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佛道F4]噬海花

Chapter Text

每年九月初新生入学报道,都是学生会最忙碌的时候。从接新生到协调各社团招募,一刻也不得喘歇。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玉龙一早就在学生会办公室里赶工。横竖没人,他左手煎饼果子,右手笔下如飞,吃得形象全无。

桌角有人轻轻放上一杯热豆浆,“喝点润润。”

玉龙堪堪咽下最后一口饼,猛地抬头,见一位身量高大,面目英俊斯文的青年站在自己跟前,他忙抹了抹嘴,“杨师兄,你脚步真轻,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来人姓杨,单名一个戬字,是这一届学生会主席,能文能武,样样精通,人称“杨政委”。杨戬自己手里也端了杯咖啡,从容靠着桌,慢条斯理地喝,“你李师兄呢?”

“他当先锋,上前线去了。”

杨戬会意,“又装新人,唬大一的小孩儿去了?”

玉龙笑道,“李师兄脸嫩,说他是高中生都有人信。”

“可惜只能骗骗新生,以他那张扬的性子,整个灵大就没有不认得他的。”

两人正说着话,只听得楼下传来一阵马达声轰鸣如雷,在清晨空旷校园里回荡。玉龙脸上笑容更甚,“杨师兄,要说张扬,李师兄只怕还得让让。”

杨戬站在窗口往下张望,见一辆重型摩托停在楼道口,车上那人身穿鲜艳皮衣,解下头盔,露出一头红棕色的毛发,大大咧咧地往这楼里进。

“是啊,更张扬的来了,看来我得早早退避三舍。”

玉龙听了杨戬的打趣,俊颜微赧,眼睛却亮亮地,分明透着十足喜色。

“我先回系里一趟,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好。”

杨戬走到门口,刚巧与来人打了个照面,“老七。”

“杨哥,这么早,小龙在么?”

“在里边。”

“成。过两天找你和李三儿一起喝酒啊。”

“没问题。”

来人刚一进办公室,门还没关上,便有温暖身躯直扑了个满怀,急切的吻随之袭来。他早有防备,扔下手里头盔,伸臂稳稳接住,将人和吻一并笑纳。

待玉龙亲够了本,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他,欢喜道,“师兄。”他唤杨戬“杨师兄”,唤此人“师兄”,一听便知亲疏有别。

来人笑道,“今天嘴怎么这么甜,不叫我‘老猴儿’了?”

此人名叫孙悟空,是东胜神洲的猴族,天产石胎,生得高大俊美,与玉龙是高中时的师兄弟,彼此定情。

玉龙避而不答,脸红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孙悟空道,“前两天帮会里事情多,一直脱不开身,今天起了个早,特地来找你讨口茶喝。”

玉龙道,“茶水没有,桌上还有半杯豆浆,喝不喝?”

“我先尝尝味儿。”悟空倾身吻住他,彼此唇舌交缠。玉龙配合地搂住师兄的脖子,修长手指插入他后颈的毫毛中,触感带着晨风的凉意,亲吻却像烈火一样炽热,令人沉醉其间,浑然忘我。

玉龙被他这么拥吻了片刻,身上便自软了,喘息着说不出话来,靠在师兄肩头,只顾着出气儿,半晌道,“喜不喜欢这个味儿?”

“够甜,我爱喝。”

孙悟空见他稍稍平复了些,便搂着他的肩来到办公桌前,端起纸杯,一口气将那剩下半杯豆浆喝了个干净。这一路赶来,他也着实渴了。他高中肄业,如今在群英会总堂中做事,离灵大远,骑摩托要半个多钟头,这还是他坐骑性能好,车技出众,常人没有一小时决计到不了。

玉龙收拾了桌子上零散的文件,端过靠椅来请师兄坐,自己则靠在桌沿,面对面地跟他说话。他已有好些天没见着对方,电话也联系不上,心里时时惦记。这会儿见了面,却又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只是专注地凝望对方,眼里满是眷恋情意。

孙悟空一路风驰电掣的时候,倒还不觉得热,这会儿在室内坐定了,就觉得身上的皮衣有点穿不住。他便顺手脱了挂在椅背上,露出里面镶黄边的红色运动背心,衬着他赤棕色毛发和健壮匀称的体魄,浑身上下的荷尔蒙简直蓬勃欲出。

玉龙看了会儿,莫名有些脸红,“他们说你是‘美猴王’,真是一点也不假。”

猴王似乎颇感兴趣,“哦,谁说?”

玉龙有些后悔和他提这茬,不自在地别过头去,支吾道,“就是……就是他们。”

猴王站起身,一点一点挨近他,噙着笑追问道,“‘他们’是谁?”

玉龙被他逼得没法,退也没处退,只得招道,“还不是那些个姑娘小伙儿。”

“哦。”猴王好笑道,“闻着有点醋味,怪事,刚才那豆浆不酸啊。”

玉龙气道,“你这老猴儿,又来埋汰人。”

“老孙疼人还来不及,哪里会埋汰你?”

玉龙嘴一努,示意楼下那辆摩托,“谁让你每回来我学校,都这么趾高气昂地,生怕人家看不见。”

“我这哪是趾高气昂,明明是给你长脸。那会儿念高中的时候,我每天载你上下课,瞧你也挺受用的。”

玉龙回想起少年时与他相交的过往,不觉怀念,唇边微露笑意,“那时是我傻。”

猴王问道,“灵大有猴族么?”

“没有,能考上灵大的兽族少得很。你问这干什么。”

“我怕你犯起傻来,看见别的好看猴儿,就跟着跑了。”

“你,你还真以为自己多好看了。”

“我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好看,”猴王挨近他,在那薄唇上轻轻窃了个吻,放低声音道,“可每次见你盯着我的眼神,就觉得自己比谁都稀罕,都好看。”

玉龙听他那微带沙哑的声音,不知为什么,一时竟有些心慌意乱,不敢抬头看他。犹豫了一会儿,他伸出手,贴在猴王那件薄背心上,指尖慢慢地抚过。

“师兄,你说,会不会有人来。”

猴王笃定道,“不会。”

“你怎么知道。”

“因为刚才杨哥看见我了——他这么讲义气,一定会安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