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汤草】前尘--下篇与终篇之间的故事

Chapter Text

冷意侵袭。
一条蛇在他的身体上攀援缠绕,带着令人本能里战栗畏惧的触感。
冰冷的体温,
鳞片的质地,
吐舌的嘶鸣声。

是撒旦。
是恶魔的低语。

拉扯.....坠落.....
这便是你的命运。
黑暗中有声音传来,
你诞生于污浊的血脉,
被负着注定被玷污的,
永远被拒于天堂之门外的命运。

"这骑士的身体真是不错呢,哈哈,宣誓为神守贞的战士吗?"
"啊哈,真可惜明天就要付之一炬了。"

....肉体被揉捻的声响。
无孔不入的指尖,
猥琐扭曲的笑容,
撕扯放大的被侵入的痛楚,
....血。
渐渐笼罩的麻木和黑暗,
时不时把意识从昏死边缘强制拽回的刺痛,
空气中浓重到令人作呕的麝香,
一点点侵染他灵魂的欲望和低语。

神啊,求您
让这一切停止
把我带走

求您...
求您!!

...杀了我

刚刚被从火刑架下抢回,咳了一轮的草薙,此时整个人近乎透支。
汤川怕继续疗伤草薙根本撑不住,只得先勉强先喝下些掺了蜂蜜的米汤,依靠汤川事先已经在壁炉里燃烧的宁神草药,多少能让他在不受疼痛干扰下,小睡一下回复些体力。

还好累极的草薙对汤川配的草药没有抵触,很快的就睡熟了。
汤川这才松下一口气,开始收拾两人灰头土脸的身体。

结果刚刚擦完了头脸,草薙就开始不住打颤,挣扎。
汤川只得作罢,赶紧把人唤醒。
从噩梦中醒转,意识仍然浑浑噩噩的草薙,开始下意识的躲避汤川的接触。
汤川开始只是单纯的以为草薙只是还没有完全清醒,所以保持着本能的警醒。但是,从他已经完全是不顾身上的伤,几乎尽全力在躲闪的动作,汤川发现了不对劲。

以汤川的经验,草薙的精神状态对于刚刚熬过重刑的人来说,太过于正常。
汤川只当做是草薙性格的坚韧使然,抵过了刑求的残酷,没想到草薙为了让自己安心,硬是将自己藏到了一层壳中,强撑着维持了一个正常的表象。
而现在触到了那层壳的汤川却不忍继续向前,因为,
他能隐约窥见那层壳后,
草薙伤痕累累的真实状态。

只是汤川对这场审问又增加了疑虑,
水银...火刑...被剥去的纹身。
这都是明显是已经超出常规审问需要的过重的刑求。汤川实在无法想象除了他的东方身份之外,草薙还有什么隐藏的东西值得巡回主教如此挖空心思针对。

然而不容汤川细想,这边草薙就把刚刚喝下的米汤全都吐了出来,而且吐到最后还不够,就连带着血丝的苦胆汁被吐尽才稍稍止住。

草薙的伤口如果沾上消化液,肯定会感染。
顾不得几乎让他嗅觉失灵的刺鼻气味,汤川想赶紧把沾染了秽物的衣服除去,但是却被草薙一把抓住了手。
虽然就凭草薙现在的力气汤川轻易就能挣开,但是汤川知道,他不能。
汤川顺着草薙有些用劲到发抖的手看去,却在草薙的眼里读出了拒绝。

突然间汤川明白了什么。

突如其来的呕吐..破裂的嘴角和嘴唇
脖颈上的带着掌印的淤痕...
遍布全身被利器划出的细小伤口...
腰侧成片的青紫....
对肢体接触潜意识的恐惧...
最后,
哪怕是这么狼狈的状态,
也不想除下身上的衣物的抗拒。

他的骑士,
他的圣之剑,
居然被如此糟践。

一瞬间,
汤川的怒火险些吞噬了他的理智,但是却被草薙试图说话而带来的咳喘而平息。
汤川小心的将草薙拢在怀里,耐心的等着他努力强忍着要挣扎的冲动,慢慢平复下来,最终能放松的依靠。

工房的后院有一个稍浅的储水池。
汤川将池子上热水,做了临时的浴场
虽然现在让草薙沾水也有些冒险,但是汤川实在不敢冒着伤口感染的风险。
汤川调整了水量,两人坐下水位刚好能到腰边。
尽可能的帮草薙清洗干净身体,汤川一手把人在怀里抱定,另一只手则尽可能轻柔的探向草薙身后。

草薙从本来被热水熏蒸到有些昏昏欲睡的状态到转而被立时惊醒,汤川不忍的使了力才把挣扎的草薙稳住。

随着最后一丝血污在热水中散尽,汤川把已经整个脱力的草薙从水中抱出,直接用罩衫裹好。

此时草薙连抓住汤川的肩膀都办不到,只能虚弱的靠在汤川肩膀。
汤川感受着草薙扫过自己锁骨的微弱呼吸,一阵陌生的锐痛在慢慢蚕食着他的心。

尽可能快速的处置着草薙的伤,汤川最终还是加了草薙平时会拒绝的,有些镇痛麻醉效果的敷料。安顿好伤员,在汤川又简单收拾了刚刚一番折腾后一片狼藉的工房。

疗伤全程草薙乖顺的让人心痛,就连汤川为他身后上药时也仅仅是无声的咬住了汤川的衣领。只是结束后,草薙不管汤川怎么劝都不肯入睡,反而半眯着眼睛跟着汤川的动作兜兜转转,始终不肯让汤川离开自己的视线。

看来草薙是对这一类的敷料有些不良反应。
汤川无奈,只得尽可能的拾缀干净自己,也挤到行军床上。背上有伤的草薙被汤川小心翼翼的圈进怀里靠好,结果不出一会儿,草薙就睡熟了。因为伤痛而紧绷了一天的嘴角,此时居然带着满足的笑,活脱脱就是求父母哄睡成功的小孩子。

草薙是威严的卫队长,是勇敢的骑士,是一群战士的领袖。
是间宫未曾有过的爱子,也是养育内海的父兄。

他身上有太多的责任,有不公的命运,但却锤炼了他挺拔的身影。

没想到,他的草薙,居然也会有这么一面。

这过于沉重的伤痛之下,层层的壳与盾碎裂之后,汤川庆幸,草薙的内心依旧纯净美好。

本不需要睡眠的汤川,此刻,却想就这样与自己的伴侣共享一个无人打扰的清梦。

这世间一切无关。

相依,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