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衍生&林厉】王牌特工

Work Text:

1.

林一木刚放倒最后一个敌方特工,还没来得及擦拭西装上的血迹,白皓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厉逍又犯事了,boss让你去一趟。”

林一木听着那边略显无奈的声音,看着西装上的那点来不及抹去的血渍变成深红,最后融入这黑色的西装里。英雄的墓志铭,林一木在心里想,一边又有些嫌弃自己这暗戳戳的矫情。

林一木办完保释看着一边低着头踢石子的厉逍,有阵子没见竟然还染了个奶奶灰,看着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豹子。

“怎么,这次又是为了什么,难得放个假也不安分点?”

林一木伸手去摸厉逍的头,才刚摸到头发就被厉逍扭头躲过了,胳膊在空中呆了两秒,有些尴尬的缩回手来摸摸自己的后颈。

这孩子可真够记仇的,竟然到现在还在生气……

事情还要追溯到这次任务前,当时厉逍执意要加入ESE,连厉睿都拦不住,还指明要自己带。说实话,谁愿意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干这么危险的事,换谁都不会同意好么……

林一木还记得那天一切的事情都毫无进展,总部派出去的几名特工全都没了音讯,自己打着石膏的右腿还在生生的发疼,而厉逍是怎么说来着,想来参加考核玩玩。

坐在窗台上的人被洒进来的阳光映衬的格外好看,干干净净的像天使一样,但如今却用这么轻松的口吻说着恍若与自己无关的事,如同长折了枝干的小白杨,气的林一木口不择言说了重话。

“别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你,至少你还活着。”

 

2.

厉逍搅弄着杯中的冰块,看着林一木脸上堆砌的讨好和满满的尴尬,顿时觉得有些烦躁。

“所以……考核进展的还算顺利吗?”

“还不错~只是一起考核的两个LES天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辣眼睛。”

林一木一口酒差点呛到自己,说的应该是白皓宇有提过的夏乔和李慧珍,好像是这一届里挺出彩的。

“没有遇到什么尴尬的问题吧,比如针对一些……额……”

“大多数人还算客气,不过总有那么几个看不惯我的人,比如说问我如果在做任务时发情了却又没有带抑制剂怎么办。”

全然没料到厉逍会这么说,林一木这次是真的呛到了,剧烈的咳嗽吸引了不少其他顾客的目光。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接下来厉逍一句话让林一木有直接结束这段对话的冲动。

“结果我的回答直接被作为了这题的标准范本传授给以后的学员——割下那个alpha的老二,塞进他嘴里。”

最后这场林一木单方发起的“谈心”在一种异常迷幻的氛围中结束了,林一木默默的发动引擎,瞥了眼一旁看起来心情大好的厉逍。

“回你哥那吗,还是去训练基地?”

看着林一木吃瘪心情确实大大改善的厉逍整个人都缩在副驾驶上,声音似乎染上点略带倦意的慵懒。

“我哥没和你说?你是我的推荐人,当然是住你家。”

林一木想拒绝,但又不知如何开口,只能把话头又咽了下去。少时总是和自己关系亲近的厉逍,已经不知不觉中和自己渐渐走远,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脸稚气的少年顶着大太阳吃着冰淇淋,融化成水淌到自己的机车上,那时的厉逍还会脸红,不好意思又觉得丢了面子,自己当时是怎么做的,用一个新的冰淇淋换来一个比日光更灿烂的微笑。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林一木不知道,或者说,其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白皓宇不止一次给他暗示过那些明眼人都能看出的,厉逍那像吻又像刀的小心思,但厉逍本人不说,林一木也不愿点破,少年心性未定,理应有更多的选择,而不是和自己一样刀尖舔血,却视之如蜜。

 

3.

这场博弈的僵局,最终还是厉逍先沉不住气了。

通过最后考验的厉逍,接受了自己将要独自执行的第一份任务,不算难,但仍存在着危险。

林一木躺在床上出神,一片黑暗中连心也放得很空。有人推门进来,在床前站定,俯下身在唇上印下一吻。

“从开始所做的从来不是一时兴起,我只是想和你并肩站在一起。”

“林一木,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厉逍转身离开,在门口停下。林一木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他害怕听到那句话,又害怕厉逍要说的根本不是那句话。

“我知道你没睡着,你睡着时呼吸比现在要沉。”

“任务回来我要一个答案,我喜欢你,我敢承认,你敢吗?”

林一木难得的失眠了,他听着厉逍离开的脚步声,陷入一场混沌又迷茫的自我角力中。以致于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才得知事情有多糟糕而不受控制。

厉逍被抓了。

 

4.

林一木看着显示屏上从厉逍随身携带的监控器传来的最后一段影片,他们完全被对方算计了。原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却只是对厉逍所属组织的一次挑衅。

屏幕上的人看着镜头,好像一直就知道监视器在那里,这人正是前段时间还因广做善事而声名远扬的大慈善家。

“你们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安心接受这末日的狂欢吧。”

屏幕一黑失去了信息,林一木看着白皓宇手中详细的计划表,从知道厉逍被抓以来就快要蓬发着爆炸的紧张感和虚脱感,突然就转换成了一种更为急切的使命感,从小保护到大的人,现在也不能有事。

“李慧珍去摧毁后台的控制卫星,夏乔负责将U盘连入他们的内部系统,一木,厉逍就交给你了,所有任务完成后我们在地下停机场会和,现在,让我们做点什么吧。”

林一木按照白皓宇提供的信息很快潜入了敌方内部,在抵住了对方的一阵子弹扫射,用了一个微型手榴弹以及电击了十九个人后,林一木终于找到了厉逍被关的房间。

林一木听着耳返里传来的李慧珍任务成功的信息,有些颤抖着放下了门上的小隔板,虽然有些暗,但明显看不到刺眼的红色血迹,顿时微松了一口气。适应了黑暗的光线,林一木看到了在角落里的厉逍,有些淡淡的青草味和柠檬味从房间里窜出来,林一木没来得及细想,声音带着点沙哑,“厉逍。”

角落里的人闻声抬起头,脸涨的异常发红,林一木看着心头一急,“逍逍,你是不是生病了?白皓宇,房间的密码破解了吗?!”

主控台前的白皓宇看着联网终于完成,正操作着黑入内部系统,夏乔气喘吁吁的赶回来,看着屏幕上的指纹识别陷入了崩溃。

“夏乔,看来你还需要再去一次,让大慈善家的手永远的离开主面板。”

林一木按下密码推门进去,这才反应过来那异常的香味和厉逍脸上的潮红是什么,面前的人整个人像从水中出来,全身上下都湿了个透。林一木看着厉逍染红的眼角,捧起那张脸吻了上去,有些急切的撬开齿关,舔弄过温热的口腔。两个人都被这热情的一吻弄得有些缺氧,厉逍脸上的红潮更加明显,整个身子都靠在林一木身上,喷洒的呼吸此时也带了点挑逗的意味。

“你还没给我答复。”

林一木听着厉逍有些委屈的声音,感觉着那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磨蹭着自己的后颈,对方的眼睛像雨后的森林,湿漉漉又亮晶晶,勃发着生机。

“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

林一木将厉逍抱到那张小床上,正准备起身支援夏乔,耳返里传来白皓宇有些尴尬的咳嗽声。

“虽然此刻我很不想出声,而且夏乔一个人也能完成任务,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们,关闭耳返,以及,记得关门。”

 

5.

厉逍在林一木的帮助下先泄了一次,乳头被咬的通红,眼角还带着些生理性泪水。林一木将厉逍两条细白的长腿分的大开,小穴已被自动分泌的液体搅得泥泞不堪,硬挺的阴茎破开紧致的肠壁,往更深处填满火热的后穴,黏液顺着交合处流下,弄得大腿根部一片腻滑。

厉逍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主动挪动屁股贴合的更紧,阴茎被吞的更深,带着征服意味的alpha气息将整个人都紧紧包裹起来,迷迷糊糊的探起身勾过林一木的脖子,主动送上自己的唇。

“操我。”

林一木握着厉逍的腰用力的抽插起来,粗壮的性器狠狠操弄着不断收缩的肠壁,顶着敏感点捣弄研磨,如潮的快感激的厉逍手脚发软,勾在林一木身上的双腿滑下,又被林一木分的更开。

“你是我一个人的。”

林一木狠狠咬上厉逍的脖颈,紧致的肌肉拉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厉逍被操的受不住,下意识的往后躲,又被林一木按住身子进的更深,完全插入又完全抽出,逼的厉逍的声音都带了哭腔,说些自己绝不愿承认的淫言浪语,最终颤抖着被干到高潮。

发情期比林一木想象的更加汹涌,厉逍刚射过的性器很快又有了抬头的迹象,林一木发出一声玩味的轻笑,被厉逍啃吮着吞进嘴里。

“你还喜欢什么姿势,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厉逍学着样子舔吻过林一木的乳头,直把那处啃咬的挺立起来,声音闷闷的传到林一木耳朵里,“从后面来。”

林一木将厉逍翻转过来,重新进入湿热的小穴中,刚高潮过的后穴还在不断的抽搐收缩,后入的姿势使阴茎进的更深。林一木一边顶弄一边在肠道内寻找另一个隐秘通道,很快便发现了那个火热的入口,试探着动了动,看着厉逍没有表露出不适感,便慢慢的向里挺近。

狭窄的生殖道更加紧致,分泌的黏液让进出更加顺畅,林一木在alpha占有欲的驱使下捏住白嫩的臀肉,操入最深处再浅浅的退出,接之而来的又是一记深深的捣弄。

涨的发疼的性器在厉逍体内成结,一波波精液将生殖道填的满满当当,烫的厉逍发出一声尖利的哭喊,也跟着痉挛的射了出来。

 

6.

两天后,李慧珍和夏乔在总部受到嘉奖,成功的在厉逍之前升了职,不过这足以让厉逍跳脚的消息一时难以让他知道了,毕竟他还要在床上度过他长达一周的发情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