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落网/Trapped

Chapter Text

社会我山哥,人帅话特多。
张一山虽然年龄不大,但也是打小儿在影视圈里摸爬滚打混出来的老资历,没什么问题能撂倒他。即便撂倒了,原地瘫一会儿,还是一条好汉。靠着这股子韧劲和无所谓的架势,就算是他屎里开过光的烂运气,也没能挡住一路凯旋高歌前进的步伐。

不过走上人生巅峰的山哥最近心里总是发堵。

堵的来源此时此刻正以非常别扭的姿势强行和他挤在一张单人沙发上,两条大长臂坚持不懈地圈着他,附带毫不含糊半个身子的重量,八爪鱼似的把他捆个结结实实。张一山哼哼唧唧假模假样的抗议,谋财害命,谋杀亲夫,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都如同石沉大海,还被顺嘴怼了回去。

‘“我可是你的小凯宝宝,要好好疼爱我么。”

张一山一贯是无底线宠着这个弟弟的,惯出来的后果这小崽子的两幅面孔灵活切换,在外纯良小白兔,对内嚣张小恶魔。伸手捏了一把小恶魔的脸权当解气,就轻易的放过了他。

始作俑者王俊凯心满意足地继续打起王者农药,修长的小腿架在扶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着,细嫩的皮肤在阳光底下微微的泛着光,全然不知张一山内心的纠结。

他的小凯宝宝。

正所谓大隐隐于市,仗着自己的厚脸皮人设,即使上节目他也可以肆无忌惮地搂过来亲呢的喊一声宝宝,两分真心掺着八分表演,再敏锐的眼睛也找不出真相。

他的宝宝有清秀的眉眼,挺直的鼻梁和一对世间最宝贵的虎牙。一双黑亮的眼睛,满溢着明朗的少年心气。尤其是一脸认真看着自己的时候,直勾勾地带点羞涩的笑意,一不小心就能看进心里去。

十七岁的时候,你只需要光芒四射,只需要热血奋斗,只需要好好爱和被爱。可是到了二十五岁,一切就没那么简单。浸淫在娱乐圈中时间不短,各种荒诞不经的故事张一山早已见多不怪。人性的赤裸裸,张牙舞爪的争权夺利,对美好肉体的欲望和各种扭曲的感情都剖白在眼前,让他早已比同龄人老成得多。

他珍视小凯,像是保护一张干净的画布,不愿意他被那些见不得人的肮脏浸染。尽管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是那些肮脏触手中的一员,被强烈的吸引着想要在画布上标记自己的名字。

不记得最初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白兔和他熟络起来,像只甩不掉的大尾巴。一开始是微信群里热火朝天的闲扯淡,后来大家工作上渐渐忙碌,群也凉下来,两人就开始私下聊天。小凯几乎每天都甩给他些新鲜出炉的表情包,一口一个山哥的叫着,偶尔还有自己录的小视频,路边遇到的小黄狗什么的。

山哥吃了吗?我给你缩,这个面真的黑好吃。
山哥我今天打球连着进了三个三分!厉害的飞起!
我这次考试考的好烂哦,山哥你说我万一考不到你们学校啷个办?
后天我去北京诶!又能见你了,一起打游戏好不好?

听着语音里重庆味的麻辣兔头,啊不,小白兔,张小爷心情总是特别好。

每每王俊凯去北京,必定要经停一下张一山。要么约顿便饭,或者干脆就赖在他家不走了。

因为总要四处飞来飞去的拍戏赶通告,张一山干脆在机场旁边买了个小套房供自己平时通告间隙休息,面积不大装修简单,也算是一个温馨的小窝。来来往往久了,都成了默契:张一山浴室的柜子里总有一层空档,只摆着一只丑萌丑萌的米奇马克杯,里面插着一只浅蓝色的儿童牙刷。

王俊凯刚推开门,就把背包甩在沙发上,一气呵成挨着他山哥坐下。少年的蹦跶劲儿一点没消。张一山正埋头玩手机,抬头就是小白兔弯弯的笑眼,心情大好。 北京小爷玩心大起,揽住王俊凯的脑袋就是一通揉搓,一边暗搓搓感受着柔软凉滑的手感,一边大煞风景地喊着 “哎呀我的北鼻,我可想死你啦”——处女座洁癖鬼内心痛苦又不肯说的复杂表情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处女座洁癖鬼最忍不了的就是北京的扬尘飞土,王俊凯轻车熟路,聊了两句就直奔浴室冲洗。张一山端了杯水,背靠对着浴室门,和小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两句。直到隐约听见窸窸窣窣的衣物褪下的声音,紧接着水花密密地砸在地板上的声音,才转身回去卧室。

张一山的卧室里就一张大床,王俊凯也不介意,俩人就亲亲热热的挤在一个被窝里,天南海北一不留神聊到深夜。通常他要醒得早些。小朋友还在长身体的时候,更别提时常一个接一个的赶通告,总算能在熟悉的地方安心的补眠,睡得格外沉。只有这时候张一山才敢收敛起平日里混不吝的德行,安安静静地凝视王俊凯的睡颜。

不像大部分同龄男孩子的邋遢,他的小凯总是白净细嫩的,连脚趾一颗一颗的都圆润可爱。乖巧的的格子睡衣下面偶尔漏出一小块皮肤,他也忍不住自己流连的目光。

张一山才不是柳下惠,他想要把这副精致的躯壳从里到外的摩挲一遍,感受手底下温热柔软的触感,还想要让那双眼睛,只看他一人。他想要小凯只是他一个人的小白兔和小恶魔,谁都不能看,更不得染指。

小凯在风里飞快的成长,但是他还只是个不谙情事的少年。至少现在,他只能做一个好哥哥。张一山并不想要为了自己的自私之念去操纵他的想法,就像《洛丽塔》中的罪犯,他会为此愧疚一辈子。虽然偶尔他会纵容自己邪恶的一闪念,如果多娇惯小凯一些,让小凯多依赖他一点,是不是就能够赶走他身边那些意味深长的目光和垂涎三尺的表情。

张一山觉得自己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