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偷心王妃带球跑

Work Text:

宇文邕跪趴在床上,全身的重量就仅靠着膝盖和手肘支撑。
跪姿可以让元凌进地更深,温暖的小穴紧紧包裹着他的性器,不让他离开。
宇文邕的后穴湿润地不行,每一下进出都带着啧啧水声,在此刻的元凌听来就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太……太深了……要顶坏了。”宇文邕忍不住求饶。
元凌的囊袋啪啪地打在宇文邕浑圆的臀部上,听到宇文邕的求饶,元凌在他被拍红的地方打了一下:“咬的这么用力,怎么会坏,我看是还不够深。”
元凌的性器进出地更用力了,顶在宇文邕最敏感的那个点上,感受到他的小穴咬的更紧了,就坏心眼地只对着那一点,不断进攻。抽插数十下,宇文邕被顶到小声呜咽。
元凌闻到宇文邕的芦苇气息,百炼钢也化作了绕指柔,只想把身下的那个人拆吃入腹。而他的沙漠信息素已经完全释放出来,对宇文邕来说是最强烈的催情药。
宇文邕脖颈上的腺体又红又肿,元凌舔咬着那一小块皮肤,像是品尝最甜美的点心一样用心,让他舒服地呻吟出声。
两个人都快临近高潮,元凌此刻只要咬破宇文邕的腺体,将自己的信息素完全注入进去,宇文邕就会完全属于自己。
但他没有,他只是轻轻咬破了腺体,临时标记了宇文邕,替他暂时渡过这个情潮期。
元凌拔出自己的性器,精液混合着爱液顺着宇文邕的大腿流了下来,元凌把液体在他腿上抹开,又揉又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