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戬空ABO①

Work Text:

戬空ABO chapter1

 

明月夜。
灌江口杨戬的府邸。
一阵风裹携着奇异的甜香掠过庭院,哮天犬鼻子动了动,警戒地睁开眼支起耳朵。
杨戬向来眠浅,屋外有个风吹草动时他就猛然清醒了。有不速之客,但他没料到那不速之客夜闯真君府一点都不谨慎,竟然直接就奔着他的卧榻来了。
等那人靠近时,杨戬猛地抬腿朝他面门踹去,那人慌忙抬臂挡下他的攻击,往后踉跄了几步,撞在桌子上哗啦啦一阵杯盘乱响。
杨戬一挥手,屋子里顿时烛火通明,他看清来人是谁时心突突的猛跳几下。
那半倚着桌子勉强才能站住的人,行者衣,虎皮裙,头戴金箍,一双金瞳翻闪。
不就是五百年前打过一架那冤家么!自打五百年前围剿花果山那一战之后,两人就再未见过面。准确的说,是孙悟空再未见过杨戬。此时这猴子冷不丁突然从他梦里跳到他眼前,杨戬在心里默念了十数遍冷静冷静冷静……
门外哮天犬汪嗤汪嗤的吠叫,杨戬低斥了一句,哮天犬嗷呜一声委屈的回窝里了。
“孙悟空?你半夜跑来我这里做什么?”杨戬内心晴朗,面上还是平日里那副不苟言笑的淡漠,“你不是同那唐朝僧……”
孙悟空不等他说完就扑过来,将他压到榻上叼住嘴唇啃噬。
杨戬被逼得开了天眼,三只眼瞪着扑在自己胸前的猴子。强行压下内心巨大的喜悦,捏着猴子的脸颊将自己的嘴唇从那两排尖牙下解救出来,另一手在他胸前推了一把,让两人拉开距离。
“杨戬!”孙悟空被推开,恼怒的看着他,金瞳里水光潋滟。
杨戬反复确认了这真的是他喜欢的那只猴子,皱皱眉:“你受伤了,还是被人下药了?”
“长着你的狗鼻子不会闻啊!”孙悟空气急败坏的,“我……”猴子咬着唇说不出口。
杨戬一开始就闻到了空气中忽浓忽淡的香甜气味儿,像是桃花拌了蜜。
猴子面上带着红晕,呼吸灼人,无力的跪坐在他大腿上。
杨戬了然。
猴子这是发/情了。
“你不是能控制自己的泽期么?”
“少说风凉话……”孙悟空喘息着,他能感觉到有液体止不住的从下面那难言的地方淌出来,“你不是……乾元么……帮我!”
杨戬几百年来从未见这猴头露出柔弱的姿态,即便是现在,那家伙明明狼狈成这样,还在趾高气昂地命令他。
“为什么找我。”杨戬深吸一口那撩人的香甜,面不改色的问他。
他是一厢情愿的喜欢这猴子几百年,这猴子对他可没显露过什么兴趣,为什么信期会想到来找他?难道是哪吒那家伙对猴子乱讲什么了?或者猴子也确实对他……
“三界就他妈你知道老子是坤泽,我不找你找谁啊!”
杨戬脸色一沉。
原来自己就是个帮他度过艰难期的工具。
孙悟空看杨戬一直没有反应,以为他是要拒绝自己。是啊,清源妙道真君何等清绝孤傲之人,怎么会随便接受个爬床的野猴子。直骂自己怎么就一时犯傻,千里迢迢跑来给人家操,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还是在死对头眼前。
孙悟空又羞又恼,破罐子破摔:“你他妈还是不是个乾元?不操就滚开,俺老孙找别人去!”
说着就要起身,腿一软朝地上栽去,被杨戬一把捞住。
“孙悟空!”杨戬不知是被“不是乾元”和“去找别人”哪一句给激恼了,低吼一声把孙悟空摔到床上,周身乾信爆发,强大而浓郁的信息素瞬间让挣扎的猴子瘫软下来对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腿。
“你找谁去,嗯?”
“呼……呼……”孙悟空脸红的快要烧起来,杨戬离得三尺远仿佛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灼烫气体。
孙悟空紧紧闭着眼,眼珠在薄薄的眼皮下轻颤,带着睫毛也微微抖动。
眼皮泛着淡淡的桃红,越到眼尾那红就仿佛沉淀下来,仿佛用朱砂描了一笔。
杨戬第一次看见这猴儿还想,一个野猴儿倒是挺会打扮,出战前还上个妆,别说还真挺好看。
等他扒光了这猴子和他在山洞里打滚,舔吻猴子眼尾的时候,才知那妆不是猴儿自己画的,是天生的。
也只有天地能生出这么可爱的人。
后来杨戬这样打趣孙悟空:得亏你本事大,不然一个坤泽带着这么勾人的桃花妆——
话没说完就被孙悟空一个锁脖把剩下的话都拦住了:“桃花你奶奶个腿儿!孙爷爷这是超级大妖才有的妖纹,再乱讲老子打的你满脸开桃花!”
这是后话了。
现在。
猴子猛地睁开眼,金瞳蒙着一层水膜,失了平日的锐利,竟显出几分可怜来。
空气中高浓度的乾信包裹着他,对于发情期的坤泽来说这比烈性春药都过之百倍。太难熬了。
哪怕在天庭受刑那段苦难日子,哪怕师父念紧箍咒,他都可以咬牙抗下来,因为他的内心可以和身体对抗。
可现在,灵魂与身体都在叫嚣着与强大的乾元结合,强烈的渴望着着被进入和被满足。
孙悟空对这事儿也不是一点不懂,他在花果山立旗为王与众妖厮混时,大哥他们常带美人来玩,那些坤泽发情时是个什么扭曲放浪的形状,孙悟空见之心惊。
一想到自己将在几百年的对头眼前做出张腿求欢的淫荡样子,孙悟空就恨不得循先人一头撞死在天柱上。
“杨三眼,”孙悟空看着杨戬,“你要是无意帮俺老孙,就放我离开……”似是觉得这句话有些示弱,孙悟空又恶狠狠的补了一句,“你要是为羞辱我——”
话未说完就被杨戬一口闷住。
冰泉般清冽的乾信从唇间渡过来,缓和了体内的烧灼感,孙悟空忘了自己要放什么狠话,像个抢奶的幼崽一样,拼命汲取着杨戬口中的津液。他要更多,更多,更多的信息素来浇灭体内的叫嚣。
哺了片刻,杨戬将两人分开,看着被吻的失神的猴子:“我生等了五百多年,怎么可能让你离开?”
“嗯……?”猴子似乎听进去了,动动眼珠看向他。
“五百年前就给你落了印了,你是我的坤泽,还想找谁去,嗯?”
——————————
虎皮裙厚实,在外面看不出来,杨戬摸进去,里面已经湿透了,裤子黏着大腿,能摸到布料下浸成一绺绺的猴毛。
杨戬笑他:“你也太淫荡了些。”
孙悟空斜他一眼,也不反驳:“帮我脱了,难受……”
杨戬依言给他把衣服褪下,猴子私处光溜溜的,臀尖是鲜红色,漫延开来,到腿根处就变成淡粉白,整个猴屁股就像熟透了的蜜桃,散发着引人犯罪的甜香。尾巴也被泡的湿答答的,甩来甩去在床褥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我不记得你屁股上这么多肉啊,被泡发了?”杨戬一边问一边在肿胀的猴屁股上掐了一把。
“唔……”孙悟空听着他的荤话儿,臀缝里又挤出一股水儿来,咬牙瞪着他,“磨磨蹭蹭的你是硬不起来?”
不知死活。
杨戬一挑眉,在穴口逡巡的两根手指毫不留情的戳了进去,立刻被媚软嫩肉裹住。
“呃……”孙悟空咬住唇将呻吟声闷在喉咙里,吸气声都是颤的。
“疼么?”杨戬皱皱眉,他知道这猴子看起来糙,其实娇气的很。
“爽、爽的……”孙悟空放开嘴唇,含着泪垂眼看着他一笑,“还不够……”
妖精!
杨戬天眼猛睁,扯了睡袍掐着猴子腿根儿撞了进去。
“啊——不行、疼……”孙悟空胡乱踢蹬着腿,“别动、杨戬你别动……”
“够了么?”
“够了够了、太大了……”孙悟空推着他的胸膛,“太大了……”
“可我还没全进去。”杨戬把他的屁股抬高,孙悟空看到交合处杨戬那柄凶器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吓得睁大了眼。
“撑裂了怎么办……”
“上回不也能进去么,别怕。”杨戬温声安慰着他,身下却不容拒绝的挺入,直到两人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杨戬奖励似的亲了亲猴子红肿的眼睛,被孙悟空不耐烦的扇了一巴掌,“动啊……”
“你真心愿意给我操?不勉强?”杨戬一本正经,毫不在意自己问的话粗不粗俗。
“死三眼!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条腿的乾元遍地都是!当孙爷爷看得起你啊!?”孙悟空暴脾气一上来,恨不得咬死这孙子,这么大一根驴玩意都捅在他屁股后边了,现在来问这问题不是耍流氓么!想听他说自己心服口服地甘愿被操?做梦!
杨戬皱皱眉,显然对这答案并不满意。
他不想听猴子服软,他最想听的,不过一句我心悦你罢了。
想来这话也不会从猴子那刁牙利齿间冒出,杨戬舒眉吻住孙悟空,渡过些信息素去安抚他。果然见效,孙悟空近乎贪婪的追逐着他的唇舌,不够,不够……
身下忽然被重重的一顶,孙悟空舌头在杨戬嘴里来不及撤回,只能发出含混的一声呻吟。杨戬不等他醒过劲来,大力地抽动起来。
“呜!呜、呜!”孙悟空被猛干了几下才总算将两人嘴唇分开,“慢点!啊……三眼你慢点啊……不要、太深了!……”
最后变成了无意义的的“啊、啊……”
啸天在狗窝里听着主人卧房传出来毫不遮掩的声音,嗷呜一身把爪子搭在头上。
“舒不舒服?”杨戬身下力度不减,一边挺腰一边微微喘息着问他。
孙悟空听不见他说话,他耳朵里嗡鸣着,视线被泪水模糊着,全部的感觉都集中在激烈交合的地方。
杨戬也不指望他给出回应,猴子胯间那红彤彤立着的一根已经能说明他爽成什么样了。后穴开始有规律的收缩,杨戬知道他快到了,后面加速顶撞那个凸点,抚摸着猴子乳粒的手猛地一扯,同时咬住脆弱的喉咙。
猴子闷哼一声泄了出来,后面也一瞬间锁紧了杨戬。
杨戬暂时抽出阳物,一下下轻吻着他:“孙悟空,我们结印,好不好?彻底成为我的坤泽,好不好?”
猴子晕晕乎乎只听到一个温柔到蛊惑的声音在他耳边问:好不好?
那声音让他觉得莫名心安。
“……好。”
刚答应身体就被翻了过去摆成跪趴——标准的坤泽求欢的姿势,刚刚在他体内搅和的物件复又冲撞进来。这次杨戬不是一个劲儿往深处捅去刺激他的腺体,而是变换着角度往他肚皮上戳,孙悟空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肚皮被那巨物顶出的形状。
“你、这是、啊——”忽然被顶到一处,孙悟空触电般的尖叫一声,几乎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是这里了。
杨戬加紧朝那块软肉撞击,孙悟空这才知道之前杨戬干他都是留了情的,现在的力道几乎要把他撞破了捅穿了。
“不要顶那里!不要再顶了!”孙悟空都被逼出了哭腔,一边叫一边往前扑腾,“别弄了别弄了……别弄了……”
里面似乎真的被杨戬捅穿了,肠子要烂了,肚皮也要破了,可是为什么非但不疼,反而有巨大的让人发疯的快感从被顶穿的裂口处传出来。
他要死了。
这般巨大汹涌的快感已经超出了孙悟空的接受范围。
一定是快死了。
孙悟空想,他齐天大圣一世英名要被人干死在床上了。
到时候史册会记,孙悟空,东胜神洲人氏,闯龙宫闹地府,偷蟠桃盗仙丹,踏碎凌霄名立齐天,一代豪雄却因是个坤泽,被人操得肚烂肠穿而亡……
想到这儿孙悟空出离悲愤了,哭嚎着:“杨戬,俺老孙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啊啊啊啊——”
杨戬自然不知道这傻猴儿心里胡乱想什么呢,只当他爽的受不住哭了。
嗯…也确实是有这个成分。
杨戬双眼通红,天眼已经完全睁开,双手掐着孙悟空的细腰狂风暴雨般的耸动。天知道他顶开孙悟空肉壁上那道缝隙进入他生殖腔的时候,高兴的快要疯了!
只差最后一步,只要他在孙悟空的腔内成结,射出精液,落了印,这猴子就彻彻底底的成为他的坤泽了!
说不定还能怀一窝小猴崽子!
此刻清冷高傲的真君大人和普通乾元没什么区别,只想着用精华填满身下的人,让他为自己繁衍后代。
“孙悟空……悟空……猴儿……”杨戬要到了,一声声叫着孙悟空,猛地俯身咬住猴子脖颈后凸出的腺体,注入自己的信息素。
“死三眼——啊呃……”
滚烫的热流冲刷着生殖腔的敏感肉壁,孙悟空浑身哆嗦着发出破碎的呻吟声,覆着薄薄一层肌肉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起来。
杨戬搂住他一用力把两人位置调换,变成孙悟空躺在他身上的姿势,自己充当人肉垫子。
“这样是不是舒服点?”
耳边传来杨戬微微喘着气的声音。
孙悟空背靠着宽厚温暖的胸膛,听着两人急促有力的心跳声竟然融到了一起。
渐渐回过神来。
“死三眼!你!”孙悟空胳膊肘顶了顶杨戬肚子,“你拔出来啊!”
“你压着我怎么拔?”杨戬心情愉悦,忍不住逗他。
孙悟空气恼,顾不得浑身酸软就要起身,可杨戬的结还死死卡在他生殖腔里,结果可想而知,孙悟空像是被人从里面狠狠拽了一把,一屁股又坐回杨戬胯上。
“呃……”
“唔!”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
杨戬是没想到孙悟空能这么倔,也不敢再逗他,就怕猴子再这么折腾几下他会忍不住干出什么事来。
“别折腾了,等结消了就能分开了。”杨戬安抚着他,“躺下歇会儿。”
孙悟空甩开他的手,低头看了看自己鼓胀的小腹,“杨戬,上次也没这样啊。”
杨戬见他执着的不肯躺下,只好也坐起来,好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舒服些。
“上次只是暂时标记,这回是彻底结印。”杨戬摸了摸孙悟空的小肚子,喃喃道:“真像是怀上了。”
“去你妈的。”孙悟空一爪子把杨戬的手挠开,郁闷道,“三眼怪,我觉得我吃亏了。”
杨戬忍俊不禁,傻猴儿,才回过味来么。
“你肯定有阴谋。”
阴谋?有啊,就是把你这蠢猴子拐回家。这阴谋本君已经存了五百余年了。
孙悟空偶尔抬眼看了看窗外,猛地一挣:“天要亮了!我得赶紧回去,师父他们该醒了!”
杨戬被他的动作弄得热气翻涌,按住孙悟空低喝:“别乱动,结还未消呢!”
该死的小金乌。杨戬眯起天眼朝窗外看去,正在缓缓爬升的太阳忽然微不可见的一抖。
突然被一股危险的目光摄住了!小金乌瑟瑟发抖,难道附近有后羿出没?
“我师父怎么办!万一有妖怪呢!我还得去给师父找早饭吃,还得去开路!你快点把这那什么结的弄掉啊!”
杨戬脸沉了沉,自家猴儿每天要干这么多活?
“别乱动!”杨戬低斥一声,“我让啸天跟着去便是,你那两个师弟又不是废人,化斋开路还做不来么!”
孙悟空身体竟然先意识一步安静下来,坤泽对所属的乾元有天生的依从性,孙悟空显然不知道这一点,他被干的智商掉线,只当自己听话是因为杨戬说的有道理,听就听了也不再多想。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刚刚无意识之间被杨戬命令了那还了得,不拆他个十间八间的真君庙哪能完事儿。
杨戬看在眼里心中了然,又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将猴子搂紧了:“你现在要休息一会儿,躺下好不好?”
“……嗯。”猴子眼皮确实有些沉重,便放松了身子任杨戬把他裹在怀里,很快睡了过去。
————————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