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重回响(六十八章片段)

Work Text:

“亲爱的你说,真的会是……”黄少天一进房间就把自己平摊在床上,话说到一半,如鲠在喉。

“先别想了。”喻文州坐了过去,轻轻握住他的手,“这次都交给我吧,好不好?”

“……噗。”黄少天突然笑了,爬起来盯着喻文州看:“可能我确实有点魔障了,你觉不觉得自己刚才那句特别像伯符?”

“伯符可不会问你‘好不好’,只有前半句。”喻文州也笑。

“还说呢,你那后半句不就是走个形式吗?”黄少天就着两人交握的手,突袭覆压而上,落下的吻却毫不唐突,温柔又细致。他始终没有合上眼帘,维持着瞳仁半散,直至一吻罢了,两人身位调转,才用胳膊挡住眼睛,露出了个更接近戏中人的无奈笑容:“明知道的事,我哪能答出‘不好’来啊。”

混杂了些许鼻音的这一句,听得喻文州心里一揪。无论出自玩笑还是本心,口头上的便宜,黄少天向来是有多少占多少,哪曾这样和他“示弱”。

一定是真的觉得累了。

这部戏一路拍下来,按说谁也不比谁轻松,谁也没有余力来招架未知的恶意,喻文州也时常觉得压力过载,下了戏只想放空思绪、抛开一切,但要比入戏时的魔障程度,他可是不遑多让。

把我们骁勇善战的主公单独拎出来看,带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燃”自是不可或缺,喻文州深受这一属性影响,如今每一次闭上眼,战场厮杀时的声声呐喊便犹在耳畔,只要感知到黄少天需要他,哪怕只是来自身后的短暂注视,无论戏里戏外,他都必将无所不能。

就让他一人来凝视深渊,手刃污秽。至于那些从阴暗之处攀缘而上的扭曲藤蔓,从触及他所爱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被连根拔起的结局,一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另一方面,抛开熊熊燃烧的中二之魂,喻文州发觉自身与角色在矛盾方面的共情简直寸到有些不合时宜了。

剧本中,孙策绝非刚愎自用之人,却在平定江东之后屡屡将周瑜外放,看似为了回避两人之间的矛盾,实则将周瑜推离了政权纷争的漩涡,及至临终时的全盘托付,以他个人理解,其中绝无提防之心,倒更接近于某种独特的掌控欲。而表演只是诸多传达方式中的一种,输出效果不可能百分之百到位,人性之玄妙繁复也存在着多维度的理解,观者们到时怎样看就不是演员们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他们殚精竭虑地揣摩每一句台词的语气,严密把控着每一个微小的表情,也真切地享受其中——这就足够了。

 

网上那点小骚动压根没在剧组引起什么波澜,拍摄工作依然紧张地进行着。换了场地后,黄老师也没扔下古琴的功夫,练的曲子换成了赤壁之战时的战曲。每天夜里,喻文州隔着两道门板,捕捉着极其微弱而断续的琴音当安眠乐,堪称心如止水,还深觉甚是爱他,柏拉图得不要不要的,如冷淡系鸡汤达人王老师在微信中发表的禅意评价——“恋爱谈到大有若无的状态,也是自成一种新境界了。”

王杰希时不常会和喻文州聊个天,最近还透露了过些天会来剧组探个班,当然也是有正事,要和片方商议配乐的相关事宜,不仅他自己接下了主题曲和插曲的创作工作,影片原声也由微草团队承包了。

在此之前,叶修回过一次北京,和王杰希一起上了一档微草主创的热门综艺,并在节目中再次深情对唱,随后俩人微博互动跟进了一轮,虽说形式是互怼,但叶王叶这对半跨界CP算是彻底爆了,一时在两人各自的后宫中风头无两,究竟是人情还是交易未可知,反正歌王大大是又破了一回不给“外人”写歌的例,影片插曲《新长河吟》板上钉钉是苏沐橙的了。

方锐昨儿还在恶心叶修,掐着嗓子问陛下准备什么时候把他从冷宫里放出来。当时两位男主刚拍完耗时近一个小时的雨戏,演的是策瑜二人联手攻破皖城后,江东势力几乎达到鼎盛,然而两人就是否继续追击黄祖及处死许贡一事产生了分歧,周瑜始终不希望孙策背负太多无谓的杀孽,也认为后续战事应当从长计议,不应过于执着于父仇,孙策则认为大仇一天不得报,自己便一日无法真正立足于江东。一旦在这种敏感话题上起了争执,就难免翻出一沓子旧账来,这场戏最后以周瑜苦劝无果,孙策拂袖而去告终。

黄少天又是跪又是哭,消耗极大,惯用的助理又不在身边,回到休息室,喻文州就把自己的助理都一并支了过去。

他把湿透了的外袍扔到一边,戏里头升起来的肝火还没太消,叶修的声音就从身后传了过来:“争宠像话吗?学学人家早进宫两年的,平日里不争不抢、不言不语,朕想起来自然就拎出来宠幸一下了——是不是啊文州?”

叶影帝看着随性,实际一样会看人下菜碟,像方锐这种爱玩爱闹的,他便随意由着人闹腾了,对于喻文州这种大多数时候还算正经的,除了卖腐时的攻受之争,他也就不太会主动开这一类玩笑。这会儿不知抽的什么风,居然和近来攻破天际的喻总卖起总攻人设了。

喻文州也觉着怪稀奇的,干脆过去配合了一下,就是表情看着略危险,像是要“弑君”的调调:“不敢不敢,都知道新人恩宠正盛,不如陛下也打发我去冷宫和其他几位做个伴吧。”

暂时没人伺候这位同样散发着陛下气场的大神更衣,好在许博远也很熟悉助理工作,有眼力见儿地帮着搬了个暖气扇过来。

方锐笑得快站不稳了:“……不行了,我现在脑子里全都是杰希大大听了想打人那个表情包。”

喻文州一演起来还挺有瘾,强忍着笑说:“哎,只怕是韩皇后要寒心了。”

叶修喷笑道:“你别说,有一回我管老韩叫‘梓童’,他愣没反应过来……”

刚从化妆间拾掇完自己的黄少天一回来就被喂了一嘴他CP的糖,虽然好像有点逆,但也是甜滋滋,不过实话还是要说的:“他要是反应过来了,估计你就得激动地拍着轮椅和我们讲这段了——文州你也赶紧换衣服去吧,真心冷啊,嘶……”

黄少天吐槽完还要补补妆演下一场,喻文州换完衣服就可以收工撤退了。几人笑罢,光天化日打理后宫的叶皇也换回了“正经人”嘴脸,在喻文州进化妆间之前招呼了他一声,挺严肃地问:“你没事吧?这阵子看你好像有点打蔫儿呢?”

论火眼金睛,还是当数叶老师,也可能是同属于“戏疯子”的某种直觉,喻文州低烧不退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差不多是刚到横店那天就找上来的。

“没事,掉了两斤秤显得吧。”喻文州心道叶修也是够较真,饭桌上的玩笑话都不忘践行,见对方不大认同的样子,他又笑了笑,说:“掰着指头数也没多少天了,就差最后一哆嗦,完事了就好说了。”

“……”叶修莫名感觉不太妙,FLAG这东西不惧别人乱插,就怕自己瞎立。

但要说起我们喻老师,在日常生活中正经是注重养生的“惜命”人士,也不是拍戏拍嗨了就拿自个儿当超人,只是他确实底子好,够扛造,久而久之习惯了。

《昼与夜》里最艰苦的一场,零下二三十度里的雪地里,穿着单衣轱辘几圈,卧倒不动好半天,全都不带一点含糊的,回到车里拿军大衣捂上一会儿,转眼又是一条好汉;偶逢整个剧组爆发流感,彪形大汉照样一个个鼻涕啷嘡,他必定是坚持到最后屹立不倒的那个。几个小时的淋雨戏都是小菜一碟,喻文州根本没把前一天那场往心上放,要不是今天一早感觉脚底踩了棉花似的,后知后觉量了下体温,他甚至都没太意识到之前身体就在鸣警钟了。

他实在有很多年没生过病了,主要也没怎么觉着难受,前几天为数不多的负面反应就是易困易乏,外加台词说多了有点口干舌燥,另外食欲多少受了些影响,但恰好还促进了体重稳步下滑的积极态势——不至于巴望着继续烧下去,他也没盼着自己早点好就是了,毕竟在没长火眼金睛的外人眼里全然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然而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继总化妆师不知第几次提醒他注意休息之后,今儿个不太爱说话的化妆助理看他的表情也不大对。果然,小姑娘给他画完眉毛,犹豫了一下,怯怯地开了口:“喻老师……您是不是,在发烧啊?”

喻文州眼睛半闭不睁地和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笑道:“有点着凉了,不碍事。”

因着连日发热,他嗓音要比往常低哑了稍许,助理小姑娘莫名让他“嘘”得红了脸,点点头跑了。

于是乎,喻老师不惜动用“男色”,成功封住了唯一一位知情人的口。

上午安排的是补拍之前拍过的几场戏,褚导不满意严白虎的演员,刚换了个新的。其中有一部分强度不大的动作戏,如孙策当桌掷出手戟斩杀了前来求和的严舆,此事正是周瑜对孙策做派心生忧虑的开端。下午的也有点折腾,有一场马戏,还有好几段长台词。情节是孙策大胜黄祖后,行军至椒丘,兵临豫章城下,由于多少听进了周瑜的话,孙策这回没有贸然出兵,而是命虞翻先行进城面见太守劝降。豫章太守华歆德才兼备,也对孙策赏识有加,听虞翻陈清利害后,当即举城投降,得孙策以上宾之礼待之。

如此轻取豫章后,主公的死期也不远了,为凸显风华正茂而壮志未酬这一虐点,喻文州近来愈发铺开了气势去演,几位年纪稍长的演员甚至不太接得住他的戏,NG了几次都不是他的锅,带病情况下依然全程发挥稳定,当天任务也顺利赶在饭口之前完工了。

然而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就发生在接下来的一刻。

以远镜头视角来看,喻文州换回了常服,好像是刚在外面接了个电话,步履较为缓慢地回到了黄少天几人所在的绿棚。进来之后,他扶着摄影脚架踉跄了一小下,正常都会以为他被脚下什么东西绊着了,直到他就此停步,缓缓靠着架子出溜了下去,继而引发了路过工作人员的惊呼,爆炸性的骚乱才蔓延开来。

当时摄影还在调光,没开拍,黄少天在老早以前就仿佛自带了某种STK追踪系统,只要喻文州出现在他视野内,大脑就会自动开启视线锁定跟随,这回到了关键时刻也没掉链子,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状,登时一个箭步蹿了出去。一旁的方锐让他吓了一跳,搞清楚状况后,下意识先嚎了一嗓子“快来人”——放在戏外也没毛病。

很快片场内临时上演了一幕懵逼百态,围拢在喻文州身边的一圈就不用说了,不远处的肖时钦和叶修交流了两句,只剩下面面相觑和一声长叹;预先看出端倪的化妆助理急得快哭了,正比比划划地和统筹大姐描述情况;闻讯赶来的几位导演也都一头雾水,褚衡都见着两眼一闭的人了,似乎还是难以置信,破天荒地结巴了一下:“那他……他刚才是怎么演的?”

而喻文州倒下之后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大致处于一种飘飘忽忽的半梦半醒状态,除了知道黄少天扑过来搂着自己摸了摸额头,随后爆了句粗以外,后续还能隐约感受到黄少天箍着他的手臂很牢靠,声音很平稳:“没事,方哥你松手吧,总共也没几步路——别介别介,120不一定比我们快,也没那么夸张,就是烧迷糊了,刚才叫他还有反应呢……嗳,悦悦姐,刚才我看那边几个群演好像是拍照还是录像了的,麻烦您一会儿去关照一声哈……我说,叶修你来都来了,能不能别干杵着?搭把手啊!对对,帮着抬一下脚。我去,你悠着点,让你抬脑袋非得把人交代在这儿不可……”

身体素质过硬不是吹的,在送医途中,喻文州竟然顽强挣扎着醒了过来,攥着手机不知回了个什么信息,并以说胡话的形式发表了一系列无效抗议,方世镜本来还苦口婆心长篇大论劝着他,结果坐在前座的黄少天什么都没说,只转过头和他静静对视了三秒钟,面上既没生气也不显得忧虑,却卓有成效,喻文州立马消停闭眼躺回去了。

不知俩人达成了什么无声的默契,从表象上看,倒颇似得了并发症“气管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