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誘掖後進

Work Text:

 

 

誘掖後進

-本義:誘導、引導後輩上進

-曲義:引誘下屬從後面進入

 

 

 

 

「你又遲到了,馬季。」剛坐進房車的後座,潘榮亨便眯著眼瞪著腕上的手錶道。他用力地關上門,然後翹起二郎腿。

 

倒後鏡映著的是馬季戰戰兢兢的臉。脣角微微上翹,少爺竟然覺得他的私人司機的反應十分有趣。

 

他想,繼續玩下去。反正今晚他沒有美女相伴,這個可愛的純情司機,看起來是不錯的玩物。

 

「今晚我先不回家,你駛去山頂。」少爺這樣吩咐道。

 

馬季一愣,先是輕輕地「哦」了聲,然後切線往著山頂的方向前進。幸好還沒有上橋進香港仔隧道,不然還不知道怎麽改回去。

 

商業中心中環夜裏依舊燈火璀璨,但馬季卻無暇欣賞。他本來只是以爲把少爺送回壽辰山的大宅自己便可以功成身退,怎知道還是要超時工作。

 

還要不知道這次超時工作之後能不能回家。

 

一路上,少爺發現司機頻頻地透過看著倒後鏡的倒影去瞄自己。當兩人的視線在鏡中交疊的時候,馬季便害怕地移開視線,繼續駕車。

 

他的司機脾性溫和,個性冷靜。有人說,除了打麻雀之外,最能摸清一個人性格大抵就是透過觀察他駕車。對於這句話,亨少可是十分同意的。個性溫順的馬季駕駛技巧良好,讓亨少甚少感到有顛簸的感覺,對於他一個經常於車上閲讀文件的大忙人而言,這樣的司機實在是太完美了。

 

然而今日的馬季視乎心緒不寧,駕車時候時快時慢,顛簸的程度讓早已不快的少爺心情更是不悅。

 

他危險地翹起了嘴角。

 

司機大半是害怕自己會殺了他吧?大半夜,居然要駛去山頂,根本是電視劇的謀殺劇情。

 

就讓他繼續擔心吧。雖然喜歡肉體上被人虐待,少爺還是有精神上折磨人的癖好。

 

大概越有錢的人內心越扭曲,這句話套用在他身上是更合適不過的。

 

 

「停在這裡。」亨少道。馬季順從地把車停泊在雇主指定的位置,同時緊張地左顧右盼。

 

不是耍我吧,這個地方是電視劇裡面,謀殺案發生的地方。大台電視劇常常在這裡取景。

 

「你過來後座。」少爺繼續下命令道。害怕得罪雇主,馬季只得乖乖下車,然後從後座車門再次上車,坐在亨少隔壁。司機乖乖地把手放在大腿上,四肢綳緊地死盯著前方,一副小學生被老師抓到上課偷吃的蠢萌模樣。

 

「把座椅平放。」面對雇主擠牙膏式的下命令,馬季沒有選擇,只得一項接著一項地執行。他平放了座椅,少爺繼續坐在自己隔壁,似笑非笑地看著司機戰戰兢兢的面容。

 

「我想不用再說了,馬季。」他微笑道,然而馬季看到對方的眼眸裡並沒有一絲笑意。

 

他感到背脊發寒,一陣寒惡令司機不禁顫抖。

 

「不乖的司機,總是要受到懲罰的。」少爺伸手,搭上馬季的左肩。隔著汗衫的薄布料,司機感受到亨少手心傳過來的溫暖。

 

然後,他施力,把馬季按倒在平放的座椅上。

 

馬季緊張得閉上了眼。是時候到了吧?不過就算要死,起碼在名貴房車被漂亮(儘管内心扭曲變態)的小少爺殺死,也是一件樂事。他安慰自己道。多少人希望能夠牡丹花下死也不能如願,這一次他這個萬年倒黴王終於碰到了走運的事了。

 

再見了媽媽......

 

馬季感到有甚麼沈重的東西壓在自己的大腿上。好奇心驅使他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跨坐在自己大腿的少爺。

 

啊所以是要捏死我了嗎?

 

亨少的俊臉在自己面前急速放大,直至近得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位置才停下。馬季眨眼,腦袋無法理解現在發生的事情。

 

「我會,好好懲罰你。」少爺低喃,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他的脣。馬季緊張地吞嚥,心臟不受控地狂跳。

 

相信亨少也能感受到自己狂亂的心跳--從對方自自己心跳加速之後便露出神秘的微笑,他猜得出少爺早就感覺得到。

 

兩人的距離收窄,少爺吻上他的脣,纖細的指尖不安分地解開司機的皮帶。

 

馬季的瞳孔放大。

 

意識到事情正在走向一個與他預期截然不同的方向,馬季想要推開身上的少爺,然而亨少似乎早就預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停下解開馬季皮帶的動作,咔擦一聲就把司機的手用手扣扣上,並將另一端扣到安全帶的圓環上。

 

作為一個看蒼老師長大(自行定義長大讀音)、最近綺夢對象是明日花綺羅的直男,他從未試過幻想與男人做那檔事,更遑論被肛了。

 

馬季欲哭無淚,他過去三十幾年都只是和右手交往,他並不要第一次是被男人肛啊嗚嗚。馬季一直幻想第一次就算不是獻給好像三上悠亞一般的女孩子,至少起碼不是被個變態太子爺上啊。他剛才想的牡丹花下死指的是被漂亮的小少爺殺死,並不包括被肛啊啊啊。

 

亨少技巧嫻熟地抽走了皮帶,修長的指尖解開了褲子的紐扣。他扔開皮帶,動作流暢地拉開褲子的拉鏈。

 

他輕柔地拂過薄薄的内褲布料,手部的動作挑逗,似乎引誘著馬季屈服於男人最原始的反應。

 

少爺親吻著司機的嘴角,雙手的動作沒有停下的跡象。

 

「能受到這樣懲罰的人,還不多呢。要好好享受了,馬季。」

 

亨少的手離開了他,那陣淡淡的溫暖被山頂的冷空氣取代。他舔舔脣,然後站起來,利落的踢走了雙腳的皮鞋,脫下了緊身的西裝長褲。下半身只穿著一條緊緊的三角褲的少爺再次跨坐在司機的腿上。

 

他伸手拉開公事包的拉鏈,拿出一支......馬季常常在,愛情動作片見到的液體。

 

要來的始終要來啊小馬,馬季心想,忍一忍就很快過去了呢。

 

少爺用口咬開了潤滑油的瓶蓋,軟身的膠瓶因為施力所以飛濺出黏糊糊的液體,見到兩人的身上。他把一大團液體擠落自己纖細的指尖,然後伸手往背後一探,拉開三角褲的緊緻布料。

 

突然發現事情再次往著截然不同的方向發展,馬季目瞪口呆。

 

因爲少爺的手從後方探進内褲,從馬季的角度看,本來已經緊致得像是畫上去的三角褲似乎更加緊了,勾勒出少爺半硬的男性器官形狀。馬季吞嚥,這時候發現自己開始似乎不爭氣地屈服於最原始的欲望。

 

兄弟,不要這時候離棄我!

 

大概是察覺到馬季内心的天人交戰,少爺再次舔舔下脣,把沾滿潤滑油的右手從内褲抽出。魔爪伸向馬季已經起反應的下半身,粘糊糊的指尖拉開了薄薄的内褲布料,讓禁閉已久的欲望終見天日。一手套弄著司機的男性象徵,少爺一手拉開自己的内褲。

 

他緩緩坐下。

 

司機躺著,從他的角度能夠看著少爺雪白的股瓣吞吐著自己的性器。亨少似乎是發狂般的搖著腰肢,兩人交合時發出惹人遐想的水聲。看到對方如此賣力地搖晃著腰肢,馬季不僅露出驚訝的表情。他心想,這樣的力度小少爺大概會痛死。

 

少爺的嬌喘聲在車廂裏回蕩,他的臉頰因爲體力勞動而變得緋紅,教司機更是心癢癢。

 

一聲叫喊過後,亨少軟弱無力地倒在司機的身上。墨色的眼眸對上馬季的瞳,他輕輕吻上對方的臉頰。

 

兩人就這樣靜止不動,依偎在對方的懷裏,傾聽著私家車的隆隆引擎聲。不知多久之後,少爺慢慢坐起來,然後分開兩人結合的身體。白色的液體滴落他的雪白大腿,在少爺移動的時候馬季似乎聽到液體的聲音。亨少看似沒有打算清潔後庭的打算,反而轉身背著司機,慢條斯理地穿回内褲,讓馬季清楚見到他被白色液體沾濕的後庭,直至它慢慢地被布料完全覆蓋。

 

「馬季。」他開口道,用鑰匙解開鎖著司機的手扣,「回家的時候,你幫我洗澡。你的東西一直在滴出來,我很不舒服。」

 

馬季的臉瞬間刷紅。

 

 

從那天開始,馬季開始了明明是需要對別人負責任,卻感覺是別人需要對自己負責任的生活。

 

少爺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到後座,然後利落地關上車門。

 

「今天我們直接回家。」

 

啊謝天謝地,終於不用被搾乾了。馬季感嘆。

 

「我買了新玩具,今天試試看吧。」

 

欲哭無淚的馬季只好戰戰兢兢地開車,駛回慾求不滿的少爺的大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