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浩】别看了就是一锅肉

Work Text:

by 搓丸子的老卷毛

 

今夜,北园城无人不晓,开元大酒楼被包了整晚的场。
“祝宇哥,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黑虎帮,上至各大堂主,下至无名弟兄,甚至连金浪屿的头牌都齐齐到场,而被众人高举的酒杯围绕在最中心的,便是今晚的主角——北园霸主,宇浩,宇城飞。
“得了得了,少来这一套!”宇城飞一脚踹在一旁笑嘻嘻地带头敬酒的元少屁股上,却也毫不掩饰嘴角再明显不过的笑意,“还寿比南山,怎么听上去我有八十了?”一句话扰乱了不少方才庄重的氛围,却无形间拉近了宇城飞与弟兄们的距离。
“宇哥,瞧你说的,”元少面不改色,依旧笑得贱兮兮,“还八十呢,我们宇哥怎么看都只有十八,大家说是吧?!”
“滚你的!”又给他不轻不重地来上一脚,宇城飞笑骂,“没大没小。”
“是是是,宇哥教训的对。”元少咧着嘴点头哈腰,末了带头干了手里杯中满满的酒,“来!大家干了!”
“干!!!”又是一声震天响,几百号弟兄齐吼出声,仰头灌尽杯中融着敬意和感情的酒。

“哎我说,耗子呢?”酒过三巡,被弟兄们簇拥着没有一刻闲下来的宇城飞这才想起到现在都未露面的王浩,“这小子,今天这顿酒他居然敢迟到?!”
“宇哥别急,”叶展突然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冒了出来,举着酒杯二话不说先和宇城飞走了一个,“耗子刚给我打电话了,说他为了给你准备生日礼物耽误了时间,现在还被堵在路上,估计要不了多久马上能赶到。”
“礼物?”宇城飞着实有些意外,不过转眼就笑了。这小子,倒数他最有心思。
“不过迟到就是迟到,等耗子来了,必须先罚他个三满杯!”元少扯着大嗓门在二人中间咧咧,吵得宇城飞又照着他抡了拳。

“宇哥!”玩笑间,高琪身着一袭火红短裙,踩着恨天高无比窈窕地走了过来,“我先敬您一杯!”
“琪姐客气了,”宇城飞爽朗地干了刚刚满上的酒,看着高琪笑得礼貌而真挚,“现在整个北园市的娱乐产业节节攀升,都是琪姐的功劳啊!”
“宇哥,这我可担待不起啊!”高琪掩着嘴,笑容俏皮得像个纯真的少女,“还不是宇哥您这舵掌得好!姐妹们可都仰仗着您呐!”
“琪姐言重了,”宇城飞笑眯眯地和她碰杯,“黑虎帮有您这么一位能人,我可算是捡到宝了。”一席称赞逗得高琪咯咯直笑。
“对了宇哥,”酒碰了几杯,高琪瞄瞄四周,鬼鬼祟祟地凑近宇城飞,刻意压低了声音,“今天金浪屿来了位重量级神秘嘉宾,那身份,那身段儿,我不馋一句假话,真绝了!”
看着高琪的样子,下意识弯下腰凑近耳朵的宇城飞在听清她的话后不自觉皱了皱眉,却顾及高琪的好意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哦?是吗。”
人精如高琪怎么可能没听出宇城飞话里的冷淡,她憋着笑,故作热心地提出建议:“真是今天刚来的,我还藏着没给任何人见过呢!人现在就在顶层总统套房候着,宇哥有没有兴趣?”
宇城飞刚想拉下脸,还没行动又被好死不死挤过来的元少和叶展打断:“宇哥去看看呗,反正不会少块肉!”“就是啊宇哥,琪姐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就去看看嘛!”
一个个的撺掇成这样,宇城飞再傻也明白这事儿有门道了。他淡淡地扫了三人一眼,放下酒杯点头:“行,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我就去看看,究竟是个多绝色的美人。”

轻车熟路地拐到总统套房门前,远离了楼下嘈杂的宇城飞尚且对这安静的环境有些不适应。他抬起手握住门把,停顿两秒,压下胸口那份莫名的期待后用力扭动。
不出意料,门没锁;出乎意料,站在门后恭迎他的不是什么漂亮姑娘,而是一个他看了二十四年的身影。
“宇...宇哥...”王浩顶着一头被打理得服服帖帖的清爽黑发,错落有致的刘海乖巧地搭在额前;身上穿着一件最简单的纯白衬衫,那大一号的码子和熟悉的样式一看就是属于宇城飞的;而最让宇城飞丧失呼吸能力的是,王浩全身上下除了那件衬衫,其他的什么都没穿。

似乎意识到用错了称呼,王浩急速地晃晃脑袋,将脸埋得更低:“不、不对!这、这位先生,请问您...需...需要什么服...服务...”看不清脸,宇城飞盯着王浩红透了的耳朵尖,听着他逐渐变得比蚊子哼哼还小的声音,面上的笑意再也克制不住。
“新来的吧?”故作平常地带上身后的门并上锁,淡定的宇城飞像极了金浪屿的常客,“琪姐都跟我说了,你是今天刚到的新人。缺少经验没关系,反正没开过苞的雏儿反而有股新鲜劲儿。不过该学的基本,琪姐都教过了吧?”
“你说谁...”听到前半句,王浩正欲发飙反驳“你才是雏!”,却硬生生被后半句压了回去,“是...都教过了...”决不允许和客人顶嘴——基本条例之一。
看着小家伙气势汹汹地抬了一半的头又蔫蔫地垂回去,宇城飞靠在床头,在心里笑得直抽抽——我家小耗子真是太他妈可爱了。

“嗯,过来。”懒洋洋地下了命令,宇城飞往下缩了缩身体,后脑勺垫在柔软的靠枕上,“那就照琪姐教的,开始吧。”
王浩攥着拳头,踌躇片刻,末了眼睛一闭心一横,快步上前一个翻身就骑到了宇城飞身上。
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宇城飞还是免不了被王浩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依旧保持着双手垫在脑后的姿势,好整以暇地看着身上紧张到全身颤抖的小家伙,嘴角勾起一个坏坏的角度。
王浩光着腿骑在宇城飞腰上,触碰到的瞬间就明白身下那个顶着他的硬物是什么。羞红的脸简直能滴出血,王浩只得闭上眼睛,靠着摸索尝试解开宇城飞的皮带。

皮带扣“咔哒”一声弹开时,王浩浑身都剧烈抖动了一番。他不敢睁眼,只能深深埋着脑袋轻轻抽出皮带,而后在宇城飞诧异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双手结结实实地捆在了身后。
宇城飞不是不知道高琪很有一手,但却没想到她这一手会玩得这么高。看着被束缚双手的王浩慢慢弯下轻颤的身子,感受着那带着温度的湿意在衬衫纽扣处的蔓延,以及牙齿的坚硬和舌尖的柔软的完美触感,宇城飞只觉得身下的小兄弟胀得要爆炸了。
此时的王浩对此一概不知,他正忙着照琪姐说的方法用嘴去一颗颗咬开宇城飞的衬衫纽扣。尽管练习了足足一天,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还是解得十分吃力,等到完全解开衬衫,已经过去了五分钟。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王浩忍着下巴的疲乏和手臂的酸楚,将下一个目标转移到宇城飞的休闲西裤上。

只有一颗纽扣的西裤相对来说解开得比衬衫迅速不少,只是当王浩咬着宇城飞的西裤拉链缓缓下移时,清晰的摩擦声在安静的房间内便异常明显。原本被解纽扣转移不少注意力的王浩顿时又紧张起来,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把拉链拉到了底。
没有了西裤的阻挡,宇城飞蓬勃的欲望距离王浩近在咫尺的脸就仅隔了一层薄薄的纯棉内裤。王浩当然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某处异样的温度,紧闭的眼睛因羞赧的生理盐水而湿润,他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叼住宇城飞内裤的上边缘,一个偏头干脆利落地带了下来。
蓄势待发的欲望几乎在瞬间弹到了王浩脸上,后者被吓得猛烈后缩。宇城飞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始终保持沉默,这一刻却几乎克制不住将这个在他身上四处点火还毫不自知的混蛋死死按在身下。可他忍住了,他知道王浩为了这个礼物耗费了多少心血付出了多大牺牲,他决不能辜负他的心意。况且宇城飞也想知道,王浩究竟能为他做到什么地步,而这个答案,下一秒就被揭晓。

以前和王浩做的时候,宇城飞不是没想过帮他口交。从小到大最亲的弟弟他宇城飞当然会疼,为了不让王浩太过辛苦,宇城飞最初每次进入正题前总有意帮王浩口,可没有一次如愿——王浩总会在发现宇城飞有类似意图时猛地推开他,强烈拒绝宇城飞有下一步动作——理由是太脏。届时宇城飞总会忍不住想翻白眼——你都让我进去了,还怕这个?
于是当王浩毫不犹豫地张开嘴深深含住宇城飞的挺立时,后者确确实实地震惊了。难不成他一直不让宇城飞帮他口交,不是自己觉得脏,而是怕他宇城飞受委屈?!想到这,宇城飞动摇了,他松开垫在脑后的手,想把王浩拉起来抱住,在他耳边低吟不用为我做到这一步,却被王浩卖力的吞吐生生止住了动作。

王浩是宇城飞亲自认可的红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这样的王浩,同时也有着并不高大的身材,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正因为生来就比同龄人小一号,王浩才会被一路欺负到城高。从前的自卑让王浩在人群里确实不起眼,但后来的经历让他浑身散发出愈发耀眼的光芒,整个气质都脱胎换骨,再加上周墨对他时不时的形象管理,毫不夸张地说,城高北七职院三所学校追他的女生不是单单一个加强连能比拟的;而新香安逸的大学四年生活,则把高中时期累积的煞气磨平不少,使得此刻的王浩比起五年前更多了一丝柔和。漆黑的刘海挡住了王浩低垂的眼睑,从宇城飞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小巧的鼻尖和那张大到极致的磨到泛红的小口。
进行到这一步,王浩才真正感受到了一丝辛苦。体形注定了他的嘴巴不会大,相同的,口腔内空间也不会有多宽广。相对来说,宇城飞虽然也算不上壮实,但瘦高的宇城飞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代表,而他胯下那活儿似乎也为了映衬他的好身材,大得有些过分。王浩自认为已经非常卖力地舔弄,强忍胃里的不适放松喉管让宇城飞的欲望能进入得更深一些。担心牙齿碰到会让宇城飞不适,尽力大张的下巴早已酸痛麻木到不属于他的地步。原本一直安安静静的吞吐在不知不觉中带上了些轻哼,过于卖力地集中于侍弄,王浩并未发觉身体逐渐出卖了自己。若有若无的呻吟随着体能的消耗从王浩喉间冒出,身体的负担化作一声声猫叫般的“唔唔”撩得宇城飞坐立不安。咬紧牙关忍住不动,豆大的汗珠顺着宇城飞线条凌厉的下颌落在雪白的床单上,化作一圈圈沁开的圆。而宇城飞绷紧的最后一线理智,在看清王浩濡湿的睫毛时彻底崩塌。

闭着眼的王浩恍惚间感觉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捧住,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喉间的惊呼就在下一瞬被突然顶入喉咙深处的硬物堵了回去。
宇城飞不是不知道王浩的辛苦,可心中泛起的怜惜被汹涌袭来的欲望毫不留情地吞噬。他本能地伸出手扣住王浩的后脑勺,五指下意识收紧,攥住王浩浓密的头发遵循最原始的冲动将王浩的脸向下按。
被动的深喉无法与主动的相比拟,王浩只觉得自己在一片突如其来的恐惧和无措中被一根滚烫的利器一下下刺中。他试图睁开眼睛,眼前的世界却只在光明与黑暗中来回切换。胃中汹涌的呕吐感一次次翻涌上来,又被无情地逼着咽回去。生理泪水早已蓄满眼眶扑簌落下,剧烈的抽插让他连顺利地呼吸都做不到,呜咽声渐渐变小,神志在泛起的缺氧感中变得恍惚,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死在这番残酷的碾压下时,突然涌入气管的新鲜空气呛得王浩条件反射地剧烈咳嗽起来,而那一瞬间他也落入了一个温暖无比的怀抱。

宇城飞在高潮来临之际才堪堪找回失去的理智,他拽着王浩的头发迅速把痉挛的小兄弟抽离他的口腔,分离的下一刻,浓稠的白浊就喷涌而出。心有余悸地看着床单上自己的杰作,宇城飞暗骂自己怎么就一个没忍住,居然还犯了这种无法自持的错误。王浩的咳嗽声没能让他自省多久,如梦初醒的宇城飞猛然松开拽着王浩头发的手,搂着身上上气不接下气的人就往怀里带。
连忙解开束缚着王浩双手的皮带,一手在背后给王浩顺着气,一手托住他的后颈安抚性地揉搓那柔软的发尾,宇城飞一边懊恼,一边心疼地低声哄着明显受惊的王浩:“没事了,耗子没事了。是宇哥不好,是宇哥不该...”话还没说完,唇就被主动搂上来的王浩封住。

虽说受惊,但王浩其实并不真的害怕。因为那是宇城飞,无论被怎样对待,那都是他最敬最爱的宇哥。王浩心底知道宇城飞宁死也不会真的伤他,先前的惊愕也只是对宇城飞难得放纵的连锁反应。所以当他听见宇城飞在耳边自责地道歉,胸口涌上的无法言说的感情促使他不顾一切地扑身上前。想给他,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只要宇哥需要,我愿意不顾任何代价全部给他。
激烈的吻让这场情事瞬间变得像一场战斗,王浩闭着眼睛使劲啃咬,口水糊了宇城飞一嘴。片刻的惊愕过后涌上宇城飞心头的是几乎溢出来的欣喜和感动,笑意化作“嗤”的一声从鼻间呼出,王浩突然停下动作,睁开半磕的双眼直直对上宇城飞弯弯的眼睛,只停顿半秒,手就果断地伸至身下,扶住宇城飞依然挺立的巨大欲望,稳准狠地一坐到底。

饶是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的宇城飞,也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倒抽一口凉气。包裹着柱身的内壁温润湿滑,宇城飞吊起的心放下了一半——看来这小子提前做好了准备工作;可另一半悬空的心却怎么也放不下来——虽然经历过扩张,但这么粗暴的进入还是让王浩疼得皱紧了眉头。强迫自己深呼吸,王浩尽力放松身体,双手扶住宇城飞结实的肩膀,开始主动上下摇晃。
紧致的内壁摩擦着柱身,宇城飞理当舒服得喟叹,但他只是定定看着面前正蹙着眉上下晃动着的王浩,感受着王浩为他甘心付出一切的心情,突然间感动得无以复加。

抱着王浩向前倒去,保持下身的媾和,宇城飞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着王浩额前被汗水浸湿的碎发,动作轻柔得像是在触碰一件极为珍贵的易碎品。
“...宇哥?”王浩疑惑地睁开眼,目光迷离地看着表情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宇城飞。
“你知道我向来不会说什么浪漫的话,”宇城飞轻啄王浩的唇示意他别说话,“但是耗子,我爱你。”
王浩的眼睛无意识地睁大,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不然怎么会奢望到居然听见宇哥如此赤裸的表白。
“我爱你,王浩。”宇城飞双手捧起王浩的脸颊,有力地禁锢住他的目光,不让它偏离自己的视线哪怕一毫。
“我爱你。”看着王浩眼角滑下的泪水,宇城飞双目含情地替他轻轻吻去,而后疯狂地吻住那双诱人的嘴唇,下身也开始大力地抽插。

灭顶的快感顺着脊椎不断刺激大脑神经,巨大的呻吟融化消散在二人贴合得紧密无缝的唇间。王浩不断滑落的生理泪水和断断续续的闷声呻吟化作宇城飞最好的催情剂,刺激着他愈发猛烈地冲击。King Size双人床吱吱呀呀地摇晃,隔音效果良好的墙壁封锁了这一室的旖旎春光。宇城飞抱着王浩,滚烫的吻落满他的全身;王浩在宇城飞赤裸的背上留下道道红痕,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叫他的名字。二人就在情欲中忘我地浮沉,直到宇城飞不知第几次释放在王浩身体深处,平息下呼吸后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下的人早已昏睡过去,才依依不舍地退出王浩的身体,在他额前落下今夜最后一个吻,而后抱着毫无意识的人去到浴室清理干净,继而相拥入眠。

 

王浩是在渗入窗帘的阳光照射下以及腰间轻柔的揉搓感下醒来的,艰难地撑开沉重的眼皮,发现宇城飞正撑着脑袋静静地看着自己。
“...宇哥?”直到开口,王浩才发觉自己的嗓音嘶哑得有多可怕。
“嘘,别说话。”宇城飞低头无比自然地含住王浩红肿未消的嘴唇,“再睡一会儿,我再给你揉揉。”
“...宇哥...不用...”王浩试着扭动身体躲开宇城飞的手掌,奈何稍微一动,浑身就像被车碾过般的痛。
“说了让你别说话。”再度含住王浩的唇,宇城飞便含含糊糊地不松口了,“你昨晚过度用嗓,现在就安静地休息。也别乱动,再动我就改揉肚子。你知道昨晚你昏过去后我在浴缸里给你揉肚子时,只轻轻一按后面就溢出来多少东西么...”
“...你闭嘴!”再听不下去的王浩恼羞成怒地把枕头正面砸上宇城飞的脸,“不要脸!”
“从来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宇城飞挡住枕头,一个翻身死死压住挣扎的王浩,居高临下的俯视带着不容抗拒的霸气,“信不信我就地再把你办一次?”
“你有种就试试!”王浩哑着嗓子,身体无法动弹,就用眼神拼命瞪着宇城飞。
“这是你说的。”
“唔...”

门外路过的高琪看着日晒三竿还没有丝毫打开迹象的大门,幽幽地叹了句:“年轻真好。”

 

END.

 

【能让我写出六千字的肉,宇浩果然王道】