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萌混过关

Work Text:

  

  “沙书记,真的没感觉吗?”李达康对被他铐在床上的汉东省委书记上下其手,看着瑞金同志下身鼓起来,笑着捏了一下,看着沙瑞金脖子红了,轻喊一声表示不舒服。

  当然不会舒服,他故意的,李达康笑着覆在沙瑞金身上,靠在他耳边:不舒服就对了,有感觉就好。所以还是有感觉,对吧?

  沙瑞金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瞎了眼,最初他觉得这个人很有趣,后来觉得这个人似乎对自己有意思,那么发展一段更加深入的革命同志关系也不是不可以……然后,哈,现在就是然后,他被李达康欺骗了!

  想当初,李达康表现的是多么自矜、内敛,对搅基这事儿不熟,提到这个还有点含羞带怯,现在又是多么的……他都不好意思说!

  李达康对此表示异议,他认为自己完全没有欺骗沙瑞金,从头到尾他也没说自己和他搞在一起就会老老实实躺着挨艹,“我说过自己一定要在下面吗,沙书记?”

  沙书记不想说话,只想起身将李达康扔出去。

  可是李书记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李书记把沙书记扒光,好好欣赏一下肌肉匀称的身体,握着小沙书记的手不停动作,这方面他大概能拿个学位。他欣赏着小兄弟在手里胀大,偶尔刺激一下下面的两个小球,看着沙瑞金面色发红、呼吸渐粗。

  “怎么就不能承认,其实你挺喜欢这个的。”李书记手上不停,脑袋凑到了对方锻炼的形状端正的胸肌舔上了乳头。

  沙瑞金倒抽一口气:“李达康!”

  李达康手上出现了白色,哎哟,李书记笑了,将这些液体抹在了手下的胸肌上。沙瑞金似乎有些颤抖,李达康实在是不对劲。

  嗯哼,很敏感,李书记很满意,但是李书记对沙书记的反应不满意,他轻轻地咬了一下,如愿以偿的听到了美好的呻吟声。如法炮制另一边,李达康觉得,胸肌现在这样
被使用,不管是手感还是口感,都是第一流的。

  李书记如实表达了感想,还用手戳着饱满的胸肌,看着沙瑞金难堪的样子,他的手滑下去开始蹂躏坚实的臀部。

  将沙书记翻过来,用力拍了几下,没有听到沙瑞金的声音。李达康有些不满意,手下用力,很快肌肉上浮现一层红色。他似乎玩上瘾,听着手掌击打臀肉的声音,他发现自己硬的不行。

  不过更让他惊喜的是沙瑞金又一次硬起来。他有意加大力度,看着硬起来的性器随着沙瑞金躲闪的动作而晃动。对方也发现了一点,他的头埋在枕头里死活不肯出声,不肯给任何反应。

  不过李书记自然有他的办法,他让沙瑞金跪在床上,拿过润滑剂小心地为他做准备工作。他手上不停的蹂躏对方的敏感点,不时用力给予一些痛感,加上言语上的刺激。

  “别否认了瑞金同志,”李达康这次没有管下面,余下的一只手轻抚着沙瑞金的喉结:“你很喜欢这个。你对我说过自己从小到大循规蹈矩、努力靠自己,现在有一个机会让你把一切交给别人,交给我,至少现在你可以放心的将身体交出来。”

  “这样你就解脱了,”他的声音充满磁性,仿佛具有魔力:“沙瑞金,你是期待这个的,对吗,你就是在期待这个。将一切都交给我。”他为他的省委书记做了好扩张,认为他的身体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迎接他的到来。

  为了更好地体验,也是表明诚意。李达康将床头的手铐解开。不过,虽然都是男人,可是沙瑞金能装下两个李达康了,可想而知身体力量的确存在着现实差距。

  沙书记腰上用力,很快扭转局面,骑在了李达康身上,居高临下按着他的两只手,也要把他铐上。

  可是李达康在被他骑上之后完全不反抗,沙瑞金停手问他:“你为什么不挣扎?”

  “我也打不过你,”李书记笑的特别坦荡:“可是,你该做的都做完了,沙书记、沙瑞金,不觉得自己有些不舒服,有些别扭吗?你打算怎么办,自己洗干净?自己进入自己的身体,会很奇怪哦。”

  “你给我闭嘴别说了!”沙瑞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热起来,李达康这张嘴真是。

  李达康小幅度的屈膝顶弄他亲爱的沙书记,顶弄他的腿间,他就知道沙瑞金喜欢这个,他喜欢有人略带强制的对待他,能给他一个暂时交出主动权的机会和时间。

  他看着沙书记又开始急促的呼吸,弯下腰,双手按在了床上。没有被铐上,又被放松钳制的李达康膝盖用力一顶,翻身将沙瑞金压在身下,欣赏他已经意乱情迷的样子。

  棒极了,不过刚才的行为还是要惩罚,李达康在沙书记身上留下了一排牙印。胸口的那个似乎要见血,他咬过,又贴近亲吻,沙瑞金被他这种行为弄得只能抱紧李达康喘息。

  就这样吧,至少现在都交给他就好,沙瑞金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决定坦然的面对欲望,将腿绕在李达康的腰上。现在看看,这副身体虽然看上去瘦弱,其实还是挺有料的,尤其。

  他不能思考下去,李达康已经被他鼓励的将另一条腿分开,进入他已经完全准备好的地方。

  李书记很满意,这是他的劳动成果,也的确让他感受到了绝妙。

  “沙书记,放松一些。虽然我知道常年锻炼的人,调动肌肉的能力很强,可是,”李达康按压把自己紧紧包裹的地方,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一脸羞耻的沙瑞金:“可是,你也要替我想想。”

  他努力的调动肌肉放松,然后看着李达康露出一个伴随着被汗水打湿的短毛的笑容,可爱的就像他们在林城的时候一样。下意识想笑的沙瑞金下一秒就因为大力的抽插成功的叫出了声。

  “看吧,你就应该被这样对待才爽。”李达康语气笃定,下身紧密的贴合着对方,恨不能整个人都顶进沙瑞金的身体:“你看,沙书记,你又要射了。”

  他话音刚落,他亲爱的沙书记真的射了出来。

  沙瑞金怀疑这是不是因为李达康当过秘书,他怎么能把所有的话都说的像真的一样,既温柔又坚定,告诉领导:我没有骗您,我说的都是真的,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

  “你、你说谎,”沙书记用略带红色的眼睛看着李达康:“这就是正常、啊!”

  “正常反应吗?”李书记放慢速度,开始找他身体里的开关,看着眼角泛红已经沉迷其中的沙瑞金:“不正常啊沙书记,亲爱的沙瑞金,这都是因为艹你的人是我,所以你才这么舒服。”

  他找到那个地方了,在沙书记的求饶声中,李书记很有自信的逐渐加大力度撞过去:“记住啊沙瑞金,只有我。”在对方不能抑制的喊声中,李达康用力撞击,最后倒在他的身上。

  沙瑞金觉得自己那个被李达康打开的地方,好像被凿开一条只能让李达康通过,也只有他能完全贴合的通道。

  昏沉当中,他被李达康带领着进入了满足肉体欲望的天堂,然后被李达康带着承认了:自己只是他一个人的。

  虽然李书记比沙书记瘦的多了,但是他还是个正常的成年男性,半拖半扶的将沙瑞金弄到浴缸里,李达康看着身上遍布自己痕迹的沙瑞金,这实在是一件让自尊心爆棚的事情。

  他打开热水,看着亲爱的省委书记躺着不动,下身流出暧昧不明的白色,亲上了他的额头:是我的,亲爱的沙瑞金,别忘了。

  睁开眼睛的沙瑞金却流露出警告的神色,李达康笑了,如果沙书记懂得年轻人的潮流语言,他就会知道,这是一个企图“萌混过关”的笑容。可是他真的没力气和李达康较劲了,他的确感到了放松和解脱,以及久违的疲惫。

  他伸出了手,李达康握住,这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