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I Miss You

Work Text:

当罗根完成任务回来得知彼得成功把自己的腿折腾上石膏这个消息时,在处于担忧的那么前几秒过去后,他就觉得这场意外放在这家伙身上似乎也没那么令人惊讶了。
而此时正被罗根心系的伤员正大剌剌地将自己摊平在历史教授的床上。罗根看到他的身影模糊了一瞬间,随即彼得掌握了教授床边的音乐播放器并调到了平克弗洛伊德的经典单曲——罗根可以打赌他所花的时间比往日需要的多了那么一丁点儿。
完事后彼得便把播放器丢到一边,接着将双臂弯起垫在脑后摆出享受姿态,发出满足并悠长的叹喟。
罗根与他同步吐出叹息——却是带着无可奈何的,他总是拿这个超级速度的小子没有办法。他抬步行进至床边察看那家伙裹着石膏的腿,并马上就被其上密密麻麻的涂鸦弄得眼花缭乱。
“噢——你好,罗根。”银发家伙做出宛如现在才发现自己身下床铺真正主人到来的样子,向他展露笑容和摆动手腕。
“你好,彼得。”罗根回应了他,“我以为时间的累积会让你变得稳重一些。”
“有时候,当然是的。”彼得以一种漫不经心地语调回答,他正对着十几秒前自己搬迁至教授寝室的游戏机举着手柄测试。暂时的行动不便似乎使得速跑者加倍地感到好动难耐。他单手操作,因此荧幕中的游戏进程看起来并不算顺利。“但在一些时候,重力无法束缚我,我自然也无法——'稳重'。”
“显然那些时候理应占据更小的部分。”罗根注意到年少者的另一只手用于以毛巾擦拭自己脸侧的擦伤,他从鼻腔间呼出气息,对着彼得伸出手。“把那个给我。——你消毒过了吗?”
伴随果断的否定回答丢来的毛巾上只有星星点点的稀少血迹,但这并不妨碍彼得继续因为这个而龇牙咧嘴。自罗根接手过这份工作后他脸上的表情就没恢复过平日正常的眉眼嘴角的弧度。
直到彼得对脸颊刺痛表现出的不满和抵触有效地影响了罗根的工作进程时他才不得不按住他胡乱扭动的肩膀出声提醒:“别不耐烦,毛手毛脚的小男孩。另外,我觉得你有必要向我坦白导致这个的前因后果。”
“喔,这只是——”彼得罕见地在话语间停顿了一下,“只是我试图完成的一些有趣把戏导致的。”
跟着手柄操作而跳跃躲避障碍的小人被尖锐的像素三角形碰到直直地落出屏幕之外,彼得充满懊恼地按下画面里提示的“重新开始”的按钮。这只消耗了十分短暂的时间,彼得飞快地带过这个话题。“正巧,你很走运!我为你在石膏上——是的,缠在我腿上的这玩意——留了个空白的位置。我建议你留个足够帅气的签名。”
“我该为这个而对你感恩戴德吗?”伴随荧幕上浮现的闪闪发光的通关字样,一支先前还摆放在一边书桌上的钢笔被送至罗根眼前。年长者蹙起了眉毛,接过它并捏着彼得的下颌,将他不自觉撇开去面朝游戏屏幕的脸强制性转回来,方便自己完成对他脸颊最后的几下擦拭。
“别再乱动了。”他一语双关道。罗根很确定就算速跑小子的愈合速度略快于常人,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的好动是对腿伤的恢复是无害处的。
彼得的脸上因为罗根话语里暗含的关心而升起些许粉红的迹象,深棕色的眼睛被洋洋得意的色彩点亮,他以暧昧的长音节作为给对方的回应。两人的距离坐得足够接近,因此彼得一歪脑袋便靠在了罗根的肩膀上。罗根被他亮晶晶并且专注的眸子看的有些不自在,他推开肩膀上的脑袋——考虑到对方暂且还是位伤员,罗根记得控制了他的力度——有些生硬地用借口来解释这个动作:“好了,你挡着我签名了。”
彼得难得的没有立即对于亲昵动作的打断发出抗议,这异于常态的状况甚至让罗根再次将视线挪开落在少见地安静的家伙脸上,正巧再次撞上那对湿漉漉而满含专注的棕色眼睛。
而这正是彼得所等待的,上下嘴唇一碰,他从唇间伴随吐息轻飘飘地逸出让罗根不自觉为之屏息一瞬的句子。“I miss you so bad, Logan. "
罗根耗费了一些时间来组织语言,这无疑让罗根再次确定了他确实拿这个小子毫无办法。他的拇指指腹在年轻人的脸侧摩挲几下,随即彼得主动抬起下颌将自己方才“我觉得你理应弥补我”的宣告吞没于唇齿之间。
在下一次眨眼后彼得已经变换为骑在自己历史教授的大腿上的姿势了,并且高效率地将手探进了罗根的上衣下摆。年轻人的吻就像他自身一般无所畏惧而一往无前,同时丝毫不吝啬于展现自己速度上的优势,罗根不得不驱舌头带动彼得回到自己的节奏上,并以滑至他可怜的石膏腿上的手轻拍示意。年轻恋人的气息近在咫尺,罗根确定他脑子里正渴求的玩意和自己是相同的,但他完全没有实现任何伤害自己爱人可能性的意向。
彼得发出哼笑声并恋恋不舍地暂且撤回忙碌的唇舌,但仍用鼻尖蹭着对方的,同时作出回应:“I don't give a sh*t! Just come get me. ”
“饥渴到咬牙切齿了,嗯?”罗根看上去可不像这句调笑显得游刃有余,在彼得主动帮助他裤裆里的玩意成功突破牛仔裤布料时他的叹息间带了些急切的意味。他选择先在恋人嬉皮笑脸地举起手的配合动作下快速扯掉他的T恤衫,展露出他久别的、朝思暮想的肉体,而彼得亮闪闪的裤子堪堪褪下卡在石膏的边缘。罗根的手指从他的臀缝间蹭过,并焦躁地皱起了眉。“该死……看来我们还需要些润滑油。”
回应他的是与他皮肤接触的冰凉管体,以及因为对方鲁莽动作而挤出过多以至于溅上他裤子的稠状膏体。
罗根抬起眼皮去注视摆出无辜神情的罪魁祸首,彼得只是咧咧嘴并抢过那管还未从被挤压的凹陷状态中恢复的润滑油丢到一边。
“噢,至少我们不必担心它们不够用了,不是吗?”
“也许我该夸你'good boy'?”罗根贴在彼得的耳边吐气,他的手掌覆住了彼得的臀部并在挤压的同时将它带向自己欲望的正上方。彼得领会到了这个,他用拇指和食指圈住了恋人勃发的阴茎,调整自己的姿势,接着在对方的辅助下降低身体,缓慢吞下因为润滑油而湿润的顶端。
彼得从喉咙里发出细小的呻吟。他因为过于渴求而略过了繁琐的扩张程序,这意味着他不得不降慢速度以避免受伤——那是双方都不乐意见到的。而这慢速度的进入让他能够更清晰地感知到罗根的阴茎顶进他体内的过程,以及粗大顶端挤压过前列腺留下的痕迹。
很快速跑者裸露的身体便蒙上一层薄汗,每一寸吃进的柱身都使他发出伴随细碎抽气声的颤抖,而年长者安抚性质的亲吻同样细碎地落在他的身体上。当最终彼得的臀部成功抵在罗根的腰胯处时,他迫不及待地宛如考拉般七手八脚地缠上罗根。
“我可真是累坏了。”他嘟囔着。
“我知道这个。”罗根回答,并且他即将接手后续工作——在确定年少者的温暖肠道带着隐晦暗示缓慢缩紧、包裹着他后,罗根终于得以不再紧咬牙关忍耐。他吐出口气,借着彼得的体重将自己的阴茎再挺进些许。
彼得因沿着尾椎向上蔓延的刺激而发出颤栗的呻吟,他不得不以手抵住墙壁来支撑自己,同时垂头将目光转向甜蜜的连接处。“……进得好深,我想你也许打破某个纪录了——嗯……More!”
趁着年轻人喋喋不休耍贫嘴的间隙乘机进攻的年长者精准地碾过在数次缠绵中掌握得足够清楚的敏感点位置,而这成功让彼得暂且闭了嘴,混杂在含糊喘息低吟中仅有短短一个音节的四字母单词囊括了他此时全部所思所想。

充满欲望的激情和着汗水以及精液的痕迹落在床单间沉寂下去,更为缓和平稳的温情取代它们浮了上来,占据这个刚刚经历了一场默契良好的性爱的房间。
“噢,不能把你的音响音量关低一些吗?”罗根承受着年轻人温热身体压在身上的重量——连带腿上石膏的重量——并发出嘟囔,“它们甚至几近盖过了你的声音。”
彼得正带着满足与疲累半阖上的眼睛霎时睁开调转方向落到年长者的脸上了,他发出惊喜的起哄声,而紧接着罗根闭紧嘴巴不再搭腔了。彼得转动脑袋让他毛茸茸的发丝拂过罗根的肩颈,而他的嘴唇成功凑在罗根耳侧,并且坏心眼地将呼出的全部热气喷在他的耳廓上。
“嘿,我想这样的距离足够你听到我?”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