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香芋】与恋人达成同居一共分几步

Work Text:

01

两人第一次一起起床是在甄少祥的家里。

不是甄家大宅,而是甄少祥自从正式承担真亿的工作后就一个人住的公寓。这地方离真亿大楼不到一公里,有时候他很晚下班都能散着步回家,车都开得少了。偶尔于半珊和甄少祥在真亿附近的商业区吃完晚饭,还能走着送甄少祥回家,然后走回停车场开车。甄少祥说珊儿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于半珊说哦那你自己回去吧,转身就被甄少祥牵住衣角。他满意地转回来,摸摸那个可怜巴巴看着他的大金毛的头,狐狸眼弯成两轮新月。

如此这般送了几次,甄少祥终于拉住到了他家楼下说句快上去吧就要走的于半珊的手:“珊儿,今天还早,来我家坐坐吧?”

事后于半珊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怎么就这么顺当地跟着甄少祥上了楼。都晚饭后了能早到哪儿去,自己真的这么想看繁华商业区的顶层小公寓吗?

其实甄少祥的顶层小公寓真没什么好看的,长得和样板房差不了多少,整齐干净得吓人。虽然灯光是温馨的暖色,窗帘、墙纸、可以光脚踩的恒温地砖之类的地方也透着华丽优雅的暗花,但是家具很简单,也没什么明显的装饰,连电视都没有,还是显得过于空旷。倒是厨房里那些成套的厨具餐具不像摆设,想来应该是甄家的钟点工会来给大少爷处理家务,不然就靠扫地机器人他也没法打扫整个房子。

甄少祥给于半珊倒了水,然后就束着手不知所措了:“珊儿你,要不要,看点儿什么?我把电脑拿出来?”他随手指指书房。

于半珊无奈地看了甄少祥一眼,敢情这货自己也没想好把他拉上来要干嘛。他顺着甄少祥指的方向看了看书房,空间意外地大,唱机上还搁着唱片,书桌上电脑和资料乱丢,仿佛不是这个过于秩序井然的房子的一部分。工作区域当然是甄少祥自己收拾,然而要爱干净的大少爷忍受这种乱七八糟的样子,显然是因为工作很忙吧。于半珊想想还觉得有点心疼。

甄少祥不好意思地把桌子收了收,于半珊装作没看到,在一边研究书柜上满满的书和唱片。从窗户望出去是非常漂亮的夜景视野,目测白天的采光也会很好。

书房隔壁就是唯一的卧室,于半珊正在犹豫,甄少祥就走在前面把他带进去了:“那个,这边没有客房,当时也没想到……”

卧室的灯被甄少祥打开,于半珊不爽地抬眼瞟他:“想到什么?要是我来了你还准备让我睡客房?”

这话一出两个人都卡住了。

脸爆红的甄少祥结结巴巴地对脸爆红的于半珊解释:“不不不,怎么会让你睡客房……哎呀不对……这……”

嘴瓢的是我怎么他倒先慌上了,于半珊内心默默扶额。他抬手揉揉自己发烫的脸,止住话都说不利索了的甄少祥:“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这房子装成这样,卫生间都在卧室里,”他瞄了一眼房内的布局,“一开始就没想过会有别人进来吧。”

“嗯。”甄少祥扭扭捏捏地小声回答。

“那你带我上来干嘛?”于半珊看了看这个似乎还没有隔壁书房宽敞的房间,卧室应该是最有居家气息的地方了,但是这个只有大床、一组柜子和床边桌的空间也就只能靠看起来就很蓬松的被子和整齐地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堆瓶瓶罐罐透露出一点柔软的感觉。

甄少祥小心翼翼地从身侧抱住了他的腰:“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我想和你多待一会儿嘛。”他顿了顿,“晚上也没有什么能玩的。虽然我家里也不好玩……”

于半珊刚想说酒吧电影院保龄球馆不能玩吗,侧过头就看见甄少祥委屈的脸靠在自己肩上,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想要两个人独处的地方。

他都要被这大少爷难得笨拙的样子逗笑了。

转了个身,双手轻轻捧住那张红晕未退的脸,于半珊抬起头把唇贴上甄少祥的。一个浅浅相触的吻,他退开时却感觉心跳快了许多。

甄少祥一开始有点惊讶,随后便主动靠了过来,用眼神询问着于半珊。得到了于半珊眼睫垂落、轻咬下唇的答复,甄少祥便将他拖入了一个更深更长的吻。圈在腰上的手臂收紧,让于半珊不由自主地抬手勾住甄少祥的脖子,与他缠在一起。

不知吻了多久,直到两人都有点顺不过气,才稍稍拉开距离,身子却还紧密地贴合。于半珊有点不自在地侧脸想要避开甄少祥的气息:”我……我车还在外面呢……“

然而抱着甄少祥脖子的手一点要松开的意思也没有。

甄少祥当然感觉到了,唇角愉悦地微微上扬:“没关系,那停车场是24小时的。”说着又凑上去,轻轻落下一个又一个啄吻。

“那你明天送我回去……”于半珊眼神朦胧地含住那双捣乱的唇瓣,压根没发现自己的节奏比甄少祥跑偏得还快。

平时两人都忙,除了拜访对方公司也没什么时间约会(肖奈爸爸:上班呢,严肃点!),好不容易周末有空腻在一起,于半珊何尝不想多和甄少祥待一会儿。虽然没想到这个热情又温柔的大金毛平时住在这样精致却有点寂寞的窝里,但是想到这是甄少祥的家,还是让于半珊有着奇妙的安全感。也许这种感觉并不关房子的事,而是来自这个独属于他的永远温暖坚实的怀抱吧。

沉浸在亲吻中的于半珊迷迷糊糊地想着,突然发现刚刚还站在卧室门边的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双双倒在床上,他还压在甄少祥上方,看着跟他把甄少祥床咚了一样。

他慌忙想起身,却被腰上的手臂箍住动弹不得。由于仰躺的姿势,甄少祥明亮的桃花眼被顶灯映得更加流光溢彩,此刻这双盈满笑意的美丽眼睛中满满的都是于半珊的影子。这个发现让于半珊不自觉地腰软,撑着身子的手一松又坠回甄少祥的怀里。

这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02

第二天从乱七八糟的床上爬起来的两个人在晨光中相对无言了一会儿。

才想起昨晚都没刷牙的,于半珊捂着脸爬下床,撑着几乎散架的身体慢慢蹭向卫生间。甄少祥也捂着脸跟下来,收拾掉床单被子和随手乱丢的衣服,边在衣柜里翻新的边喊“珊儿新牙刷在镜子后面!”

浴室里的于半珊闻言打开嵌了镜子的壁柜门,果然看到一堆备用品。他拿出牙刷和一次性毛巾,关上柜门时不小心看到镜子里满身红紫斑驳的自己,又是猝不及防地爆红了脸,赶紧逃到热水龙头下面,试着放松这个刚刚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现在还在不应期的身体。

享受完甄少祥的昂贵洗浴用品才发现没有衣服穿,于半珊只好裹着浴巾出来。甄少祥已经把床整理好,听到于半珊叫他,从衣柜边站起身来,光裸的修长身躯直直撞入于半珊眼中,遍布那身光洁皮肤的各种牙印抓痕让他一时张口结舌。

甄少祥笑笑不说话,转头在衣柜里翻出家居服和新内裤放在床上,把换下来的床单丢进脏衣篮,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往卫生间走,经过于半珊身边还嘱咐他快穿上衣服小心着凉。

于半珊趁甄少祥翻那个巨大的衣柜的时候往里看了看,一半挂满笔挺的西服和衬衣,一半放着家居服和休闲装,是很普通的居家模样。如果不考虑价格的话,就很普通……

穿好衣服,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好像才反应过来,与甄少祥又进了一步。于半珊往床上一倒,想着自己现在穿着甄少祥的衣服,躺着他的床和被子,昨晚那人压抑的喘息和唤着自己名字的低沉嗓音犹在耳边,他的气息仿佛随着落在自己全身的吻渗入这个身体的每分每寸,那些坚硬又柔软的甜蜜让自己几乎要在他灼热的抚触下融化。他随手抓过刚铺好的新被子捂住脸,又像被被子上甄少祥的味道烫着似的慌忙丢开,内心开锅一样尖叫不已。

甄少祥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一个仰倒在床上,满脸绯红双眼发直盯着天花板的于半珊。

于半珊余光瞟到甄少祥从洗衣机里收衣服,才如梦初醒般跳起来:“我靠我衣服!我穿什么回去啊?”甄少祥端着那盆于半珊的衣服去阳台,远远回答他:“穿我的啊!”

“穿你的高定?都不是我的码好吗!”于半珊拖着仍然有点不适的身体追过去,看看阳台落地窗外不甚明朗的天色,更是一阵绝望。

甄少祥晾好衣服,转身看他:“这件就还不错啊。”看到于半珊的表情又赶紧改口:“那我们今天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于半珊的脸色更阴沉了,一巴掌拍上甄少祥的头:“别装傻,买了新衣服我周一直接穿去上班是吧,这周末我就待你这儿了啊。”

甄少祥秒被揭穿还能没事儿一样装委屈卖萌:“反正你车子就停在这边的嘛……”他凑过去搂住气哼哼瞪着他的于半珊,“珊儿生气了吗?怎么办啊,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

于半珊僵了一下,便干脆把全身重量都交给甄少祥:“说好今天送我回去的,不准耍赖……”软绵绵地倒在甄少祥怀里,闻到他身上带着浴后水汽的暖香,又是一阵恍惚,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那你来我家好了……”

甄少祥反应倒是迅捷:“好啊!我马上就收拾东西!很快的!”

“……”于半珊又一次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但是看到甄少祥眼神闪亮、全然喜悦的样子,他轻叹一声,还是决定承认自己也不想这么快就和甄少祥分开。周末还没过完,为什么不多黏一会儿呢。

况且他的身体现在这么不舒服,把他弄成这样的甄少祥显然应该负点给他端茶倒水捏肩捶背的责的。

两人一起点了外卖吃完,甄少祥果然飞快地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开开心心地等着开于半珊的车送他回家。出门之前于半珊又看了看阳台上的衣服,甄少祥保证晾干了就带来还他。

以及意料之中,停车费是甄少祥给的。

03

在于半珊家过完了周末,周日下午司机来接甄少祥回了甄家大宅。他还想拉于半珊一起回去,于半珊坚定地说你家老妈的朋友来访你去陪就差不多了。惨遭拒绝的甄少祥抱着他的行李一步三回头地走出门,于半珊在屋里毫无怜悯地喊要记得把衣服还我!

结果他的衣服还真就是甄少祥趁着拜访致一的机会带到公司还他的。那个周末之后,两人有需要深层次交流的约会多了起来,每周都在不同的酒店,感受了各种有情调的灯光、人体工学床垫、大捧新鲜玫瑰花束及其花瓣,以及比外卖更健康的早餐。

酒店都是好酒店,房间舒适设备周全,甄少祥也觉得每次都玩得很开心,但是又不能在酒店待整个周末,他还是想着和于半珊窝在家里,不用考虑结账时间,能随手从椅子上捡起没看完的书,出门前才手忙脚乱找袜子……哪怕需要自己洗床单和做早饭。

下一个周末的前两天,他认认真真收拾好自己公寓的每个平方米,买了新款的香薰,请钟点工到时候在冰箱准备好足够的新鲜食材,然后去约于半珊。

于半珊从午餐的盒饭里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咦,温泉酒店你没兴趣么?”

甄少祥有点反应不过来。

于半珊拿起手机边戳边咕哝:“就我昨天给你发的链接,……靠,没发出去。什么鬼。”他抱歉地朝甄少祥笑笑:“我还说你怎么不回我呢,对不起啊。”

然后甄少祥的手机就及时振动了起来。

他打开链接看了看,果然有兴趣。于半珊真是懂他。又想到于半珊并不会给他推只有他喜欢的东西,不由心底一暖,两个人会从同样的东西中得到享受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于是甄少祥对期待地看着他的于半珊露出了应许的笑容,又低头默默地给钟点工发消息:不好意思阿姨,后天还是不用买菜了。

又一次甄少祥查好一家他们喜欢的海鲜粥餐厅在于半珊家附近的商区开了新的分店,觉得这次应该能约到了,正想发给于半珊,就收到兴高采烈的消息:XX酒店的自助餐厅出了新的广式早茶菜单,正好周六上午?

附带一个大字标注“图多注意”的链接。

他轻轻叹了口气,回复了“好啊”,特别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把带去于半珊家的行李带回来。

还好XX酒店的环境值回票价,以及于半珊吃到扶墙的样子也很可爱。

次数多了甄少祥也发现了,于半珊这么积极地找有趣的酒店并不只是探索的兴趣使然,他就是故意回避着甄少祥想要邀他来自己家、或是想去他家的意图。

这使甄少祥感到迷惑。每次在酒店于半珊不是很开心就是很热情,显然不是抗拒深层交流——其实约会日程逐渐固定成这样也不单纯是为了为爱情鼓掌,在于半珊家那天晚上他们也只是盖棉被纯聊天而已。可他再怎么回忆最初那个周末,都想不起哪里有于半珊讨厌他的家或者讨厌他进入于半珊自己的家的迹象,总不能是因为考虑谁开车送谁太麻烦了吧。

他开始打算在离致一近一点的地方买个新房子。

04

但买房子也好找酒店也好,总要和于半珊搞搞清楚。

两人也会在工作日的晚上一起吃饭,这次甄少祥周一就跟于半珊提了那家没约成的海鲜粥,终于没被拒绝。感谢连锁店品质稳定,吃完之后于半珊自己先愉快地说现在要来这家就方便多了。于是过了两天甄少祥又去约周五海鲜粥的时候,就用上了于半珊当时那种“好久没吃十分想念”的语调,总算把他套路了下来。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餐桌上看到那人明显有所防备还要强装无事的模样,甄少祥还是有点难过。他点了两份额外的蟹来鼓励自己,趁着于半珊在蟹子攻势下不小心露出吃得心满意足的神情,勇敢地开了口:“珊儿,今天都这么晚了,让我在你家留个宿好不好?晚上我一个人开车回去好不安全的。”

于半珊被噎了一下,放下蟹壳盯着甄少祥无辜的表情看了一会儿:“你找借口能不能走点儿心。”

甄少祥面不改色地用真诚的眼神盯了回去。本来就没指望这种他自己都不信的借口,反正要于半珊接下这个话题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于半珊认输地低下头,拿纸巾擦手:“我家可没有给你替换的衣服……”

甄少祥适时接上:“我车里有啊。”于半珊闻言瞬间锐利起来的防备眼神刺痛了他,“……因为之前和你出去玩嘛,所以在车里放了备用的,习惯了。”

于半珊想想也是,自己车里也放了为了酒店约会而准备的衣服,不该那么过敏地怀疑甄少祥就是不顾他的意愿也要进他家的门——甄少祥怎么可能不顾他的意愿,这么一想还有点愧疚。

虽然于半珊也很清楚甄少祥确实很想进他家的门……或者让他进他那顶层小公寓的门。甄少祥看穿了他的逃避,一个直球把他打得毫无退路,真是标准的大少爷作风。

他泄气地靠向椅背,转脸去看热热闹闹的餐厅大堂,时间确实不早了,还是有客人在进门。然而不用余光去瞟也知道甄少祥的眼神一直黏在他的脸上,看得于半珊有点不自在,只好强迫自己转回来。

“你这么想去我家啊。”他的声音低低的,有点不确定。

甄少祥非常确定地点头:“嗯。”

“为什么啊?”于半珊觉得这个虚弱的语调不是自己。

“珊儿为什么这么不想我去呢?也不想再来我家了,是我做错了什么吗?”甄少祥忧伤地看着于半珊半垂的眼睛。

于半珊简直受不了甄少祥这种时刻反省自己的态度,明明是一个有资本自信爆灯的大少爷,为什么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这样判断力死光啊?

“不是的,不是你的错。”他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试着平静语气:“说起来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可笑,那天下午,你家司机来接你的时候,你背着包从我家出去,就好像……好像不会再回来了。不……本来你也不会回来了,又不是你的家,那之后我一直想,和你在一起的那天怎么会结束得这么快。”说到最后于半珊又把脸转开,“不如我们一起出去玩、然后各自回家,别再让我……这样看着你一个人走了。”

甄少祥捕捉到了于半珊声音里轻微的颤抖,他震惊地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时被留在他身后的于半珊会感到如此的寂寞,会和他一样惧怕握在手中的温度流走。

而于半珊愿意坦诚地告诉他这些心事,又让甄少祥感到由衷的喜悦。

“珊儿,”他倾身向前,要于半珊看着他,“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和你一起回你家,或者我家吗?”

于半珊轻轻摇摇头,甚至没有怼他明知故问。

“那天晚上我从我爸妈那儿回自己家,”甄少祥很想握住于半珊的手,可是那人的手放在桌子下面他够不着,“一个人打开门,我也觉得很空虚。上一次进那扇门的时候是你和我一起啊,珊儿,你才第一次来,怎么就让我有点受不了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他看了一眼满桌子的碗碗碟碟,“酒店也很好,可我还是有点想和你一起在家洗衣服洗碗打游戏,我们一起去玩之后,可不可以不要各自回家?”

于半珊惊讶地看着对他温柔微笑的甄少祥,咬住自己轻颤的唇。

05

一致同意住在一起是解决两人问题的方法之后,决定一起住在哪儿的过程就很迅速了。甄少祥的公寓离真亿大楼太近了,虽然于半珊从那里到致一并不比从自己家到致一更麻烦,但还是让他有一种自己被金屋藏娇的感觉。甄少祥聪明地没有对此发表评论,同时打消了在致一附近买个房子的计划。

但甄少祥从于半珊家到真亿就不能走着去了。这让于半珊还有点不够节能减排的罪恶感。最后他想,这样甄少祥就不会老在公司待到要睡觉才回家了。

彼此坦白的那个晚上还是直接回了餐厅附近的于半珊家,甄少祥心满意足地摊开车里拿出来的衣服,不准备再收起来。第二天两人就一起去给甄少祥搬行李,于半珊本来觉得他们两人的车一趟可能搬不完,甄少祥笑着说没有那么夸张,他一个人的越野就够了。

结果他一个人的越野还真够了。

甄少祥的房子本来也空荡得过头——除了阳台角落的一盆植物,他连个相框之类的装饰品都没有,最多的就是精细匹配不同场合(和不同心情)的衣服。睡衣已经在于半珊家,带走衣服和鞋子,带走洗浴护肤用品,带走家里用的电脑和一些书,带走杯子钢笔咖啡机,还要问于半珊需不需要多的厨具和餐具。于半珊想在他家可没有甄家的钟点工来做饭打扫,最后在甄少祥买扫地机器人的网店下了个单。

由于只有甄少祥知道要收什么东西,于半珊就站在不干扰他的地方等着甄少祥让他帮什么忙。他注意到书房里的唱机只被撤掉了唱片、罩上了防尘罩,被打包的是从书柜上层拿下来的便携音响。

等甄少祥吭哧吭哧把所有东西打包好,拖着两个装得满满的大箱子说珊儿我们走吧,于半珊发现这个没什么人气儿的公寓真的可以说是纤尘不染。他看看都还保持原状的插头,还是问了:“平时还是会有人来维护房子么?”

“嗯。”甄少祥点点头。

以防真的忙起来加班加太晚,他还可以走着回这里来。甄少祥一看就知道于半珊在想什么,拽着箱子凑过来对他笑:“如果珊儿来我们这边拜访得太晚的话,也可以和我一起回这里哦。”

于半珊撇撇嘴:“快开门,下楼了。”

锁好门,于半珊推着甄少祥和第三个箱子往外走:“一会儿开到小区门口等一下,我去配个新钥匙。……不,还是我自己开车吧。”

“我也配一个新钥匙吧,这里的。”甄少祥费力地回头去看背后的人,被于半珊掐住后腰:“看路看路!箱子绊到了!……我要什么新钥匙,就算加班到半夜难道你不和我一起过来……”

甄少祥听话地转回头,一边从口袋里掏车钥匙一边笑着按下电梯键。

于半珊突然猛拍他肩,大喊出声:“糟了我都不知道我家小区停车位卖光了没有!”

06

最后当然还是交换了新配的钥匙。

等一起把甄少祥不多的东西全归置好,天都黑了。于半珊的房子不像甄少祥的那么空(“也没他房子大,主要是没他房子大。”于半珊严肃地强调),要腾出合适的位置妥善安排还是颇费了点劲。于半珊看着甄少祥那些昂贵的衣服放在自己的平价衣柜里,怎么都觉得有点不搭调,但是转头看到一脸傻笑趴在自己的平价懒人沙发上的大少爷本人,决定还是让他自己去研究衣柜材质与服装保养的关系算了。

两人住在一起的第一顿晚餐简陋(划掉)简单得于半珊都不想承认。因为甄少祥说尽量不要吃得太晚,于半珊只好煮了个面,并向甄少祥展示了自己卓越的配调料手艺。甄少祥投桃报李,秀了一手品质不凡的蔬菜沙拉。于半珊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种搭配,并及时捂住了甄少祥还没来得及说出“只要微笑就好了”的嘴。

到两个人洗好澡换好睡衣并排躺在床上,听着身边浅浅的呼吸声,于半珊才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和甄少祥睡了再多次——睡在一起再多次,跟和他一起住还是不一样的。从现在开始,就是一起出门一起回家的关系了,即使看着他一个人离开,也不用再害怕。

好吧,既然那个人是甄少祥,其实本来就不用害怕的。

于半珊在黑暗中瞪着天花板,莫名其妙开始觉得自己的被子不如甄少祥家的舒服。他想看看身边的人,转过脸便一下子撞进两泓湖水般的温柔眼神。不甚厚实的窗帘透进微弱的光线,足够让他看清那人不知什么时候侧躺了过来,面对着于半珊,带着微笑专注地看着他。

于半珊一个激灵,脱口而出:“你搬家跟你家里说了么?”

甄少祥的手摸上于半珊的,一个手指一个手指地交错扣上:“说了,下午给他们俩发了消息。”

“就发了个消息?”于半珊也侧躺过来,回握住甄少祥的手。

“嗯。他们也没说什么,就叫我早上不要睡过头。”

“……”于半珊拿不准这是不是被家长调戏了。

但他很快又反应过来,人家只是说甄少祥现在住得离真亿比较远了而已。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于半珊只好作势在枕边摸手机看闹钟,“啊对,你的闹钟调了吗?”

“调了。”还得装作没听见甄少祥声音里的笑意。

“啊,差点忘了,我们明天回我家吃饭吧。”

听到甄少祥若无其事地来了这么一句,于半珊差点把手机摔了。他蹭地坐起来,“你说啥?”

甄少祥就着牵手的姿势一个使力,把于半珊拽得失去平衡趴在他身上,还被他搂住腰:“又不是搬新房子,不用在家里请人开火的。”

于半珊挣脱失败,撑起上半身气恼地捶了下甄少祥的肩,冲力带得床垫都跟着抖了起来,“甄少祥你装傻上瘾是吧,谁跟你说这个,要回去吃饭为什么现在才说?”

甄少祥不笑了,把他抱得更紧:“对不起啊珊儿,我就是不想让你紧张嘛。”他的声音消沉了一点,“我错了。”

“哼,现在知道错了。”于半珊气鼓鼓地咕哝,然后一头栽在甄少祥颈边。他与老甄总和甄夫人都见过好多次了,商务场合和正式的见家长流程都有,可是这次与甄少祥一起回甄家大宅还是让他紧张到绷紧身体。因为男朋友搬来和自己住而去见男朋友的家长,感觉实在很像婚前拜会……

虽然他其实并不知道真到了婚前拜会的时候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还有甄少祥那个添乱的傻子,明知道他紧张,还不好好安抚一下……唔,这家伙怀里还挺暖和的……

结果于半珊的愤怒又没能维持多久。他的脸蹭蹭甄少祥颈侧,小声问他:“明天几点啊?我穿什么?带什么礼物?谁开车……”

甄少祥揉揉于半珊的头发,止住了他喋喋不休的问题,小声回答:“嘘,别担心,你只需要今天好好睡,明天别有黑眼圈就好。不然我妈又得说她家傻儿子辛苦你了。”

于半珊噗地笑出来:“哼,本来就是。”

07

周一忙到晕头转向但好歹按时下班了的于半珊进了小区把车停好,下车就看见一辆熟悉的牧马人迎面而来,稳稳闪进自己车子对面的停车位。他站在路边等那辆车上的人下来锁好车门,然后几乎是蹦跶着朝他扑过来:“珊儿!”

于半珊笑着接住甄少祥,还要故作嫌弃地戳他一指头:“晚上好啊,这位过于激动的小朋友。”

 

 

彩蛋:在甄少祥家的那天晚上,其实也不是那么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意乱情迷地缠在一起、衣服都卸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想起没有设备这个严肃的问题。甄少祥第一反应就想下楼去买,然而身体状况的变化让他无法实施这个想法。再说。他也怕现在出门回来会被于半珊揍死……

两人尴尬地对视几秒,甄少祥把头转向床头柜上的护手霜。于半珊脸红到滴血,没摇头也没点头,就直勾勾地看着甄少祥,看得他深吸口气,觉得别说下楼,自己都快无法保持正常走路姿势了。

问题的另一半是靠甄少祥钱包里放了不知道多久但幸好还没过期的套套解决的。于半珊被弄得眼神迷离意识涣散叫都叫不出声的时候还在想一定要问问前花花公子甄少祥是不是夜路走多遇过鬼,第二天醒来果不其然就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