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然后他闭上双眼

Chapter Text

注:主要角色死亡预警,OOC预警。设定人物死后均有灵魂,有的灵魂会成为死神,引导其他亡魂离开人间。有相关驱魔的私设。

 

布鲁斯难得的遭遇了灵异事件。

那是在事件过去一个星期之后,他一如既往的在蝙蝠洞里查询信息时发生的。一直放在手边的咖啡杯,在他伸手去够时突然挪动了。没有够到杯子的布鲁斯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再度去拿那杯已经凉透的咖啡,结果杯子很干脆的直接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布鲁斯环顾四周,但是除了他以及嗡嗡工作的蝙蝠电脑空无一物。正当他疑惑时,电脑突然发出“滴滴滴”的刺耳警报,布鲁斯立即调看了全部监视画面,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有屏幕最下端的“2:15am”不短闪烁着,大概是个不小心设定了的闹铃。布鲁斯靠在椅背上捏捏眉心,认为自己应该是疲劳过度产生了错觉——鉴于他已经连续多天休息不足。他起身去拿打扫工具,如果被老管家看到这一地残骸,他肯定又会被一顿念,还是悄悄处理掉的好。

然而当他拿着工具回来时,碎片和撒出的咖啡都不见了,马克杯正好端端的放在控制台上,里面是冒着热气的满满的牛奶。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至少能说明他很关心你。”

“它。”

“随你高兴。只是我现在帮不了你,因为从你的描述来看,这并不是一个怨灵,只不过是个执念较深的普通灵魂。可那隶属死神负责的范畴。”

“那就帮我找个死神。”

“你疯了吗?死神可不会和我们有什么接触的,他们是死亡本身。不,哪怕是约翰*那个疯子也不行。”

“……”

“瞪我也不行,因为这根本就不是要付出多少代价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这个可能的问题,布鲁斯。”

“你真是帮了大忙了,扎塔娜。”

“我谢谢你诚挚的道歉。”

扎塔娜抱着手臂瞪着布鲁斯,对对方的无理要求满脸难以置信,她甚至要怀疑这个一大早就闯进她家,逼着她为自己驱魔的联盟顾问是不是冒充的了。

“不过……我可以试着让你和他——它谈谈,看看他——它愿不愿意主动离开。”沉默了一会儿,扎塔娜如此建议道。“如果你认为这会有帮助的话。”

“不,我认为那毫无用处。打扰了,扎塔娜。”布鲁斯干脆的拒绝,起身急匆匆的离开,正如他来时一样。

“嘿,布鲁斯!”扎塔娜忙不迭的叫住他,但面对那犀利的目光,又有些吞吞吐吐。

“呃……你知道,如果你想找个人谈谈,或是需要某些魔法上的特殊呃……帮助的话,我和约翰都会很乐意帮忙的,毕竟那件事确实…”

“不了,谢谢你。”

布鲁斯打断她的话干脆的回绝,迅速的把扎塔娜的叹息关在了门后。

 

“我认为你这是在自虐,布鲁斯。”戴安娜在韦恩大厦的门口,拦住了刚刚下车的韦恩总裁。

“你多虑了。有事可以留到今晚的会议,不必特意来拦截我。”布鲁斯敷衍着,他十分不愿在这样的寒风里久待。

“我能理解你现在的状态,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的时期。”戴安娜认真的看着他,“我不认为连续一周睡眠一共不到八小时是正常表现。”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又皱起眉头。

“你不能怪他,我们都很担心你。”

“我说了我——”布鲁斯猛的打住话头,因为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自己刚刚随便围上的围巾,被人仔细的抚平裹紧了。

“布鲁斯?”

“今晚的例会要对上次行动做总结,希望你完成了自己的那份,戴安娜。”

他大步踏进公司,迅速的把自己淹没在来往的职员里。

 

当天的联盟会议进行的十分顺利,没有一个人
向蝙蝠侠的提议和评论做争辩,结束的速度之快,甚至没让他因此错过晚餐。而夜巡的任务也以“需要锻炼”等名义被罗宾*争取走,让他不得不待在蝙蝠洞里无聊的盯着屏幕。戈登没有点亮蝙蝠灯,阿卡姆也没有暴动和越狱,整个哥谭异常平静,平静的让他连个出去的借口都找不到。

“您可以选择就寝。”阿尔弗雷德不紧不慢的建议着。

“你在做多此一举的无用功,阿尔弗。”

“我认为您的生理状态会十分赞同我的提议。”

“不,阿尔弗,我……”布鲁斯语无伦次着,他知道老管家话里的含义。“我不能,我只是不能……”

“你必须停下,哪怕不是为了你自己。”阿尔弗雷德按住男人的肩膀,无声的催促着。

布鲁斯似乎想挣扎一下,但最终还是垮下肩膀,接受了这个提议。

而事实也证明他真的到极限了,沐浴之后的剩余体力,只够他把自己扔进那张冰冷的大床。他在接触到枕头的瞬间,意识就快速的滑入了黑暗的梦境。

 

克拉克仔细的把被角掖好,冬日的夜晚已是十分寒冷,哪怕房子里温暖如春,也不能小觑那些从缝隙偷渡进来的阵阵寒意。

“你很爱他。”黑发哥特风格的女人*点上了一支烟,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克拉克的身边。

“是的,那是我一生的挚爱。”克拉克眼神眷恋语气温柔。“请问女士您是?”

“死亡。”女人撸了撸自己蓬乱的黑发,耐心的和他解释,“我即死亡本身。”

“所以,这就是最后了?”克拉克平抬头静的看着她。

“你听到了什么吗?”

“这地球上的一切。”

“那便还不到时候。”

“不到什么时候?”

“不到我接你离去的时候。”名为死亡的女人扔掉烟蒂,如她来时一样突兀的离去了。

克拉克把视线重新放到沉睡的人身上,惊讶的发现对方惊醒了,浑身湿透呼吸急促,无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克拉克甚至觉得他是看的见自己的,然后他看到了那对眸子里映出的景象——

他身后那扇被惨白月光包裹的窗棂。

 

—TBC—

 

【注】: *这里的约翰指的是约翰·康斯坦丁。
*这里的罗宾指达米安。
*这里死神的形象,取自于《睡魔》中死亡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