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惊蛰·玉荣(一) 片段

Work Text:

前戏总是磨人又漫长,时隔多年再次有人造访的后穴被手指细心地开拓抚慰,过多的润滑液被挤压出来沁成细密的泡沫。张日山趴在床上,抑制不住的呻吟消失在枕头里,林涛叠在他背后一只手绕过颈项抬起下颌将他的脸转了过来。
“我要听你的声音。”
张日山微微启唇,发出让他亢奋难耐的断续呓语:“……林涛……唔……好…难受……林涛……”
他加快手指速度:“宝宝撒谎……到底是难受还是舒服?”
张日山摇着头道:“难受……”
林涛恶趣味的抽出手指又问了遍:“到底是难受还是舒服?”
空虚的小穴寂寞地一张一合,可怜兮兮地吐出液体,张日山蹭着床单讨饶:“……林涛……”
“嗯?”
他自暴自弃道:“……舒……是舒服……”
林涛赞扬地亲了亲他的额头:“乖宝宝有奖励。”
他挺身将早已昂扬的阴茎一寸寸缓慢戳进后穴,甬道的紧致火热使他不由自主从喉咙深处叹出舒爽沉声。勃起的硬挺把小穴撑到极致,隔着薄薄的内壁张日山清楚感受到柱身上每根脉络,他甚至控制不住淫乱地在脑海中描绘出内里场景,这想法让他涨红了脸羞赧难当。
两人严丝密缝地贴合在一起,林涛整根没入他体内小幅度抽插,一只手伸到前头握住他的硬物撸动。张日山双唇微张,剧烈呼吸让他合不拢嘴,隐隐露出丁香舌尖。林涛在他肩胛背脊吮出一个个吻痕,像艳红腊梅开在玉白雪地。
张日山被前后夹击双管齐下刺激地几欲射精却在最高潮时遭林涛使坏堵住顶端小孔。
“…林涛!……”欲望不断累积得不到舒缓,他憋得快爆炸。
“宝宝……”林涛慢条斯理地问,“平时都怎么解决需要?”
张日山太了解林涛,这人骨子里的蛮横霸道都用在这处了,平时有多温柔体贴上了床就有多爱折腾他。
只能喘着大气回答:“……自己……打…出来……”
“有没有想着我?”
“……有。”
林涛笑得满足,嘴里却依然不肯轻易放过他:“是不是想着我怎么干你的……就像现在这样?”
粗鲁言辞似乎总能更加煽动两情相悦的做爱激情。
张日山的额发被汗水沾湿黏在皮肤上,他半眯半睁着眼放弃同欲望对抗,乖巧地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是……想着你…狠狠干我……把我插射……”
林涛红了眼,把下巴搁在他的脖颈,下身快速进出,放开了前面的手。张日山嘤咛着随着他的抽插射了出来,溅在暗色床单上显得淫靡放荡。
“好浓啊…宝宝……”林涛戏谑。
高潮余韵还在身体里泛滥,他一说话就震得和他紧贴的张日山敏感地收绞后穴,刺激得林涛差点缴械。他咬了咬牙守住精关,复合后的第一次千万不能留下不持久的黑历史!
揽过张日山软绵绵的腰将他下身微微提起贴向自己,形成跪趴姿势,他全根抽出插入,凶狠不留余地。张日山被顶的不断向前又被拉回,攥着床单发出细碎低吟。
“……我…我想……看你……”
林涛就着插入姿势把他翻了个身,张日山抑制不住呻吟,示弱地环住他的脖子,与下身剧烈动作截然相反的是林涛抱住他的动作,爱怜珍惜。
张日山在朦胧视野中见到林涛染上欲望的面容,冷硬野性,那是一种与平日全然不同的男性性感。
他觉得自己就像毫无反抗之力的囚徒甘心臣服。
随着快感叠加,张日山再次被他带上高潮。
在他体内射出来的那刻,林涛一遍遍附于他耳畔说着:“宝宝…我爱你……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