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枪弓尿道play+射精控制

Chapter Text

“唔,好痛,快点拔出来……哈啊!”

卫宫的双手被柔韧的绳索反绑在床柱上随着他的挣扎已经在手腕上留下了粉红的压痕,等到明天就会变成衬衫袖口难以遮掩的青紫色印记。白天被发胶固定在额头上方的刘海也因为他的动作散落了下来,然后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平日里有如鹰隼般锐利的铁灰色双眼此时也因为混杂着的痛苦和快感被水雾覆盖几乎无法聚焦。

被好好疼爱过的脖颈和胸口布满了或深或浅的红痕,暴露在微冷的空气里挺立着的乳头在他扭动时随着胸部没有绷紧而异常柔软的胸肌晃动着。每晚都在被吮吸噬咬的乳头没有一天不是肿胀着的,甚至已经到了普通的贴上创口贴也无法遮掩的程度。即使在家里也必须贴上乳贴,否则单是与衣物的摩擦都会变成撩人的折磨。

溅射在他不输杂志上男模的腹肌上的是他自己的精液。因为几乎每天都要在库丘林的索求下高潮上好几次精液不是很浓,但在他褐色的肌肤上还是十分明显。距离射精的时候已经过了不短的时间,精液开始了液化在他腹肌的沟壑间流动在凹陷的肚脐汇聚成一小片。

再往下原本被与头发同色的白色耻毛早就被剃了个干净,遍布青筋的柱体没有任何掩藏余地得挺立着。腺液精液和润滑剂在股间混合成湿乎乎的一片,被调教到可以随时插入的后穴正含着的不是库丘林的阴茎而是不断震动着的假阳具。特别购买的假阳具似乎有射精的特别功能,每过一会儿就会喷射出粘稠的乳白色润滑剂。被填满的后穴容纳不下的润滑剂便顺着假阳具上特别制作的凹槽从穴口溢出。

卫宫宁愿现在是在被库丘林架起双腿用阴茎从体内撞击着自己的前列腺把自己一次又一次逼向高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库丘林要玩点“特别的”的请求。

而库丘林现在明显有更感兴趣的事情。

他正手握着自己的柱体用前端摩擦着卫宫被渗出的腺液变得黏糊糊的阴茎顶端。每当“不小心”碰到塞在马眼里物体露在外面的部分变回引起身下卫宫的呻吟和不住的扭动。

“快停下…… 嗯啊,不行了,要疯了,快停下!停……唔!”

塞在屁股里的震动棒不断刺激着前列腺让快感的神经上飞速传递着,但这只是他已经习惯的部分。

在考虑到明天两人都有休假答应了库丘林的请求之后,他被蒙上眼睛双手也被特别编织了花纹的麻绳捆在了床头的柱子上。这些都是他们曾经做过的,即使被蒙住双眼他也能辨认出这是那条库丘林最喜欢用在他身上的红色麻绳。这条绳子曾在很多的夜晚束缚着他的行动在他身上印下情色的花纹。

两人对对方的身体都熟悉到不需要双眼也能顺着对方的节奏开始爱抚。从深入的亲吻开始,库丘林的唇掠过他的脖颈,在锁骨上轻咬留下不深不浅的牙印。在嘴唇到达胸口时卫宫便挺起了胸接受爱抚,而当库丘林的双手来到卫宫的胯下时他的阴茎即使未曾被触碰却已经在身体被抚摸的刺激下完全勃起了。

库丘林用拇指抹开那滴在马眼上颤巍巍的露珠用唇轻轻扫过卫宫敏感的边缘引发那具褐色躯体的轻颤。不用库丘林开口他便张开了双腿方便库丘林扩张他的穴口。涂抹了润滑剂的手指从一开始就能挤进两根,在他的动作下更加的软化甚至开始吸吮在里面活动的手指。

对卫宫敏感点的刺激也顺理成章的开始,勾起的手指在腺体对应的位置来回按压让卫宫脚趾因为快感蜷起,口中也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和喘息。库丘林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他四指握住卫宫的柱体,拇指则在龟头最敏感的前端来回打转让卫宫在腰舒服得不断上挺的同时因为内里的刺激马上软下来。

没坚持多久卫宫就在库丘林的手中射了出来,后穴也因高潮而绞紧了里面的三根手指。

平时库丘林会在他在快感尚未消退头脑空白的那个瞬间插入然后将他推向更激烈的高峰。

但这次卫宫只来得及听见库丘林说了一句来玩点新的东西,后穴就被比体温略低的假阳具填满。库丘林握着那根布满大小不同颗粒的东西在卫宫体内缓慢进出,动作虽然慢但柱体上大小不一的凸起反复碾过腺体的感觉不输于之前库丘林的按压。

“喂,卫宫你知道自己有多色情吗?” 他刚刚回过神就听到库丘林在自己耳边说,他的发尾在他脖子上扫过,“对着这种震动棒也像发情一样腰都摇起来了。”

库丘林可以看见卫宫的连“刷”得变红,然后停下了腰上的动作。然而在库丘林加快速度和力度狠狠抽插了几下之后又迎合着他的节奏摆动了起来。被库丘林多次调教后不再掩藏的喘息也合着水声传进库丘林的耳朵。

然而这不能阻挡卫宫一如既往的嘲讽。

“嗯……你已经,不行到要用这种东西来做了吗?因为做太多硬不起来了吗小狗狗?”

“哈哈,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库丘林咬了口卫宫的嘴唇,梆硬的阴茎在卫宫已经被润滑剂濡湿的会阴一顶让他呼吸一顿。

不应期才刚刚过去卫宫就马上重新勃起了。

库丘林在用假阳具在卫宫身体里转动几下逼得他一阵急促的喘息以后放开了那根东西转而握住了卫宫又硬起来的柱体。对前列腺的刺激让腺液不断分泌润湿了整根阴茎,而他似乎还嫌不够的样子又往上涂抹了不少被他用体温捂热的润滑剂。

“要来了哦。”

库丘林奇怪的举动让卫宫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只好把注意力都集中到被他关照的胯下。

在黑暗之中卫宫只能感受到一根细长的东西贴上了他的阴茎上下滑动着。他开始以为那是另一根绳子,在和库丘林一起看关于捆绑的教程时他也看到过绑住下身的手法。但他马上意识到这种韧性并不是绳子能够拥有的而更像是有弹性的橡胶制品。

他有些不好的预感。

“这是什么东西?”他不安的扭动着,失去了视力和双手的的自由后留给他的行动预定并不大。

“猜猜看?”库丘林开始用那根细长的东西拨弄他的马眼,那种不安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可能会有点痛”库丘林跪在卫宫分开的双腿上限制了他的行动,“忍住不要乱动。”

那根被涂满了润滑剂的细长物体旋转着侵入了他的尿道。挤进不到一公分就让他发出了悲鸣。

卫宫知道了那东西的真面目,那是一根尿道按摩棒。他知道有些人会有在自慰的时候用东西插入尿道来增强快感的做法,但他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东西。即使库丘林选择的已经是最温和的那种,初次被外物侵入的尿道还是因为不适感向大脑传输了疼痛的信号。

“等等,停下!不要再往里面……呜啊!”

即使他赶紧向库丘林发出了抗议,那根东西还是被很执着的整根没入了他的阴茎。即使库丘林用足了润滑剂而且尽量放慢了动作,外物侵入的疼痛和异物感也让他的阴茎几乎要软下去。另一个没有让他马上软下去的原因则是库丘林在那根按摩棒插入以后用嘴包住了整个龟头,粗糙的舌面扫过顶端摩擦着边缘然后用舌尖刺激着沟壑。快感和痛苦开始混合让他的头脑陷入了浑沌。

库丘林嘴里的动作难免会带动按摩棒略微的移动,这也让他注意到这根按摩棒比其他部位稍粗的前端正好停留在了前列腺的位置上。只是一点轻微的摩擦也有静电火花一般的快感从身下传来。

“这样真的很难受,快、快点拔出去!”卫宫开始对这种异样的快感不安,情急之下他甚至开始吐出平时在被逼到极限前绝不会说出的邀约之词“把这些东西都拿出去,我想要你的进来!”

“这样啊……”库丘林似乎听从了他的意见把按摩棒抽出了一点,还没等卫宫松口气又旋转着插了回去。

“咕啊啊啊啊!”这次更加明显的奇异快感闪着火花顺着神经爬上了头顶,卫宫的腰猛地弹起又落下。

“不是很舒服吗。”库丘林抹去了卫宫铃口溢出的透明粘液。他对卫宫的身体再熟悉不过,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他自然分得清楚。

“不要,真的很痛,快住手!”

卫宫想要往后退坐起来,不曾想这样的动作却正好挤压到了在后穴里几乎要被他遗忘的假阳具。埋在体内的假阳具的移动摁压到了前列腺,而在尿道内的按摩棒则从另一个方向刺激了前列腺。敏感的腺体被同时从两个方向刺激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过于强烈的刺激让卫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悲鸣腰上再用不上力。

他像上岸的鱼一样用力呼吸,大脑因为这种新奇的刺激完全空白着。遮挡视线的眼罩在此时被库丘林解了下来随手扔到一边。用力眨眼几次适应了光线以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库丘林那被欲望填满红的发亮的双眼。

“才刚刚开始呢。”他听到那双眼睛的主人说了,用仿佛来自地狱的甜蜜的嗓音。

库丘林的手伸向了还未来得及合拢的他的腿间打开了假阳具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