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E谷】谁说吃鸡要在晚上

Work Text:

“把枪放下。”老E说,声音里听不出多余的情绪,“不要乱动。”

午后的阳光透过枝桠落在森林中两个人的身上。黑桐谷歌朝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把UMP9丢在地下,抬手揉了揉自己微僵的胳膊:“你怎么会来这里?”
“把头盔也摘下来。”老E扬了扬枪口示意。

“开场的时候我四处逛了一圈,开伞跳到这么偏僻的位置的只有我一个——你是从机场过来的?”黑桐谷歌把头盔取下来放在草地上,拢了下有些凌乱的额发,“不过能在这边发现三级头盔我也挺意外的,你拿去吧。”

“你找到什么东西我都不意外。”老E朝他一抬下巴,“防弹衣脱下来。”

黑桐谷歌怔了一下:“二级甲你也要?……好好好,我脱就是了,你别开枪,这空包弹每次都震得我耳朵疼。”

老E就不说话,看着黑桐谷歌先脱掉了罩在外面的棕色风衣,然后解开了防弹背心丢在脚下——此刻他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白色衬衫,一小节精致的锁骨在领口处若隐若现。

老E不动声色地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气定神闲地命令:“裤子也脱掉。”

“……”黑桐谷歌没动,冲着他眯起眼睛:“这是军事演习,请尊重你的职业操守,雇佣兵先生。”

“一个躲在森林里睡觉的人和我讲职业操守?”老E哼笑出声,“这种给军方当陪衬的演习,谁爱操谁操去。”

“……”黑桐谷歌问:“说起来你怎么也在?我记得你不是昨天才出任务回来,不去休息一下?”

“那帮小兔崽子说怕丢人,硬拉我过来的。”老E说,同时不动声色地走近了两步,抬手理了理对方有些凌乱的额发,“你昨天晚上没睡好?”

“昨天在写作战报告,根本没睡。”黑桐谷歌叹了口气,温柔地迎上对方俯下来的唇,二人交换了一个短暂的亲吻,“结果今天就被替补来参加演习作战,我……老E你干什么?”

一个呼吸间敏捷地把对方牢牢按在树干上的老E露出了胜利的微笑,低下头去蹭他的鼻尖,慢悠悠地低声道:“咱俩都多久没做过了?”

扑面而来的是火药与尘土的气味,在阳光下干燥而浓烈,让黑桐谷歌回想起两人在荒野同行的时光。那样充斥着死亡杀戮的日子,却因对方的存在而淡去了血腥的气息,只余下篝火烧灼松木的清香与漫天繁星。

老E显然也和他想起了同一件事,语气居然隐隐泛起了委屈:“你明明答应过要一直陪着我的。”

“这几天事情确实多一点。”黑桐谷歌由他按住自己,忍下又一个哈欠,眨巴眨巴眼睛看他:“等结束了我去找你?”

黑桐谷歌还没意识到自己做出了怎样的邀请,就看到老E突然笑了。如同被猛兽盯视的危险预感掠过他的周身,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腿虚撞向对方小腹,趁着对方后退闪躲的间隙抽身后撤,却在下一秒就被对方拧住双腕扑压在了草地上。

“我觉得,”老E贴在谷歌耳畔轻笑一声,“你选的这地方就不错。”

他们此时处在一个小山坡背阴侧的森林里,遥遥可见森林外被野草覆盖,向下延展出去的平原,与山坡那头若隐若现的建筑废墟。如果再向前走几步到森林边缘,就能够将平原上的一切尽收眼底。而从平原方向过来的人则需要越过山坡,才能看到森林里的状况。这也正是黑桐谷歌选择躲在这里补觉的原因。

只不过现在大约是彻底睡不成了。

黑桐谷歌侧脸看着近在咫尺目光灼灼的男人,一向处变不惊的语气终于带上了惊奇:“你……不会是想……”

“是啊。”老E爽快地承认了,捏住他的手腕充满暗示意味地摩挲了一下,语气诱惑,“你难道不想我吗?”

伴随着他的话音,老E的手掌已经不安分地顺着谷歌的衬衫下摆滑进去,贴着对方的皮肤来回抚摸。他低下头去亲吻谷歌的脖颈,再沿着下颌的曲线覆上他的唇。

那是一个比起之前更加强势掠夺的吻,黑桐谷歌本就疲累的神经陷在一阵阵的晕眩里,只在唇舌交缠间模糊地吐字:“这里……不……”

但老E打定了主意时,对方细微的反抗全被他自作主张定义成了情趣。于是亲吻的过程很快演变得一塌糊涂,老E在扒掉谷歌的军裤时被勉力挣扎的谷歌抬膝撞了好几下,索性用绷带把谷歌的双腕绑在了头顶,在这个过程中不忘顾及对方的小洁癖,把谷歌放在了那件揉皱起来的风衣上。他捞住谷歌修长白皙的双腿,半压住他的上身,居高临下地注视着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衬衫的爱人。

黑桐谷歌会被外派出勤的时候并不多,常年的文书工作让他的身体泛出一种文质彬彬的白皙,此时被幕天席地彻底剥露出来,带着一种惊心动魄的脆弱的美感。如果说老E之前还存了三分玩闹心思的话,此刻他盯着谷歌柔软流畅腰线的目光就像是恨不得把对方揉碎了吃下去。

俩人之前好歹也是滚过几次床单,黑桐谷歌一看对方的眼神就知道今天怕是混不过去。他衡量了一番双方状态差距之后,只能勉强退而求其次道:“你……要做就快点。”

“这个难度有点高。”老E一边低头舔舐他的脖颈一边模糊不清道,“我有多久你又不是不知道。”

要照平常时候,黑桐谷歌面对这种调戏说不定还有心情反撩一下。只是此时他还处在睡觉被吵醒和即将在光天化日被强迫不可描述的双重坏心情下,闻言一挑眉直截了当道:“你是说你还没进来就射在外面的那次?”

老E:“……?!”

黑桐谷歌扬了扬下巴——这是他在双手双腿都动弹不得的情况下唯一的挑衅动作:“当时我安慰了你半个小时,现在看起来倒是自信多了嘛。”

老E埋在他的颈窝里一动不动,像是已经彻底僵住。黑桐谷歌不计后果地出了一口郁气,踢了踢还挂在对方臂弯里的腿:“不做就放开我,等下要是有人过来我看你怎么——嘶——”

脖颈处传来的尖锐的疼痛感掐断了黑桐谷歌的下半句话,老E终于从他颈窝里抬头,舔了舔嘴唇上隐约的血丝,看他的眼神像极了猛禽注视着垂死挣扎的猎物。

“原来那次给你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老E的声音似乎保持住了冷静,谷歌却听出了其中暗藏怒火的咬牙切齿,“看来我得让你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只需要记住我是怎么操哭你的。”

……

黑桐谷歌知道老E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这个念头在他乱成一团浆糊的脑海里飞鸟般掠过,紧跟着被身后的冲撞逼出一阵呻吟般的喘息,被快感逼出的泪水几乎浸透了蒙在他眼上的绷带。眼前的黑暗让他的感官集中在被抚摸与被反复侵犯的地方,比往日还要粗暴些的力道愈发刺得人浑身发软,几乎站立不住。他的双腕仍然被绑着,之前他勉强用手扶住面前的树干,每当被刺激到无法忍受时总下意识地去抠粗糙的树皮,如此两次后就被老E捉住手指握在了手心里,而老E的另一只手则扶住谷歌的腰腹防止他软倒下去,同时不忘在他的腰上揉捏流连,冲撞到情动处时还会抚摸甚至掐弄他的大腿根部的细肉,每次都能逼出谷歌变了调的急喘,却唯独不去碰前面已经开始胀痛到吐水的小家伙。

老E偏偏还不放过他,压在他背上咬他耳朵:“瞧你爽得,前面流水后面也流……明明就是想我了,嘴硬什么呢?”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一般,老E又深又重地顶了他两下,在两人紧密交合处带出一阵暧昧的水声。谷歌几乎被这两下顶得失声,被蒙住一片黑暗的眼前闪出斑斓的色块,在对方又一次刻意重重摩擦过最要命那点时终于扬起脖颈,在完全没碰触前端的情况下哑声低喊着射了出来。

“瞧你把草地都弄脏了……一会儿别人过来看到会怎么想?”老E被对方在高潮中抽搐着绞紧的后穴夹得腰眼酥麻,咬紧了牙关才没直接缴械,享受过这一波紧致才抽出来缓了口气,一边出口逗弄对方,一边揽住已经软成一滩水的谷歌,让他转而面向了自己。

老E其实很喜欢背入式,这种姿势能让他轻易地碰触到谷歌的敏感点,用不了几下就能让他绞紧了发抖呻吟——那样清和的嗓音沉沦于欲望时的色气魅惑简直像诱人堕落的人鱼魅音,让老E只想把他从里到外蹂躏得不成样子才甘心。但老E也喜欢和谷歌面对面地纠缠在一起,拥抱亲吻时的热度和互相注视的爱意能迷醉两个人的灵魂。所以老E往往选择先和谷歌面对面地来一场激情四射的前戏和第一次,再用背入让两个人彻底得到满足——第二阶段究竟能来几发就不可考了。

只是这次老E着实被谷歌气狠了。黑桐谷歌平日里一幅温柔平和模样,要踩人痛脚却是一踩一个准,老E往日里看黑桐谷歌风轻云淡地把其他人气得暴跳如雷时总是喜滋滋与有荣焉,此时被戳痛脚的换成了自己,呕血之余决心身体力行地反驳一下他。尤其是当老E发觉黑桐谷歌在这种可能被人发现的场景下身体异常紧张敏感,咬住他的后穴又湿又热,更是忍不住想把他操到射不出来合不拢腿——最好是眼里心里都只剩下他一个人。

黑桐谷歌则已经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关心老E的想法了。他整个身体陷在极度兴奋中,精神却记得他们身在何处,偏偏还被老E恶意地蒙住了双眼,只能毫无用处地绷紧了神经,在欲望沉浮中却始终勾着一丝清明,让对方施予的刺激愈发难以承受。等到他被按在树上,老E捞起他的一条腿,再次凶狠地插进来时,就努力放软了声音喊他:“老E——”

老E刚刚借着穴口处丰沛的湿液挺进软热的深处,冷不防被这么勾人地一喊差点没把持住。他稳了稳心神才没再丢一次人,气得低头去咬他泛着水泽的嘴唇,到底没舍得下狠力,倒像是调情般地磨着他哼了一声:“嗯?”

黑桐谷歌喘了口气,低声道:“解开我眼睛上的绷带好吗?——我想看着你做。”

老E整个人动作一僵。黑桐谷歌在一片黑暗中屏息等待了片刻,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汹涌的吻。两个人几乎像是要缠吻到地老天荒,黑桐谷歌忽觉束缚一松,紧跟着眼前一亮,却是老E果然替他松开了眼上的绷带。

黑桐谷歌骤然从黑暗中看到阳光只觉得眼睛一痛,下意识把脸埋在他肩膀上眯起眼睛。老E抬手覆住他的眼睛把他拉进怀里,身下顶撞的动作不停:“怎么,怕黑?”

常年趁夜出任务的黑桐雇佣兵嘴角一抽,就听到他继续道:“本来还想着替你遮一下脸,万一被人看到了……嘶……”老E被突然颤抖着缩紧的后穴咬得断了话音,仰头喘了口气就去舔谷歌的耳垂:“会被人看到就这么激动?下次带你去人更多的地方做怎么样?”

“……”黑桐谷歌很想把他的脑袋按进水里让他清醒一下,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一口咬住对方的肩膀泄愤。偏偏他此时软得厉害,这点力道对老E来说如同挠痒,但老E也猜出谷歌是真恼了——要是他再嘴贱两句,说不定谷歌真能拼命从他身下爬起来揍他。

“好啦好啦。”老E学着谷歌平常撸胖达的模样抚了抚他的后背,感觉对方在他的手下敏感地微抖,不由得一阵心软,低下头轻吻他的发顶,“别那么紧张……我才不舍得让别人看到你这个样子……”

黑桐谷歌埋在他怀里喘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是说……”

“恭喜你一觉睡进前两名啊谷歌。”老E低笑了一声,“……真是让我好找。”

“……”黑桐谷歌面无表情地道:“也恭喜你了啊,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吃鸡干什么,吃你不就够了。”老E还没发现谷歌的异样,喜滋滋道,“如果你还受得了的话,今天晚上也不是不——”

“——所以说,”黑桐谷歌冷静地打断了他,“你刚刚说‘会被人看到’什么的……都是骗我玩的?”

“……”

老E脊背发凉眼角抽搐,突然抓住谷歌的肩膀把他翻了过来,从背后狠狠地顶弄起来。黑桐谷歌被他顶得浑身发抖,深喘一口后声音断续着愤怒道:“老E你个——”

老E探过脑袋,准确地堵住了他的嘴,同时加快了身下的动作。

 

——果然还是让他先说不出话比较好,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