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自嗨2

Work Text:

 

苏君回来的时候顾南已经等了挺久了,不过他通关了,现在比较闲,也不用计较那点时间。于是苏君打开门就看见顾南坐在他桌子边,拆了个橘子,也不吃,就拿在手里玩,橘子皮剥成挺好看的花样。

苏君刚去特务局逮人练了半天累得慌,懒得理他,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再回来的时候发梢还在滴水,顾南看他扑在床上一副躺尸样就去撩他,钻进被子里摸苏君被热水泡的暖和绵软的手,又可惜游戏不能兼容没办法用技能帮他吹头发。苏君拍他乱摸乱蹭的手,一点面子也不给的把顾南蹬出去,“别闹,累。”

他刚被大佬殴打完,脑子里一万种反胜方法因为境界不够用不出来,连输之下定力再好也难免有点郁闷,特别是一回来就看见顾南来了就更觉得头大,而顾南恰恰是个不长眼的,看他不高兴反而更起劲了。

“生气了?”邪神嘻嘻哈哈的爬回来压在苏君身上,伸展身体把他圈进怀里,呼吸的热气打在他脸上,“我有个能让你立刻高兴的方法,想不想试试?”

“滚蛋。”苏君被他带着笑了一下,也就勾勾嘴角的程度,但他放松下来,伸着手去够床头柜里的计生用品,“我累,你自己动。”

他挺久没解决过了,顾南来的也是正好。

青年掀开被子打开腿,趴好了等免费劳力照顾他,顾南也不浪费时间,挤了润滑打算慢慢开拓他,手指抵上去却陷进一片湿软韧滑的陷阱,温度比他常年冰凉的指尖要高上许多,甚至产生一种被烫到的错觉。他自然没错过苏君闷在枕头里的笑声,张口嘴就想来句下流话助助兴,嘲笑一下这是哪家饥渴的人妻湿的这么彻底,但他没说出来,喉咙里咕噜出笑声,跟苏君一起笑起来。他去亲他湿漉漉的头发,咬他冰凉苍白的耳尖,把心口那点突然的酸楚都摁回去。

他们不谈风月也不谈工作,太久未见竟有些无话可说,只不过顾南是百年记忆都写进聊天记录里,苏君是刚轮回回来忙着保命还没来得及看完。他们在连结时发出声重叠的叹息,苏君反应迟钝又敏感,顾南也没说话,忙着熟悉苏君这一世的身体。于是苏君攥着枕头受着难耐的钝痛,又要咬紧牙关防止笑场,顾南爱抚的力度轻的过分,蹭过他腰窝时激起一片酥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腰上怕痒。

“用点劲,你没吃饭——吗——嗷!”

顾南按住他漂亮的蝴蝶骨直起身来挺胯,狠狠地撞进去,“我正在吃啊——”

他手上还沾着润滑剂,冰凉滑腻的指腹在苏君脊背上拉出一长条亮晶晶的水痕,然后那只手沿着脖颈摸下去勾住了青年下颌,逼着他从枕头上抬起头,将自己的呼吸脉搏都交到别人手里。苏君被勒的有点喘不上气,顾南又骑着他,让他好好一个白刃境说话都带着颤音,他发着抖,勉勉强强吐出不要两个字,顾南就顺势放过了他的脖子,趁他开口把手指伸进他嘴里,搅动着夹他舌头。

苏君含着他手呜的叫了一声,顾南知道他在骂他,乐的眼睛都眯起来,亲在苏君后颈上吸出块红痕。他动作没停,苏君被他开发的动了情,皮肤上显出好看的粉色。这一世他还是走的敏捷路线,顾南抚过他肩颈腰肢,摸到流畅优美的肌理,忍不住就想多留点痕迹。

他一贯到底又毫不犹豫的完全退出去,苏君被他顶的一噎又被随即而来的空虚感引得下意识夹腿,结果毫无防备的被顾南翻过去,面对面时脸上还带着怔营,顾南被这表情感动的都要信他纯真无邪宛如处子了,他凑过去亲他又摸索着抓他小腿,往自己腰上带,他们贴近对方几乎拥抱在一起,蹭到了对方湿热硬挺的性器。苏君还是货真价实的年轻人,被吻的磨的没把持住,浊液溅上顾南小腹,顾南毫不介意的继续蹭着他,啃他脸颊和喉结,低声问他爽不爽,苏君被咬的发出呜咽的鼻音,没时间说话,但手臂早圈上了顾南的脖颈,随着顾南的动作放松又收紧。

顾南跟他说话,描述他贴在自己腰侧的大腿内侧又暖又滑,老司机如苏君也耐不住邪神的厚脸皮,他盯着顾南笑的弯弯的眉睫装作不为所动,但脸颊发烫,红的十分漂亮。

苏君家没什么钱,他房间的床也是普通的床铺,被上面两个上头的青年摇着晃着发出点不大不小的噪音,苏君做到一半就想蜷起来,他太久没尝过腥味,又被顾南控制住欢好都变成积累百年让人难以承受的发泄,顾南抓着他脚踝抽高,加剧的侵入终于把苏君逼出一声没压住的尖叫。

“真好听。”

“操你。”苏君泪眼朦胧的跟他对视,眼角发红鬓角全是水迹,顾南都要可怜他了,于是埋头亲吻他被绯色浸透的胸膛上的齿痕,“把赵影昭招来了我跟你没完。”

“我可以解释,”顾南贴他滚烫的脸颊,“我就是路过的苏君的炮友,反正你都成年了,这是你情我愿的深入交流,又不犯法,她能打我?”

“还是说你觉得不好意思了?”

苏君被他厚颜无耻给气笑了,使了劲挣扎着去踹他后背,顾南被他夹的脸色一沉咬着牙拍在他腿根上,“别急,再让我再重温一会儿。”

他放开苏君,伸着手抱住他,头埋进青年的颈窝,突然安静下来。苏君只感觉到他呼吸,覆有薄汗的身体上传来阵凉意。他去摸顾南的头发,毛刺刺的,像摸一条大猫,又比那手感更柔软,莫名其妙的生出几分保护欲,“……我回来了啊。”

 

“你就没个什么道具技能能一键清理吗?”苏君躺平了问他,一副已经累死的表情。顾南扯了堆纸巾扔给他让他自己擦,顺便把计生用品打了结扔垃圾桶里,“我不是法,而且真没这种装备,不过我可以帮你去洞虚天问一问。”

他回头看苏君,青年还懒洋洋的开着腿摊着,被扩张的穴口泛着粉色和润滑的水迹,在他面前一点也没遮拦的意思,倒是见他看过来十分虚伪的举着手冲他挥了两下,“拜拜嘞。”

“我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顾南伸着脸过去等苏君亲他,等苏君贴了他一下就眉开眼笑的把剥好的橘子放在苏君脸上,“我是。再见。过两天再来找你玩。”

邪神飞速的后退溶进阴影里,躲过苏君扔出的暗器。

觉得身心俱疲的青年仰进被子里,把那橘子拆瓣吃了,味道竟然还挺好,决定下次叫顾南多买点来再说其他的事。

 

颜小小例行汇报的时候感受到几分异常,她盯了一会儿顾南,顾南奇怪的看回去,“我今天看起来特别帅?”

(认定)他外表冷淡内里残忍自认为已经适应他的怪癖的颜小小难得认认真真地重新打量她老板,思考了一会儿回答他,“老师,你今天看起来比较像人。”

“是吗?”顾南笑起来拍拍她脑袋,“可能因为我亲友A回来了吧。”

颜小小没听懂,反正顾南总冒些她听不懂但悟得到的词,她任顾南轻轻拍着,眯着眼睛露出孩童般软糯的神情,想到百年前上官娴坠进红湖的身影,忍不住思考能让顾南流露人性的,会是怎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