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秉烛夜游

Work Text:

王城的宫殿穷奢极欲,到了夜晚也只会浓缩成湿黑的背景,亚瑟高高举着烛台,从书房的门口迈进来时,可汗的视线就从身前的公务文书落到他的身上了。他的小王弟锈红色的头发晕着一圈暗色的光,身上暗红色的长袍便服也是,又深又暗的颜色,勾着繁复精细的花纹,但都不及亚瑟白净的皮肤来得晃眼。

他看着亚瑟站在桌子前,仰着脑袋用那种崇拜和憧憬的眼神看着自己,眸色是浓郁的祖母绿,声音甚至还带着些羞怯道:“很晚了,我看书房的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可汗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吗?”

可汗点点头,他随手拿过一卷纸轴,边解着上面的丝带,边对亚瑟道: “过来一起看。”

亚瑟就端着烛台,像是擒着一团光,绕过了书桌,轻车熟路地坐进可汗为他打开的怀抱里。他把自己的矮烛台放在了可汗桌面的大烛台边上,扒着桌边看可汗展开的信函。西边的科南郡请求归降,那是可汗接管王权以来最后一片没有收服的领土,亚瑟母家舅舅的势力。

亚瑟眨着眼睛一字不落地读完了归降书,可汗拿起笔在条款上勾画,他涂掉了一项男女奴隶各三百人的进贡,转而改为科南郡所有大家族子女各一,外加每人每年二十万金币的食宿费。

他问亚瑟:“明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改?”

亚瑟抿着嘴唇摇了摇头,可汗笑了一下,把改好的条款塞到亚瑟手里让他拿好。伸手解开亚瑟的外袍,可汗顺着里衣的缝隙将手伸了进去,他一边摸着亚瑟从小娇养出来的缎子似的皮肤,一边闻着他身上一点水果似的甜香,看着亚瑟脸红得要滴血的脸,不紧不慢道:“想想看他们会愿意把自己的子女交到我们手上吗?”

亚瑟讷讷地摇了摇头,可汗继而搓揉上他胸口的娇嫩的红点,完全没有发育过的样子,除了一点细嫩的手感就只有让亚瑟脸红的作用了。可汗看着亚瑟半靠着自己,微微张着嘴唇时不时舔上两下的模样,继续循循善诱道:“金币和劳动力是会伤其国祚的东西,但是对付这类小城,只需要掌控就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老实本分。”

“如……如果他们拒绝了呢?”亚瑟瑟缩了一下,可汗常年拿刀使剑的手上老茧又厚又硬,只要他手劲一重,亚瑟就会觉得很疼。

然而可汗又笑了,兴许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爱,兴许是觉得亚瑟躲闪的模样很讨喜,他捉住了亚瑟的下巴,柔情蜜意地吻了吻他的小王弟道:“那样会是最好的,因为他们得把拥有的一切统统吐出来,一样也不留。”

亚瑟有点被可汗吓住,每当可汗把某种情绪披露得太彻底,亚瑟或多或少都会觉得他可怕。他坐在可汗的腿上,侧过头看着可汗被烛光照亮的脸,问道:“那你会杀了他们吗?邓特舅舅是他们的领主。”

可汗没有回答,顾左右而言他地问亚瑟有没有遗精过,有没有陪房的侍女。亚瑟后知后觉地脸红了,他对这些事情全部一知半解,潜意识里觉得那并不光荣,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可汗语气里半是遗憾半是可惜地啧了一声,他将长袍从亚瑟的肩头褪去,沿着亚瑟柔软稚嫩的肩线亲吻,他告诉亚瑟,“如果这样的话,亚瑟的第一次就是我的了。只不过会有一点疼。”他叫亚瑟跪在他的身体两侧,趴在书桌上翘起臀部,双手拿好那一纸归降书,不许回头看。亚瑟害怕又紧张,意识到这或多或少就像是之前那样,每当可汗归来王域,来到他的房间,让他坐在他怀里做的那些事情。

可汗从箱阁里取出一盒脂膏,刮取了些许,抹进亚瑟的小穴。那有些疼,让亚瑟收紧了肌肉,但他不能回头,只能任由那些凉软的脂膏被送进深处。可汗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儿亚瑟就感到一阵湿热,融化后的油脂状的液体随着可汗手指的抽插流了出来,像是失禁。亚瑟害怕地夹紧了可汗的手指反而挨了两巴掌,臀尖一片绯红。但随着可汗越送越深的手劲,某种奇怪的感觉在亚瑟体内油然而生,小腹抽紧,发烫,被可汗抚摸到的地方全部生出了麻酥酥的痒感。亚瑟忍耐着,鼻尖冒了一层细汗,整个人也醺醺然地将脸埋在了手臂上,他不想喊停了,反而想让可汗继续。

等到可汗抽出手指,扶着亚瑟直起身体的时候,亚瑟已经有了某种模糊的渴求,他在可汗抓着他的下巴吻他的时候学着回吻,自发地在可汗的身上磨蹭着自己的胸口。等到可汗有着厚茧的指腹如亚瑟所愿地那样掐揉上那两点时,火辣的痛感几乎变成了解脱,亚瑟喘息着靠进了可汗的怀里。

“自己坐上来?”可汗一边撸着自己的阴茎,一边问着靠在他怀里盯着他动作的亚瑟,他半大的王弟哭得他浑身燥热,他又哄了亚瑟两遍,亚瑟红着脸直摇头。可汗也不在意,伸着手指又探进亚瑟的小穴里搅了搅,勾出一手黏液来,才让亚瑟跪在他的上方,小穴对准了粗大的物事。亚瑟手里甚至还捏着那一纸文书,边缘皱巴巴地浸满了亚瑟的手汗。可汗温声细语地警告他如果毁坏了就没有效益了,尽管那是可汗更想要的结果。

亚瑟感受到阴茎头部贴上来的那一股腻热,接着是不容错认的力道,可汗握着他的腰往下压,那很疼,亚瑟不适地想要躲开,可汗的力道却一刻不松地往里顶,直到头部顶开肉穴之后,亚瑟只能小口喘气。滚烫的柱体太粗了,每一寸吃进得都很艰难,亚瑟觉得要被自己的王兄弄坏了,他向可汗求饶,可汗却只告诉他忍一忍,他按住亚瑟的手劲那么大,不管不顾往里捣,那股狠劲让亚瑟疼得小声呜咽了起来。

等他哭得眼周泛红时,可汗终于进去了大半,只留了一截粗大在外面,亚瑟的小穴又湿又热,属于男孩的柔软触感让可汗一阵头皮发麻,只是太紧了,不好动。他用手仔细地磨了磨亚瑟的下腹和腿根,粗硬的指腹却惹得亚瑟难受得抖着大腿想要逃开。可汗轻啧一声,亚瑟立马僵住了动作,只感觉到可汗的手顺势伸手握住了自己没有发育完全的肉棒,开始帮他打精。

这感觉古怪到了骨子里,又疼又刺,他跪在王座软垫上的膝盖都细细地打着抖,但当刺激感消退,那阵湿热的感觉又回到亚瑟的身体里,烫人而难耐,亚瑟几乎下意识地晃着腰臀在祈饶。

男孩没有发育完全的身体在可汗的手里射了点稀疏的精水,亚瑟高潮时的声音又尖又细,像是被遗弃的幼兽。他终于放松下来后穴,任由可汗握着他的腰挺动进出。亚瑟的身体稚嫩,可汗不用力都能将他操透,此刻他引导着亚瑟在他的阴茎上起伏吞吃,亚瑟只感觉自己被贯了对穿,不由得哀哀求饶。待到可汗起身,插着亚瑟将他的手别在腰后压在书桌上前后操干时,亚瑟连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嗯嗯啊啊地随着进出的节奏哭喘,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他的长袍堆在两人脚下,上面盈着一层滴落的黏腻水光。

这一干干到了后半夜,可汗食髓知味地翻着花操亚瑟,直到亚瑟迷迷糊糊地累昏过去,又接着被可汗操醒。股间的褶皱又红又肿地沾着白花花的精液,到了一碰就疼的地步,他在可汗掌间流下的眼泪全都没用,只能让可汗为所欲为。直到可汗射满了他的小穴,才退了出来坐在座位上,他怀里的亚瑟被他按着头清理阴茎上残留的液体,直到亚瑟舔干净所有的地方,可汗才抱着他走回寝宫。

他将亚瑟放在了床上,点了床头一点烛光,细细地打量他半大的王弟还晕满了潮红的脸,他问亚瑟喜欢不喜欢,亚瑟害羞地摇了摇头。再问却不肯答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