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纸婚约开车章节

Chapter Text

宝贝

 

1.

邱贻可发现最近方博乖了许多。

他不再拒绝吃鱼,他开始吃更多的蔬菜和水果,他早晚都会喝牛奶,他也不再熬夜。

某一天,邱贻可看到方博在吃阿姨煎给他的三文鱼,小圆脸都皱起来了,很显然,他并不喜欢那个味道。

“三文鱼生的才好吃啊。”邱贻可低头从方博的叉子上叼走一块肉,嚼了嚼。

其实还行,就是腻了点——但以方博的喜好来讲,这种寡淡无味的东西必然是不受欢迎的。实在搞不懂小祖宗为什么要吃。

“不想吃就放着吧。”邱贻可揉揉小家伙的脑袋,绒绒的触感很好。

方博把装饰用的薄荷叶吃进去了,然后又叉了一块鱼肉,边嚼边含糊不清地说:“我要吃——吃熟的。”

邱贻可摸不着头脑。

但方博乐意吃,那就给他吃。

于是他亲了亲自家宝贝的额角,回房间去换衣服了。

方博看着他的背影,愤愤戳了戳面前又肥又腻的,富含Ω-3的深海鱼肉。

邱贻可你怎么这么迟钝!

大笨蛋!

 

2.

水果,蔬菜,粗粮,牛奶,鱼肉,等于维生素,叶酸,优质蛋白,多种氨基酸,等于备孕必要准备。

方博放下手中的日历,深吸一口气。

他的发情期终于要到了。

 

3.

邱贻可其实早就发现了方博的古怪。

毕竟小宝贝不是个喜欢委屈自己的人,他的爱好,邱贻可一清二楚。

现在居然不挑食,不熬夜,不打游戏,连气都不生了?

事出反常则近妖。

邱爷知道,肯定有哪里不对劲。

观察,收集,总结,分析。

等到得出结论时,邱贻可差点一蹦老高。

我的心肝儿啊!

老男人咧嘴笑得傻兮兮,默默按熄了手中的烟。

打开百度,输入“备孕中Alpha需要做些什么”,按下Enter,拿出纸笔,开始认真钻研。

 

4.

“邱总,来干一杯!”

“不喝了,不喝了。”邱贻可双手合十在面前晃了晃。

“这个面子都不给?”

“封山育林呢。”邱总神秘一笑。

满座哄笑。

“老当益壮!老当益壮!”

 

“邱总,您和龙少的工作晚餐还是订老地方吗?”

“订Aria吧,那家生蚝不错。”邱贻可摸摸下巴,笑得很内涵。“龙少应该会喜欢。”

 

5.

手机滴滴滴地响了,邱贻可看着自己早早订好的闹钟,再次点开日历确认了一下。

邱总拿起电话,让秘书把要签的文件全部拿进来,然后召集几个副手,开始布置接下来一周的工作。

“邱总又要操劳了。”

括弧,“操”字重读,括弧完。

朱霖峰眨眨眼睛,收获一句笑骂——

“龟儿子,给老子爬!”

 

6.

邱贻可回到家时,方博正在洗澡。空气中隐隐约约弥漫着那股甜香味。

邱贻可喉头滚动,发现自己猝不及防地硬了。于是他索性脱掉外套,径直朝浴室走去。

浴缸里都是泡泡,边上靠着个小脑袋,头发软塌塌地搭在额前,小脸粉红,看着分外乖巧。

“博儿。”邱贻可挽起袖子,白衬衣很快就被浴室里蒸腾的热气浸湿了,贴在肌肉紧实的身上,勾勒出格外性感的线条。

方博揉揉眼睛,朝邱贻可露出了一个有点傻气的微笑。他舔舔唇,伸出胳膊,示意邱贻可过来。

“起来吧,一会儿没力气了。”邱贻可俯身让方博搂着他的肩膀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Omega发情期间会流失大量水分,泡澡时间长了会流失水分,从而导致Omega没有足够的体力撑过发情期。

方博靠着邱贻可身上,把他的衬衣弄了个湿透。他撅着嘴,嘟哝道:“还想跟你一起泡一会儿呢。”

邱贻可轻轻抚摸着方博湿漉漉的额角,贴着他的耳朵,逗他道:“泡那么久会脱水的,一会儿到床上你没水可流了。那就不好了。”

邱贻可抓着喷头帮方博把身上的泡沫冲干净,然后拿过一块大浴巾展开,把方博包了进去。

“来,老公抱你过去。”邱贻可打横抱起方博,朝卧室走去,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那已经湿透的衣服。

“你快去冲个澡,别冷着了。”被邱贻可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后,方博推了推邱贻可,嘱咐道。

“知道了宝贝儿,忍一忍啊,老公一会儿就来好好疼你。”邱贻可在方博红润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转身回浴室洗澡去了。

 

等到邱贻可关上了浴室的门,方博轱辘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他转了转眼珠,拉开床头柜抽屉,翻出一个小盒子,满面绯红地拆开了。

邱贻可洗完澡出来,才一踏入卧室,就闻到一股非常浓厚的青苹果与茉莉的甜香。

“邱贻可,你还不快点!”方博又黏又软的声音让邱贻可的理智迅速断弦。他大步走到床上,一把掀开被子。

被子下的方博是全然赤裸的,身体白得晃眼,胸口两点粉红凸得硬硬的。他臀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块。一根粉红色的细线从那个引人遐想的地方蜿蜒而出。

邱贻可只觉得鼻腔一热,胯下涨得发痛。

他抓住方博的两只脚踝,把他并拢的双腿打开,然后跪在了他的两腿之间。

“小骚货,这么迫不及待吗?不等着老公来操你,反而用这种东西?那么小,能满足你吗?嗯?”邱贻可语声沙哑,饱含情欲。

他拽着那根微微震动的细线,把深埋在方博体内的那颗跳蛋一点一点往外拉。

“啊…嗯…”方博揪着身侧的床单,拉长了调子呻吟着。

邱贻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水光淋淋的穴口,那一圈粉红色的嫩肉微微收缩着,不断吐出清亮的粘液。

邱贻可非常缓慢地往外拉,震动的跳蛋贴着高热的肠肉一寸一寸移动着。

方博的性器因为这极度的刺激精神地挺立了起来,粉红笔直的一根,和它的主人一样可爱。

跳蛋的一端终于露了出来,穴口微微张开,吐出了连着电线的那一端。黏膜蠕动着,颜色比那粉色的跳蛋还要嫩上两分。

邱贻可继续拉动跳蛋,椭圆的玩具撑开皱褶,终于露出了大半。方博收缩下身,要把那恼人的东西挤出去,这时邱贻可却伸手一捅,又把震动不歇的跳蛋捅了回去。

方博又短又急促地“啊!”了一声,水盈盈的大眼睛带着恼怒望向邱贻可。

邱贻可低头在方博的小腿上轻轻咬了一下,带着点痞气笑着说:“博儿你不乖,背着老公偷偷玩这个,要给你点惩罚才行。”

“你要……啊…你要干什么?”方博急促地喘息着,问道。

“干你啊。”邱贻可边说边把跳蛋又调高了一档。

方博惊叫一声,眼角溢出一点泪水。

“宝宝,舒不舒服?”邱贻可伸手到方博身前,开始抚慰他勃起的阴茎。大拇指按着马眼慢慢打圈,滑下冠状沟轻轻捻动阳筋,然后按着包皮往下褪,露出整个龟头。

方博发出细细的呻吟,委委屈屈地去抓邱贻可的手:“你不要摸我鸡鸡。”

“那宝宝要摸哪里?嗯?”邱贻可从善如流地移开了手,转而轻轻戳弄着方博濡湿的穴口。

“拿出来…拿出来呀…呜…”方博觉得邱贻可实在的太讨厌了,仗着自己喜欢他,就这么欺负人。他吸了吸鼻子,用委屈巴巴的狗狗眼看着自己的丈夫。“邱贻可,你讨厌!”

“好了,好了,小博儿不哭。”邱贻可连忙哄自家心肝,“宝宝你看,我关掉了。”

邱贻可关掉跳蛋的开关,俯身吻去了方博眼角的泪珠。

“宝宝自己把它挤出来,好不好?”邱贻可诱哄道。

方博闻言瞪大了眼睛,嘟着嘴摇了摇头。“不要!”

“那就这么塞着它操你了?”邱贻可坏笑着问。

“邱贻可!”方博愤恨地伸手去掐邱贻可撑在他身侧的胳膊,邱贻可乖乖让他掐,只是在方博自己伸手去拉跳蛋的线的时候扣住了他的手。

“不许作弊啊。”邱贻可一手把方博两只手按在他自己的小腹上,一手推着方博的腿根把膝盖贴向他的肩膀。方博的整个屁股都暴露在了邱贻可眼前。

邱贻可很不争气地吞了口唾沫,声音饱含情欲的沙哑:“宝宝快一点,老公要忍不住了。”

方博没办法,只好一下一下地收缩腹部,努力将体内的跳蛋往外挤。

邱贻可目光死死盯着那个不住张合的小洞,看着晶亮的爱液烫出来,顺着方博的臀沟滴落。粉红色的跳蛋露了出来,上面全是湿淋淋的水光,一圈媚肉像贪吃的小嘴一样嘬着那个圆圆的东西,恋恋不舍似地慢慢把跳蛋往外送。

伴着方博的一声哭腔,跳蛋终于啵地掉了出来,穴口有些空虚地微张着,继续吐着带着Omega甜香的骚水。

“好了,好了。”邱贻可放开了方博的手,转而扶住自己的阴茎,慢慢插进了方博的身体。“宝宝不哭了,老公进来了。”

“啊——慢点…”方博哽了一下,嗫嚅着说。“你太大了…”

邱贻可挑了挑眉,把阴茎往外抽:“那把老公的大鸡鸡拿出来?”

方博一把扣住了邱贻可的腰,有些凶巴巴地威胁:“你敢!”

“博儿你到底要怎么样嘛?是拿出来还是插进去?”邱贻可逗他。

事到如今,方博也顾不得害羞了。他扭了扭腰,舔舔唇,朝邱贻可一笑:“我要老公操我!”

“小骚货!”邱贻可暗骂一声,掐着方博肉感的大腿根,几乎把他整个人折成两半。他挺动腰身,又深又重地干着身下人。

“是不是这样就爽了?嗯?这样插你!”邱贻可眼睛都红了,Alpha信息素暴涨。“把你的小洞干得合都合不拢。就这样把你锁在床上,哪儿都不许去,每天就张着腿等老公操你。用精液喂你上下两张嘴,喂得饱饱的!”

方博感觉自己的小腹又酸又软,一股暖流从身体深处坠下,属于自己Alpha的味道让他脑子一片混沌,只剩下了Omega的本能。

他一下一下收缩着小腹,痉挛的肠肉紧紧裹住了在其中逞凶的性器,粘膜开始分泌越来越多的滑腻液体,随着邱贻可的抽插发出咯吱咯吱的水声。

“宝宝,看看你爽的都发大水了,也不怕把老公给泡坏了?”邱贻可俯身下去,双手在方博的背后交叠,将小家伙整个禁锢在了自己怀中。

“宝宝是不是想给老公生小孩?”硕大的龟头抵着皱褶寸寸研磨,寻找着Omega的内腔口。“老公插到你的子宫里,全射在里面,都射给你!把你的小肚子撑得鼓鼓的,造一个小小宝贝,好不好?”

邱贻可终于找到了那块软肉,开始抵着那处一下一下地插着。

方博只觉得肚子深处又酸又涨又痛,他胡乱地摇着头,哭喊着浪荡的话语。

“不要了…不要…嗯…好大!好爽…老公操死我了…”

邱贻可感觉到内腔口终于委委屈屈地张开了,他用了挺了进去。那里面更紧,也更热,像藏着一汪泉眼似的,一直在淌水。

“我们的孩子会把你这个软软的小肚子撑开,撑得圆圆的,你可爱的小肚脐会凸出来。”邱贻可按着方博的小腹,略显粗暴地揉捏着,然后他把手移到方博挺立的乳头上,揪着那硬硬的小点拧动。“你的奶会涨起来,老公一只手的握不住它。给你戴上胸罩怎么样?宝宝你喜欢什么颜色的?黑色还是粉色?喜欢蕾丝吗?等着你涨奶了,你要哭着求老公吸你。吸完上面,又吸你下面。我的宝宝哪里都是甜甜的。”

方博满脸通红,哭喊着:“不要说了,呜…老公操我!”

“这不是在操你吗?”邱贻可凶狠地蹂躏着Omega的生殖腔口,操得入口处的肌肉无力再绷紧,只嘚门户全开地任他逞凶。“小骚货,这么大还满足不了你?等你怀孕了不是更得发浪?要老公用拳头操你吗?还是和按摩棒一起操你?把你的产道捅开,这样我们的宝宝才好出来。”

“啊!”方博忽然尖叫一声,整个人猛地绷紧,全身微微抽搐。邱贻可感觉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在了自己的龟头上,爽得他头皮发麻。他知道方博高潮了。顾不得让方博缓一缓,他把阴茎干进了方博体内,囊袋啪地一声拍上方博又湿又滑的屁股,结迅速张开,将身下的Omega牢牢锁住。然后他开始射精,大股大股的精液打在饱受折磨的生殖腔壁上,激得方博又是一阵抽搐。

邱贻可抱着方博翻了个身,让他躺在自己身上,抓过被子将两人盖住。

“宝宝累吗?”他摸着方博汗湿的头发,语气怜爱。

方博眼神都有些涣散了,他慢慢转了转眼珠,一口咬上邱贻可的锁骨。然而他早就在这场疯狂的性爱中脱了力,牙齿只是蹭了蹭邱贻可沾满汗水的皮肤,一点都不疼,反而有些痒。

邱贻可慢慢平复着呼吸,侧头吻着方博:“怀孕会很辛苦的,博儿你真的想好了吗?”

方博声音低低的,但是很坚定:“我想要一个我们的宝宝,一个小邱邱。”

邱贻可失笑:“小球球是啥嘛?我想要小小博。”

方博看着邱贻可爱意满溢的眼神,笑得像个小傻子:“想要小小博,你还得更加努力才行啊。”说罢,他暗示性地收缩了下小腹,惹得邱贻可嘶得倒吸一口气。

“你别嘴硬。”邱贻可捏了捏他的鼻子。“等会儿一定要让你哭着求饶,干得你腿都合不拢。”

 

显然,嘴硬的方博并没有料到,邱贻可真的身体力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除了干得他哭着求饶,双腿大张之外,邱贻可还用精液填满了方博的小肚子,然后用一个兔子尾巴肛塞堵住了他的“爱的证明”。

至于小邱邱和小小博嘛,那又是后话了。

 

 

7.

事实证明,邱先生宝刀未老,一次就让方博成功怀上了崽。

怀孕后,胃口变差,脾气变差,睡眠变差…这些都不提了,关键是Omega对于他Alpha的渴求开始成倍地增长。

方博觉得,随着孕周数的累加,自己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他的肚子现在已经很大了,稍微多站一会儿就坠得疼,脚也肿得很厉害,一按一个坑。另外…腹中安静生长的孩子现在已经很大了,已经压迫到了前列腺。每次孩子一在肚子里翻身,方博就得领略一阵非常微妙的…甜蜜的折磨。

 

方博现在起得都挺晚,今天也不例外,但一睁眼看到身旁空空的床,方博的心里却突然失落了起来。

方博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恹恹的,他不起床,也不吃早餐,甚至连来进行例行产检的医生都被他赶出来了。

佣人见状连忙打电话给邱贻可,邱贻可放下手中的事情急急赶了回来,一进卧室,就看见方博侧躺在枕头上流眼泪。

“宝宝怎么了?”邱贻可左脚绊右脚,差点一个平地摔。

方博撅着嘴,坐起身,朝他伸手,意思很明显——要抱。

“宝宝等我洗个手,换个衣服啊,我从外面回来,身上脏。”邱总连滚带爬窜进卫生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用时37秒。

“来了来了。”他忙不迭地冲出来,把手在家居服上随手一抹,俯身抱住了方博。

方博把下巴搭在邱贻可肩膀上,鼻腔里充满了Alpha好闻的味道,纠成一团的小心肝终于放松了。

“我好想你。”方博嘟哝着。“醒过来看你不在,我就生气了。”

“宝宝我错了。”虽然自己弯下了身,但毕竟身高摆在那儿,邱贻可担心方博扯到腰,索性跪在了地板上,任由方博的双臂穿过他的腋下,环抱着他的肩。他摸了摸小家伙的后颈,小心地释放着信息素安抚自己的Omega。

“你起来吧。”方博终于抱够了,他慢慢松开邱贻可,往床中间挪了挪。

邱贻可站起身,坐上床沿,他捧着方博的脸,给了他一个深吻。

“宝宝辛苦了。”邱贻可非常温柔地爱抚着方博凸起的肚子,眼中是春风一般柔软的深情。“谢谢你。”

方博红了脸,低着头把邱贻可的手抓过来,掩饰般地玩他的手指。

邱贻可笑眯眯地看着爱人,手指屈起来,轻轻挠了挠方博的手心。

“去吃东西好不好?”邱贻可问。

方博摇摇头,撒娇道:“不想去,你拿来床上嘛,好不好?”

“好好好。”现在但凡方博提要求,邱贻可就没有不答应的。他捏捏方博的手,转身出去拿吃的。

方博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忽然“嘶”了一声。他小心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慢慢皱起了眉头。

好涨…

 

邱贻可抬着托盘回到房间时就看见方博把手从领口伸进衣服里,龇牙咧嘴地在揉着胸口。

他轻咳一声后走了进来,若无其事地把托盘放在被子上,坐到方博身侧,拍拍他的背,说:“吃吧,饿坏了吧?”

方博涨红了脸,把手从衣服里抽出来,拿起三明治啃了一口。

邱贻可揉揉他的脑袋,转身进了衣帽间去找东西。

方博不是很有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就把托盘抬起来放床头柜了。

“这就吃饱了?”邱贻可拿着个长方形盒子从衣帽间里走了出来。

方博点点头,指着邱贻可手上的东西:“那是什么啊?”

“一会儿给你看。”邱贻可爬上床,从背后抱住方博,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宝宝,让我看看。”他边说边开始解方博的衣扣。

“你干什么!”方博有些慌乱地按住邱贻可的手。

“老公看看你是不是涨奶了。”邱贻可一本正经地说,他轻轻拿开方博的手,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方博在睡衣里面还穿了一件长袖秋衣。隔着秋衣薄薄的布料,鼓鼓的胸部很明显,乳头凸得硬硬的,顶出两个小点。

邱贻可把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握住了方博因怀孕而鼓起的乳房。

“啊…”方博发出小猫似的叫声,身子软了下来。

“宝宝乖,让我看看。你自己拉起来给老公看,好不好?”

方博咬着下唇,眼睛里含着一汪水,委屈巴巴地攥着衣角,把衣服一点点往上拉。

孕期乳房蓬鼓鼓像两个小丘,皮肤白得晃眼,乳头变大了一些,像两颗小樱桃,又有点像动物的一对小眼睛,怯生生地望着人。

邱贻可伸手握上去,手下的触感饱满又柔软,他小心翼翼地捏了一下,换来方博一声软软的呻吟。

“不要捏…疼…”方博伸手去推邱贻可。

“都这么大了。”邱贻可用大拇指抵着乳头慢慢地打圈,手指轻轻用力。雪白的乳肉从他的指缝间挤出来一点,乳头上渗出一点液体。

“博儿你这是…”邱贻可用指尖点了点那带着点乳白的液滴,声音发紧。“这是奶水?”

“邱贻可!”方博瞪他。“你给我闭嘴。”

邱贻可像是没看见方博的窘迫似的,呵呵地笑着,说:“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怀孕了会有奶这很正常啊。没有奶的话我们的小宝出来之后吃什么?”

说罢,他又用力捏了一下,只见更多的液体从乳头上的小孔里溢了出来,空气中带了一股淡淡的腥甜。

“博儿,涨得难受吗?”

方博满脸通红,幅度极小地点了点头。他嗫嚅道:“不仅涨…还有点坠得疼…”

邱贻可伸手拿过那个长方形盒子,递给方博:“本来早就想给你了,怕你不高兴…但是看情况,你真的需要了。”

方博打开盒子,眼睛睁得老大:“这是什么啊!”

盒子里躺着一件胸罩,黑色的,罩杯周围还点缀着一点蕾丝。

“邱贻可!”方博拎起胸罩,抽打自己的Alpha。“你这个老没正经的,你干什么啊!”

“不是啊宝宝!”老不正经连忙为自己辩解。“你这不是…需要胸罩吗…”

“你!”方博简直气结。

邱贻可小心地观察着方博的脸色,带着点讨好的笑意,说:“你戴上试试嘛。”

“我不戴!”方博斩钉截铁。

“试一下嘛…你不是,坠得难受…”邱贻可哄他。“我第一次买没经验,人家推荐什么我就买什么了。你试试尺寸,下次给你买纯白的,什么花色都没有的。”

也许是由于孕期荷尔蒙的关系,方博竟然鬼使神差地接了过来。他别别扭扭地脱掉了衣服,拎着胸罩手足无措:“这要怎么弄?”

“老公帮你穿。”邱贻可自告奋勇地接过来,三下五除二地帮方博穿上了。

“宝宝你真好看…”邱贻可咽了口口水,隔着胸罩爱抚着方博的乳房。

“啊…”方博觉得那布料蹭得乳头越发敏感,乳汁渗出来,把胸罩浸湿了一块。他感觉自己的小腹有些发热,一股黏黏的液体正在从小穴里往外渗。“哥哥…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邱贻可嗅到了空气中越发浓郁的Omega甜香,忽然福至心灵:“宝宝你该不会是发情期到了吧?”

“怀孕了也会有发情期?”方博都快哭了,在信息素的作用下,他开始无意识地蹭着邱贻可。“我好难受啊…”

“你等着我打电话给医生。”邱贻可急急忙忙地下床去拿书桌上的手机,慌乱之中把刚刚来产检的医生遗留的药箱碰倒了,一阵叮铃哐啷的巨响中,他拨通了医生的电话。

医生了解情况后交代了邱贻可几句,邱贻可闻言松了一口气。打完电话后,他往床这边走回来,却被药箱中的一样东西吸引了目光。

“你干什么?”方博看着邱贻可背对着自己收拾药箱,出声问道。

“没事,医生让我准备点东西。”邱贻可把东西收好,拎着药箱走了过来。

“博儿,把裤子脱了。”

方博闻言乖乖靠在了床头,把裤子慢慢地褪掉了,露出了雪白的大腿和屁股。

邱贻可坐上床,继续命令道:“把腿打开。”

方博乖乖分开双腿,露出了湿润的穴口和半勃的阴茎。

邱贻可跪在他的两腿之间,伸手摸了摸因紧张而缩紧的皱褶。他抓过一旁方博脱下的衣服,盖到他脸上,哄道:“宝宝不要看,老公要…要做点事情。”

“老公…”方博有点抗拒。

“你乖啊…”邱贻可摸摸他的后颈,在Alpha信息素的安抚下,方博最终还是乖乖地没动。

邱贻可看着眼前的美景,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鼻腔。

他的Omega乖乖躺在自己身前,深紫色的床单显得他的皮肤更为白嫩,衣服盖住了他的眼睛,只留下茫然微张的嘴和小巧的下巴。鼓起的乳房藏在黑色的蕾丝胸罩下,双乳之间被尺寸略小的胸罩挤出了一条浅浅的沟。曾经平坦的小腹此时却高高隆起,里面安睡着他们的孩子。肚子下面,粉嫩的肉茎勃起,顶端吐露着一点湿黏黏的液体。两个卵蛋下的穴口慢慢收缩着,挤出一点清亮的液体。

邱贻可用指尖抚摸着敏感的会阴,然后慢慢往小穴中探入了一根手指。因为视觉的消失,触觉变得格外敏感,方博呻吟一声,嫩肉不自觉地裹紧了侵入的指尖。

“嘘——放松…”

邱贻可慢吞吞地打开了药箱,从里面拿出一袋东西,拆开塑料包装,拿出了里面的器物。

“博儿乖,不要动。”

“啊——这是什么?”感觉到微凉的硬物插入身体,方博惊慌地惊叫一声,开始挣扎。“邱贻可,你插了什么东西进来!”

邱贻可安抚般地揉了揉方博的小腹,接着将一次性鸭嘴钳完全推入后穴。邱贻可按着把手,把窥阴器一点点撑开,咔嗒一下,鸭嘴钳完全打开了。

“邱贻可!”多次的产检已经让方博熟悉了这种触感了,意识到邱贻可往自己后穴里插了什么东西之后,方博又羞又气,开始崩溃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邱贻可绕到方博背后抱住他,拿下了盖着他眼睛的衣服,柔声地哄着。

“你要干什么啊?呜…”方博哭得鼻头红红的,看上去分外可怜。

“博儿知道你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吗?嗯?”邱贻可咬了咬方博的耳垂。“嫩红色的,又湿又软。”

“你闭嘴!”方博闭着眼睛,脸红得快要烧起来了。

“来,睁开眼睛,宝宝。我们一起看看。嗯?”邱贻可粗重地喘息着,从床头柜里翻出一面镜子,放在方博的屁股下面,摁亮手机的电筒,往鸭嘴钳中间照去。

“不…不要…呜…”发情期中的Omega根本无法拒绝自己Alpha的要求,方博一边呜咽着,一边听话地睁开了眼睛。

“来,看一看…”邱贻可轻轻按着方博的后颈,带着他看向镜子。

镜子里清晰地映出了被窥阴器撑开的穴口,粉红的皱褶被展平,露出了当中发红的嫩肉。

“你看,宝宝,看看你的里面…每次都这么紧紧咬着老公,又紧又滑又湿…”邱贻可在他的耳边吐着气声。

在电筒光的照射下,蠕动的肠肉看得一清二楚,嫩红色的粘膜上沾着湿淋淋的水光,上面纤毫的血管都依稀可见。

这个景象极大地刺激了方博,他的小腹微微痉挛了一下,清亮的液体顺着窥阴器的开口淌了出来。

“不要看了…拿出来,拿出来好不好?”方博抓着邱贻可的胳膊,哀求道。

邱贻可也不忍心把人欺负地太狠,连忙亲了亲方博的脸蛋,收起鸭嘴钳,慢慢地拿了出来。

“好了好了,不哭啊宝宝,你看我拿出来了。”邱贻可绕着方博微微痉挛的穴口打着圈,温暖的手指抚过湿淋淋的会阴。

“你就会…就会欺负我。”方博哽咽着抽了抽鼻子。

“好了啊…乖。”邱贻可舔舔方博的后颈,轻轻咬了一下。

方博的胸口不住起伏着,这时他才察觉到胸罩勒得自己有些难受,于是他瘪了瘪嘴,又要哭了。

“怎么了宝宝?”察觉到怀中人不稳的情绪,邱贻可连忙问。

“胸罩…”方博声音小小的。“胸罩解掉…”

邱贻可看了一眼方博被胸罩聚拢的乳房,只觉得气血上涌。

他扶着方博在枕头上躺下,自己跪回到他的两腿之间,隔着胸罩捏着方博鼓起的胸部。

“勒得难受吗?”他问。

方博“嗯”了一声,点点头。

“宝宝等等啊。”邱贻可从药箱里翻出一把剪刀。

方博看见他的动作,有些慌乱:“你干什么啊?”

“宝宝你不是嫌勒吗?我帮你剪开啊。”邱贻可捏着肩带和罩杯相接的部分,眼看着就要剪下去。

“解开就好了…”

邱贻可却似充耳未闻一般,顺着罩杯的锁边一点点剪开布料,随着他的动作,方博因怀孕而鼓起的乳房逐渐露了出来,一圈黑色的蕾丝勒在乳房四周,像是某种色情服饰。

邱贻可把剪下来的布料丢到一边,缓缓揉捏着方博的乳房,然后轻轻地咬上左边的乳头。

“啊…”方博低吟一声,乳头分泌出一点稀淡的乳汁。

嘴里尝到淡淡的甜腥液体,邱贻可只觉得自己的阴茎硬得快要爆炸,他伸手撸动了两下方博的阴茎,然后扶着自己硕大的性器,一点点插进了方博的身体。

感觉到Alpha灼热的龟头慢慢撑开自己的身体,方博不由得收紧穴口,刚刚备受折磨的粘膜又烫又滑,欢呼着裹上了入侵的阴茎。

邱贻可嘶地倒吸一口气,爽得头皮发麻,他粗暴地嘬弄着方博的乳头,腰上挺动,深深插进了Omega的身体。

“啊——”方博一声尖叫,乳头溢出更多的乳汁。

邱贻可吸了满满一口奶,咕咚一声咽了下去。他舔舔唇角,笑着朝方博说:“老婆,你的奶好甜。”

方博捂住耳朵摇了摇头。

“来,你自己尝一尝。”邱贻可用指尖沾了点右边乳头上流出的乳汁,抹在方博的嘴唇上。“乖,舔一舔。”

方博看着邱贻可,怯怯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下唇。

“怎么样?好吃吗?”

方博紧紧地闭上眼睛,不说话。

邱贻可知道他害羞,便大发慈悲地不再逗弄他。他低下头,继续吮吸着方博的乳房,下身动作不停,缓慢地深入地插着方博。

“小宝生下来给他喝奶粉吧?怎么样?宝宝你喂我就好了。”邱贻可咬着方博的乳头,含糊不清地说。“不然以后每天抱着小宝喂奶,老公会吃醋的。你是我的知道吗?上上下下,从里到外都是我的。嗯?老婆我一咬你的奶你下面就把我裹得特别紧。到时候小宝咬得你发骚怎么办?我会嫉妒的。”

“邱贻可你在胡说些什么…啊…”软软的呻吟声中,方博的斥责没有一点威胁力。“你再这样…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吸空了右边的乳房,邱贻可松开嘴,转而咬上左边的乳头。他一边吮着,一边揪弄着左边又红又肿的小樱桃。

“老婆你奶不够多啊,万一我们小宝是个大胃口怎么办?老公多帮你吸一吸,你产的奶会不会多一点?嗯?”邱贻可一边说着浑话,一边把粗大的阴茎埋进方博的体内,一寸寸抵开皱褶,顶得那片软肉不断痉挛。

“啊…你慢点…我…”方博觉得下身涨得难受。“我想尿尿啊…”

邱贻可一只小心地没有碰到方博的肚子,但Alpha暴涨的信息素却让肚子里的宝宝醒了过来,察觉到爸爸的气息,他开始兴奋地动作。

“啊…”方博尖叫一声,感觉到孩子压到了他的前列腺。他勃起的阴茎抽搐一下,精液像失禁一样地淌出。

“怎么?被孩子弄到高潮了?”邱贻可被紧缩的甬道吸得头皮发麻,隔着肠肉,他察觉到了胎儿的动作。他一边往外抽阴茎,一边问方博。“他干你干得比我还好吗?他能让你爽,是吗?”

“不是啊…呜…”方博一口气哽在喉口,下身不断抽搐着,被邱贻可吸空的乳房又开始分泌乳汁,乳白的液体顺着乳头的小孔争先恐后地溢出,把鼓起的胸部浸得湿淋淋的。

“还是老公干得你爽?是吗?”邱贻可退至穴口,只留头部在里面,然后又慢慢地插进去。

方博眼神涣散,唇角不由自主地流下一点口水,眼睛微微翻着,被接二连三的高潮弄得失了神志。

他垂软的阴茎根本没有勃起,就再次流出稀薄的精液,随着邱贻可一插到底的动作,那可怜的小东西抽搐一下,淌出了一点淡黄色的尿液。

失禁的羞耻让方博彻底崩溃,他狠狠咬上邱贻可的肩膀,眼角都是泪水。

“好了好了,不弄了。”邱贻可退出方博的身体,往后挪了点。

“可是你还没射呢。”方博一边哭,一边去摸邱贻可依旧硬得吓人的阴茎。

“那怎么办啊?”邱贻可逗他。“你都被我干尿了…”

“你坐着。”方博把邱贻可推到床头,自己笨拙地起身,跪在他的两腿之间。

“宝宝要帮老公吸出来?”邱贻可摸了摸方博汗湿的头发,拉过被子盖住他赤裸的身体。

方博握住粗大的阴茎,吮了一下,他尝到阴茎上有一股有点腥骚又有点甜的味道,他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淫水,脸上烫得吓人。他把阴茎一点点含进去,开始给邱贻可口交。

邱贻可的龟头抵上了方博的喉咙,不断收缩的喉口肌肉爽得他简直要升天。

方博舔弄了他几分钟,下颌开始发酸,大股唾液不受控制地淌出,把邱贻可浓密的阴毛打湿了一大片。

最终还是顾忌着方博的身孕,邱贻可没有再忍,在方博的喉咙里主动抽插几下后,他射了出来。

方博被射入口中的浓稠精液弄得呛了一下,但还是乖乖地把他们都吞了进去。

看着方博上下滑动的喉结,通红的眼角和水汪汪的大眼睛,邱贻可差点忍不住又要硬了。但看着方博疲惫的样子,他心下一软,连忙将人抱在怀里,伸手解下了只剩几根绳子的胸罩。

方博雪白的皮肤上已经被勒出了道道红痕,乳房上带着几个浅浅的牙印,乳尖凄惨地肿着,身上糊满了乳汁、精液和淫水,看着格外淫糜。

邱贻可亲亲他的脸颊,用被子把人裹着,抱着自己的宝贝往浴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