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凌李】 男人的浪慢(污/R18/一发完)

Work Text:

双手环绕着细腰上一半温热皮肤,一半轻薄衣物。

身体紧贴所以还可以感觉到翘臀,下颚靠在宽肩上,鼻尖传来男孩身上干净的沐浴露香气,红唇微张,耳边还有喘息传来。

「哈啊…..不是要…吃饼干吗…」

被凌远的双手摸得浑身有感觉,李熏然带着隔热手套就这样撑在料理台前,一旁还摆着一个大碗,里头是奶油,因为他们刚刚在做饼干。

但做饼干可以,但是吃的可就不一定是饼干了….

吻在李熏然脸颊旁,凌远顺着他身体往下看。

身着围裙的李熏然里头甚么都没有穿,下身已经挺起,因为从刚刚开始做饼干到现在已经放进去烤了,这个过程当中凌远不断的骚扰他。

「小坏蛋,穿成这样勾引我,还一脸无辜的样子…」说着,凌远把塞在李熏然身体的小玩具又推了进去几分。

「啊哈、啊….哈啊….哈啊….」

他已经被摸的双腿打颤,都快站也站不稳了,可是凌远除了吻他、咬他,在他全身上下摸遍,然后在他后穴里不断跳动的玩具一直隐隐蹭着他敏感的前列腺之外,在无其他动作。

而李熏然外表清纯无辜,可是内心小恶魔的样子凌远已经领教过了。

所以他把李熏然翻了过来面对他,然后一把抱他上去让他坐在料理台上,那个还连着白线的玩具又因为他的动作深深顶住那敏感的地方。

「啊啊、嗯…可以…可以拿出来了、吧.…」

撑着自己往后仰的身体,想把腰给抬的高一些,让那玩具别再进的更深,斜斜坐着的李熏然因为姿势,一边的围裙带子滑下了肩膀,双腿没有办法使力,只好用长腿把凌远给勾过来,分开挂在他的腰上。

其实凌远当然也很难再忍了,可是他说过他是一个在床上特别坏心眼的人,他知道李熏然撒娇能酥到骨子里,所以就算他现在就想插进去好好满足他,但是他有耐心。

饥饿到极致的时候甚么都会变得好吃,而原本就已经很美味的食物,就会变成极品。

虽然两人交往没多久,认识的过程也有些荒唐,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先看见对方毫无保留的欲望,才开始慢慢认识其他的原因,对彼此这方面的事情,向来都是采取开放大胆的作风。

而对李熏然说,在怎么样他都是擅长分析和刑侦的刑警,凌远甚么表情甚么心思他明白着,他知道自己的魅力在哪里,他知道凌远想要甚么,他知道凌远会为他倾倒。

平时一本正经的菁英医生,可比他这个刑警坏心多了。

所以他伸出空闲的手来解开身上唯一一件围裙的扣子,在肩带的地方他用修长好看的手指一勾就开,他没有全部脱下来,但是原本就没在肩上的肩带就这样顺着他的肌肤滑了下来,露出了他一边的乳尖跟大片的胸膛。

旁边装着挤满奶油的碗,李熏然带着水气的眼神没有离开眼前帅气的男人,可是手却往旁边爬过去,几根修长的手指沾了沾纯白的奶油,暗示性的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看见凌远变暗的眼神,刚刚还带着笑意的嘴角一下子就停住了,眼神也是直勾勾地盯着李熏然的舌头把手指夹带奶油给舔进嘴里,可是这还不算完。

顺着嘴唇,李熏然把手指一路带往下颚、锁骨、最后停在乳尖上,被口水跟奶油濡湿的乳尖,就像是一颗新鲜的樱桃摆在杯子蛋糕上,鲜嫩又诱人摘采。

双腿大开的摆在他眼前,又是这样一副光景,偏偏这个勾引人的小家伙还一脸羞红,他的表情是真的有点害羞又不知所措,眼神飘移地最后看到了眼前男人腿间的隆起,马上又移开了视线。

看他那样又大胆又忍不住害羞的反差萌,凌远觉得他真的是栽在他手上了。

 

「过来…」

对他伸出手臂,李熏然乖顺的往前靠在了凌远的怀里,他几乎整个人都向前倾地趴在他身上,虽然还坐在料理台上,但是臀部高高翘起,方便凌远帮他把后面的小玩具拿出来。

可是凌远可没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他把李熏然的双手抓住放在自己的皮带上,自己则是一手伸进了他后穴里面要把那玩具掏出来,另一手来到那半裸的胸前,借着奶油拨弄他敏感的乳尖,然后咬住他的耳朵边说话。

「你看,我双手都忙着,你帮我把皮带解开吧….」

李熏然现在当然是甚么忙都肯帮,只要他快点把那该死的跳蛋拿出来就好。

可是解开皮带的过程并不顺利,以鉴于他现在本来就手软脚软全身软,在帮他拿出玩具的那手还不安分,插进去两指在里头却没有马上拿出来,而是在里面把那颗跳蛋压在他身体里面。

「啊…啊、凌….啊哈…嗯….」

凌远是享受这个过程的,李熏然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他的颤抖跟他的呻吟全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连他自己都呼吸急促的蹭着李熏然敏感的脖子。

「解开了….我才进去….」

可是他就是解不开,有时候你偏想要做甚么的时候,你就偏偏做不到甚么! 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皮带,在平常,李熏然根本不要多久就可以解开一个难度颇高的锁手绑绳。

可是他现在因为身体的搔痒时时停下动作,忍耐一波又一波快感袭来,平时只需要几秒的事情他花了几分钟。

身体不听使唤的李熏然有点着,急着用力扯了皮带几下,力气大的差点让凌远往前扑,最后他干脆就放弃了,所幸耍赖的把双手环住凌远的脖子,在他脸颊上落下几个甜腻的亲吻。

跟情人在一起的时候,不使劲撒娇要干嘛?

「凌远….啊….嗯….我解不开….啊哈…」撒娇之下还勾着他晃了晃,要多可爱就多可爱,谁能拒绝这样一个小妖精的要求呢?

于是他满意地把里头的小玩具给拿出来,沾染着体液跟润滑剂,湿黏黏的丢在一边。然后真的帮他的忙把自己的皮带给解开,把李熏然推回刚刚那个姿势,架开他的双腿就一口气插到了底。

 

「嗯、啊啊…..」

憋了这么久,终于痛快的尝到了对方的滋味,他们两个人都要缓缓。

可是比起一直埋在裤子里一点刺激都没受到的凌远,李熏然刚刚已经被各种花式摸过了,他还能缓的过来,所以率先展开行动的是他。

双腿勾着凌远,腰就缓缓的往前摇晃,忍耐不了想要快感,可是又不敢过于放荡的姿势,彷佛在催促凌远快点动。

「啊啊、啊哈、啊….啊……哈….」

凌远简直要被他逼疯。

「啊、啊啊…..嗯啊啊….哥….」

不管他喊的多大声,不管他这样自己做妖,等等会不会哭着喊着求他停下来,凌远都发誓,不把他操哭不行。

「吶…今天我要射在里面…」

听见这话李熏然缩紧了一下,他是不小心的,可是凌远却以为他在故意诱惑他,所以他把他有些粗鲁的抱了起来,一屁股放在餐桌上用力的操他。

 

「啊、啊、嗯….哥…都….都射给我…」

这小家伙!

因为动作太过剧烈,有些喘不上气来的李熏然,顺着凌远撑在他头旁的手臂摸了上去,抚住了凌远的脖子,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他。

「你放心….」

凌远撇头一看烤箱的时间上,刚好从十分钟开始倒数变成九分五十九秒,他低头凑近吻住那张想要喘息的嘴,玩笑般的咬咬他的下唇,边啄吻边贴着嘴不放。

「还有九分多钟…哥哥会好好疼爱你…」

 

然而在烤箱叮—

的一下跳到时间停止的时候…

 

「啊啊啊、啊哈….哥…哥….啊哈…」

李熏然已经泪流满面,可是却依然闭着眼,把趴伏在他身上操他的凌远给抱的紧紧的。

凌远的衬衫已经被李熏然粗暴地扯开,掉了几颗扣子到是无所谓,而李熏然的双腿已经没有力气环住腰,紧贴的身体也看不出来,两人肌肤相交的腹前,他已经不知道射了多少次,从浓稠到稀薄…

可是后头的快感仍在继续,腿间依然还是半硬着。没有力气环住腰,可是被凌远架在上手上的腿只能顺着顶动的节奏晃着。

「还想不想要….」

迷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刺激着他已经不是那么清醒的意识,其实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凌远中途才射了一次,这轮才刚刚开始,里头还如铁块般灼热坚硬,哪是他不想要就可以的。

「啊…嗯…哈啊….嗯…要…」

可是身体离不开他,心也离不开他。

他说甚么李熏然就答应,凌远想要他几次他都会跟进,就像凌远猛烈粗暴的动作下,可是却始终抽出一手,扶在他的后脑勺上,不让他的头蹭着冰冷又硬的桌子喀疼了一般。

「唔嗯….嗯…哈啊….」

他就是这样宠着任他来也离不开他,就像这人拿他的全身来宠着自己一样。

而它们放在烤箱里面由热到温最后渐渐冷去的饼干呢?

管他的,那丝毫入不了他们两的眼。

他们只看的见对方。

 

 

 

彩蛋:

洗好澡的凌远跟李熏然躺在床上玩嘴对嘴喂饼干的小游戏,调皮的李熏然让凌远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

「对了。」突然他想起了甚么。

李熏然把他从凌远嘴里叼来的饼干给吃了「嗯?」

「庄恕好像迷上你们队长了。」凌远想起了前阵子李熏然跟他的队长两个人,为了一个受伤的犯人一起来医院,是他们胸外科的庄医生接见的。

之后那个庄医生就跟着了魔的一样,每次下班后问他要去哪里,都说他要到刑侦队去找他们季队长。

庄恕可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最高冷的了,是他们医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情? 还是他们警队里面,都是些不可貌像的心里战高手?

噗哧一笑的李熏然心想,那庄医生可完蛋了,他们三哥可不是好惹的人物。

「你们那刑侦分队是盘丝洞啊….」凌远想到他们那季队长犀利又高冷的眼神,又想到他们庄医生呆呆地看着人家发呆的样子,打了一个冷颤。

「欸欸欸,说甚么呢?!」

李熏然狠狠咬了凌远的嘴一口,然后把他扑倒。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