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舌尖上的班副

Work Text:

文:疏烟

---------------------

人都在训练场上,楼道里静悄悄的。他们并肩走上楼梯,袖子不时挨到一起,摩擦出似有若无的一点声音。谁都没说话,抿着唇,心照不宣的沉默。

拐过墙角,直行,转身,停步,掏钥匙。

史今掏钥匙时,伍六一已经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腰,手伸下去摩挲。史今手抖着,插了几次才把钥匙对准锁眼。两个人几乎是缠在一起摔进门的。手里钥匙扔飞了,史今被抵在墙上,伍六一伸脚勾住门带上,“咣”一声,心脏都跟着震了震。

史今急道:“轻一点!”伍六一也不管他,压上去咬他的嘴唇,舌头蛮横地挤进去舔舐。史今一手抚摸着伍六一后颈,短刺的发根毛茬茬地刷过手心,一手从他外衣下摆伸上去,夏天穿得少,他武装带也扎得松,很轻易就摸到胸前,隔着一层汗衫揉捏。那一点柔软很快变硬凸起,伍六一被捏得刺痒,胯紧贴着史今蹭起来,一边掐着他屁股。他们吻得凶狠,打架似的,牙齿都磕在一起。史今口水流了一下巴,蜿蜒到脖子,渗入领口。淡淡的烟味汗味混着洗衣粉的清香,潮热短促的呼吸扑到对方脸上,伍六一有点新冒出的胡茬擦过他的唇,麻酥酥的。

舌头绞缠了一会儿,他们气喘吁吁地分开。伍六一退了半步,低头去解史今的皮带。史今扭腰躲了一下:“不行,现在不行,大白天的。”伍六一抓住他的手腕,用下面顶他,俩人的胯下都鼓起一大包,黄绿的迷彩花纹撑得变了形。“班长……”他把史今的手按在自己身上。史今胸口起伏着,眼睛迷离,从耳朵到脖子一片红。他全身火烧似的难耐,附在史今耳边道:“班长,我快一点……”史今压低嗓子笑嗔:“快个屁!你哪次不是磨磨唧唧没完没了!”

“别浪费时间……”伍六一在他大腿内侧掐了两把,直摸到后面去,“行行行,听你的,用手。”

史今作势踹他,他条件反射地一躲,却被一把推到墙角。推他的人走开了,他眼睁睁看着那人到门边,低头检查了下保险,又走回来,一脸淡定地跪下去,脸贴在自己裆上。

他慌乱地解着皮带,脊背紧贴墙壁,呼吸滞住了,腰倒是抑制不住地动了动。史今鼻尖一路蹭上去,牙齿咬住拉链头,“滋”一声滑下来,绿色内裤洇出一小片湿痕。周围的桌椅床铺都恍惚了,伍六一视野里只有他头顶的黑发、晒得发红的耳朵、两道乌眉和不停颤动的睫毛,衣领还紧扣着,露出一截诱人的后脖梗子。史今两手按在他胯上,脸颊慢慢蹭着中间,停了停,呢喃道:“好像又大了……六一……”

他闭了闭眼,脸烧得厉害。以前不是没这样过,可也不多,一只手能数过来。他喜欢,却不好意思开口。纪律又严,忍很久才能找机会来一次。现在终于……他抚摸着史今的脸颊下巴,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嗯……别停……”话音落下,皮带垂落,拉链大敞,外裤裹着内裤一起被扒下。

通红的一根弹了出来,直戳到史今脸上,活物找到饲主似的,顶端黏哒哒的渗着液体。他一手握住抚弄着,仰起下巴凑到嘴边,在温软的唇上碰触游走。伍六一目不转瞬盯着他,手伸进他衣领,一脖子潮乎乎的都是汗。史今伸出舌头,极轻极快地绕着外沿舔了一圈,伍六一汗毛都竖起来了,微张着嘴,呼吸粗重,却硬着脖子故作镇定。史今一笑,微微嘟起唇,稍用了点力,轻轻嘬吸顶端。他眨着黑亮的眼睛,一边探出点舌尖,温柔地叩击舔舐,“啧啧”有声。伍六一心里像有一群小猫在挠,从头到脚骚动不安,偏还要忍着,屈起手指抠着史今的肩章,分明的棱角硌在手心,才略定了定神。

史今摸着他腰腹的肌肉,微张开嘴,一点一点含住头端吮吸,像小孩儿舍不得一口吞下去的果冻,舌面上柔软湿润的小颗粒一圈圈扫过,嘴唇施了点力吞吐挤压。伍六一只觉得快要融化在他嘴里,不禁向前挺了挺腰。史今却慢慢吐出来,嘴和阴茎间连着几根银丝,手指摩挲柱身。从肚脐往下一片越来越浓密的毛,最深处黏成一丛丛亮晶晶的。伍六一喘息着,喉结上下动了动,挤出低哑的一句:“班长,我想要你……”史今安抚地拍了拍他屁股,又用舌尖打着圈舔,时轻时重,挤压拨弄,扫过柱身,擦过马眼,挑逗得伍六一小腹发紧,胸膛起伏,嗓子干得要命。史今含得深了点,嘴唇紧紧裹着柱身来回摩擦,手指轻轻拂过阴囊和大腿,他自己也解开拉链撸着,“嗯嗯唔唔”着,紊乱的气息喷在伍六一下体,是另一重别样的刺激。嘴唇后退时力道猛了些,擦出“啵”的一声。

伍六一紧紧攥着他肩膀,后脑顶着墙壁摩擦,闭着眼缓缓吐气,腿都有点打颤,一手不能自控地按着史今的后脑,往他嘴里挺入。进得异常顺滑,缓缓顶着上腭直抵喉头,几乎吞没根部。他只觉得整个自己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一根坚硬的棍子捅在湿热紧窒的洞里,最深处的蠕动挤压,四周的摩擦滑动,阴囊处温柔的搔弄……他在他嘴里,他的肉体,他的魂魄,他死心塌地的服帖和纠缠入骨的依恋,他的过去和未来,全都在他嘴里。他终于忍不住“啊啊”呻吟起来,一边按住史今的脑袋抽插。史今蹙紧眉头眯着眼,眼角发红,脸和脖子也憋得通红,顺从着他的力道前后晃动,收紧双颊,口水和黏液不断从嘴角漏出,流了满脖子。他一手抓着伍六一的腿,一手快速套弄自己。两双失神的眼睛在茫茫混沌中对视,吸附,交缠,将彼此吞噬入腹,化灰化烟。

控制着力度动了一阵子,他用仅剩的一点理智退出来,喘着气继续上上下下撸,一手轻轻抚摸着史今的耳朵脸颊。史今凑上前去覆在他手上,虎口的茧子刮蹭着顶端,舌尖不时舔过小孔,又张嘴含进去。伍六一“啊”地躲了一下,拧着眉笑道:“不行了,班长……”他哪好意思射在他嘴里。

史今很无辜地笑了笑:“有啥大不了的啊……没事,让我试试。”见伍六一愣了愣神,满脸跃跃欲试又羞涩纠结的,便起身搂着他吻了吻,咂着唇低声道:“我尝尝你的味道……六一……”像个眼巴巴要糖吃的小孩子。伍六一怔了怔,史今已蹲下去吞吐起来,手快速套弄了一会,伍六一后背抵墙,腿软得几乎站不稳,小腹胸膛颤抖着,大口呻吟了几下。

史今捂着嘴退开,指缝里颤巍巍地溢出白的液体,他弯着腰跑到水桶跟前吐,精液从嘴角下巴缓缓滴落。伍六一眼睛睁圆了,裤子也来不及提,紧追上去拍他后背,慌张道:“班长,班长你没事吧班长?”史今皱着眉向后指了指:“水,倒水。”伍六一连忙抓了自己的茶缸给他。他咕噜咕噜漱了好一会儿,吐得差不多了,一抬头才发现伍六一盯着他,眼神狼狈自责,委委屈屈地低声叫他:“班长……”

史今“噗”地吐尽了最后一口水:“啊,咋了你?”伍六一小心觑他神色,抓住他的手,道:“你恶心不?——不是,我是说,你难受不?想吐不?”一边接过茶缸,“我就不该……”他红着脸低头,语气十分惭愧——以前犯错误当着全连人的面念检查都没这么惭愧。

史今打断他的话:“啰嗦啥玩意儿啊你……”他捧住伍六一的脸,一边吻一边说,“你以为你那玩意儿有毒啊?”

伍六一忍俊不禁,看他没事,也放下心来,从他班长嘴里尝了尝自己的味道,嘿嘿笑起来:“还成,无毒无害,不错!”

他们又紧抱在一起缠绵,伍六一闭眼亲吻着,回味无穷,神思恍惚。史今在他身上挨挨蹭蹭,手伸到下面好一会儿,搂住他脖子喘息了一阵,才退开道:“快走快走,别让人怀疑啊。”他嗯了声,抬眼看史今。史今下面也湿漉漉地软垂着,身上倒还整齐,拿毛巾擦了擦,拉上拉链,整理领口,系皮带捏裤缝,对镜自照,又是一个军容整洁的班长。他再看看自己:肩章歪了,领口松了,皮带凌乱,前门洞开,一片狼藉。

眼看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伍六一手忙脚乱,扣上皮带就跑。史今捡起钥匙,拿了桌上一堆材料,回头揪住他笑道:“你这样不能出去——自己瞅瞅,傻不傻!”

伍六一疑惑地看看镜子,胯部湿淋淋一片白浊赫然入目。“……班长你赔我裤子!”

 

【END】
2016.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