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妞巴恩斯 That Barnes Gal

Chapter Text

“先说要紧事:把你的那两条腿刮干净点儿。”

褐色卷发的娇小姑娘站在敞开的衣柜前,把剃刀扔向那个坐在床边愁眉苦脸的男孩儿,“我不担心你的脸,因为你总能把自己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但你的腿是个大问题——脱毛膏和脱毛粉对皮肤不好,我从来没用过,但不用担心,我还有这个。”

康妮翻出她的化妆包,掏了半天,终于找出一把小小的眉钳。

“你先大概刮一遍,到时候有些刮不干净的地方,就用这个。我只用它来对付咯吱窝,但我想它对付男人的腿应该也不错。”

她把眉钳丢过去,转身又回去继续挑衣服了。巴奇捏住剃刀的粉红色塑料手柄,没有去碰那把看上去有些可怕的小钳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又望回到女孩儿的身上,康妮正抓着一大把衣架,在布料轻盈的条纹短袖连衣裙和粉色开衫搭过膝裙装之间摇摆不定,“看,你喜欢哪个?”

“我不知道……”巴奇抓着剃刀,睫毛耷拉着,浑身一股茫然的傻气,“我不确定我能做这个,康妮,我觉得我蠢透了!”

女孩儿撇下嘴角,两条细胳膊往旁一放,踩着娇小的短高跟大步来到他面前,弯下腰,盯住他那张不安又沮丧的脸蛋,“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就不容许你这么思前想后、磨磨蹭蹭的!难道不是你自己想要这么做的吗?”

巴奇心虚地点头,刚要辩解什么,就被女孩儿用两根挂着裙装的衣架塞进怀里,甜丝丝的香水味在他鼻子底下四溢,他搂住光滑又软和的连衣裙,弯腰按住那条险些滑落到地上的开衫和短裙,康妮的漆皮小高跟稳稳地踩在地板上,他直起上身,活像一条刚被踹了一脚的小奶狗,显得更加垂头丧气了。

“你到底还想不想变成个姑娘了?!”女孩儿看透了他的心思,一屁股坐到床边,用胳膊揽住他的脖子。

“可问题在于,你看,康妮……”他揣着怀里那一堆香喷喷的女孩子的衣物,两手幼稚至极地在大腿上推搡了几下,又看向身旁好友的双脚,“我要怎么在高跟鞋上站稳呢?还有我的肩膀和腰,我不可能穿上你的裙子的!”

“这不是我的裙子,我跟你说了,这是我姐姐的衣柜,她几乎有六英尺高,小时候站在她身边我就觉得我站在了一座小山旁边。”康妮翘起双腿,把裙子从他怀里夺过来,轻飘飘地展开在胸前,“当然了,她现在比小时候苗条多了,但她的裙子我都撑不起来,因为我太小了。还有她的鞋,她有一双男人的脚,但她有足足十几双漂亮的高跟鞋,她甚至去鞋匠那儿订做过一双淡金色的细带凉鞋,仿着费拉加莫的鞋样做的……”

看着男孩儿脸上那副云里雾里的神情,康妮兴致缺缺地闭了嘴。她恨铁不成钢地瞥了他一眼,硬是用自己的细胳膊把他的脑袋勾到自己面前,“你说,你到底还想不想去找史蒂夫了?”

“当然。”巴奇老实地点头。

“可你搞砸了你的入伍体检,对吗?”

“那是个意外!”他痛苦地站了起来,把裙子扔到床上,像个七八岁的小毛头一样懊恼地双手叉腰、来回打转,“我告诉你了,那天我在费吉先生的药店门口遇到了那个家伙,那个高中时到处跟别人说罗杰斯夫人是跟脑瘫病人上床才生了史蒂夫的混蛋,所以你知道,我当然要跟他打一架了,而且我把他打趴下了,虽然他用砖块拍花了我的额头……”

“但你知道你第二天就要体检了,对吗?”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着,“嘿,我必须要打断你几颗牙,至少两颗”,而且我头上的那块伤口一点都不严重,谁知道体检官就因为那一块小小的伤口而判定我是个斗殴成性的小流氓,拜托,我可是我那一组里背挺得最直、肩膀最结实的一个!”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士兵’,现在的情况就是你被筛下来了,而史蒂夫被那些科学家扎了一针,就变成了大兵。”康妮在他的右脸上掐了一把,“别做出这副不高兴的表情,好像你是嫉妒他似的。虽然他现在只是天天被那群长腿姑娘们簇拥着在舞台上捶倒希特勒,好让大家开开心心地掏钱买国债,但那个歌舞团后天就要去巴尔的摩做最后一场国内演出,然后便要登上开往英格兰的那艘船了,等他真的上了前线,你还打算怎么去找他?”

男孩儿本来忧心忡忡地望着地板,听了这话,他鼓了鼓嘴,一屁股从床边站直了腰板,开始解自己的裤带。

“我来刮腿,你帮我挑衣服。”

他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裤子,冷得哆嗦了一下,又迅速坐到地上,抓住那把小剃刀。康妮说的对,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事实上,他的运气够好了——不考虑他在体检前一天跟人打架的这回事——康妮的一位好朋友正好就在史蒂夫效力的那个歌舞团表演,就快要上前线了,歌舞团却临时缺人,最近正在四处招录新舞娘,经过康妮的一番恳求,那位好朋友同意带变装巴奇去经纪人的办公室碰碰运气,试一试能否浑水摸鱼,只要成功了,他就能以随军歌舞团成员的身份搭上前往巴尔的摩的火车,再在巴尔的摩上船,和史蒂夫一起,前往那片满是战火与硝烟的大陆,直达美军营地。

“说起来,康妮,你是嗷……你是怎么说服你那个朋友带我去嗷……带我去找经纪人的?”

他坐在地板上抱着小腿,不断被自己笨拙的剃毛动作弄疼,只能嘶嘶吸着气,龇牙咧嘴地问女孩儿,“她没觉得你是在嗷……她没觉得你是在闹着玩,故意开玩笑什么的?”

“她当然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但我是这样告诉她的,我说‘乔瑟芬,只要你同意带我的朋友去见你们的经纪人,我就告诉你小霍夫曼的前女友现在跟谁在一起了’。”

巴奇不知道谁是小霍夫曼,也不知道谁是小霍夫曼的前女友,但他能猜测到这大概会是个诱人的情报,所以他昂着脸问道,“谁?”

“我可不知道!”康妮睁大了眼睛,“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才好奇,如果她真的问我,我就随便编一个,比如史蒂夫。”

巴奇愣愣地笑了,“如果放在以前,你肯定不会拿他瞎说。”

“那当然,没有人会相信的。但你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了吗?那些海报,上帝啊,那居然是你的小史蒂夫。”

“所以说,我得去盯着他……”

巴奇颇为骄傲地扬了扬眉毛,那骄傲里又带着几分不如意,几分闷闷不乐,他放下剃刀,盯着自己那两条变得光溜溜的苍白的小腿发呆,很快又活泼了起来,“否则他会被那些热情似火的欧洲女士给生吞了的!他对女士们可毫无经验,你知道,如果没有我,他会不知所措的。”

“那可不一定,这种事情都靠自学。相信我,‘小丫头’,只要有了这个和这个……”康妮也站起来,不太标准地做了个健美先生的展示动作,展示她那并不存在的胸肌和肱二头肌,“在和女士打交道的问题上,就能占领先机、无师自通了。更何况他是个可爱的甜心。”

巴奇不甘心地哼了一声,“他走得太急了,我还没来得及教他怎么用保险套,据说部队里会给士兵们发这个。”

“那就快点把你的腿刮干净,巴恩斯!”女孩儿用脚尖踢了踢他的膝盖外侧,“等你变成个六英尺高的热舞女郎,就能手把手地去教他怎么跟女士搭讪,怎么跟女士跳舞,怎么打碎女士的心再让她们心甘情愿的和他当好朋友了,这个你最擅长,‘丫头’。”

他搔了搔脑袋,有点无辜地抬起眼睛,“我没有打碎你的心,康妮,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太合适,而且你明明说过你不喜欢我。”

“因为我可不想跟史蒂夫抢男朋友,虽然他那时候还没有我高,我一拳就能把他打倒。”康妮调皮地转了一圈,提高音调,走回到敞开的衣柜前,“你宁愿跟那个小子一起去溜冰场摔一晚上的跟头,也没兴趣陪我去天鹅绒咖啡馆吃樱桃塔。还有那次博览会,我差点以为你不想去跳舞了,等到了舞池,你又心不在焉——你知道吗,巴奇,只要没了史蒂夫,你就总是魂不守舍的,太没意思了。你想当哪个,‘瑞典女王’或者‘汉密尔顿夫人’?”

康妮两手各举一顶假发,兴致盎然地展示给正在刮腿毛的男孩儿看。巴奇抬起脸,拿不定主意地转了转眼珠,康妮也对着那两顶假发审视了一番,不太满意地摇摇头,转回身,一股脑儿塞了回去。

“算了,过一会儿再考虑假发的问题,当务之急是胸垫和内衣,还有丝袜,我必须要给你备上至少三条丝袜。”

“为、为什么要那么多?”巴奇慌张地放下剃刀,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的显示出全然的无措。

“因为它们很容易被勾坏,而且你可是个舞娘,记住了,职业舞娘,巴奇,每个舞娘都有不下十条好丝袜,否则你可没法混了。”

康妮扒出一条肉色丝袜和一条黑色网眼丝袜,又从成堆的丝巾下扯出一条吊带长筒袜,但配套的内裤已经找不到了,她左右看了看,斟酌不定,干脆全扔给了背后的大男孩儿。巴奇惊恐万分地扔开剃刀、接住它们,他爱看女孩子们穿这些薄薄的玩意儿,可真要叫他自己穿上时,他就一点都感觉不出其中的魅惑和性感了。

“这个,”又一条什么衣料朝他飞过来,他条件反射地接住,又飞过来一条,“还有这个,你先试试,看尺寸合不合适,我已经有好几年没见到过姐姐穿这些了,不必担心她会发现。”

那是一块胸垫和一件胸罩,比丝袜还要让他大惊失色。他用手指头戳了戳那块凉丝丝的垫子,又摸了摸胸罩边缘那截被绣着蕾丝的布料包住的钢圈,康妮一面继续翻找裙子一面催促他脱衣服换上,他紧张又害羞地吞咽了好几次口水,终于站起来,豁出去了似的脱掉上身的毛衣,露出结实的腰背。他有肌肉,但并不是很健壮的那种,他伸手在自己的腰上捏了一下,捏出一小把不够紧实的肉,他简直不知道要如何把自己这把五大三粗的身体塞进女孩子的衣服里,康妮回头看了看他,他赶紧抬起脸,松开了腰上的肉。

“垫上你的胸,然后把内衣和丝袜穿好,这样我才能给你试裙子,快点!”

“只要你不觉得我看起来像个好笑的变态。”他毫无自信地抓起胸垫,乖乖把背后的扣子扣好,又拿起胸罩,小心翼翼地往自己的肩膀和假胸脯上穿戴,生怕把肩带给扯坏了似的,“过来搭把手,康妮,我弄不好这个……”

女孩儿跑过来,十分利索地帮他穿好胸罩,又跳回衣柜前,开始张罗裙子和化妆品。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没有乳沟,没有可爱而软嫩的线条,他哀哀地哭了一声,开始往腿上套丝袜。好在他的腿够细的,没有那些鼓胀成球的夸张肌肉,甚至算得上修长了,他把吊带袜拉到大腿的位置,一下子傻眼了,那两条带子要往哪儿吊?

“暂时先扣到你的内裤上,我会帮你找出一条有搭扣的来换。”

康妮指使他把袜子穿好,便扔给了他刚才那条早早被挑出来的连衣裙。他笨手笨脚地把裙子往身上套,刚伸出两条胳膊,就被康妮冲过来拽住裙摆往上掀,“不行,你不能穿这种款式的袖子,太奇怪了。”

他被扒光了站在那儿,还好没过几秒,康妮就扔来了第二件。这是件宽吊带的格纹裹胸小礼服,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穿——往头上套还是往里面踩——好不容易穿上身了,背后的拉链却拉不上,他觉得自己的肋骨快要被挤断了。

“康妮,救救我,救救我,”拉链绞住了一截布料,他穿也穿不上,脱也脱不掉,“我要死了。”

“这点苦都不能吃,你还想当个歌舞团的女郎?”

女孩儿露出颇为嫌弃的神情,熟门熟路地帮他拉下了绞住的拉链,又递过来一条猩红色的无袖高腰连衣裙,领口开得很低。他精疲力竭地把裙子套上,便傻站在那儿,抬手摸了摸自己露在外面的胸毛,“康妮,我觉得这个也不行。”

康妮转过来,眼睛一亮,随后才挤了挤眉头,不像是被难住了的模样。

“这件可以,唯一的问题是——你为什么不把胸口也刮干净?”

“我以为我可以用这个把它们盖住呢。”巴奇指指自己丰满的假胸脯。

“刮掉!”

他瘪了瘪嘴,弯腰去捡丢在地上的剃刀。女孩儿跑到留声机旁,放上唱针,随着哈利詹姆斯的欢快乐曲跑回衣柜前,开始张罗着给巴奇挑口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