烬涂在他的嘴唇上。舌尖的触感苦涩而尖锐,电流般的痛楚像是要让心脏麻痹,兰斯洛特突然明白了那是什么。

被抛却的不成熟的激烈爱憎,从灵基当中沉淀出来的残渣。化为灰烬四散之前在此停留的瞬间,他——他的影子抓住了兰斯洛特。

“……高文!”

兰斯洛特在嘶喊出声的同时惊醒过来,猛然睁开眼睛,触目所及尽是耀眼的金色光芒,眼球顿时因为刺痛而泪流满面,他急忙闭上眼,仍然能够看到一道黑影,慢慢地按在他的眼皮上。

男人的手掌带着温热的体温,声音也在温和中带着自然的关切,一如既往。

“抱歉,我弄醒你了吗?兰斯洛特卿。”

“你好像做了噩梦。”

眼睛的刺痛在黑暗与让人安心的声音中慢慢平复下来,没错,这才是高文,是从梦中醒来面对的梦中之梦,覆盖在他身体上方的身影,是领受了“不夜”祝福的高文。

“不,并没有,只是……”

梦到了半年前,刚刚被召唤到这里来时的事情。然而自己并没有立场对高文诉说这样的苦恼。梦中两人交换的亲吻,那苦涩疼痛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舌尖上,高文在对面耐心地等待着他说下去,而兰斯洛特突然觉得泄气,兴味索然了。

“……没什么,请不用在意。”

高文慢慢松开了手,让兰斯洛特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他揉了揉头发,仿佛还是有点不适应这深夜当中骤然出现的满室阳光。“是有什么事吗,高文卿?”

“只是巡逻经过的时候,听到你在叫我的名字……”对视片刻之后高文先转开了头,尾音低下去,对于为何会在深夜正好巡逻到兰斯洛特在城内临时的居所外面避而不谈。“啊,是我打扰你休息了吧,虽然领受了这样的祝福,有时候也会有不方便的地方……”

“这是战场上才会生效的祝福吧。”

兰斯洛特突兀地打断了他的话。

“啊?”

“自从领受祝福以来,我所见到的,一直是阳光下的高文卿。是在提防着我,担心我再度背叛吗?如果是那样的话……”

请就在这里将我杀掉吧。

或许是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吧,又或许是梦中那个男人留下的沸腾的残渣还灼烧着皮肤,那样的话语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在最后时刻唤起了理智,咬紧牙关,没有让胸中轰鸣的情绪泛滥起来,兰斯洛特注视着高文,对方脸上是毫无作伪之态的惊愕,如此纯净,排除了所有杂质的太阳,那夺目的光芒让兰斯洛特刚刚擦掉了生理性泪水的眼眶再一次灼痛和模糊起来,他扭开头,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对不起,我失言了。”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兰斯洛特卿的选择。”

高文先是握住了他的手,然后——他倾下身体,在床上拥抱住了他,就好像他知道兰斯洛特有多么想要这个拥抱一样。他的声音温和、诚恳而炽热,带着热气的话语拂过兰斯洛特的脖颈,房间里慢慢暗了下来,阳光如海潮退去,露出深夜漆黑的礁石,不再被包裹在光芒里的高文,从声音到手臂,都散发出沉重的温柔。

“我从来都相信,兰斯洛特卿会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是这样吗?兰斯洛特本能地回抱住高文,模模糊糊地想。这并算不上正面的回答,异乡星辰闪耀之刻,白垩之盟呈现裂痕的预言,也还在酒馆的歌谣里传唱。太阳的光芒越发昏暗了,时值午夜,充盈在这城墙下的狭小居所之中的,温暖而暧昧的昏黄色光辉,却让人不由想起卡美洛的夕阳。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高文。

那一天,面对伤痕累累、痛苦地喘息着的男人,傲慢的兰斯洛特,是带着一丝怜悯这么说的吧。但高文不同,如今,主动隐去了自己的光芒的这个男人,对他展现出的,是毫无保留的真挚。因此,他没有对兰斯洛特说出,“我相信你不会背叛”这样的话语。

即使面临背叛,即使互相厮杀,即使怀抱着沉重的恨意、爱意、伤痕累累的过去,高文依然视他为挚友。这个男人,在成为英灵之后,终于成长到这个程度了吧。在感觉到欣慰和羞愧的同时,兰斯洛特的心中,仍然有一块不知由来的空虚。

舌尖上尖锐的疼痛触感,仿佛已经变成了敲击木块一样的麻痹。

如果我们真的行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就好了。贪恋在高文厚实而温暖的怀抱之中,兰斯洛特如此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