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最佳搭档 卷四(5)

Work Text:

他隔着衣物握住我下半身发硬的东西,慢慢揉起来。闷油瓶手上玩弄的动作可以清晰敏感地传入脑海,从顶端一直摸到下面的囊袋,还故意用手指轻轻刮了刮。我喘着气去咬他的耳垂,用气音道:“可以把你点化成佛。”
拉拉扯扯之间,我俩走到了炕床边。我急着脱他的衣服,他不停拆我的喇嘛服,简直犹如一场战争。等到我们两个终于脱了个大差不离的时候,我先发制人把他推了上去,然后跪在他身上,俯身和闷油瓶接吻。
那家伙极不老实,用掌心反复抚过我的胸口,也不知道他的手为什么有种莫名的诱惑,被他抚摸的地方阵阵酥痒。下半身则被他屈起的膝盖顶着,我一度陷入缺氧的窒息感中。
亲得难分难舍之时,我整个身子差点瘫软下去,忙抬起身和他分开,大口大口地换气,像条离开水面的鱼一样。闷油瓶撑起上半身,吻了吻我的肩膀,就和我对调位置,一下把我推在下面,并抬起我的一条腿。
那种不正常的眩晕感仍未消失,我心道还是高估了自己,莫非这时候做剧烈运动所以出现了高原反应?毕竟我俩正在进行的,是耗氧量最大的事情。
闷油瓶给了我片刻的适应时间,但是我瞄了眼他的下半身,那家伙应该不能再憋了。阳根怒胀,龟头直指着我的脸。我转头看看屋内,连杯水都没有,该怎么继续?
“高原反应严重吗?”闷油瓶低声问道,把我的腿掰向更大的角度。
我看着他,不自觉笑了笑。既然我不能主动,那就这样躺着,等着他干进来。闷油瓶的一根手指在体内扩张,脱下的喇嘛袍正垫在我的身下。我仿佛记得,色欲在佛教里是大忌?不过藏传佛教不太讲究这个,内心的罪恶感顿时减轻了不少。
在佛教中,牺牲肉身来点化世人,这种事情也算是无上的奉献。我胡思乱想着,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烫,感觉闷油瓶正试图把第二根手指伸进去。
他的手在后穴里推进,按摩着里面每一寸地方,让我能够容纳下他的东西。无奈我们两个很久没做,我自己再如何放松,后面还是紧。闷油瓶身上的麒麟已经浮现,他的气息变得粗重,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我身后那处地方,估计忍耐到了极点。
闷油瓶要是再不进来,我也要疯了。上回做过一次,我现在无比期盼他的闯入,鬼迷心窍似的戒不掉那种深入骨髓的毒瘾。我心想就下这一回地狱,便把自己的手指送到闷油瓶嘴边,伸进他的口中动了动。
闷油瓶马上会意,卷起舌头,有规律地一下一下吮吸起来。他的舌头把我的手指全方位舔湿,莫大的麻痒感特别色情。然后他从穴里拿出自己的手指,拉着我的手,放到身下的穴口。这时我的羞耻感才翩翩来迟,难道他要我自己插?
我紧张地看了眼闷油瓶,他握紧我的手,一点点把我的指头放进去。我别过头,深吸口气,看着窗外雪山的剪影。然而注意力全放在那个地方,身体弯曲的弧度达到了极致,闷油瓶用我的手指和他的唾液,开始逐步的润滑扩张。
手指探进去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来后穴里的温度这么高,指尖还被紧紧地裹着,身体里竟然存在这种难以启齿的部位。闷油瓶把我的腿抬到肩上,空出另一只手,他的一根手指也伸进了我的身体里。
两个人的手指在那地方进进出出,说不清是我在自慰还是他在扩张,不过基本上由他掌握控制权。我也忍不住用手指在后穴里搔弄,寻找极致的快感。
扩张得差不多了,拿出两人的手指。我的那根东西硬得不行,马眼流了水,但是坚挺在空中蹭不到任何东西,只等闷油瓶给我最后致命一击。
他顶进体内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的失神,对这种又酸又胀的感觉久违地熟悉。穴口撑到最大,接着这根滚烫的阳根就不容分说地愈加深入,粗大的家伙好像要把我钉在这里。
闷油瓶大概碍于我的高原反应,不敢折腾得过于剧烈,进入深处之后就小幅度地律动着。我深深地呼吸空气,感觉他的性器在体内缓缓抽插,穴道被按摩出了一股股热浪。但这还不是最舒服的频率,我挪了挪身子,几乎是本能地想把他的东西吞得更深。
“快点。”我喘道,伸到身下抓住自己的阳根套弄起来。
闷油瓶抱起我,俯身亲了亲额头,哑声道:“怕你吃不消。”
我摇摇头,“你最好……”凑到他耳边,作死一般轻声道:“干死我。”
他的气息一滞,然后嗯了一声。我感觉到闷油瓶的气场突然加倍凌厉,那根性器向外拔出一半,他将我的身体转了半圈,以侧躺的姿势重新放下。背对着他,我这下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知道身后依旧连接在一起。
闷油瓶托起我一条腿,接着重重地整根插入,这个姿势不知为何插得非常深,我顿时难耐地呻吟出声。不等我回神,他便快速抽出,只留个茎头在里面,而后又马上狠狠操进来。我向后胡乱抓着,抓住了他的腰部才不至于被撞得失去平衡。
本来在西藏就不适合剧烈运动,我的身体好像被人抽走了力气。闷油瓶又不停歇地摆腰撞击穴内,我的气息变得酥软,浑身浸没在欲望中。
他每一下的插入角度都有微妙的变化,猝不及防地大力碾过我那脆弱的一点,我爽得直颤,离高潮不远了。闷油瓶没有停下,继续坚持用那种贯穿的方式操弄后穴,道:“这样?”
我舒服得轻呻,在一片混乱中点头,加快手中撸动的速度。闷油瓶把一只手伸到我的胸前,揉捏几下乳头,同时顶入那个私密部位。
缺氧似乎加剧了做爱的快感,我整个人的状态如同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来回往复,根本不知今夕何夕。闷油瓶顶到了几次穴里的腺体之后,我便失去理智般控制不了自己的反应,双腿痉挛着一面射了精。
头脑一片空白,等我意识过来之后,闷油瓶那家伙正在抽出我身体的一刻达到高潮,热烫的精液全洒在了我的身上。我喘了几口气,翻过身抱住他的腰,不住啄吻他的纹身,一直亲到脸上。射完后他好像挺享受这个,抬手揉揉我的头发,力度温柔得不像刚才。
垫在身下的衣服被蹭得发皱,我把它拾起来揉成一团,刚想扔到角落里,还是又展了开来。衣服除了布料变形外没有明显的污渍,下山的路上说不准还能接着穿。
闷油瓶伸手摩挲我的嘴唇,道:“带你去见寺里的掌事喇嘛。”
“我们这个样子去见他?”我玩笑道。两个人露着鸟去见和尚交流,别人会以为我们是破坏祖国统一的邪教。我用毛巾擦了擦身子,“那个喇嘛会说汉语吗?”
闷油瓶把先前脱的衣服都一件件捡起来,淡淡地解释:“他是康巴落人的后裔,也有个汉族名字姓张。”
我消化了一下这个事实,看来今早我睡着的时候他已经见过庙里最大的喇嘛。“你们家在全国到底培养了多少少先队员?”
暗自一算,喇嘛不过几十岁的年纪,也就是说至少得从那个喇嘛的父辈开始,墨脱就安插了一代张家人的分支吗?闷油瓶道:“现在想来,在我出生前后,正是张家在西藏活动最频繁的时期。”
我点了点头,穿上衣服。忽然脑子一转,把那件外袍披单套在闷油瓶身上,心想这也算情侣装了。我帮他理好褶皱,道:“上师,你带路吧。”
我们两个冒牌喇嘛出了门,看见院里许多真喇嘛一齐出动在扫雪。还有间屋子的顶上飘着大团炊烟,无疑给这座清冷的雪山增添了浓厚的人情味。整座寺庙依山而建,而主殿位于最高处,但规格仍是不大,在一众的小房子中显得有种勉强撑开的感觉。
闷油瓶领我踏入主殿,一个坐在蒲垫上的喇嘛立即站了起来,手臂一指示意我们坐下。我正规正矩向他行了个藏族礼,喇嘛依旧站着不动,端详起我的脸。而且是不加遮掩的注视,神情十分庄重,似乎充满了什么仪式感。
这种时候我无法抱怨对方的不礼貌,闷油瓶也不加任何干预,好像他早有预料一样。我感觉得到那喇嘛的内心,竟有几分隐隐的激动之情。心说坏了,既然这喇嘛的血统是张家一族,那该不会就是闷油瓶的直系家属?这不免太突然了,难道我要喊一声“爸”?
喇嘛开了口,发出一串音,我没听懂。然后闷油瓶看了我一眼,用藏语给出肯定的答复。我忍不下去了,直接转头问闷油瓶他们在谈论什么。还好,不是女婿媳妇之类的,闷油瓶道:“他在说你的能力,那个词是藏语里的表达,大意是窥探者。”
我皱眉露出困惑的表情,闷油瓶点头道:“这是他们的表达方式。”
喇嘛终于放过我,坐下来开始和闷油瓶交流。百分之百不掺水分的藏语,这喇嘛说话又夹带口音,我就如同一个中学生突然去参加英语专八考试,听在耳里觉得一头雾水,根本参与不了他们的对话。我不由思考喇嘛刚才说出的第一个词,闷油瓶解释说是窥探者,并非不能理解。
毕竟对人的意识拥有不一般的感知能力,“窥探”也说得过去。语种不同就会出现不同的侧重表达,也许张家当初来西藏活动的时候,便以藏族的语言造出这个词,来指代这种特殊的体质。可是喇嘛说那句话的时候,分明带上了一个词根,我记得那个词根只会出现在宗教有关的内容中。
藏传佛教里的一些概念非常晦涩神秘,至于我唯一听懂的那个词根,一般是指融入虚空的无我状态。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去极乐世界,但又不只这么简单,信徒们对不生不死的定义是相当深奥的。
莫非我的身份在喇嘛看来是神灵的伟大象征?这么一想,我就挺直腰板,正襟危坐。
暂且听不懂他们在聊什么,反正闷油瓶之后也会给我开小灶,我就转转眼珠,百无聊赖地打量主殿的摆设。大殿中央供奉着神龛和很多活佛的画像,墙上那些壁画一直保留到今日,褪色得看不清画中人的眼睛鼻子。

他们的谈话似乎告一段落,我跟着闷油瓶站起身。喇嘛拿起一卷长条形的东西,还没看清楚,闷油瓶就轻拍我的背部,让我弯下身去。我糊里糊涂地照做,接着头部迎来了不轻不重的一下敲击,同时听见那喇嘛口中念念有词。
我第一反应是因为自己乱开小差而接受某种惩罚,不过闷油瓶接着对喇嘛道了声感谢,我才明白不是那么一回事。离开主殿后,闷油瓶解释道:“用经文敲打头部,表示对你的祝福。”
“怎么不祝福你?”我说,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你以前也被敲过?”
外面的喇嘛仍在扫雪,远处无边无际的雪地反射着阳光,刺得眼睛疼。霎时我的脑中不自觉回放某些片段,雪峰的景色,并且伴有砰的一声敲击,这些事情我似乎早在之前就经历过?
我猛地发觉,自己那回读取的信息素中,第三段短短的幻境就是如出一辙。不过时隔多日,已记不清幻境中的细节。我再次敲了下闷油瓶脑袋,问:“这个是西藏所有寺庙的传统吗?”
他捉住我那只捣蛋的手,反手在我头上轻轻敲了一记,无奈道:“很多喇嘛庙都有,形式大同小异。”
“我在信息素里见过……不,听过。”我道:“早知道是寺庙的话,这次的目标范围一开始就能缩小了。”
那次读取的时间过短,以至于我都没悟出关键的信息。但是今天回过头想想,他们汪家本应计算准确,把这个诱饵似的线索早早告诉我才是。在北京时我曾停滞行动,莫非因此影响了那种误差?
我一下子不知该嘲笑自己还是嘲笑对家,幸而如今“吴邪”已经成功死去。命运这东西,真是不知所谓。
即使中午阳光直射地面,周身的寒气还是顽固不散。高原上的冷空气不容小觑,我裹紧衣服,打了个小小的喷嚏,道:“那喇嘛都跟你说了些什么?我们接下来去内蒙古吗?”
闷油瓶点点头,“最初为了迷惑他们的视线,西藏就是根据其他地方仿造的。”
我有些不明白,“不是模仿长白山吗?”
“现在看来,沙漠里的事情,才是最陌生的。”他道。
我顿时了然,史上曾让老九门挂心的,一是和闷油瓶做过约定的长白山,二,可能就是那片沙海。我们和小花发现的那个金匣中的地图,是爷爷那一代的九门人所探寻的结果。而可怕的是,我们这一代对那个叫古潼京的地方一无所知。
我边走边说:“现在情况很不方便,去内蒙要花相当长的时间……”两个人必须都不能暴露,我正盘算着对策,鼻子又被寒风刺激得打了个喷嚏。
我揉揉鼻子,听见闷油瓶道:“先想办法下山。”然后他把外袍披回我身上,淡淡道:“山上温度低。”
回屋后,我坐在点燃的松枝结旁边,听着燃烧的噼啪声,靠在闷油瓶身上取了会儿暖。在“吴邪”死亡的24小时后,我们告别这座喇嘛庙,摸黑下了山。
想必哑姐已带着队伍撤离了,等他们回去后,我下落不明的消息应该会以爆炸般的速度传开,引发一场地震。在这一行,“失踪”和“死讯”的写法是一样的,一个死去的人不会做出任何行为,不会制造出任何痕迹。
我们日夜兼程,倒了无数次的黑车。身上披着喇嘛服,又故意用尘土抹花了脸,路上没有人找我俩攀谈。与外界切断信息通道,只是不分昼夜的赶路,我心想原来这就是闷油瓶以前的日子,没日没夜独自奔波,确实很难找到和这个世界的联系。
也是在这次漫长的路途中,闷油瓶一点一点告诉了我那些回想起来的记忆。
那是一个真正有关他的家人的故事,来自某个尘封的记忆碎片,准确地说是与家人离别的回忆。他不记得那一年的具体年纪,不过我们讨论后一致认为是在成年之前。那个故事发生在西藏,也颇具西藏的特点,超脱凡尘的宁静氛围中,带有某种抽象深刻的意味,好似一个巨大的隐喻,发生在所有的开始之前。
故事的最后,他自己雕出那尊石像。闷油瓶叙述得极其简洁,其他的感情和含义部分,则凭借我对这家伙的了解和感知,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十分平静了,但是有些藏在记忆里的东西是不会被磨灭的。
一路上我们接触不到外界,面对的只有彼此。更别提我是一个死者的身份,可以想见在这段时间内,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只有闷油瓶。我竟然也会遇见这种局面,不过,有一个闷油瓶也就够了。
我问他,张家的孩子都自小没有父母照料吗?闷油瓶面上显出不太确定的表情道:“我可能是一个特例。”
“什么意思,其他人都是阖家欢乐,就你雾都孤儿?”我替他抱不平。
他摇了摇头,“最初,我在张家的作用好像是替代一个人。”
我一惊,族长也是能替代的吗?心道张家内部真是诡谲万分。直到闷油瓶努力回忆着说道,正因为他无父无母,成为了那时最适合的替代婴儿。我才发现自己想歪了,应该是自打他出生起,闷油瓶在本家就被强行塞了另一层身份。
他也只记得,在非常小的时候,族里的高层让他记住,他是来自一个奇怪的石棺,似乎那代表着某种可以抵抗历史变化的力量,能自古代延续千年。因为张家对这件事情进行发掘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错误,所以决定利用闷油瓶来瞒天过海。
我听了一段,试图理清,“那么不就是狸猫换太子?等等,这意思是,你本有自己的身世来历,他们却逼你认一副石头棺材为父母?”
由于闷油瓶回忆起来的都是些碎片,这些片段之间存在大量的逻辑断层,所以往往他自己也很疑惑,为什么事情是这样的?这种现象在之前我们一起倒斗的时候经常发生,现在他那老毛病也依然没治好。
作为核心的那副棺材,它的棺材板就是胖子从张家楼废墟里捡出来的破板子,所以闷油瓶第一眼便感觉到了特殊。“棺材里怎么可能会有活人,”我道:“让一个活着的婴儿去替代棺材里的什么东西吗?”
“……鲁王宫。”闷油瓶沉重地想了想,说出三个字。
那是相当遥远的经历了,我差点跟不上他的节奏,“始作俑者是那个……周穆王,他?”
按照闷油瓶目前破碎的记忆,是鲁王宫的主人布置了那副石棺,又被张家人发现。我根本没想过这两件事会产生联系,一下子有些错乱。闷油瓶却十分确信,但当提及其中究竟有什么布局时,他就记不起来了,我甚至怀疑闷油瓶的记忆是否发生了错位。
这几乎是个无解的问题,因为再也找不到他们的本家人,连张家是何时从西藏撤退的都不清楚。而那群姓汪的,似乎比我们任何一人所知道得都要多。
我有时觉得,闷油瓶失去记忆没准也是好事。因为现在看来他的苦逼命运从出生后便开始了,多一些遗忘,还能忘掉那些压抑的日子。

我们费尽千辛,来到阿拉善盟。空气特别干燥,植树绿化的公益广告在公路两侧比比皆是。在距离巴丹吉林沙漠最近的一家旅店里,果不其然找到了张家的香港佬们。但是此时我已不方便露面,想了想还是让闷油瓶去和他们悄悄会师,这时那把刀才算交到了真正的张起灵手中。
我又粗略算了下日期,此时汪家一定接收到“吴邪”的死讯,应该暂且处于将信将疑的阶段。一个犹豫不决的集团,内部尚未统一意见,正是行动力最为迟缓的时候。北京城那边,胖子也应该把我委托的事情都办好了。出发前我把电子口令卡交给他保管,心想不知道最后会被他贪掉多少油水?但,如果我们能平安回到北京的话,那些已统统无关紧要。
在等待闷油瓶的时间里,我在附近餐馆的墙上看到几幅摄影作品,大都是沙漠风光,一部分是绿洲。当地部门还建造了沙漠中的农业基地,专门培育果蔬。只有一张摄影图片的名字充满了深意,叫做“偶遇”。
图中的内容却和人物没有半分关联,摄影师的意思并不是和什么人偶遇,而是一片湖。荒漠中那片湖泊格外突兀,像是天降的宝石镶嵌在沙子里。之所以给我这种强烈的感受,是因为照片中湖泊的附近光秃死寂,没有绿洲,毫无生机。
我在幻境中看到的沙漠,也曾出现过这种水体。好像湖中水分不会停留很久,无法给周围提供绿色。摄影师将之命名为偶遇,难不成这片湖不是固定的,遇见它需要运气?我听说过某些植物会抽出根系进行迁徙,可没听过湖泊也会迁徙。
闷油瓶回来,第一个消息是,黎簇那小子前天在沙漠里逃掉了。现在旅店中的香港佬是第一批返回的人,还有一部分仍留在沙漠腹地。但是这两部分的人马,两天来都没能寻回那小鬼的踪影。
我叹口气道:“意料之中。”
本来就不打算把黎簇控制得很好,我对他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一匹脱缰野马。我们俩着手准备亲自潜入,于是向旅店里的张家人借来一个领路的导游,向对方说明我们要去古潼京。
那地方在当地人心中,是传说中的魔鬼城。这导游一脸苦大仇深,似乎很不满意又接到了这种活。他看了看闷油瓶手中的黑金长刀,我俩都是不好对付的样子,他只得同意,条件是仅把我们带到古潼京的边界。
进入沙漠前,我总算卸下身上的伪装,以一个既不是喇嘛也不是吴邪的身份,用完全空白的方式走进这片谜影重重的沙海。而身上只藏着一把短兵,那个杀手的匕首。
我们跟着领路人,骑在骆驼上越走越远。天黑以后,沙漠里温差很大,四周也极其安静。闷油瓶第一个觉察到了张家人的方位所在,给我递了个眼神。我点点头,便打发那个导游回去。
不过代价就是,充当代步工具的骆驼也被对方牵走。刚踏上沙地的时候,双脚还有些不适应,深一脚浅一脚。闷油瓶在空旷的沙漠中辨听声响,我便跟着他,走了小半工夫,才看见张家队伍的营帐。他们帐篷的排列方式有点奇特,竟围成一个圆形。
真正走近以后,我才懂得了这样的目的。这个圆圈包围着一个湖泊,好像用铁笼禁锢野兽一样。我心道是为了方便取水,还是另有含义?
有人从帐篷里出来,闷油瓶向他们点头示意。我趁机低头望了望四周,没看见某个身影,就问队伍里的人,“我儿子去哪儿了?”
“那小鬼消失的那一天,你的狗也失踪了。”张海客答道,他从一侧走来,招呼其他人给我们两人备上物资。
小满哥和黎簇同时溜掉了吗?我顿时哑然失笑。张海客一脸倦容,看了看我,也没心思再兜圈子,道:“这个湖,会不定期地移动,那小鬼最后就是跳进了这个湖里。”
我猜了猜,“然后他再也没有浮上水面?”
“对。期间我们一直和这个湖同步行动,紧跟在旁边。”张海客道:“原以为小鬼闹完脾气就会回来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见到一个人影。”
我凝视着湖面,此刻平静无波,就像一潭死水,很难想象得出这样的东西能够活动。湖畔只有湿润凹陷的沙地,连根草或苔藓都没有,如果说是活水,未免太新鲜了点。这块地方倘若拥有如此活跃的水系,压根不可能沦为沙漠。
黎簇失踪后队伍就慌了神,注意力被分散,没人看到小满哥又去了哪里。张海客似乎觉得,我的狗可能走丢在了沙漠深处,难得底气不足道:“你不关心你儿子吗?”
“小满哥多半跟着那小子。”我捏着八成把握,“它是一条很有灵气的狗。”
对方表示怀疑,“我们都不知道那小鬼如何从我们眼皮底下失踪的,你的狗还会跟着他?”
我补充道,“它很聪明,是我亲生儿子,你要相信基因遗传。”
张海客被我一通胡诌堵得无言以对。不过我是真的确信,小满哥拥有不一般的胆识和智慧。只要找到黎簇那小子的下落,我儿子也肯定在那个地方。
巴丹吉林沙漠里的这种移动水体,有个接地气的名字叫海子。不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那个诗人,而是面朝沙漠喜怒无常的湖泊。张家队伍记录下了这几天海子的移动时间,发现它毫无规律可循。
他们越发觉得这是个活物,况且来沙漠之前没人预见这种局面,装备方面缺少潜水器材。因此目前为止,谁都不敢在海子移动的时候深潜下去。
“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存在所谓的移动湖泊,是因为风力吹动沙丘,日积月累,推动了地表积水的位置。”张海客指了指脚下的这滩湖水,“那些速度都非常缓慢。可是你想象不到,这个海子一旦动起来,地形变化是肉眼可见的,我们马不停蹄才能跟上。”
我倒是有些理解了,为何当地人把古潼京视为魔鬼城。那些在沙漠里行走的驼队或探险队,通常以显著的湖泊作为线路标记,如果这里的海子如此变化莫测,那人们很容易迷失方向,产生困惑乃至怀疑常识。
当晚闷油瓶和我睡在海子旁,我悄声问他:“要潜水下去吗?”
“沙漠下面恐怕有东西。”闷油瓶淡淡道:“等它再次移动,才是我们潜水的时候。”
“那水有多深?没有水肺,全靠肺活量了。”我道,不由得想起和这家伙最初几次接吻的时候,我都是以憋气失败告终。闷油瓶那是神一样的肺活量,我不换气的话会生生憋晕过去。

张家队伍用帐篷围成一圈,本意是尝试困住这片海子,但是问题似乎出在水底。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这片湖就躁动起来。我一下子被那声音惊醒,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与装备一起被闷油瓶拽出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