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教我如何放下你(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Chapter Text

从教堂出来,邦德抱着m飞奔,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死!

终于坦纳的救援到了,他们把她送进医院,他被医生拦在手术室外焦虑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一直死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过往的一切在他脑海里如幻灯片一样缓缓播放,他想起这些年来她对他的照顾提携,他才意识到她对他意味着什么。过去他想极力否认的事实,如今越发真实而深刻,令他无处可逃。

他想象不到没有她,他将如何继续?生命如同泡影,在他充满谎言和秘密的生活中,她是他唯一的真实。

Chapter Text

坦纳推门进屋,看到邦德握着M的手陷入深思,并没有因为他的进入而做出任何反应,心中略微不安的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詹姆斯,医生说她已经脱离危险了,醒来只是迟早的事情,你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我帮你照看她。有任何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不,她还没醒来,我不能离开,谢谢你,坦纳。”邦德头也没回的答道。

“你已经一动不动的坐在这里三天了,你真的不需要如此自责,这也是她的选择,我相信她不会怪你。”坦纳望着这个固执的家伙,他知道自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但仍忍不住劝慰。

邦德缓缓抬起头,坦纳看到他神情憔悴的样子,暗自心惊,他们在一起共事多年,他从未见过邦德如此,哪怕当年维斯普离世,他亦面无声色。几何时,他以为眼前这个铁血汉子是无所畏惧的,虽然他一直怀疑他对M的感情并不如表面看来的那么简单,但是今天得以证实,还是令他错愕,他从未曾想过这份感情已经如此深沉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她去Skyfall独自对抗席尔瓦而没有任何后备,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还能活着回来,而我却以为能救她于水火。”邦德缓缓说道,思绪仍飘在某个不知名的远方,难以触及。

“但是你已经救了她,不然她现在就不会躺在这里。”坦纳急切的想安慰身边的朋友,减轻他内心的罪恶感。

“很显然这远远不够。她至今仍未醒来。”说完,邦德回转过身,又恢复到最初的姿态,重又把M的手紧握于掌心,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M平静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只有心电监护仪的点滴波动才能让邦德确定她还活着,好几次他不小心睡着,梦中他见到他们再一次来到了那个失火的旧屋,他来不及救她,席尔瓦的人把她从屋顶推下,她在他面前陨落。他会从这样的梦中惊醒,一次又一次,冷汗浸透了他的衣裳,在这死一般寂静的房间里,他无法区分现实与梦境的差别。

“你已尽力。她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这点。”坦纳同情的看着邦德说道。他知道眼前的男人又一次缩进了他厚厚的盔甲里面。

“谢谢你,坦纳。”

Chapter Text

M徘徊在一片虚无中,周遭的影像不断的变化,一会是儿时和父母在一起嬉闹玩耍;一会是和奈杰尔结婚,徜徉在一片花海之中接受亲友的祝福;一会儿又是在MI6办公,跟手下的特工交代任务和相关事宜。她看到好多逝去的亲人和朋友,他们有的热情跟她打招呼,呼喊她的名字,有的怨恨的看着她不发一言。她继续前行,想拨开迷雾看清楚,但是始终模糊。

她在一片混沌中仿佛始终听到有人在呼喊她,叫她回来,她感到自己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知道那个触觉,听过那个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一直在耳边回响。好像邦德,但是不可能,邦德不会有如此痛苦破碎的声音,邦德一向无所畏惧。她想问他是谁?自己又在哪儿?但是她口不能言。

梦,混乱,一直沉睡,渐渐开始感觉肢体疼痛,好几次,M试图睁开双眼都徒劳无功,每次浑浑噩噩、半梦半醒中,总听到有人对她窃窃私语,潜意识里,她意识到自己在和死亡决斗,不能睡去,不能放弃,还有太多未完的事在等着她决策,现在还不是时候离开。

终于,在数次挣扎后,她睁开了双眼,手脚因为长时间制动,感觉麻痹,她隐约看到床边椅子趴着一个男人紧紧握着自己的左手,力道之大不禁令她心惊,她的丈夫已经去世多年,孩子们并不知道她的情况,保镖和助手更不可能会在屋里,这个人是谁?还没来得及仔细思索,对方已经惊醒,急切的询问道:“M,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M心安下来,这是邦德,但是他怎么这幅模样,如此憔悴不堪,看起来好像很久都没有睡过。M迷茫的看着他仍握着自己的手不放,目光接触一霎,邦德像触电一般赶紧放开,顿时M感觉手心失去了一直存在的温暖,她回忆起梦中的场景,难道那个一直存在的影像和声音真的是他?这个假设太过荒谬,M摇摇头,不打算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她挣扎着想回答邦德,几次试图发音都宣告失败,只能拼凑出“水......”,邦德连忙起身去倒,“M,别着急,我去给你倒水。”同时按下呼叫器让医生进来检查。

邦德的样子似乎惊喜莫名,好像整个人都松弛下来,M看到他手忙脚乱的背影,心中涌起些许感动。

她还记得自己昏迷前的最后影像,在那所废弃的小教堂里,邦德终于赶到杀死了席尔瓦,抱着自己卧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血不断的从伤口涌出,他试图阻止却徒劳无功,她能看到他眼中的惊恐和无助,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似乎感觉到他的泪水滴在自己的脸上。

她想起了疯狂的席尔瓦,当他举起枪把她纳入怀中想用一颗子弹完结他俩的时候,她真的感到了恐慌,脑海里不可避免的回忆起过往的一切,他对她疯狂的追求,执着的迷恋。她从来没有回应过他的感情,他侵入她的资料,闯入她的家庭,威胁她的丈夫,试图绑架她的孩子,甚至在最绝望时在MI6制造谣言,伙同敌人逼她就范,用尽一切手段,只为能得到她。他曾是她的噩梦,如影随行,直到得知他被中国人抓获枪决,才松了一口气。

她没想到今生还有机会见到他,正当她打算与他同归于尽的时候,邦德出现了,这个她在几个月前下令开枪的男人,再一次拯救了她的生命。这么多年,她和邦德之间建立了牢不可分、唇齿相依的关系。即便有时候他令她想起曾经的席尔瓦,那些疯狂的举动,为了博取她的青睐玩命的做任务,置生死度外,她并不愿仔细思考这背后的真正原因,但是她始终明白一点,邦德不是席尔瓦,邦德永远不会伤害她。

Chapter Text

三个月过去了,邦德每天的生活就是推着轮椅陪M做康复训练,她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转。有的时候他们会聊聊工作的事情,更多的时候他们互相对坐各看各的书,有时谈论几句,有时不发一言,像极了一对结婚已久的老年夫妇。

M时不时会劝解邦德回伦敦继续工作,为女王和政府服务,但邦德始终无心恋战,终日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她。期间,坦纳、伊芙和Q都轮番来苏格兰看望她,马洛里提出送她回伦敦静养,但是她宁愿待在风景怡人的苏格兰高地,这里空气清新,生活节奏缓慢,周围人对她都很友善,亲切的称呼她为艾玛,这是她过去20年从未感受过的慢节奏,从生死峡谷走过一趟之后,她开始认真考虑起退休这个命题。

自从奈杰尔去世后,她一直不敢停止工作,因为那能填补空虚和寂寞,她害怕每晚回家独自一人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有时候那种寂静能逼疯一个人,她宁愿待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也不愿独自去面对那种孤寂。

过去,奈杰尔时常会抱怨她工作太忙,回家太晚,有时候夫妻俩会坐在一起畅想退休以后的生活,奈杰尔是个大学教授,每年总有很多假期,他时常希望妻子能陪他去旅行度假,但始终因为她工作太过忙碌未能如愿,现如今一切只剩回忆,她太忙到以致于根本不知道他是何时患上了心脏病,也未曾留意过孩子们是何时开始疏远她,不再和她讲心事,那些年间,她整个世界只有工作,选择性忽视了身边所有人。

每想至此,她心中都充满了愧疚,她知道孩子们埋怨她,都站在他们父亲那边,大儿子甚至怨恨她没有好好照顾好奈杰尔,他心脏病发作去世的时候,她甚至都在和各国首脑开会没有接电话赶不及见他最后一面,她无力怪责什么,也知道很多感情的裂痕难以修复,虽然她极力想挽回,但是于事无补,特别是孩子们都大了,有各自的主见和想法。后悔是不专业的,她时常这样劝慰自己。

这些时日她常常思考这些,没有工作的困扰,总是容易陷入回忆,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一败涂地,费心经历了二十年的秘密王国,即将土崩瓦解、拱手于人。而作为一个母亲和妻子,她似乎更加不称职。所以她总是害怕退休,害怕这种放空无所依的状态,她不知道现如今除了工作,还剩下什么?

这日,邦德推她到湖边散步,二人各怀心思的前行,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邦德一直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但他未曾考虑过那会是怎样的深度?直到他开始面对她差点成型的死亡。最初唤醒他意识的是她身边保镖的背叛,然后是刚刚Skyfall的一幕,在此之前他从未打算要把这一切讲给她听,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可能会接受他的感情,一旦失败,他就会面临着再也无法见到她和与她共事的后果,每思及此,他那刚刚鼓起来的勇气和决心就会瞬间土崩瓦解。

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要去了解和亲近她,特别是在她丈夫去世后,他更是每周定点去她家探访,起初,她会很生气的赶走他并威胁要使他丢掉工作。但渐渐的,在他固执的坚持下,M也不再执意而为了。有时候他们只是简简单单的吃个晚饭,然后一起在厨房洗碗。夜晚的M没有白天的尖锐,有好几次他出任务回来,看到她独自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喝着她心爱的波本酒,眼中的落寞无边无际,令他心酸。

他想永远和她安稳的在一起,过着所有普通人最习以为常,但是对他来讲却显得遥不可及的生活。他甚至不想再思考那些可怕的后果,在她下令对他开枪的时候,他有恨过她,但是更多的是不舍。在理智上,他能明白她的决策没错,但是感情上,他的确花了好些时日来消化理解。他还欠她一句对不起,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曾经承诺过的那句话“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在他“失踪”的几个月里,一切化作泡影。他始终感激她能再次如此迅速的信任他,他听坦纳和Q说过M曾因为他受到的威胁,她身上所背负的重量是过去的他无法理解的。

她在他的细心照顾下渐渐好转,他觉得是时候对她吐露真言,不管后果如何,这3个月,是他生命中最好的3个月,和她在一起获得的心灵上的平静是同过去任何一个女人无法比拟的。她是唯一真正了解他的人。他所有的过去和秘密,她全部知晓,他不用去费心伪装和隐瞒,只有在她面前,他才能真正的放松,做回原来的自己。

他望着她湛蓝色的眼睛,时常会深陷于此,好像是迷失于大海之中,她的眼神总有着无法言喻的镇定作用,会使他那颗浮动的心灵得到救赎,望着她,他知道家在哪里。

“邦德,你真的没必要整天陪着我在这里无聊的待着,或许你可以去酒吧逛逛,过你们年轻人该有的生活。”沉默一路,M望着忽然停顿下来,专注的注视自己的邦德说道。

“我对此不感兴趣,M,如果你是在暗示我该找个伴的话,我想说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好吧!邦德,这是你的生活,我无权干涉。但是我们在这里已经待了三个多月了,你是时候回伦敦继续你的工作了,00身份来之不易,女王和国家需要你,MI6需要你。而我有保镖保护,你真的不需要为我担心。”M轻声回答。

“米切尔背叛了你,你甚至差点被杀害,席尔瓦虽然死了,但是他身后的组织仍是个迷,你现在的保镖我一个都不放心。”邦德望着她欲言又止。

“这个你真的不用担心,坦纳已经严格为我筛选过了,这次的人绝对没有问题,再说我也不需要一个00来做这样的事情。”

“我已经不是一个00了。”

“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M大吃一惊。

“我已经跟马洛里提交了辞职报告,我不想再做00了。”邦德平静的说道。他早在一个星期前提交了申请,一直想找机会告诉她没有合适的时机,今天正是时候。

“为什么?你那么喜欢这份工作。”M疑惑不解。

“我已经不适合做这个了,你知道,我各项测试都不及格。”

“但是......詹姆斯......不......这不是真相,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我只是......我只是不想继续下去了,马洛里说你不打算回去,我只是想留在这里陪你。”邦德低下头轻声说道,并不敢看M的双眼。

“哦,詹姆斯,我亲爱的男孩,我知道你把我当你逝去的母亲,但是你知道这完全没必要,我年龄大了,PM和政府都希望我退位。但你还年轻,有大好前途,理应和马洛里好好配合继续工作下去,断不可为了我而荒废前程。”M轻叹一声,拍拍邦德的肩膀说道。

“不,你就是我的前程。”邦德突然抓住她的双手,眼光炙热的望向她。“没有你,我不想做任何事。我也无法和马洛里共事,我的M一直都是你,也只会是你。我想要你,和你永远在一起,这事儿在我脑海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过去我不敢告诉你,但是现在如果我再不说出来,你就会离我而去了,我知道你退休以后不会告诉我你的行踪,求你让我随你一起。我不可能面对没有你的生活。”

“詹姆斯,你先放开我。”M心中震动,但是并不是一无所知,她对邦德说出这番话并不惊讶。聪明如她,这么多年朝夕相处,她怎能对他的感情一无所知?

“M,你一直是知道的,对不对?”邦德小心翼翼的问道。

M点点头,叹了口气,望着邦德和自己一样湛蓝的眼睛,劝道:“这并不现实,我亲爱的男孩。你还这么年轻,你不能和我这样的老太太在一起,别人会如何看你?你还有很多选择,你可以找个同龄人结婚生子,过正常的生活。”她停顿了一下,眼睛飘向他方,不忍看邦德失落的眼神,继续平静的说道:“和我在一起,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腻的,当我褪去权利的光环,你看到的只是一个沧桑的老人,和你现在的向往天壤之别,你不会喜欢那样子的我。”

“不,M,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也没在乎过你的年龄,更没想过要孩子。我也并不年轻了,再过几年就要50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的头衔和职位,而是因为你是我此生唯一的灵魂伴侣。”邦德急切的回答,双手依然紧握着M,好像生怕她会跑掉似的。

“詹姆斯,我......我不能......我不能这么做。”M哽咽的望向别处。

“说你能,M,求你。”詹姆斯跪在她的面前,强迫她望向他,他把头放在她的膝盖上,深吸一口气,继续祈求的看着她道:“只要你同意,我会跟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再也不回来。如果你只是想待在伦敦,我们也可以在那里置间大屋,时不时和你的孩子们团聚。我的钱足够支撑我们下半生的花费,如果你愿意,我们马上结婚,或者你想隐藏这段关系,我也愿意做你的秘密情人,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

M试图隐藏眼泪,试图在他脸上找出一丝一毫戏谑的成分,但是她看到的只有真诚,她那坚不可摧的心为之软化,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消融,无数个声音在尖叫的要她答应。如果她这一生是一场坚毅的冒险的话,她愿意为这段感情,赌上最后的一把。

终于,她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如果你真的确定要我的话,我想说我愿意。”

话音刚落,邦德欣喜若狂的把M从轮椅上抱起,热情拥吻,天地万物在那一刻仿似化作虚无,整个时空只有你我,再不分开。

Chapter Text

八年后

“奥利维亚,这天可真冷,才不过十一月就好像要下雪了似的。”詹姆斯从外面回家,一边说话一边脱下外套。

“哦,是吗?那我们还要不要去湖边散步?”奥利维亚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詹姆斯的声音回转过头。

詹姆斯微笑着走到她身边,在沙发上坐下,把她纳入怀中,奥利维亚顺势靠了过去,2个人依偎在一起,詹姆斯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你若怕冷,我们就不去。”奥利维亚微笑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点点头。

“你在看什么书?”詹姆斯憋了一眼沙发一旁的书。

“没什么,只是一些狄更斯的小说,以前没有时间好好看,现在闲下来了,才发现颇为生动。”

“哈哈......但是你看的并不是英文版的。”詹姆斯拿起书皱了皱眉头,又笑了起来。

“是的,我只是想看看他的作品在拉丁文里是怎么说的。”奥利维亚调皮的眨眨眼。

“你发现什么有趣的么?”詹姆斯饶有兴致的问道。

“没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我才刚刚开始,你就进来了。”奥利维亚抱怨的叹了口气。

“那我是否应该出去?亲爱的。”詹姆斯狡黠的对她眨了眨眼,开始按摩她的肩膀,他在她耳朵边低语:“或者你看书太过劳累,需要我帮忙舒缓一下?为此我很乐意效劳。”

奥利维亚笑着把他推开,“大清早的,快别闹了,待会金卡德还要过来了。”

“哦,没事,我打电话叫他改天再来吧!就说我们有急事要出门。”詹姆斯说着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去打电话。

“詹姆斯......詹姆斯......别这样......这已经是我们这个月第三次爽约了。”奥利维亚无奈的笑着叫住他。

“没事,交给我来处理。”詹姆斯停顿下来对她笑了笑,开始低头在手机上找号码。

奥利维亚微笑着望着丈夫知道劝阻没用,詹姆斯还是那样该死的固执,随他去吧!

在她痊愈后,他们来到了Skyfall,詹姆斯按照她的想法在金卡德的帮助下重建了此地,他费尽心思把这里布置一新,一砖一瓦的摆放都经过了反复的研究和思索,他对其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一切稳妥后,他拿着祖传的戒指向她求婚,她答应了他的要求,他们在苏格兰成婚,只请了几个亲朋好友到场。坦纳、伊芙和Q对他们的结合都很高兴并表示出了极大的支持,马洛里狡黠的对詹姆斯说:“看我说的可没错,她确实对你感情用事。”

婚礼前晚,他和坦纳一起饮酒。

“你可知道我期盼这一天有多久?”詹姆斯无限感慨的说道。

“我猜是你刚认识她不久的事吧!”坦纳注视着朋友的脸,为他高兴。

“是的,原来你一直知道。”詹姆斯惊讶的望着他。

“嘿!伙计,我并不傻。”坦纳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起初我是不赞同的,我不想让她被你诱惑到,她是个好女人,你知道,我认为你没有真心。但是后来,我发现你并不如你外表看起来的那样放荡不羁,我甚至查过你平日的生活,发现你竟然清心寡欲,我才慢慢对你改观。”

“谢谢你,坦纳,我知道你想保护她。”詹姆斯理解的点点头,“我风评不好,你有这样的戒备我能理解。但我向你保证我永远不会伤害她,为了她的幸福快乐,我愿付出任何东西,你有我的承诺。”

坦纳点点头,说道:“我信你”。

时光飞逝,他们始终宁静的生活在苏格兰乡村,二个人都不再留恋过去的生活,奥利维亚竟开始学起了烹饪和园艺,闲暇时,也会做点手工,送给周围的邻居。朋友们会利用假期时不时来拜访;孩子们也在他们结婚三年后,接受了这一切,偶尔会带孙子过来探望。虽说从伦敦到这里路途遥远,但这并没有阻挡彼此间的感情,反而因为时间充足,让他们有机会去沟通了解,比过去更懂得珍惜和体谅对方。

他们就和所有平凡夫妻那样,偶有争吵,及时化解,相濡以沫,平淡终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