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evered Dream

Work Text:

格洛塔上校从梦中醒来,恍然间不知身在何方。

窗大开着:帘幕低垂,夜露凝重。上校皱眉。他记得他把窗关上了。他确实,按照暴跳如雷的丈夫们的说法,终日在绣台妆楼上引火烧身;但当和男性同床,他总是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该死。但愿隔墙无耳。翻开被子,他挪动酸痛的屁股,企图支起身子去把窗关个严实。

一只手臂揽住了他。

柯利姆·威斯特没有离开。如果军队里有哪个好这口的比格洛塔还要谨慎,那就是他了。纽扣永远系到最顶端,偷情前不忘把马甲叠整齐。在公众场合不敢多看他的长官一眼。用一种飞报军情十万火急的口气央求他别再铤而走险。而此刻他却没回自己的营房,逗留在格洛塔的寝室内睡相毫无心机,仿佛没有明日。格洛塔应该生气,但他发现自己放轻了呼吸。他知道威斯特中尉的过去。父亲暴虐,家乡闭塞,怀抱英雄梦的小少年奔走异乡求取功名,平淡无奇。他知道威斯特中尉的未来:他也戴上过剑斗大赛冠军的花环。他会拉他一把的,在不招惹世俗怀疑的限度内。在不招惹柯利姆怀疑的范围内。柯利姆以为他满不在意,才会在每次上床时都如此凶狠。这男孩的自尊心真是可怕。倒不是说我在意;倒不是说我不在意。

他俯下身,尽可能轻柔地推开柯利姆的手臂。

显然他不够小心。柯利姆睁开眼,冲他露出一个不设防的微笑。

他才不会道歉。“放开我。我去关个窗。”

“别管那些了。”柯利姆抬手揽住了他的后颈,轻声道。“给我种子。”

格洛塔上校瞪大了眼睛。柯利姆·威斯特,主动跟我调情?厚颜无耻、胆大妄为、淫秽下作……诱人无比。他庆幸今夜无月无星,不然,让他看到身经百战的格洛塔上校居然红了脸,以后还怎么混。他俯身向他。他好冷,但上校会让他暖和起来的。

“你想要我的种子?”他低声道。“求我啊,中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